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真实武力 > 第六章 一号公路

第六章 一号公路

作者:谢尔曼杨 返回目录 加入书签 推荐本书
笔趣阁 www.xbiquge.cc,最快更新真实武力最新章节!

    “……声称是出于战略需要,aca加强了对战区的物资管理的控制,现在他们的士兵可以不加警告的射杀有走私嫌疑的车辆,毫无疑问,这种屠*杀行为加剧了居民的困苦……”——《同盟时报》特约评论版

    ***

    三天后

    南非,aca控制区

    从布隆方丹通往约翰内斯堡的一号公路上。

    “1880年,这里只是一个小农场;1886年,一个叫乔治·哈里森的殖民者在这里被一块黄金绊倒,从那以后,这座城市就被淘金者冠上了‘黄金之城’的别名;1976年,这里曾经发生过索韦托种族屠杀惨案,使得前南非共和国从名义上结束了种族隔离制度;而今天,这里是aca在非洲南部最大的军事要塞,230万平民人口只剩下了不到三分之一。”

    凌羽坐在一辆破旧的小货车里,一只手按在方向盘上,另一只手握着排挡杆--这辆前通用动力公司的皮卡车至少已经有五十年的历史了,电子设备基本上换了一遍,加上其他大大小小的修补改装,估计前通用动力的资深工程师也很难从外观上认出这辆车。

    至于凌羽,则是从那破旧方向盘中间的gmc三个字母认出来的。

    此时此刻,这辆车正载着一车的废钢材以及埋藏在钢材下面的两箱军用聚变蓄电池穿过因为空袭和炮击而坑坑洼洼的临时公路。

    事情比凌羽想象的要顺利的多,两人刚一下飞机就被特勤局的人接到了军营里,计划非常简单--虽然双方在南非战线时而有小规模的交战,然而走私活动却从未停下:aca需要同盟这边的一些军用补给品,诸如聚变电池就是一类;而同盟则不希望南非的贵金属流出彻底断绝,毕竟抛开奢侈品层面的意义不谈,黄金和金刚石也是重要的工业原料。

    因此不管前线如何炮火连天,从开普敦到约翰内斯堡的一号公路从来都没有被真正意义上的封锁过,大量把脑袋别在裤腰带上的双方平民开着破烂的卡车,维持着流通,而其中不乏为双方情报机构工作的人员。

    所以接下来的事情就很好办了,同盟这边用金钱攻势帮凌羽拿到了一份aca南非战区的特别通行证,这种颁发给平民的“走私许可证”在写入凌羽和婕丝的基因识别码后就更换了主人,一路帮助两人通过前线的重重关卡。

    “你历史很好?”

    助手席上的婕丝此时已经改变了外观,换上了一件脏兮兮的外套,沾满灰尘的口罩遮住了她大半个面庞,再加上压低帽檐的棒球帽,伪装成一个比较年轻的男人--这位漂亮的公主大人总算不会因为那张脸而惹出事端。

    “韩飞历史很好,耳濡目染,你没听他说过?”

    同样戴着一顶破旧棒球帽的凌羽踩下刹车降低车速,绕过前方的弹坑,回答到。

    “他昨天很早就走了,我一直在搜集情报,也没顾上聊太多。”

    婕丝调整了一下坐姿,让自己靠在了右侧的车门上,注视着窗外广大的草原,有点漫不经心的回答。

    突然,前方的公路边出现了一辆汽车的残骸,凌羽和婕丝对视一眼,两人从对方眼中读到了相似的东西。

    “看来你也注意到了。”

    凌羽轻轻的转动方向盘,将车开下公路,停在那辆残骸旁边,熄火下车,走到已经变成一坨扭曲的废铁的卡车边,绕着卡车走了半圈,在车尾的位置停了下来。

    “是被无人机的导弹击中的,是追逐战吧。”

    婕丝跟着凌羽,站在卡车的驾驶室旁边,似乎对自己的判断不太自信。

    “是被utv-22c,‘食腐鸟’搭载的‘忍者镖’导弹击中的,”凌羽观察了一下残骸,“只有这一种专门设计为攻击无装甲目标的超微型导弹才有这样的攻击效果,其他任何一种空对地导弹都足以把这辆卡车炸成碎片。”

    “嗯……”

    婕丝没有搭话,向前几步,伸出右手,一把握住已经变形的车门,机械手臂轻而易举地将车门从残骸上扯了下来,拍拍手,少女看到了驾驶室里的两具倒在方向盘上面的骷髅。而在两具骷髅的下方的空间中,另一具明显不属于成年人的骨骸让婕丝皱起了眉头。

    “果然……”

    凌羽收起手表型探测仪,走到婕丝的身边,“和前面四辆一样,这辆车没有检测出有运载黄金和钻石的痕迹。”

    “也就是说,aca正在无差别屠杀他们认为没有正当理由离开南非战区的人。”

    婕丝发问。

    “不,你无法定义‘正当理由’,并不是载着黄金或者钻石的人就不会成为攻击目标,你有没有注意这一路过来,从北到南前往同盟占领区的车辆?”

    “没有……”

    “一路过来一共有47辆和我们方向相反的车辆,驾驶员有男有女,年龄也不同,但是有一个共同点。”凌羽顺着婕丝的目光看过去,黑色的眸子映出已经被烧的焦黑的儿童骷髅,“所有前往同盟区域的车,都是一个人在驾驶。”

    “我明白你的意思了,如果是运载货物的,至少会有一个人随车押运,就算不是随车押运,多一个帮手也可以减轻司机的疲劳,遇到故障或者陷坑也更容易处理。”

    “嗯,所以我的猜测是……可能从几天前,这条公路由北向南的车辆,就再也没有一辆是‘平民’驾驶的了。”

    “他们试图封锁什么……”

    婕丝总结了凌羽的观点,而后点头表示明白,少女弯下腰拾起刚才被自己扯下的曾经是车门的扭曲钢铁,走上前轻轻地躬身鞠了个躬,然后将车门重新装回了车上。

    “走吧。”

    凌羽上前一步,拍了拍婕丝的肩膀,转身上车。

    “你出过任务吗,我是说,那种tf真正的任务。”

    皮卡继续向前,又经过了两个检查站,其中一个检查站甚至没有检查两人的证件就匆匆放行。然而,和他们相反方向的车辆就没有那么幸运了,在目睹了一辆证件有误的车上的一对母子被处决在路边之后,凌羽将汽车调整到自动变速箱,腾出右手握住了婕丝僵硬的手臂。问出了这个问题。

    “三次,都在欧洲,最多的一次我一个人干掉了一只aca的渗透小队,在芬兰,二十六个人,其中一个tf大概只有十五六岁吧,但是确实是他们的队长。”

    婕丝似乎也有点意识到了自己的情绪波动,她叹了口气,摘下了口罩,仿佛有些窒息,“当时很危险,我没办法,只能捏碎他的脑袋。”

    凌羽点点头,拿起可能是前任车主丢在驾驶台上的烟盒,却发现里面一根烟都没有。将烟盒随手丢出窗外,凌羽有一搭没一搭的继续发问。

    “我有点好奇,你们骑士团对于这场战争的态度。”

    “在我们看来,现在世界属于和平状态。”婕丝无奈地摇摇头,“我大概是骑士团上下唯一反对这点的人了。”

    “哦?”凌羽的指尖轻轻地敲击着方向盘,“我还是第一次听说一个宗教团体能够容忍和大多数人观点不一样的成员呢。”

    “科学本身就包括质疑的态度,如果说我们是宗教团体的话,那我们崇拜的对象也应该是科学本身。”婕丝无视了凌羽话里的嘲讽,但是笑容里却多少戴上了一点点苦涩的意味,“虽然持有这个观点的人在不断减少。”

    “所以你其实是个彻头彻尾的异端……这是你被放逐的理由吗?”

    凌羽皱了皱眉,他对骑士团了解不深,但是对于宗教团体并不陌生,在新文艺复兴思潮盛行的今天,各种教派层出不穷,此外,他和隐修会也有过简单的接触--在那种环境中公然唱反调的下场一定是很凄惨的。

    “算是吧,我和议长吵了一架,又扇了文士长一个耳光,现在还能穿着这身首席骑士的衣服已经很走运了,出来打打工也没什么,不是吗?”

    婕丝再一次笑了起来,扭头瞥了一眼对方的笑容,凌羽只是感到一阵暴汗--枢密骑兵队的议长可是连同盟总统都爱理不理的存在,文士长更是骑士团的二号人物,哪一个都是自己惹不起的人物。

    不过想想,面前这个首席骑士严格来说也不是自己惹得起的,只希望神仙打架,自己这个凡人不要遭殃就好了。

    “不过放心啦,我既然已经请调离开骑士团,这件事应该就这样揭过去了。”

    看着凌羽尴尬的表情,婕丝做了一下补充说明,安慰着自己的老板。

    “不过,不开玩笑地说,远离战场的北太平洋北部,骑士团或许真的有远离这场战争的理由,而且你们作为一只可以左右全局的力量,现在的态势说不定是最好的。”

    汽车已经从检查点开出去很远了,凌羽终于放开了婕丝的左手手腕,淡然地说出了自己的观点,“战争是没有正义可言的,也不该是骑士们的cosplay游戏,我不知道你的上司们和下属们怎么想,对于我……或者一般人来说,能离战争多远就离战争多远才是明智的选择。”

    “如果只是单纯的追求活下去的话……人和动物又有什么分别?”婕丝轻轻地挑了挑眉毛,她下意识地扫了一眼倒车镜,已经看不见检查哨和那些血迹未干的尸体了。

    “就算你想要做些什么,”凌羽换用右手握住方向盘,用左手撑住自己的脑袋,“也不要太冲动,我们有句古话,‘留得青山在,不怕没柴烧’。”

    “噗--看来你把我当成那种热血圣母愣头青了啊。”

    婕丝无奈地笑着摇了摇头,“被你小看了呢,老板,放心吧,我好歹也是个军人,不会正义感泛滥到让所有人都陷入险境的。”

    凌羽轻轻地点了点头,算是接受了婕丝的说辞,这时,一阵喷气引擎的轰鸣打断了两人的交谈,一架挂着aca涂装的“食腐鸟”无人机飞快地掠过天空,而后又飞回来,跟在了卡车的头顶上,蓝色的扫描线来回划过车身。

    早有准备的凌羽从外套中掏出通行证,贴在挡风玻璃上,无人机和汽车保持的相对静止持续了数秒,完成了扫描,核对信息无误的无人机加大马力,消失在了东北边的天空中。

    “其实,我这个人,到是不讨厌有正义感的人呢。”

    突然,凌羽没来由的这样嘟囔了一句,声音很小,婕丝仿佛没有听到一样,没有做出任何回应。

    黄昏将至,而曾经的南非共和国首都,南非中部最大的城市,已经出现在了地平线的尽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