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真实武力 > 第八十二章 再生(上)

第八十二章 再生(上)

作者:谢尔曼杨 返回目录 加入书签 推荐本书
笔趣阁 www.xbiquge.cc,最快更新真实武力最新章节!

    “……生命的意义到底是什么?人为什么要继续活下去?或许在宇宙中,我们每个人都是特殊的,我们每个人都有自己无可替代的存活理由,我们的过去和环境塑造了我们现在的模样,而我们的性格又会去改变环境,让我们去做出对于生命独一无二的选择,因此,一切都是注定,一切都是宿命,你可以做出选择,但却无法改变自己的过去;你可以选择忘记,但是你的性格早已被你的过去所注定……”

    ——英国,爱丁堡被发现的内部交流刊物,《英国真神报》(该报刊在大多数地区被视为非法出版物。)

    ***

    “怎么样?”

    “我没问题……试着攻击一下……你……要小心。”

    凌羽用残存的左手掏出谜团手枪,眨了眨被从额头上流出的鲜血糊住的眼睛,看清楚了前面不远处那只虎视眈眈的犬型怪物。

    婕丝虽然很担心两个人像前两次一样被传送到外太空直接挂掉,但是凌羽却很有把握地说这次一定会传送到第六舰桥。

    婕丝对凌羽当然是毫无保留的信任的,哪怕是去送死,就像决定来到米兰一样。

    因此在卫星离子炮的攻击落下前最后一刻,婕丝再一次紧紧地抱住了凌羽。

    然后两个人就出现在了第六舰桥,和一堆怪物中。

    婕丝轻松地把这些怪物撕碎,而后把自己的裙子整个撕开,做成一条条绳子,把不能走路的凌羽绑在了背上。

    目标很明确,沿着上次未完成的道路,找到医疗舱,治好凌羽的同时完成他的基因优化。

    这也是没办法的办法,虽然不知道医疗舱在哪里,甚至不知道医疗舱是否还能工作,但是就算两个人能从离子炮的攻击下生还,也绝对在aca的地盘上活不下去。

    但是凌羽也没有就这样躺着装尸体,他闭上眼睛尽力感受着自己已经渐渐被开发出来的感知能力提醒婕丝选择路线,一边帮助婕丝应付侧后方来的偷袭。

    直到他看见了面前这只有点特殊的怪物。

    如果说有什么特殊的,大概就是这个怪物的尾巴特别粗大。

    背着凌羽的婕丝直接冲向了怪物,然而和其他怪物不一样的是,这只没有直接冲上来,而是飞快地向后退了几步!

    “小心!”

    凌羽突然出声提醒,紧接着,犬型怪物高高耸立着的尾巴就喷射出一道黑色的液体,虽然在凌羽的提醒下,婕丝迅速垫脚后退,结束了冲刺,但是飞溅的液体依然洒在了她挡在身前的左手上。

    “唔——”

    “怎么了?!”

    婕丝咬牙欠了一下身子,下意识地捂住左臂——凌羽心里一沉,他知道以婕丝的要强,如果不是疼到了一定的强度是绝对不会有反应的。

    “强腐蚀性化学液体,无毒。”

    婕丝摇摇头,站起身,她看了看自己的左臂,之前就在和亚当战斗中千疮百孔的手臂上的肌肉已经被腐蚀出了十几个大小不一的孔洞,露出了后面的渗碳强化骨骼。

    “不过我会小心的,对右臂应该不起作用。”

    婕丝说着从已经所剩无几的裙子上又撕下一条,胡乱缠绕在左臂上,“要上了哦。”

    “我帮你看好后背。”

    婕丝轻轻一笑,就立即冲了上去。

    犬科怪物再次喷出一道黑色的水柱,婕丝一个侧身闪开,用右臂挡住那些飞溅出来的水滴,而后在怪物措不及防的时候,一拳轰在它的脑门上。

    不过和之前的怪物不同,这一只的头盖骨明显要硬得多,因此只是在它的头顶上留下了一个深深的凹陷。

    不过下一秒,一道光柱就洞穿了它的眼睛,顺带摧毁了它的大脑。

    “第几只了?”

    婕丝诧异地回过头,自从来到空间站上,本可以老老实实呆在婕丝后背的凌羽就不断地用手枪支援她——和普通的支援不一样,凌羽是在瞬间进入超频,然后精确的命中怪物的大脑,它们唯一的弱点,可以被一击必杀的地方。

    显然,在凌羽的身体状况下不断的进入超频状态需要消耗极大的体力——他的右侧小半个身体的创伤甚至连完全止血都没有完成,婕丝几次希望凌羽保存体力,但是凌羽都拒绝了。

    “第……七只……”

    显然,这一枪也消耗了凌羽大量的体力,他剧烈地喘息着,让婕丝不禁皱起了眉头。

    “继续走……就快到了……呼……你还好吧?”

    “我没事。”

    婕丝一脚踩在刚才被干掉的怪物的脖子上,似乎是确保怪物一定死亡,又或许是在为什么事情烦心,总之,这一脚直接踩断了怪物的颈椎,甚至反向撕裂了尸体的颈部肌肉。

    “说起来,老板你是个保护欲很重的人呢。”

    婕丝沿着通道沉默地飞奔着,这些怪物破坏了磁浮车系统,她明显犹豫了一下,不过还是开口。

    “惹你……讨厌了吗?”

    凌羽沉默了一下,低声开口。

    “不……并不是,就像我之前说的,我并不讨厌这种感觉,”婕丝轻轻地摇了摇头,似乎是怕撞到了趴在自己左侧肩膀上的凌羽,“但是,老板你可以给别人多一点信任吗?”

    “……信任?”

    “我知道发生了很多事情……我也知道你可能没办法信任别人,”婕丝叹了口气,“但是你应该也明白光靠你一个人是没办法完成这些目的的吧。”

    你没有资格说我吧……在南非……”凌羽咳嗽了两声,显得有点艰难,“……无论什么目的,都是我一个人的事情吧。查尔也好……其他人也罢,对你们来说都只是一个普通的目标不是吗?能帮我到这一步,已经很感谢你们了。

    “查尔对我们来说确实没什么,但是……”婕丝咬咬牙,语气第一次带上了不悦的情绪。

    “凌羽,你就从来没有觉得自己的生命是特殊的吗?你没有觉得,你和我们是不一样的吗?”

    “什么……意思?”凌羽的体力似乎恢复了一点,不过声音还是很轻。

    “就是说,今天你完全可以依靠药物坚持到我出来,而不是去和赫丽斯拼死拼活啊!”

    “……”

    “如果你想证明什么,那根本就是不必要的,你要找查尔,我陪你,你要报仇,我陪你,为什么要这样一个人去逞强呢?!”

    “为什么?”

    婕丝第一次试图向凌羽抱怨什么,却被凌羽的一个反问噎住了,青年闭着眼睛趴在婕丝的肩膀上,声音依然很轻。

    “你为什么要来找我,为什么……要陪我报仇陪我做这一切。”凌羽停顿了一下,似乎是在积蓄说话的力气,“就算你被开除了,也根本没有到我这里来找工作的原因不是吗?我曾经以为你是骑士团的特工,但是这样陪我胡闹不是在妨碍任务吗?”

    “不要再骗我了可以吗?”

    婕丝咬着牙,静静地听着凌羽的陈述,她知道凌羽说的都是对的,更知道这个问题是她和凌羽之间最后的隔阂。

    “我……只是在寻找……”

    婕丝咬着牙,反复斟酌着词语,但是却不知道该如何表述,她犹豫着,最终,只能模棱两可地说出一句话。

    “无论我做了什么,那都是我的选择,凌羽,老板,我只希望你知道,我不会伤害你,因为对于我,甚至对于很多人,你远比自己想象的更重要。”

    “……”

    “或许再给我一些时间,我会把一切都告诉你,但是至少为了这个答案,也请你好好的活下去,可以吗?”

    “……”

    “凌羽?”

    婕丝转过头,突然感觉到凌羽的呼吸轻了很多,她下意识地伸出手,但是刚一接触到凌羽的身体的时候,就感觉到了一片已经几乎失去温度的液体。

    血。

    “老板!凌羽!凌羽!!”

    婕丝顿时就慌了手脚,一个踉跄差点被地板上的一个凸起绊倒的少女扯断绳子将青年从背上解下,才发现对方已经陷入了深度昏迷。

    更糟的是,凌羽身体右侧的伤口已经开始大量出血,连先前成功止血的左腹大洞,都再次开始泊泊的洒出鲜血。

    婕丝看着左眼传出来的那几乎没有起伏的心电图,右眼的视线就突然模糊了。

    “坚持住啊凌羽,我们就快到了,真的就快到了!”

    少女一把将青年抱起来,她知道这个时候自己所知的任何急救措施都无法延缓凌羽的生命哪怕一秒,她感觉自己已经没办法继续呼吸,即使人工肺部依然在正常的收缩,即使代替心脏的动力泵依然把人造血液不断地送往身体的各个部位,但是她依然觉得自己已经几乎要窒息了。

    “凌羽,不要死啊……”

    婕丝的眼泪从她人类的右眼眼眶中划出,她拼尽全力地飞奔着,但是这无尽的通道就像是机械的左眼一样冷漠无情。

    沉下腰一肩撞开一只挡在路中间的怪物,婕丝紧紧地抱着怀里的凌羽,仿佛稍微松一点就会失去他一样,或许这一刻,连她自己都没有意识到,这个奉命敲开里姆利亚上那个普通的二层小楼的少女心里所想的,并不是什么任务,什么骑士团,什么人类的未来,她心里有的,只有这个似乎普通的不能在普通的青年本身而已。

    仅仅是善良吗?婕丝同样没有去想这些,她只是抬起已经千疮百孔的左手,一把按住一张咬在自己肩膀上的脑袋,将怪物一把砸进墙壁,不在乎这个动作连带着从她的右肩上扯下了一大块血肉。

    少女只是飞奔着,用接近一百公里的时速飞奔着,她胸口动力泵后的反应炉拼命地燃烧着,仿佛这样就可以将自己过剩的生命力分给怀里气若游丝的青年一样。

    再然后,少女就重重地用自己的后背撞在了医务室的大门上。

    大门被直接撞开,已经得到了第六舰桥授权的医务室的照明系统瞬间亮起,婕丝第一次觉得这些曾经自己无数次躺进去的医疗舱不再代表着死亡的风险和痛苦的后遗症,而是一个新生的希望。

    “神啊,真神啊,不,耶稣也好,佛祖也好,任何神明都好……一定要有能用的医疗舱啊!!”

    婕丝将凌羽放在旁边的桌子上,疯了一样的冲到控制台前敲击着键盘。

    似乎是她的祈祷得到了回应,房间最里侧的一个落满了灰尘的医疗舱缓缓地打开了顶盖,婕丝丢下控制台,一把抱起桌上体温已经低的吓人的凌羽,放进了医疗舱。

    她的心跟着缓缓关闭的舱盖一起跳动着,因为少女知道,这个医疗舱并不是真正的包治百病,如果真的伤势严重到医疗舱无法复原……

    黄灯,还是绿灯?少女盯着不断闪烁着的光芒和在凌羽身上划过的扫描线,不自觉的用右手掰弯了旁边的护栏。

    绿灯亮起。

    婕丝几乎是同时就瘫坐在了地上,她甚至可以清晰地听到自己胸口长时间超功率工作的反应炉转速下降的声音。

    抬手擦掉已经不知道是悲伤,恐惧还是幸福的泪水,少女的左眼闪过一道道数据,一群怪物正在接近这里。

    婕丝站起身,注视着透明医疗舱里的凌羽,不透明的治疗液正在被慢慢注入医疗舱里,在淹没凌羽的脸之前,她踮起脚尖伸出手,轻轻地碰触了一下凌羽脸前方的玻璃。

    “那么……接下来。”

    婕丝深深吸了一口气,抬起手脱掉已经破烂的不成样子的骑士装,露出了下面的白色紧身衣。

    她走到门口,看着正在冲过来的怪兽们,冷冷一笑。

    “今天,我终于要履行一下身为骑士的职责了……”

    “我不会让你们碰那个人一下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