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真实武力 > 第三十四章 愤怒时间

第三十四章 愤怒时间

作者:谢尔曼杨 返回目录 加入书签 推荐本书
笔趣阁 www.xbiquge.cc,最快更新真实武力最新章节!

    “……雇佣兵管理章程如同一纸空文,同盟或成最大输家?大量的未登记或者使用虚假信息登记的雇佣兵,很可能成为同盟国家安全的潜在威胁”

    ——《同盟周末》

    两个小时后,47号都市安全总署。

    自治状态下的海上都市一般都会将军警统一成一个部门,冠以“安全署”的名称,严格的说,安全署只是同盟军方下属的机构,采用武装警察的编制,而驻军总司令则兼任安全署的署长。

    不过,即使改变了名字,也不能改变“警察总是在一切都结束后才出现”的定律,就算是市中心的居民区发生了爆炸和战斗级别的交火,安全署的武装警察依然在凌羽收拾掉莫里斯整整十分钟后才赶到,而直升机甚至是半个小时之后才赶到的,甚至比电视台的新闻直升机还要晚十五分钟。

    再然后,作为一切事情的起因,凌羽自然是毫无悬念的被带走了——严格的来说,安全署是没胆子也没能力强行带走一位tf的,但是凌羽对于要求“配合调查”的请求没有拒绝,而且安全署从上到下也明白“里姆利亚的黑色闪电”的威名,因此只是客客气气的希望凌羽去把事情说清楚而已。

    但就是这样,婕丝还是很烦燥,蓝衣的少女虽然勉强让自己坐在等候室的沙发上,但是不断在扶手上敲击的手指暴露了22岁的少女烦躁的内心。

    终于,再也坐不住的骑士少女从沙发上跳起来,拉开门打算走出等候室。

    “冷静点,骑士小姐,你老板没事。”

    不过就在婕丝拉开门的瞬间,一只穿着白衬衫的手就伸了过来,被黑色半指手套包裹着的右手握着一罐咖啡牛奶,挡住了打算前进的婕丝。

    婕丝扭过头,皱着眉头看了看靠在门旁边的罗根,他那件打烂的西装已经进了垃圾桶,只剩下白色的衬衫和领带。

    “……我以为你也去‘接受调查’了。”

    婕丝接过咖啡牛奶——不过这完全是礼貌性的,少女喜欢的是糖度极高的碳酸饮料,或者高浓度酒精。她走出房间,走到罗根的身边,和他一样靠在墙上,轻轻地扣下了易拉罐的拉环。

    “开什么玩笑,我可是见义勇为的好市民。”罗根轻轻一笑,扭过头冲着旁边一位安全署的美女秘书眨了眨眼睛,“他们应该给我发个奖章,然后找一堆美女记者来把我一个塑造成一个拯救城市的英雄。”

    “真不愧是‘隐形人’,罗根·克雷格,”婕丝勾起嘴角,端起手中的易拉罐,贴着嘴唇却没有喝,只有牛奶咖啡的清香弥漫开来,“高调的花花公子身份和庞大的关系网,再加上精妙的化妆易容技术和变声能力,能够游离在任何tf档案库之外的存在。”

    “骑士团还真是如同闻着花香而来的勤劳蜜蜂啊,还是没瞒过你们吗?”罗根苦笑一下,刻薄地讽刺着,“可惜,更多的时候你们不是蜜蜂,而是无孔不入,嗡嗡作响的苍蝇吧。”

    “不,骑士团还不知道,”婕丝的左眼闪过一丝光芒,“但是我目睹了你的出手,在直升飞机上。”

    “窥探别人的隐私在同盟是犯法的。”罗根依然带着笑容讽刺着,“哦,我忘了你们骑士团从来都不在意别人的隐私的,对此我不介意给首席骑士小姐上一堂普法课。”

    “这位先生好像对于枢密骑兵队有很深的成见啊。”婕丝并没有因为罗根的讽刺而反唇相讥,只是无奈地摇了摇头。

    “2154年,枢密骑兵队宣告成立,随即入侵挪威,瑞典,芬兰,并且试图颠覆丹麦政府并且失败;利用《冬季北极合约》垄断黑科技的使用和开发;骑士们利用《雷克雅未克条约》赋予的司法豁免权不经过审判和辩护就处死‘涉嫌’走私黑科技的人;不经当事人的许可和法律的授权随意监视同盟公民的个人信息并且将其列入‘威胁’名单……这不是成见,是事实。”

    “但是不可否认,在同盟抛弃北欧三国的时候,是骑士团让他们脱离了能源危机的阴影,”婕丝没有去看罗根,声音中也没有一丝动摇,“监控和处理可能威胁到‘黑科技’安全的人是明显的‘必要之恶’,绝大多数人根本不明白黑科技有多可怕,人类文明有多命悬一线。”

    “我不认为一个独裁而先军的、缺少历史文化积淀、而且随时有可能对整个人类发动一次‘圣战’的组织能够很好地掌握‘必要之恶’,别忘了你们自己也是人类。”

    “对此,我谨记在心。”婕丝似乎是打算结束这无意义的争辩,只是淡淡地回了一句。

    “照理说,我应该到此为止,因为继续在这种情况下质问一位女士是不礼貌的,”罗根轻轻地摇了摇头,似乎是少见地犹豫了一下,但还是带着挑衅的气息开口,“我有一位朋友告诉我,aca确实准备对凌羽开出赏格,但是通缉令的面世比aca计划中的早了24个小时,此外,这批雇佣兵得到的情报,遭到了篡改,凌羽的战斗力,被大大的缩水了,关于这个微妙的意外,骑士小姐能不能给我一个解释呢。”

    “意外总是会发生的,”婕丝闭上眼睛,完全明白罗根的意思,“有的人需要一些动力。”

    “听好!”罗根转过身,在极近的距离上面对着婕丝,右手一把撑在婕丝身后的墙壁上,用一个极其**的姿势,说出了完全不**的话。

    “我不管你在这里打算干什么,我也没兴趣理会你们大型中二cosplay团队的目的和诉求,我只提醒你,不要觉得你们可以利用任何人,否则,我不介意看看骑士的血是不是也是红色的。”

    “我也提醒你,”婕丝毫不避讳地对上了罗根的眼睛,天蓝色的眸子散发出冷冽的光芒,“有些事情远比你想象的复杂和重要。”

    “咣当——”

    就在两人都把拳头握紧,眼中都开始燃烧火焰的时候,走廊另一头的门突然被人一把推开了。

    “哟,凌羽。”

    “老板,你没事吧!”

    凌羽的出现让两人如同触电一样迅速地分开,分别靠在了走廊两端的墙壁上,但是动作怎么看怎么不自然。

    “手机借一下。”

    凌羽眉毛一挑,眼角抽动了一下,但还是若无其事地走到了两人面前,伸出右手。

    婕丝比罗根快了一秒钟掏出自己的手机,凌羽犹豫了一下,还是接过了蓝衣少女水晶一样的手机,熟练地拨通了一个号码。

    “喂,大姐头,借你地下室一用。”

    没多说什么,凌羽挂断了手机,递还给婕丝,冲着罗根点了点头。

    “我们走。”

    “去干什么?”婕丝虽然有些猜到,但是依然下意识地问了一句。

    “亲自找aca算账!”凌羽没有回头,步子快得没反应过来的两人差点没跟上。

    *****

    25分钟后,“柴犬小居”地下室。

    “所以,我觉得我的好脾气时间已经结束了,有没有人能告诉我袭击者的身份,任何人!任何信息!”

    凌羽一巴掌拍在面前尚在启动中的全息指挥台上,这个动作让婕丝和罗根都愣了一下——如此愤怒的凌羽不要说是婕丝,连相处十几年的罗根也没见过,而能在这种近乎黑化的气息中依然神态如常的,大概只有在一旁戴着电焊眼镜修补蒜头的蕾安娜了。

    “冷静一点,凌羽,这件事情要从长计议……”

    罗根下意识地后退了一步,而后双手下压,眯着眼睛挤出一个有点困难的微笑。

    “我的房子被炸了,你告诉我要冷静?那是不是只有等到我的脑袋被切下来才能发火?”凌羽眉毛一挑。

    “从法律上来讲,那是我的房子。”罗根揉了揉太阳穴,而后摊开手,“我知道你的房间……或者说婕丝的房间里有很多你的收藏……我也不是说这件事就这么算了,但是我希望你不要反应过激而被某些人……牵着鼻子走。”

    罗根的话语里故意拖长了“某些人”的音符,不过婕丝却像是没看见,不断地在手背上的全息键盘上操作着。

    “婕丝,骑士团有什么消息吗?”

    不知道有意还是无意,凌羽忽略了罗根的暗示,看向了婕丝。

    “这几个人的身份都做了处理,但是他们不算低调。”

    婕丝机械的右手一抬,无线连接将一些透明的全息资料展示在了指挥台上,“其中一个是雇佣兵,一个是职业杀手,另外两个来自一个环保恐怖组织,除了第一个之外,另外两个都和aca关系不大。”

    “你想说他们不是aca派来的?”凌羽皱了皱眉头。

    “不,我可没有这么说,伪造身份是正常的,但是交叉比对的数据库太多,光aca旗下的冲突承包商(雇佣军)就有超过二十万人,更不要说可能来自现役,如果是来自秘密部队那根本没有比对的可能。”

    婕丝同样眉头紧锁,虽然嘴上这样说,但还是马上开始了对数据库的暴力搜索。

    “dna样本,指纹,虹膜,牙科记录,户口本,什么都好,就没有能够缩小比对数据库的方法吗?”凌羽显得有点烦躁,右手手指不断地在指挥台上轻轻敲击着,而左手则是在空气中滑来滑去,仿佛能从那些全息文档里看出什么来一样。

    “dna数据还没有提取出来,尸体都在安全署手上,要么我们去拜访一次,”婕丝摇了摇头,“至于其他的东西都可以伪造,我想克雷格先生应该深谙此道。”

    “确实,”似乎是因为凌羽真的生气了,罗根收起了玩世不恭的表情,“不行我就跑一趟安全署,很快就能拿到dna。”

    “但是只有单项dna的话没什么用啊。”婕丝抬起手揉了揉脑袋,“缩小不了太多比对内容,因为我们没有aa数据库啊。”

    “那就不要比对了,”凌羽狠狠地一拍桌子,左手将所有的全息影像全部从指挥台上塞进回收站,“婕丝,你之前说aca正在策划一次大规模的袭击对不对。”

    “你疯了!”罗根下意识地伸出手,顾不上绅士风度一把拉住就要开口的婕丝,“报复性反击是一回事,但是直接插手aca的全球行动是另一回事!”

    “我在南非已经插手过了。”凌羽冷冷地扫了一眼罗根,然后转向婕丝,“给我一些建议。”

    “因为我的房间被炸掉了,所以之前的破解和资料都毁于一旦,”婕丝叹了口气,“好在数据原型还在,目前能够掌握的就是,aca在半个月前走私了一批卫星发射设备,经由古巴运往了南美洲,中间的经手人是aca最大的军火企业,‘吉尔伯特-凯勒军火与安全保障集团’。”

    “gk安保?‘帕尔修斯突击队’?”突然,蹲在一旁一直无视众人,用焊枪修补被一块砖头砸烂了“脑袋”的蒜头的蕾安娜冷不丁地插了一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