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真实武力 > 第一百九十五章 包裹

第一百九十五章 包裹

作者:谢尔曼杨 返回目录 加入书签 推荐本书
笔趣阁 www.xbiquge.cc,最快更新真实武力最新章节!

    “……根据最新消息,杨成泽将军已经亲临一线,他的指挥部就在距离华盛顿不到四百公里的纽约……稍等,插播一条刚刚收到的消息,根据纽约司令部的确切消息,同盟总统史蒂夫.哈罗德已经被成功营救,正在脱离战区,总统有轻微伤势但是并不致命,相关消息称,总统应该会在明天对全国进行广播……”

    ——同盟军方临时广播电台。

    “没有生命反应。”

    凌羽将自己挂在大桥的下方,他已经到了波多马克河的对岸,青年闭着眼睛,努力地让自己的感知延伸到远处的纪念堂方向,虽然无法覆盖整个杰佛逊纪念堂,但是至少可以确定一下对方的哨兵的位置。

    但是他却什么都没有感应到。

    没用电磁波反应,没有无人机。

    几乎是同时,赫丽斯也完成了侦查,给凌羽汇报了结果。

    “希亚说得对,这里不正常,”凌羽点点头,显然,如果驻守在这里的是aca的步兵班,那绝对至少会有一名哨兵,即使没有哨兵,也绝对会放出警戒无人机。凌羽反手松开了一根安全绳,转头对赫丽斯开口,“抓紧,我要跳下去了。”

    赫丽斯点点头,而后凌羽就松开了攀爬绳,翻身稳稳地落在了地上的草丛间,他穿过草丛,转头,看到旁边的墙上写着,乔治.梅森纪念馆。

    凌羽皱了皱眉头。不过却没有多说什么——华盛顿是一个纪念馆和雕塑满地都是的地方,密集到几乎连三五步的间隔都没有。

    凌羽维持着感知强化,穿过了一条马路。而后示意赫丽斯下来,金属的靴子踩在草地上不会发出声音,因此凌羽也就放心地让女孩跟着自己移动。

    这座罗马神殿风格的圆顶建筑出现在了他的眼前,凌羽小心地迈上台阶,进入这座高96英尺的白色大理石建筑,却没有发现任何人类活动的迹象,

    “上层建筑没有敌人活动。直接去地下掩体吧。”凌羽抬头看了一眼昏黄的灯光下,站立在礼堂中央的六米高的杰佛逊站立像。而后将目光挪到他身后的墙壁上雕刻着的话语上。

    “我已经在上帝圣坛前发过誓,永远反对笼罩着人类心灵的任何形式的暴政。”

    凌羽,这边有血迹。

    就在凌羽回过神,准备走消防通道到下层进行进一步的搜查的时候。赫丽斯的声音突然从旁边传来,当然这指的不是赫丽斯所说的话,而是她的金属靴和大理石地面碰撞的声音。

    凌羽端着手枪走到赫丽斯身边,看到了一些星星点点的红色液体——这是明显清理过的血迹,不仔细看发现不了,但是认真看的话,很容易看出擦拭的痕迹。

    “希望不是‘黑桃a’的血,”凌羽半开玩笑地摇了摇头,四处张望了一下。“有什么判断吗?”

    是aca士兵的血。

    凌羽扫了一眼眼镜上的文字,而后转过头,赫丽斯已经伸出了手。借着昏黄的灯光,凌羽从赫丽斯的手指尖看到了一个指甲盖四分之一大小的黑色的金属片。

    这是aca伞兵盔甲的金属材料,毫无因为,那个伞兵班被干掉了,总统就在这个下面。

    “你应该能找出秘密避难所的位置吧,”凌羽扫了一眼隐形眼镜。突然发现资料库里没有杰佛逊纪念堂的避难设备的资料,反身问了一句。

    嗯。跟我来。

    显然,在凌羽调取资料的时候,赫丽斯已经有了一些线索,凌羽跟着女孩走入消防通道,来到了地下三层,这里原本是一间纪念品商店,显然,袭击发生的时候,还是有一些游客在这里的,他们的仓皇逃离让整个商店已经变得凌乱不堪。

    赫丽斯缓缓地走进商店,而后停留了一下,径直走到墙角的一排书架前,踮起脚尖从书架上抽掉了一本《萨拉托加大捷》,而后将手伸进书架里,摸索了一下。

    紧接着,整个书架就发出了一串蜂鸣,而后向里凹陷着打开了。

    “就这么打开了?”凌羽看了一眼书架背后露出的通道,一道画着克洛诺斯公司标志的密封门出现在了两人的眼前——倒不是说这个避难所和克洛诺斯公司有什么关系,而是作为一个军火企业,克洛诺斯公司本身就精通各种不同需求的避难所的建造,政府也很乐于将一些非关键地区的避难所承包给克洛诺斯公司。

    这里需要验证,但是我们没有验证码。

    赫丽斯伸出手,指向密封门上的一个金属盒子,凌羽走上前,打开盒子,露出了一个机械键盘。

    这种堡垒自然是要考虑到可能的emp打击的,因此也没有安装什么指纹虹膜之类的高科技验证措施,只能靠简单的密码——不过这种密码一点都不“简单”,最少都是32到64位的数字和字母组合,更有甚者是128位的,这让凌羽不禁怀疑如果蘑菇云的冲击波就在你屁股后面追着你跑,你真的有时间把这么长的密码输完吗。

    “能破解吗?”凌羽看了一眼密封门,转头看向赫丽斯,女孩只是轻轻地摇了摇头,这种纯机械的锁子恐怕她也是无能为力——当然aca的技术军官也无能为力。

    “这怎么办,就没有门铃什么的吗?”凌羽在密封门上观察了一下,但是却没有发现什么类似门铃的东西。

    就在这时,密封门的锁扣突然响动了一下,凌羽和赫丽斯飞快地后退,摆出战斗姿势,目睹着门缓缓打开。

    “特勤局特工!报上身份!”

    密封门打开一个缝隙的瞬间。对面就传来了一片举枪的声音,凌羽听到这个声音,心里一安。而后开口。

    “同盟陆军191特别行动小队,我是队长凌羽,总统知道我。”

    这个时候,凌羽自己的名字显然比什么证件都更重要,虽然拯救巴黎的英雄的报道已经结束了一阵子,但是这些总统身边的人肯定还是听说过自己的。

    密封门已经全部打开,凌羽看到了站在门后的四名特勤局特工。他们手里都拿着电磁步枪,但是两个人都明显受了伤。脸色惨白,气喘吁吁。

    “我们是奉命来营救总统的,”凌羽将枪插回枪套,举起双手。示意自己没有威胁,“我这边有量子通讯装置,你们可以直接和杨成泽将军通话从渥太华司令部验证我们的身份,通讯密码是ayuu8542s,华盛顿战区授权码是。”

    “站在原地别动。”为首的特工再次警告了一下,而后一抬下巴,一名特工就将步枪背上肩膀,走到凌羽面前,解下了他的腰包。

    凌羽的眉头轻轻地一皱。虽然自己的量子通讯子机确实在包里,但是量子通讯子机已经被自己拿出来了一小段,对方完全没必要把整个包都拿走。

    突然。凌羽露出一个恍然大悟的表情,而后,就在对方开始在凌羽包里翻找的时候,青年开口了。

    “总统是不是受伤了?!”

    “这是失血性休克,凭我们的医疗包也只能稍微缓解一下,必须找到血浆或者代用品才可以!”

    凌羽看着躺在床上的老人。而后从医疗包里拿出了一根输血针,将针头刺入哈罗德总统的脖子。而后接过赫丽斯手里的那根,转头看了一眼坐在沙发里,捂着小腹的中年男人。

    “不用管我,都给总统。”男人轻轻地摇了摇头,示意凌羽不要管他,虽然凌羽完全能看出来,他也已经在失血性休克的边缘了。

    “行了,你们已经验证过我的身份了,要杀总统我早动手了。”凌羽完成了注射,将进一步止血的工作交给赫丽斯,而后转过身,目光在沙发里的中年男人和自己面前的青年男人之间游弋了一下,开口,“你们是谁,总统怎么受伤的。”

    “我是特勤局第七小组的组长,莫林斯.英格拉姆,他是从第六组借调过来的副组长马丁.萧伯纳,此外还有几个组抽调过来的组员,我们是安德森副局长临时安排的特工组。”坐在沙发上的中年男人艰难地呼吸着,做完了基本的介绍,他挥挥手,将剩下的介绍工作交给了身体还算健康的马丁副组长。

    “aca袭击后,我们和另外三位抽调来的tf就护送总统撤离,安德森副局长交代过我们不要前往白宫,也不要相信任何人,所以我们一路躲避双方的士兵,一直到了航空博物馆附近,三名tf都留下来断后阵亡了,我们知道从这里可以坐逃生潜艇从波多马克河离开华盛顿,但是就快到这里的时候,我们的组员里还是出现了叛徒,叛徒近距离向总统射击,英格拉姆组长替总统挡了一枪,但是子弹还是穿透了防弹衣和组长的身体,击中了总统。”

    “总统受伤的情况下,乘坐潜艇的气压变化可能会导致伤势恶化,就在我们正准备出去寻找支援的时候,就从摄像机里看到了你们。”

    英格拉姆组长弓着身子,做出了解释。

    “你没发现摄像机吗?”

    摄像机也做了电磁屏蔽,为了应对可能的emp打击。

    凌羽转头看了一眼赫丽斯,赫丽斯轻轻地摇了摇头,给出了解释。

    “你们刚才和渥太华联系,情况怎么样?”凌羽转头看向拿走了自己的量子通讯子机的马丁副组长,发问。

    “杨成泽将军不在渥太华,我们只是从数据库里验证了你的代码,没有联络上纽约。”马丁副组长摇了摇头,“不过那边一旦联络上会回拨过来的。”

    话音未落,马丁手中的通讯器就震动了一下,马丁看了一下屏幕,冲着凌羽点点头,将机器交给了凌羽。

    凌羽一挥手,直接打开了投影屏幕,反正也没什么要保密的。

    “凌羽,你找到总统了吗?罗根和琳妮雅已经撤回来了,那个方向的战斗基本已经结束,我们打算袭击五角大楼,这样你们可以有更多的活动空间。”一上来冒头的竟然是韩飞,青年推了推眼镜,“顺带,他们在林肯纪念堂遇到了aca的顶尖tf,双方打了个平手,你们要小心。”

    “嗯,这个等下再说,杨成泽将军在线上吗?”凌羽点点头,而后没等韩飞插话,杨成泽那张烧伤的面庞就出现在了屏幕上。

    “凌羽,我收到渥太华的消息了,情况怎么样?”

    年迈的将军显得有点萎靡,凌羽大概也可以理解刚才为什么他不在线上,不管是喝杯咖啡还是打个盹,在凌羽看来都不算什么大错,毕竟他是目前东海岸华盛顿战区的唯一高级指挥官。

    “包裹已经确保,长官。”凌羽敬了个军礼,“但是总统情况不太好,腹部有贯通伤,虽然没有伤到内脏,但是失血严重,必须立即后送。”

    “这么糟?”杨成泽皱了皱眉头,“但是现在不具备后送条件。”

    该不会要带着这么一个年迈的伤员杀出去吧,凌羽心里一沉。(未完待续)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