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真实武力 > 第五十二章 重返星空

第五十二章 重返星空

作者:谢尔曼杨 返回目录 加入书签 推荐本书
笔趣阁 www.xbiquge.cc,最快更新真实武力最新章节!

    “……枢密骑兵队驻伊卡洛斯首席武官,琳妮雅·佩特森最近辞去了职务,接受调令回到了冰岛,骑兵队方面拒绝透露佩特森高阶骑士接下来工作的内容,只是提到‘还有更重要的岗位需要她’……新闻链接:枢密骑兵队对同盟正在软化的外交政策……”

    ***

    “喂喂喂,不要告诉我你是认真的啊!!”

    凌羽单手扶着额头,看着面前正在宽衣解带的婕丝,和丢在一旁沙发上的呼吸头盔和女式宇航服,感觉事情已经超出自己的控制了。

    事情有些复杂,自从上次的火锅作战会议之后,众人就突然各奔东西了——韩飞自然是去和休假中的安德森好好“攀谈”一翻,而罗根则是神神秘秘的丢下一句“我有个办法”然后就离开了47号,大概是去找如何进入米兰的计划了。

    琳妮雅的存在着实让凌羽感到了小小的麻烦——对于凌羽来说,当务之急是抓紧时间提升自己的实力,虽然谜团手枪很强,但是一两件装备并不能左右一场tf战斗的胜负,且不说战术和计谋,如果你的感知能力都跟不上对方的速度,那手里的武器再强也没有任何意义。

    所谓,打不中就没关系。

    查尔有多强凌羽并不清楚,但是从杨成泽十四次暗杀没有成功来看,一定是强到超乎想象的存在——杨成泽绝对不会轻易地派手下人去送死,唯一的可能是,十四次暗杀,几十名同盟顶尖战士,甚至都没有让查尔出过全力。

    这就是tf,一种全方位的,没有任何明显短板的综合生物兵器,和短板与长处一样明显的改造人的区别。

    就在凌羽纠结如何支开琳妮雅,再去一趟废弃空间站的时候,琳妮雅突然自己跑了——武官这么重要的工作可不是说走就走的,自然还有很多手续要交接。

    所以偌大的房子里就又只有凌羽和婕丝了——二楼被炸毁的房子已经被保险公司定损完毕,虽然罗根拿到了保险金后完全没有要修的打算,但是婕丝,凌羽加上琳妮雅走之前三个人一起稍微收拾了一下,好歹是恢复了一楼和地下室的功能——婕丝那套黑市上淘来的“旅行设备”还藏在地下室呢。

    但是让凌羽没想到的是,就在这个时候婕丝提出了一个要求——这次,她要跟着去。

    婕丝这次也要跟着去,而从她带来的装备来看,完全不是说着玩的。

    “我什么时候在这种事情上开过玩笑。”婕丝脱掉了骑士装,露出那一身银色的紧身衣,然后拿过凳子上的宇航服就开始往身上套,一边眨着眼睛无辜地看着凌羽。

    “不,等等……”凌羽挠挠头,看着穿好宇航服绕到电脑前进行着最后数据处理的婕丝,“你说过这东西是检定基因的吧,那应该只对我的基因有效啊。”

    “嗯哼,对啊。”婕丝若无其事地敲打着键盘。

    “那你怎么跟我一起去啊!”凌羽无奈地叹了一口气,“你怎么保证不会在传送中被还原成粒子啊。”

    “咱俩不是已经传送过一次了吗?”婕丝反而用莫名其妙的眼神看着凌羽,“南非那次?”

    “可是性质不一样啊!”

    “哪里不一样?”

    婕丝眨着水蓝色的眼睛,反而把凌羽问住了。

    “我……”

    “我觉得老板你想得太多了。”婕丝终于直起身,用手摩挲着下巴,一边思考着一边开始认真对待凌羽的问题,“我仔细考虑过了,这个传送显然是可以传送你身上的衣服的,也就是说,传送的并不是物理意义上的‘你’,否则你的衣服和装备肯定不会一起过去。”

    “所以呢?”凌羽撇了撇嘴。

    “所以我可以是你身上的一件‘物品’啊。”婕丝点了点手指,然后坏笑了一下,“只要你把我抱紧就好了啦。”

    “……最起码你需要一个安全座椅吧!(注1)”凌羽咬了咬牙,“太胡来了!我不能同意。”

    “别啊老板,你看我连装具都准备好了,”婕丝拽了拽自己的宇航服的领子,用委屈的目光看着凌羽,“我连遗书都写好了哦。”

    “……能不能别闹了……”凌羽已经快脱力了,“无论如何这太危险了,我要为你的安全负责。”

    “那好吧……”婕丝悻悻然的摇了摇头,走到凳子前拿起头盔罩在头上,启动了摄像头,“好歹让我带上头盔过过瘾吧。”

    凌羽看着婕丝,想要说什么却没有开口,他摇了摇头,然后走上了能量缓冲立场台,给自己扣上头盔,熟练地检查了各个必要装置。

    “我准备好了。”

    凌羽深深地吸了一口气,闭上了眼睛,已经不是第一次传送了,所以也没太多的紧张,凌羽将注意力集中在了左手上,已经变成了蓝色的纹路再一次跳动了起来。

    然而就在凌羽刚刚下达完传送命令的瞬间,突然,他感觉自己被什么东西撞了一下!

    准确的说,是什么东西扑到了他怀里!

    凌羽下意识地睁开眼睛,却发现身边已经是一片黑色的星空,而自己的身体正在高速的旋转着!!!

    “我靠你这是自杀也要带上我啊!!!!”

    “对——不——起——啦——老板!!!!”

    凌羽绝望地喊了一声,咬了咬牙,按照最理性的推断,凌羽现在应该把抱在怀里的少女一脚踹飞,但显然他死也不会这么做的。

    不过好在这次没有上次那么凶险,凌羽定了定神,发现自己虽然正在飞快地旋转着,但是移动速度并不快——换句话说,就像一个陀螺正在飞快自身旋转,却不带有巨大的动能,不会撞在什么东西上一命呜呼。

    相比之下凶险程度比上次差远了,明白了这一点的凌羽冷静下来,用重力靴上的喷射装置调整了一下位置,他低下头,看着死死抱着自己腰部的少女——第一次遇到这种情况的她是指望不上了。

    “别慌,抱紧我,没问题。”凌羽吐了一口气,伸手搂住了少女的脖子——因为婕丝是抱着他的腰,所以他最多也只能搂到这个位置。

    “好的。”意料之外的,婕丝的声音却比他想象的要平静得多。

    凌羽转头确定了一下自己的位置——离上一次进入飞船的船闸并不远,至少在目视所及的范围内,凌羽用目光启动了电脑测算了一下,应该可以安全飞到。

    凌羽考虑了一瞬间,大胆地决定了一个策略,他用重力靴的喷射调整了一下位置,让自己冲着那个巨大的船闸破洞飞去。

    “什么感觉?第一次来到太空。”凌羽扫视了一下屏幕,发现把一切都交给惯性就好,于是他低下头看着怀里的少女,轻轻拍了拍她的肩膀。

    “我说过可以的吧!我说过我不会变成原子的吧老板~”似乎是过了刚才一瞬间的紧张,婕丝的声音恢复了活力,这让凌羽十分的无语——为什么这种时候还可以这么乐观啊。

    “……下次……别这样了……”责备的话在嘴边打了个转,凌羽最终只是轻轻地做出了告诫,自己真是越来越对这个女孩狠不下心了,是被罗根传染了吗?凌羽苦笑着想。

    “嗯。”婕丝只是轻轻地点了头,凌羽看不到她的表情。

    “准备冲撞,这一次一定要抱紧我!”头盔显示器上发出了提示,凌羽吸了一口气,调整了一下心态,在显示器闪烁起绿色光芒的瞬间,喷射调整了姿态。

    凌羽在最后一刻调整了姿势,以背部对准了空间站的一个平台,巨大的冲击让他感觉五脏六腑都搅在了一起,然而就在他正准备让婕丝拿自己当缓冲垫的时候,怀中的少女却松开了手!

    “婕丝!!”

    依然在动能冲击下在平台上滑行的凌羽大喊一声,一个翻身就伸出手想要拉住飞出去的婕丝,但是少女却没有接住凌羽的手,而是直接飞向了平台的尽头,如同体操运动员一样一个空翻,一把抓住了一根伸出平台的钢筋,停了下来。

    “我靠,你差点在五分钟内吓死我两次。”在地板上滑行了十多米最终停下的凌羽在确定婕丝完全停下后,才深深地舒了一口气,缓缓爬起来,青年看着顺着钢筋爬上平台的婕丝,皱了皱眉头,“不是说好不要这样了吗?”

    “我好歹也是tf啊,”婕丝到丝毫没有愧疚,抬手打开头盔装甲,半透明的面罩后,凌羽再一次看到了那张总是带着温暖笑容的面庞,“刚才如果我把我的冲击力加在你身上,我不确定你的宇航服能不能吃得住。”

    “……可是万一……”凌羽还是叹息着摇头。

    “没有万一,我说过了,我也是一个强悍的tf哦。”婕丝站在顺光的位置,轻轻地拍了拍凌羽的肩膀。

    “不要总是把所有的事情都扛在自己肩膀上,我会陪你到最后的。”

    “哈——”凌羽差一点爆发出来的愤怒再一次被天使的笑容消弭于无形,苦笑一声,青年轻轻地拍了拍少女的胳膊,“走吧。”

    *****

    “这可真是……”

    凌羽和婕丝一前一后穿行在长长的通道里,和上次不同的是,似乎是因为上次凌羽打开了发电机的原因,这次通道里有几盏尚未损坏的灯也亮了起来,照亮了整个通道。

    婕丝一直保持着面罩装甲开启的状态,如同一个走进了图书馆的文学少女一般,目光不断在周围的墙壁上游弋着。

    “这和方舟是一样的固定方式,这种内装甲的独特拼接方法……差不多……就是这附近了吧。”

    婕丝伸出手,轻轻地触摸着布满裂纹的走廊墙壁,凌羽没有说话,只是警惕的戒备着四周。

    “所以说这就是你拼了命也要和我一起来的原因吗?”凌羽端着谜团,两人在通道里前行了一会儿,才苦笑着开口,“像不像保镖和科学家的传统组合。”

    “朝闻道,夕死可矣,是这么说的吧。”婕丝半跪在地上,轻轻抹开地上的浮尘,然后拍了一张照片,“我可是史前文明研究学家,正牌毕业生哦。”

    “那你能告诉我们我们现在在哪里吗,大科学家?”

    凌羽半开玩笑地开口,其实他已经注意到了这条通路是他上次走过的,“再往前走就是上次的那个大型车间了。”

    “这就是我一定要跟你来的原因。”婕丝站起身,摇摇头,俯下身用手臂擦开了大约一平方米的灰尘,凌羽才注意到在婕丝的脚下,有一个路标一样的东西,一串串史前文明的文字附属在箭头的下方,“以你对史前文明的了解,上次已经入宝山空手而归了,不说别的,就这个路标就可以揭示很多东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