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真实武力 > 第三十五章 乱流

第三十五章 乱流

作者:谢尔曼杨 返回目录 加入书签 推荐本书
笔趣阁 www.xbiquge.cc,最快更新真实武力最新章节!

    “……gk安保的董事会近日发布声明,减免aca军方2177年25%的欠款,董事会发言人表示,作为aca最大的军火供应伙伴,gk安保一直将促使史前文明科技惠及全人类作为自己的己任,gk安保不但将继续以最低廉的价格给aca军方供应武器,同时还会继续致力于研究史前文明的遗产,并且将之免费公布于众……”

    ——《南半球时报》

    ***

    “gk安保?‘帕尔修斯突击队’?”突然,蹲在一旁一直无视众人,用焊枪修补被一块砖头砸烂了“脑袋”的蒜头的蕾安娜冷不丁地插了一句。

    在所有人询问的目光中,蓝玫瑰站起身,走到指挥台前,把凌羽塞进垃圾桶的文档全部翻出来,然后抬起头,看着婕丝的左眼,“把你眼睛里的录像共享出来。”

    婕丝皱了皱眉头,似乎是因为蕾安娜太过了解自己的机械眼“空洞”而有点不自在——对于tf来说,一件不被对方了解底细的黑科技武器往往是战斗中反败为胜的关键。

    不过婕丝还是点点头,下意识地撩起头发,左眼投射出一道光芒,直接将资料全息显示在了空中。

    “罗根,你在机场干掉了一个改造人?”

    蕾安娜把一根烟从耳朵上取下叼在嘴里,却没有点燃。

    “没错。”罗根点头。

    “错不了,这五个人来自‘帕尔修斯’突击队,但可能不是一个单位。”蕾安娜甩开打火机的盖子,然后手指滑动了一下,仔细观察了一下婕丝眼睛里投射出来的全息影像。

    “电容盾和电磁投射器这种豪华的阵容,只有少数几个佣兵组织能够提供,而‘帕尔修斯’突击队的特点就是高级武器私有化,这种五人阵容的配合风格也是那边的。最重要的是。”

    蕾安娜手指一搓,一团火苗从打火机中冒出,而后伸出手,指着婕丝投影出来的第一人称录像中的一个细节,开口,“这个光头男,曾经和我的情报网打过交道,他是帕尔修斯的人,虽然整容了,但是电磁盾的编号却没变。”

    “所以说,这件事是gk安保集团旗下的雇佣兵组织,‘帕尔修斯’突击队策划了这起袭击?”,凌羽双手抱在胸前,冷冷一笑。

    “不一定是那边有组织的策划,但是这几个人来自帕尔修斯,这点没问题。”蕾安娜转过身,重新戴上电焊眼镜,开始了修补的工作。

    “很好,那我们就去上门问个究竟。”凌羽的冷笑更令人脊背发凉了。

    “我刚才比对了这几个人进入47号的路线,全部来自巴西,”婕丝关掉投影,似乎有点不舒服地摇了摇头,而后继续操作了一下机械右臂上的全息面板,“我们可以去里约热内卢,那里正好有gk安保的一个大型分公司。”

    “我还是觉得你们都疯了,”罗根眉头紧锁,一把拍在指挥台上,“就为了一套房子就要去踢和aca关系密切的军火集团的屁股,不要觉得你在南非走了狗屎运这一次就不会出事!”

    “我不是走了狗屎运,我是狗屎。”凌羽低下头,透过刘海射出的目光冷冽至极,“有些事情我可没忘,我不出声不代表我不再追究,我可能没本事一个人掀翻aca,但是变成狗屎跳进汤里让他们所有的计划都恶心一下还是没问题的。”

    “不……不要这么说自己,老板……”婕丝因为这个比喻而有点破坏气氛地汗了一下,而后转向罗根,“但是至少我们应该主动出击,只要打出了名气,不管是依赖同盟还是震慑aca都有好处。”

    “只有千日为贼,没有千日防贼,不展示一下我们的能力,有多少房子都不够炸的。”在一旁给蒜头脑袋上焊上了一个大补丁的蕾安娜冷不丁地调笑了一句。

    “你可以不去,”凌羽冲着罗根摊手,转过头,“婕丝,给我详细说明一下‘谜团’的功能,然后订两张去里约热内卢的机票。”

    “明白,老板。”婕丝行了一个骑士礼,而后转身就要出门。

    “算了,真是服了你们这群家伙了。”最后时刻,罗根叹了口气,“机票还是我来定吧,你们只能找到那种闷罐头一样的小型货机,我可受不了。”

    “三张票,记得给我报销。”

    罗根走出门,擦肩而过的时候,拍了拍凌羽的肩膀。

    ***

    36个小时后,aca南美战区司令部,蒙得维地亚西北郊。

    地下十四层,康复训练中心。

    蓝发的少年的手刀轻松贯穿高强度复合材料的制成的沙袋,而后一脚将沙袋踢飞,一个转身,手中的短刀将身旁的一块人形装甲板切成两半,侧身躲开代表对方攻击的麻痹射线,一脚抄起尚未落地的装甲板踢向了对面的标靶,砸歪了标靶手中的步枪的少年接踵而至,抬手一刀深深地切入了端着枪的人形金属板的脖颈。

    “格兰特,看来你恢复的很好。”

    训练室的门打开,身着黑色军大衣的马歇尔·科洛纳走进了房间,扫视了一眼面前的一片狼藉,摘掉帽子,冲着蓝发的少年笑了笑。

    “我就不该受伤,长官。”蓝发的少年,马歇尔·科洛纳的儿子,也就是代号蛇眼的格兰特·科洛纳冷冷地敬了个军礼,“父亲。”

    “对上一个首席骑士,和绝对不算籍籍无名的tf,还能逼退他们,受伤并不是什么丢人的事情,”马歇尔将帽子夹在腋下,转身走到一边的凳子上,自然地坐下,“情报部门和战区司令官的失误更大。”

    “恕我冒昧,父亲,”蛇眼将手中的匕首插回腰间,这把新的匕首和之前的略有不同,但他已经适应了,“还没有找到他们是用什么方法逃走的吗?”

    “骑士团有很多我们也难以理解的技术或者黑科技产品,”马歇尔右手撑着脑袋,看着穿着蓝色肌肉补强服的儿子向着自己走来,眉毛一挑,“情报部门说是婕丝·美诺的左眼‘空洞’的功能,但我并不这么认为。”

    “无论如何,下次我不会让他们跑掉的。”蛇眼有点悻悻然地摇了摇头。

    “有勇气是好事,不过,我亲爱的儿子,这不应该是你的目标。”马歇尔再次露出了笑容,仿佛料到自己的儿子会这样说,“不要将你的目光放在一两个人身上,作为学会将来的重要人物,你应该把目光放在更高的地方。”

    “……我明白了。”蛇眼闭上眼睛,虽然不甘心的表情依然写在脸上,但是依然接受了父亲的建议,“‘烛蜡计划’什么时候展开?”

    “已经开始了,”马歇尔向前躬身,盯着自己儿子的眼睛,“不过这和你无关,你的能力还不足以在如此重要的行动中担当重任,你有你自己需要做的事情。”

    “不能参加这种历史性的行动真是遗憾,”蛇眼垂下眼皮,难以掩盖脸上的失望。

    “改变历史并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更不要说引导人类接受进化了。”马歇尔若有所思地陈述着,“更何况在那之前,我们必须先让aca成为真正意义上的‘先导者’,摆脱那些寄生在这个组织身上的,存活了数百年的寄生虫……因此,你的任务同样重要。”

    “我明白,我会完成好自己的任务的。”蛇眼再次敬了个军礼,然而就在他似乎想要再说什么的时候,一阵金属靴撞击地面的声音从训练室的门外传了过来。

    “赫丽斯来了。”马歇尔站起身,将帽子重新扣在脑袋上,“忘了给你说,她刚才就发消息想要见我一面,我就让她直接过来了。”

    话音刚落,一个披着斗篷的矮小身影就出现在了大门口,她默不作声地抬起头,露出了兜帽下毫无光彩的绿色瞳孔。

    “赫丽斯·伊万诺夫娜·伊万诺娃。”蛇眼小声轻轻念叨着来者的名字,而后再次行军礼。他眯起眼睛,复杂的目光落在了比自己还要矮半个头的斗篷女孩的身上,“长官。”

    这一声长官叫的多少有点不情愿,因为面前这个女孩的年龄比自己还小,而和这个娇小身躯不符的,是强大的战斗力和显赫的地位——这个父亲从废弃实验室捡回来的少女,正是aca七大tf排名第五的存在,同时她还是团结之眼内部的重要人物——她是团结之眼南美洲分部的行动指挥官,少将军衔的她虽然并不具有实际上控制南非分部的权利,但是这个女孩依然对于作战行动有巨大的决策权。更何况在以战力说话的tf阶层中,十二岁就能击败大部分aca的tf本身就足够赢得这些尊敬。

    斗篷女孩冲着蛇眼浅浅地点了点头,算是对蛇眼军礼的回应,而后,斗篷少女带着沉重的金属靴和地面撞击的声音,走到了马歇尔的面前,将手中的文件夹交给了这位团结之眼的总司令。

    “近来还好吧。”马歇尔礼貌地冲着赫丽斯点点头,而赫丽斯则是如同木头一样没有任何回应,奇怪的是,马歇尔似乎也没有追究赫丽斯如此不礼貌的行为,只是翻开了文件夹,启动了里面的电子板。

    “有意思,那个婕丝·美诺和黑色的tf……凌羽,已经到了里约热内卢。”马歇尔勾起嘴角。

    “他们?”蛇眼下意识地向前了一步,显得有些激动,“为什么?”

    “你也不知道吗?”马歇尔看向了赫丽斯,似乎斗篷的少女能用除了语言以外的方式表达自己的意见一样,“你担心是‘那个计划’相关的内容吗?”

    赫丽斯再次轻微的几乎无法辨识地点了点头。

    “南非丢失的芯片,在他们手上有备份也不是不可能。”马歇尔皱了皱眉头思索了一下,“不过他们应该不知道全部的计划内容,因为黑科技级别的量子加密不是那么容易破解的,而我们在骑士团内的盟友还没有发来提醒,那就证明婕丝·美诺并没有求助骑士团而是决定独自追查……而这样的话,她最多只能顺着我们上个月的那批走私部件……这样就说得通了。”

    赫丽斯没有反应,只是站在那里,静静地听着马歇尔的陈述。

    “无论如何,出于安全起见就交给你,不过不是除掉他们。”马歇尔略微思考了一下,“和南非不同,在敏感的里约干掉一个首席骑士可能反而会打草惊蛇,骑士团如果大规模追查下来的话,恐怕计划会泄露,搞清楚他们在调查什么,有必要的话,把知**料理掉就好。”

    “父亲,我……”蛇眼犹豫了一下,但还是提出了请求,“我去帮赫丽斯吧。”

    “记住我刚才说的话,不要在乎一次战斗的胜败”马歇尔将目光挪回自己的儿子身上,“你按照预定计划行动,那比这件事更重要。”

    “遵命。”蛇眼终于露出了认命的表情,点了点头。

    “总之,这些事情我知道了,”马歇尔将文件夹合起夹在腋下,整了整帽子,而后拍了拍赫丽斯矮小的肩膀,“我还有事,就不打扰你们这些年轻人了。”

    蛇眼愣了一下,马歇尔就飞快地走出了房间,他扫视了一下赫丽斯显得有点无神的双眸,叹了口气,又一次举手敬礼。

    “没有别的事情的话,我也离开了,长官。”

    这次是对赫丽斯说的,但是似乎却没有等待回答的意思,蛇眼就走出了房间,只留下如同木头一样站在训练场里的斗篷少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