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真实武力 > 第七十八章 冲击波(上)

第七十八章 冲击波(上)

作者:谢尔曼杨 返回目录 加入书签 推荐本书
笔趣阁 www.xbiquge.cc,最快更新真实武力最新章节!

    “……刚刚接到的消息,aca已经夺回了诺瓦拉,同盟的卫星打击势必被——”

    “稍等一下,现在插播一条临时通知,aca官方通告,米兰极其周边区域可能会在一小时内遭到同盟卫星武器的打击,请市民们立即有序避难或进入自家地下室,重复一遍,米兰地区可能在一小时内遭到卫星武器的打击……”

    ——同盟国家电视台,地中海频道,临时插播。

    ***

    “啧——”

    凌羽双手荡开赫丽斯的一击扫腿,连退了三步,然而没等他站稳,赫丽斯支撑身体的右脚就冒出一道火光,推送着小小的身体越过了一米多的距离,抬起左脚踢向了凌羽的脑袋。

    凌羽只能硬着头皮俯身躲避,然而就在巨大的金属靴擦过凌羽头皮的瞬间,左小腿后侧的喷射装置随即启动,带动着少女的身子飞快地旋转了三百六十度,在凌羽还没来得及反应过来的时候,她就完成了以右腿为中心的旋转,左脚重重踹在凌羽的小腿上。

    毫无防备的凌羽单膝跪地,然而赫丽斯的攻击才刚刚开始,左腿后部和脚底的火焰再次闪出,将自左向右的运动强行扭转,女孩自然地一提膝盖,金属的护膝就顶在了凌羽的下巴上,将青年直接打到空中,而后一记凌空回旋踢,第四次将青年如同一个破烂的沙包一样踹飞。

    凌羽在空中勉强调整了一下姿势,双脚撑在天花板上以减轻力道,而后受身落地。

    一般以秒为单位的tf战斗已经持续了整整五分钟,而凌羽甚至都没能碰到赫丽斯。

    虽然凌羽一直努力地让自己不要对面前这个女孩产生轻视心理,但是不得不承认,直到十分钟前,他对自己能够在肉搏战中击败这个少女几乎没有疑问。

    在他的想象中,这个擅长操纵无人机的数位公主,最强的能力就是利用各种无处不在的机械小玩意儿对凌羽进行干扰,让凌羽没有办法集中精力,或者强行打断凌羽的攻击,而不是像现在这样,以和自己差不多的力量和自己正面硬撼。

    而且自己竟然还完全被压着打。

    当然,凌羽明白,单纯比拼力量,自己依然在女孩之上,也就是说如果双方一拳换一拳的拼血的话,虽然自己有点以大欺小,但绝对是能够赢得,而且不会太费劲。

    问题在于节奏和判断,或者说,在赫丽斯那双鞋上。

    按照正常来说,近身肉搏中,出招人和中招人承受的力是一样的,这就会导致一旦自己的招式无法击中别人,身体就会有一个硬直,将力道发出去,然后再重新调整姿势,准备下一击或者防御对手的反扑。

    而力量越大,这个硬直就越大,当然如果能打到目标而且目标确实遭到伤害,那么目标自身的硬直肯定要比攻击者大,反过来说,如果攻击者和目标实力差距不大,攻击者全力一击落空的话,很容易空门大开遭到目标的反击。

    然而赫丽斯却没有这个情况,在金属靴喷射帮助下,一旦她的攻击落空,她可以在大部分情况下马上更改动作,利用喷射的力来“取消”这样一个出招不中的硬直,再配合上柔软的身体和体操运动员一样的动作,让凌羽几乎没办法抓住赫丽斯的攻击节奏,也就没办法展开任何有效的反击。

    赫丽斯站在地上,右脚支撑着身体,左脚轻轻点地,面无表情的将双手摆出一个不属于任何武术流派的姿势,静静地看着凌羽。

    不过,小孩子终究是小孩子,即使穿上了肌肉补强服,在助力靴的帮助下,也没办法产生太强的伤害,所以整整五分钟,除了第一下毫无防备的攻击有点狠之外,赫丽斯的十几次攻击还在他能承受的范围内。

    这大概是凌羽唯一的机会。

    凌羽右手一甩,微光匕首出现在手中,他现在已经放下了所有的自负和高傲,开始认真地面对面前这个女孩,尝试使用一切方法来打倒她。

    然而和之前凌羽主动的情况不同,这一次,赫丽斯直接冲向了凌羽,而就在凌羽准备迎击的时候,女孩突然身体一仰,整个人向后倒去,变成了滑铲的姿势冲向凌羽的腿部。

    凌羽微微皱眉,这个姿势并不适合匕首的发挥,两人相交的一瞬间,凌羽一脚踢向了赫丽斯。

    而躺在地上的女孩再次变招,喷射将她的身体带起,从平躺变成了后空翻高挑攻击,金属靴撞在凌羽的胸口,将他踢到双脚离地,而完成了一个空翻的女孩则半空加力,用膝盖的部分撞击在了凌羽的身上。

    这次攻击显然比之前的都要强力——从赫丽斯靴子瞬间爆发出来的推进火焰就可以看出来。

    凌羽直接被撞飞,重重地撞在了墙壁上。

    不过当青年落地后,他却勾起了嘴角——而站在对面十多米处的女孩的左臂上,已经出现了一道灼烧的痕迹。

    然而,下一秒钟凌羽的笑容就僵在了脸上——一架画着红十字的无人机缓缓落在赫丽斯的身边,伸出细小的机械手,开始给她的左臂进行清创和治疗。

    凌羽的处境,每况愈下。

    ****

    “给我去死啊啊啊啊啊!”

    婕丝的右手的手指深深地刺入亚当腹部的肌肉里,但是却无法洞穿它,少女双腿远超动力盔甲的人工强化骨骼和肌肉,让她轻松地将差不多200公斤的亚当的身体抄起,然后以超过60公里的时速飞奔着撞在墙上。

    然而婕丝并不认为龟裂的墙壁就是一切的结束,她抽出手,一个肘击砸在亚当的胸口,而后机械的手指掐住他的脖子,反身一个过肩摔将对方狠狠地砸在地上,而后右臂的电热刀弹出,刺入了对方的胸口!

    “呼——呼——”

    婕丝喘了两口气,抬起手擦了一把额头,而后毫不犹豫地冲向了旁边分隔她和凌羽的墙壁,然而没等她跑出两步,她的右脚踝就被亚当一把抓住,而后身形明显小得多的少女就被壮汉一把提起来,丢向相反的方向,重重地撞在墙壁上。

    “混蛋!!”

    婕丝已经有些着急了,她并没有受多重的伤,但是显然,对面的男人也是一样。

    “骑士团的电热刀也不过如此,亚音速电锯也拿我没办法呢,”亚当冷冷一笑,将依然发着热的电热刀丢在一边,空气中弥漫着一股烤肉的味道,但是伤口的主人却只是轻描淡写地冷笑着。

    婕丝一跺脚,再次冲上,右手的五指如同爪子一样直接刺向对方的喉咙——她多少有点后悔,刚才应该多反一下手,将电热刀刺进对方的喉咙而不是胸膛。

    只是婕丝并没有注意到,她已经开始因为过于焦急而产生混乱了。

    机械手爪被十多公分粗的小臂拦下,婕丝索性扣住对方的小臂,向后一扯,而后伸出左手,直接刺向了对方的脖子。

    几分钟的战斗,已经让婕丝的左手鲜血淋漓,有些地方甚至露出了灰色的骨骼——那是经过渗碳处理的痕迹。

    婕丝的左手再次掐住了亚当的脖子,但是却没有办法造成进一步的伤害——这个恐怖的肌肉男连脖子上都是花岗岩那么硬的肌肉,以至于婕丝的手指没办法再刺进去丝毫。

    而反应过来的亚当则是用右拳扣住了婕丝的肩膀,一把就把婕丝提了起来,重重地摔在地上,而后再次提起,砸在远处的墙壁上。

    婕丝甚至忘了在和亚当角力的时候开启金属靴上的钢钉来弥补重量差距,防止自己被摔投!

    “怎么回事,我听说你是越打越强的哪种类型,怎么越打越失误百出了。”

    该死,婕丝,冷静下来,凌羽一定有办法的,他不会有事的。

    婕丝咬咬牙,深深地吸了一口气,让自己尽量平静下来。

    然而当她准备再次冲上的时候,却突然愣在了原地,愤怒的表情瞬间消失不见,取而代之的是一种混合着惊讶,痛苦,和绝望的表情。

    因为她的左眼突然传递过来一条信息。

    一直监视着凌羽身体状况的传感器,忠实的发回了报告——凌羽的心脏位置,闪烁着受重伤的红色光芒。

    “给·我·滚·开!!!”

    蓝衣的骑士少女,少有的,真正的愤怒了。

    ****

    凌羽低下头,看着从背后洞穿自己心脏的长剑,一脸的愕然中,夹杂着的是淡淡的懊恼。

    十几秒前,他再一次被赫丽斯踢飞,而这一次交换也是他成果最大的一次——他终于见缝插针的抓住机会一刀砍在动力靴上,虽然赫丽斯马上就改变了受力的方向,但是高热的匕首还是在靴子上留下了道深深的伤痕,至少损坏了一个喷口以及一些线路

    然而这次被踢飞的凌羽的飞行方向却被赫丽斯刻意的改掉了,并没有以最短距离撞击在墙上——对于tf来说,被踢飞并不会造成太多的伤害,只能利用二次撞击来产生伤害。

    就在凌羽不明白赫丽斯改变自己飞行方向的用意的瞬间,那把刺穿胸口的长剑就给了他答案。

    露易丝·卡纳里斯喘着粗气,用一个很不标准的姿势刺穿了凌羽的胸口,虽然显然高压电流依然对她的身体产生着巨大的影响,但是她却依然成功完成了这个动作,而后还旋转了一下剑柄以确保把凌羽的心脏绞碎。

    凌羽终于明白了赫丽斯的策略,为什么一开始不出手,为什么后来又不用无人机继续干扰,就是为了麻痹凌羽,让凌羽把所有的精力集中在她的身上,以忽略正在渐渐恢复的露易丝。

    先让露易丝被击败,在凌羽的心里留下“她不足为惧”的思维,而后自己出手并且不使用无人机,让凌羽没有办法分心考虑周围的情况并且沉浸在虚假的安全环境中……

    而赫丽斯本身并不擅长干掉一个tf——不论是无人机或者助力靴的格斗,都很难快速而高效的杀死一个tf而不让对方逃脱,虽然刺穿心脏并不能杀死所有tf,但是赫丽斯肯定明白凌羽是那会因为心脏被绞碎而断气的大多数,何况露易丝的状态,刺大脑有可能失手。

    每一步都是完美的计谋,而凌羽显然就是数位公主那张巨大的数字蛛网上面的猎物。

    “说到底,我还是小看了你。”

    凌羽的声音很轻,仿佛只是自言自语,又或者已经没有力气提高嗓音。

    露易丝沉重的呼吸甚至盖过了凌羽的声音,突然,她握着剑的手开始颤抖,似乎面前这个被她从后背洞穿了心脏的男人散发出一种前所未有的危险,以至于让她差点丢掉长剑退开!

    “不过,到此为止了。”

    凌羽冷冷一笑,突然抬起了头,伸出右手,张开五指,一根已经空掉的银色的注射器从他的手中滑落,砸在汇聚在地板上的血洼中。

    而后,凌羽就一把握住了洞穿自己前胸的长剑,猛然发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