笔趣阁 > 真实武力 > 第二百二十四章 立场

第二百二十四章 立场

作者:谢尔曼杨 返回目录 加入书签 推荐本书
笔趣阁 www.xbiquge.cc,最快更新真实武力最新章节!

    ps:想听到更多你们的声音,想收到更多你们的建议,现在就搜索微信公众号“qdread”并加关注,给《真实武力》更多支持!

    “……对,我是一名幸存的华盛顿警察,现在在我们躲避的地方有超过四十个无人认领的小孩,他们大多在3-6岁之间,有很多说不出自己父母的名字,我们现在一共只有三个人在照顾,你也知道那群大兵除了给我们送来食品什么都做不了……对,我们现在需要保育人员,一些婴儿用品,最好是有丢失孩子的父母来认领一下,对,希望广播一下……无线电广播就快中断了,我们的地址是……”

    ——同盟军方临时广播电台,太阳风暴彻底爆发前最后一期节目。

    “事实上,这不是一个假设,是一个可以预见到的未来。”

    婕丝的声音里少有地露出了一丝疲惫的感觉,少女松开凌羽的胳膊,轻轻地向后,和凌羽一样靠在金属的墙壁上,闭上眼睛。

    “同盟会向aca宣战,而骑兵队作为军事同盟也必须担负起自己的职责,对双方而言,你都是一个极具号召力的偶像。”

    “所以会有很多人,因为我而走上前线,而死去吗?”凌羽低下头,将目光落在手中的笔记本上,他的右手握着细小的签字笔,轻轻震颤着的笔尖却出卖了他。

    “当富人发动战争,死的是穷人。”凌羽叹了口气,轻轻地摇了摇头。

    “r.g.甘米奇的《宪章运动史》,”婕丝低声报出凌羽引用的话语的出处,“不论哪一场革命,都是铸就在鲜血和人头之上呢。”

    凌羽没有回答。只是死死地盯着笔记本右上角的鲜血。

    如果说,从巴黎到华盛顿,他所做的都是在拯救,那将来呢?如果自己真的有一天,不得不去遵从政客和官僚的命令,将无数的人送上战场呢?

    “可是。总会有人死去的,死去的人,只是践行了自己的选择。”

    婕丝没有让沉默持续太久,而是伸出手,轻轻地挽了一下自己的头发,“因为,我们总会认为,这个世界上有比自己的生命更重要的东西不是吗?”

    “我不明白。”凌羽叹了口气,索性放下手中的笔。合上笔记本,“只要活下去就有希望不是吗?这不也是我们一直所期盼的吗?让人们活下去……”

    “是让人们有机会做出自己的选择。”婕丝伸出手,轻轻地搭在凌羽的手背上,机械的手掌重叠在凌羽的左手纹路上,两件史前文明的最高杰作就这样,在横跨了几十万年以后,静静地贴着彼此。

    “凌羽。”

    “嗯?”

    “其实我到现在都不敢相信,那天。那个雪刚刚停的黎明,我敲开门。那个叼着牙刷,满嘴肥皂泡的小子……会和我一起走到这一步。”

    “……不提肥皂泡我们还是好朋友。”

    “噗嗤——”婕丝抬起左手,挡住露出笑容的嘴角,而后长长地舒了一口气,歪过头,轻轻地靠在凌羽的肩膀上。“只是,我还有最后一件事,想要告诉你,我亲爱的老板大人。”

    “最后……一件?”凌羽心里一沉,下意识地咬了咬牙。想要转头,但是又怕惊扰了靠在自己肩膀上的女孩。

    “不要那么敏感啦,我只是说,就我个人看来你应该如何去做一个救世主的最后一件事。”

    “嗯。”凌羽稍微放松了点,目光依然落在自己手中的笔记本上,“是什么?”

    “那就是,生命的意义。”

    “我的脑细胞从来没法担负这种级别的思考啊。”凌羽轻轻苦笑了一下,叹了口气,“宇宙的意义我还知道是42,生命的意义是什么,我是完全没有概念呢。”

    “其实,就是选择的权利吧。”婕丝轻轻笑了笑,但是没有在意凌羽的玩笑,睁开眼睛,看着走廊对面的墙壁,她的目光仿佛穿过厚厚的墙壁,看到了远处的阿灵顿公墓,还有那排列的整整齐齐的墓碑。

    “从生物学上来说,生命或许本身只是一个循环系统而已,但是对于人类来说,人类和动物不同之处就在于,生命承载着更多的东西。”

    “从某些角度来说,活下去或许是一件很容易的事情——服从强者,接受保护,放弃一切除了生存本身需求之外的需要,包括想象,期盼,信念,坚持……只是简单的活下去,老板,这是你想要保护的人吗?”

    “并不。”凌羽轻轻地摇了摇头,他突然感觉自己好像抓到了什么一直以来忽略的东西,“就像你说的,我要保护的,是一种可能性,是让人们能够作为‘人类文明’的一份子,而不是一个简单的行尸走肉,否则,我们为什么要带着这样一个漏洞百出的体制,去对抗aca?”

    “所以说,人,至少站在我们身后……站在您身后的人,应该有权利选择自己的人生。”婕丝依然挂着甜美而淡然的笑容,轻轻地开口,“包括为了自己的信念,放弃生命的权利。”

    “……”

    凌羽沉默了十多秒,婕丝也不出声打扰,她知道凌羽明白这一点,只是感情上却无法接受而已。

    “但是,官僚政治还是可以误导民众,让他们为了毫不值得的东西牺牲。”

    良久,凌羽说出了这样一句话。

    “你可以永远欺骗一些人,或者暂时欺骗所有人,但不能永远欺骗所有人。”

    婕丝引用了一句话作为回应。

    “亚伯拉罕.林肯。”凌羽苦笑着摇了摇头,“我今天刚砸坏了他的雕像。”

    “不论是从生物学还是从哲学上来说,人都实在太渺小了,即使成为了tf,对于宇宙来说,我们也甚至不能用微不足道这个词来形容。”婕丝的声音轻轻地传入凌羽的耳朵。就仿佛来自另一个时空,“这样渺小的我们,究竟该如何面对我们的种群,面对我们所在的星球,面对我们的未来呢?”

    “我们团结起来,虽然依然显得有些微不足道。但是总好过动物……所以,我们站在了这个星球的顶端,创造了动物所没有的,名为文明的东西。”

    “所以,文明的意义就在于,我们现在的这一切制度,我们团结在一起,创造了法律,创造了体制。利用他们来为我们创造更多的生存的机会。毫无疑问,这个体制是混乱,天生缺陷而又漏洞百出的,但是我们终究只是人类,这个体系,是我们能创造出来的,至少在此时此刻,最好的。”

    “从两个烂货里面挑一个看起来不太烂的么?”凌羽苦笑了一下。“做总统也挺难的,还没上台。已经一个烂货的帽子就扣上了。”

    “同盟是个漏洞百出的体制,这是必然的,但是正是这个漏洞百出的体制,塑造出了一批,即使不通过误导,也愿意为他献身的英雄。”婕丝并没有被凌羽的笑话打断。而是继续,缓慢而坚定地开口,“还是说,凌羽你觉得,你。我,赫丽斯,或是这本笔记本的主人,都是被官僚们误导了,才会出现在这里?”

    “……你是对的。”这次凌羽没有沉默太久,而是再次打开了笔记本,拿起那根笔,不过却没有直接写下去,他抬起头,“这就是我们所在的体系,这个体系之所以存在,并不是因为那些肥头大耳的政客,而是因为我们想要活下去,想要去抗衡这自然,想要活的更好……不止我们,而且也是为了我们身边的人,我们的过去和未来,我们所熟悉的一切事物,当这一切可能会被摧毁,又或者已经被摧毁的时候,自然会有人站出来,去追寻比生命更重要的东西。”

    “所以,那些肥头大耳的政客,不过是这个体系的代价而已,我们可以选择很多体系,这个体系可能不是最好的,甚至是很坏的,但是比起对面的体系,至少这个体系,给了人们最大的自由生存的可能,不公平的确存在,欺凌和压榨也无法避免,但是至少这个体系保留了改变的权利和可能,而不是直接将一切可能性直接抹杀,将人类如同动物一样圈养起来……或许有一天,这个体制还会被更合适的体制所取代,但是至少此时此刻,这个体系……值得我,我们为它奋战。”

    “不是为了总统或者政客,也不是为了某个人或某个群体,仅仅是因为……这个体系给了我这种可能性……而我想要去保护其他的可能性……仅此而已。”

    凌羽说完,闭上眼睛,将笔尖落在纸上,写下了自己的名字。

    “不愧是我的老板,智商真是没说的。”

    婕丝坐直身体,轻轻一笑,而后伸出双手,庄重地接过了凌羽递过来的笔记本,点了点头,“我会把这本笔记本,交还给烈士的家属的,感谢您,满足他生前的愿望。”

    “把他的名字,还有所有华盛顿战役的烈士的,都上传一份到克洛诺斯的数据库,”凌羽轻轻点了点头,“我们做不了太多,只能说,力所能及吧。”

    “明白。”婕丝收好笔记本,而后行了一个骑士礼。

    就在凌羽还想要说什么的时候,突然,旁边手术室的密封门打开了,一个穿着绿色连体手术服的医生走了出来,径直向凌羽敬了一个军礼。

    “长官。”

    “情况怎么样?”凌羽回了一个军礼。

    “生命危险肯定是没有的,虽然已经是致命伤势,但是后送的比较及时,现在已经脱离了危险期。”军医直接了当地给出了凌羽最关心的答案,而后说出了问题。

    “但是左手和右腿已经截肢了,虽然我们有随军的断肢再生设备,但是考虑到伤者的身体还处在发育期,使用随行的简易断肢再生设备可能会造成一些后遗症,所以还需要长官你来决定。”

    “没事,主要战事已经结束了,直接将她后送就可以了。”凌羽轻轻地点点头,对军医的考虑周到表示赞赏,“现在后送是哪里?匹兹堡吗?”

    “不,杨成泽将军考虑到匹兹堡可能还会遭到恐怖袭击,因此将大本营设在了费城。”军医摇摇头,“那里也有陆军第三综合生理研究中心,就我个人来看,将伤者送到那里是最好的,毕竟那里本身就是一个tf改造中心。”

    “那期间的手续,就麻烦你们走一下了。”凌羽点点头,“我会在稍后前往费城。”

    “最早的一班后送飞机是今晚十二点,大概十点左右伤者的麻醉药就会失效,这种情况下,我建议长官你们最好派人来陪床,因为幼年tf很容易产生各种战场心理疾病。”医生继续尽职地提供着建议,他自然不知道赫丽斯已经不是“幼年”了。

    “没事,我哪儿都不去了,运送伤者去病房也我来吧,你们人手不足。”凌羽点头,转身看了一眼婕丝,“帮我处理一下后面的事情,记得去看看琳妮雅。”

    “你不说我也会的,老板。”

    “那我先去了,还有几台手术。”军医点点头,而后敬了一个军礼,带着身后的护士快步消失在了通道的尽头。

    “没事,交给我吧。”婕丝微笑着学有学样地敬了一个军礼,“长官。”

    凌羽没有回话,轻轻一笑,而后推开了手术室的门。(小说《真实武力》将在官方微信平台上有更多新鲜内容哦,同时还有100%抽奖大礼送给大家!现在就开启微信,点击右上方“+”号“添加朋友”,搜索公众号“qdread”并关注,速度抓紧啦!)(未完待续请搜索,小说更好更新更快!

    ps:关于华盛顿这节,我们有一个小短篇将会在第一卷结束后放出,从四个失散的普通士兵的角度对这场战争进行描写。会放在间幕里,暂时就先追随者主角的脚步吧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