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阴阳眼之渡灵者2 > 第14章 最后的告别

第14章 最后的告别

作者:沪四爷Gg 返回目录 加入书签 推荐本书
笔趣阁 www.xbiquge.cc,最快更新阴阳眼之渡灵者2最新章节!

    女孩子就是心细一些,其他两只鬼魂听到她的话,也期盼地望向了苏幕遮。

    苏幕遮点点头,取出三张符纸来,贴在他们的额上,然后依次输入了灵气。片刻之后,三只鬼魂原本缺了面皮,狰狞恐怖的面容就恢复了正常。

    他们再次鞠躬,向苏幕遮到了谢。

    苏幕遮叹了一口气,挥挥手,道:“去吧。记得不要留恋太久,不然会对你们的父母的身体造成危害的。还有,注意安全”

    三只鬼魂乖乖地点头,然后跟苏幕遮道了别,就从大鹏鸟的背上跳了下去,很快消失不见了。

    苏幕遮看着他们消失的方向半天后,才拍了拍大鹏鸟的头,道:“回家吧。”

    大鹏鸟叫了一声,转头用大脑袋在苏幕遮的肩膀上蹭了蹭权当安慰,这才振翅向苏记的方向飞去。

    是夜。

    在医院的某间病房里,一个中年男人倒在病床上呼呼大睡。而在他旁边的病床上,则躺着一个穿着病服的中年女人吊着点滴,女人的神情很憔悴,面色也苍白,即使在谁梦中也依旧是紧皱着眉头,看上去心思很重。

    不一会儿,有个小护士推开房门走了进来,手里端着药。待看到熟睡的男人的时候,小护士有些不满地上前去将人推醒,道:“不是让你好好照看你妻子的么?她现在的情况不太好,身边离不的人,你这做丈夫的怎么这么不负责任?”

    她最讨厌的就是没有责任感的男人了。

    中年男人靠在床头,眼里还带着因为被强行叫醒的不满,他心里咒骂咯一句,嘴上不怎么在意的说道:“要是凡是都要让病人家属亲力亲为,那还要你们这些护士做什么?我掏了那么多钱给我老婆看病,不是白花的…………”

    “你!”小护士被这男人强词夺理又无赖的话气得面红耳赤,但是医院的规定是医护人员不能跟病人家属发生冲突的,所以小姑娘只得愤愤地转过身,去给床上的女病人检查病情以及换药了。

    趁着她忙碌的时候,男人的眼神贼溜溜地在小护士的身体上转了一圈,眼神里满是色咪咪的意味。

    小护士换完药之后,一转头就看到他这样的眼神,她被恶心的难受,厌恶地瞪了男人一眼后,就转身出了病房。

    男人在后面吹了声口哨,一脸嬉笑。等病房的门关上之后,他转头看到病床上女人沧桑的面容后,立即嫌弃地别开了眼,重新躺了回去,一点也不关心自己的妻子情况如何。

    如果苏幕遮在这里的话,一定能认出,这个中年男人,就是当日再殡仪馆里与他发生冲突,满眼算计的男人,而他旁边的女人就是当时揪着楼夜厮打的女子。

    当时在殡仪馆里,女人因为刺激过大而昏迷了过去,她丈夫迫于压力不得不将自己的妻子送到了医院(当然看病的费用是苏幕遮支付的)。结果经医生的诊断,女人果然就如苏幕遮所说的,因为孩子的死亡,被打击地出现了精神方面的问题。医生建议他们在医院里住院治疗,没办法,男人只得照做。

    虽然不想照顾自己的妻子,但是男人的内心还是非常高兴的——他终于可以名正言顺地甩掉这个黄脸婆了!

    这男人对妻子的感情,早就因为时间的流逝,以及妻子的青春不再而被磨灭殆尽。他厌倦了妻子的老土无知,厌恶她对自己管东管西,更厌恶她肚子不争气,只生了一个女孩子。

    女儿能有什么用?!

    现在这黄脸婆的精神出了问题,那丫头也死了,若是不出意外的话,学校里还会给赔偿一大笔赔偿款,于是男人心动了。他决定,等赔偿款一到手,他就拿着这笔钱,在黄脸婆意识不清的情况下骗她签下离婚协议,远走高飞到其他的地方生活,再重新取个美娇妻,生个大胖小子。至于黄脸婆今后的生活该怎么办,呵呵,这可跟他没什么关系了。

    男人在这边想美事正想的高兴的不得了呢,丝毫不知道在病房的角落里,有一个半透明的鬼魂漂浮在半空中,正冷眼看着他,面上的表情寒冷如冰。

    而这个鬼魂,自然就是男人嘴里没用的丫头片子,他的亲生女儿了。

    女孩儿在那里看着自己的父亲良久,将他脸上每一个表情都看在眼底。那些得意,那些算计,那些幻想……这个男人,一直都是薄情的,她从来没有感受过父爱的温暖,她一直都是知道的。但是她没想到这个男人居然想算计抛弃自己的发妻!

    她紧紧握住了拳头,真的很想出现给他一个教训!

    但是女孩儿很快又想起了渡灵师大人的话,她心中不能又太多的怨恨,不能伤害别人,这样才能顺利地投入轮回……

    她是不在意自己怎样,但是她不想让母亲难过。

    想到这里,女孩子握紧了拳头,不再理会床上的那个男人,而起飘到了自己母亲的病床前,贪恋地看着母亲的容颜,隔空摸了摸母亲苍老的容颜,然后便进入了母亲的梦中……

    她要在这最后的一点时间里,将所有的事情都告诉给母亲,尽量保证她今后能有一个好的生活……

    男人睡到半夜的时候,突然感觉到了一种渗入骨子的阴冷,最终被冻醒了。他咒骂了一声,还以为是空调的温度太低了,迷迷糊糊地起来,想要将空调关掉,结果第一眼就看到旁边坐在病床上的那个女人。

    他一个激灵,这下倒是真的被吓得清醒了。

    他口中的黄脸婆,此时正坐在床上,凌乱的头发遮住面容,衬着病房里冷冰冰的灯光,猛地一看,竟然有一种阴森森的感觉。

    男人稳住心神后,有些不耐心地对自己的妻子喝道:“你有毛病啊,醒了也不说一声,把人吓了一跳!”

    女人却是没什么反应,她依旧低着头,表情很呆滞。

    “喂,我跟你说话呢!你听到没有!”见她这种表现,男人也生气了,他下了床,大步朝女人走了过去。

    女人却在这个时候倏然扭过了头,一双幽黑的眼紧紧地盯着自己的丈夫,表情极其漠然,仿佛面前的是一个陌生人。

    “看什么?!”男人被这种目光看得恼羞成怒起来,仿佛心里那点龌龊的心思全都被看穿了,灵魂也无处可躲。

    看着男人气急败坏的样子,女人的嘴角微微动了动,竟露出了一个堪称是讽刺的笑容来。

    她声音嘶哑,但仍是开口了。

    “我刚刚梦到我死去的女儿了,她,回来了。”

    “她告诉了我她死亡的原因,还说,让我跟你离婚。”

    “陆阳,你真的以为你的那点小算计我不知道?”

    “明天我们就去民政局,办理离婚手续。那点赔偿款,没有最好,要是有的话,你一分钱也别想拿到。那是用我女儿的性命的换来的,绝不能落在你这个畜牲的手里!”

    说到最后一句的时候,女人的脸上已经染上了怒气。而男人也终于清醒了过来,他不敢置信地看着面前的女人,“你tm是疯了吧!你知不知道自己在说什么?!”

    “我当然知道,我从来没有像现在这样清醒过。陆阳,我以前只以为你不是东西了些,现在才知道,你连畜牲都不如!”

    既然脸皮撕破了,男人也不打算伪装了,他露出一个堪称狰狞的笑容来,“李雪!这可由不得你说了算!你别忘了,你现在是个精神有问题的人,就是一个今后精神病!你还说你见到了女儿?这话谁信,谁都会当你脑子有病!老子还就告诉你了,那些钱老子一定会拿走,还有,这个婚咱们离定了!”

    “哦?是吗?”李雪也不生气,反而拔掉了手上的针头,完全不顾手上流下了鲜红的血液,她走下床来,一双眼阴鸷地看着面前无耻的男人。这个男人,她爱了二十年,却第一次知道他是如此的不堪。

    “据说啊,精神病杀人是不犯法的,陆阳,要不咱们试试吧,反正我精神有问题,不是么?反正现在我也没有什么留恋的了,你要是敢动用女儿命换来的那笔钱,我现在,就在这里结果了你!”

    说着,她手指一动,手指间就出现了一只寒光闪闪的东西。陆阳下意识打量了一眼,立即就被吓尿了——因为那是一把寒光闪闪地手术刀!

    天知道这个疯女人是怎么拿到这玩意儿的!

    “你……你……”陆阳吓得说话都不利索了,他知道这个疯女人真的想要杀了自己,他屁滚尿流地从地上爬了起来,然后飞快地跑出了病房。

    “哈哈哈哈哈哈!”李雪大笑了起来,状若疯癫,只是笑着笑着,她的眼泪就落了下来。她扔下手中的手术刀,颓然地坐回到病床上。忍了一会儿,李雪最终还是没忍住,捂着脸嚎啕大哭起来。

    她又想到了出现在梦中的可怜的女儿,那个孩子,苦心地劝说自己跟陆阳离婚,因为怕她心里难过,还劝了她半天。

    这个傻孩子难道不知道,要不是为了给她知道完整的家庭,她早就跟陆阳那个人面兽心的畜牲离婚了吗?那个男人的品性,这些年来她已经看得清清楚楚了。

    她擦掉满脸的眼泪,摊开了自己的右手,在手心里,静静地躺着一张黄色的符纸。那是女儿在自己的梦中所说的,代表着她真正出现过的证据,上面还留有女儿的字迹。在看到那些文字的时候,李雪便对自己那个突然的梦境深信不疑了。虽然一时间无法接受,但是杀害女儿的凶手已经被解决了,李雪的心里的愤怒和仇恨也消失了个干干净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