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阴阳眼之渡灵者2 > 第12章 木仆尾

第12章 木仆尾

作者:沪四爷Gg 返回目录 加入书签 推荐本书
笔趣阁 www.xbiquge.cc,最快更新阴阳眼之渡灵者2最新章节!

    最终,杨娜的神色一滞,突然捂着肚子干呕起来,黑无常及时地止住了动作。苏幕遮以及黑白无常一齐看着杨娜,看着一只黑色的物什从她的口中落了出来。

    “这是什么?”苏幕遮走上前,低头看着那东西,不过并没有拿手去捡。

    那是一只木制的小人,只有大拇指大小。不过小人的身上却刻满了面目迥异的鬼脸,看起来真是诡异又恶心。

    白无常解释道:“这是‘木仆尾’,将诸多鬼脸刻在木人身上,本来是某些邪门歪道操纵鬼魂,在自己办事所用。但是若再刻些小符咒,便可以被鬼怪吞服,用以控制其他的鬼怪,并且彼此间的命格相连。”

    “这东西现在被吐出来了,那杨娜应该就不可能再操纵那些受害者了吧?”苏幕遮关心的是这件事。

    黑无常点头,“是的。”

    苏幕遮放心了。

    “大人,这东西实在太过于邪祟了,您还是不要沾手,让我们把它毁去吧。”白无常异常嫌弃地看着地上那玩意儿。这“木仆尾”,特别邪门,谁沾手谁倒霉。

    苏幕遮自然是没有什么不同意的,他对这东西并不怎么感兴趣。

    黑无常当即一鞭甩了上去,将那小小的“木仆尾”给砸成了粉末。又让苏幕遮扔了一张符纸上去,将剩下那点粉末也烧了个一干二净。

    受了方才那样的折磨,杨娜无力地趴在地上,连睁眼的力气都没有了,身上的鬼气迅速地溃散着,情况看起来十分不好。

    苏幕遮看她这副样子,抿了抿唇,走上去,伸手按在了杨娜的额头上,毫不吝惜地将自己体内的灵气输给了杨娜。

    有了灵气的滋养,杨娜背后的伤口开始慢慢地愈合了,几乎已经变成了透明的灵体颜色又渐渐地恢复了正常。

    等杨娜的意识终于回归的时候,她看到的就是苏幕遮正给自己治疗的一幕。

    “你在做什么?你为什么……要救我?”

    杨娜眼神复杂地看着苏幕遮,她本以为自己就要这样魂飞魄散了,却没想到这人居然又把自己救了回来。

    “不为什么?你的罪行,应该由阎王来判决。不应该在这里就消失。”苏幕遮垂下眸。并不看她

    “你走!你走!谁要你救我?!我现在这样凄惨,完全就是你一手造成的,你现在又在这里充当什么好人?!”杨娜的神色突然变得激动起来,竟然一个翻身,直接扑向了苏幕遮。

    苏幕遮一把握住她左手的手腕。“杨娜,到了现在,你还不觉得自己做错了么?你已经造了太多孽,还要执迷不悟,一错再错下去么?!”

    杨娜一下子萎顿了下去,“这个世界上,根本没有人关心我。我做的是对是错,又有什么区别呢?我是做了许多错事,但是那只是因为我不甘心,我不甘心啊……”

    她想要哭泣,鬼魂却根本没有哭泣的能力。

    “杨娜,我只问你一句,到下现在,你还是觉得一起都是自己容貌丑陋的错,觉得所有人都对不起你么?”

    “难道不是么?!”

    “你根本不丑,那只是你母亲所说的气话罢了?你想一想,究竟谁对不起你了?他们做了什么?”苏幕遮的语气冷淡:“你因为自卑造成了自己多疑的性格,别人的一个眼神,一句语言就会击垮你。你玻璃心,却又被猪油蒙了心,你一直渴望着别人给你幸福给你温暖,可是你自己却一直将幸福和温暖拒之门外。杨娜,到现在,你还不明白,你所认为的悲惨人生,都是你亲手造成的么?”

    杨娜呆滞了很长时间,回想起以前发生的种种。最后不甘又苦涩地地垂下头,“你说的对,我之所以这么痛苦,都是我自己造成的。我其实,我其实早就看透了,但是我不敢承认,一直蒙骗着自己。我怕我承认了,我就会崩溃……”

    “我犯下的罪孽不可饶恕,苏先生,麻烦您代我向我那几位同学道歉,我没脸再面对他们了……我这种人,合该下地狱。鬼差大人,请抓走我吧……”

    杨娜从地上爬起来,向黑无常他们那里飘去。黑白无常相互对视一眼,又看看苏幕遮,见他点头同意了,便带着杨娜的鬼魂一起消失在了原地。

    大鹏鸟见状,立马挥动翅膀,从天空中俯冲下来。在即将飞到地面的时候,它身体一抖,将龙霸天从自己的背上扔了下去——它受够这个二货了!

    猝不及防之下,龙霸天以一个扭曲的姿势被大鹏鸟抖了下来,然后一头扎进了落叶堆里,虽然不疼,但是那模样,别提有多狼狈了。

    龙霸天:“…………”什么仇什么怨,还能不能愉快地做朋友了。

    不过鉴于大鹏鸟的武力值实在太高了,所以龙霸天并不敢真的将这些吐槽宣之于口,只敢在心头过过嘴瘾。

    “起来吧。”苏幕遮伸手将他拽了起来。

    “那个,那个啥?苏先生,那女鬼被你赶走了吗?以后,以后,我们是不是就不会有危险了吧?”龙霸天左看右看,上看下看,都没有再发现杨娜的身影。这才确定杨娜真的是被赶走了,不由在心底松了一口气。

    “嗯,她不会再回来了。不过,你们今后会不会有危险。还未可知?”苏幕遮道。

    “啥?”龙霸天错愕,“难道我们还会遇到危险么?”

    苏幕遮慢悠悠地解释道:“现在杨娜消失了,或许今后还有什么李娜,张娜。你们这些孩子在这个年龄,最喜欢拉帮结派,动不动就爱集体联合起来孤立别人。殊不知,冷暴力给人的伤害,才是最大的。”

    “杨娜固然罪孽深重,但是你们未尝没有错。若是在杨娜自杀之前,你们有一个人发现了她的异样,若是有一个人规劝了她的话,可能,就不会发生后面那一系列的惨案了……”

    苏幕遮并不喜欢“如果”“假设”这些字眼,因为它们只能代表了懦弱和无能。但是这一次杨娜的事情,却是真正的让他深感无奈。但凡学校,社会以及家庭方面能给杨娜多一点关心,但凡杨娜不那么偏执,也许就不会有后来的事了。

    龙霸天听罢,沉默了下来,他也觉得这位苏先生说得有道理。他也开始反省自己,自己平日里性格跋扈,行为嚣张,是不是也在无意间给别人造成了心里伤害?

    “好了,走吧。”苏幕遮也没有感叹太长的时间,他转身招呼着龙霸天,“快回家吧,已经很晚了。”

    “哦哦。”龙霸天回过神来,连忙走过去,跟在苏幕遮的身后。

    虽然现在明知这里已经没有什么危险了,但是杨娜给他留下的心理阴影实在太大。龙霸天觉得自己在将来的很长一段时间里,都不敢来这片小树林里了。

    而鼠爷早已经从苏幕遮的肩头上跳到了大鹏鸟的脑袋上,而大鹏鸟则带着它一起飞到了天空上,缓慢地前行,不时地盘旋一圈,配合着苏幕遮的步伐。

    苏幕遮边走边打量着四周的景致,“明天星期五,你们还有课对吧?龙霸天同学,今晚的事情,麻烦你明日去学校的时候,全部告诉给你们的楼校长。”

    看着身旁少年惶惑的神色,苏幕遮解释道:“楼夜校长早就知道这件事了,我就是她请过来的。届时她会跟警察解释,你们学校就不用全校戒/严了。”

    龙霸天赶紧点头,忍了半天,还是没忍住将自己心中的疑惑问出了口:“苏先生,那个,不好意思啊。我想问下,您叫什么名字?我只知道您姓苏。您救了我一命,改日我一定要请您吃顿饭,好好感谢您的。”

    要说龙霸天上午对苏幕遮这个人还是很不屑的,但是经过了刚才的事情,他对苏幕遮的态度早已变成了敬重,上午的那点不屑早已经被他抛到九霄云外去了。

    苏幕遮对龙霸天的印象也好了点,他觉得这小孩儿本性倒是不错,起码不是那种满肚子坏心眼的人。当然,就是傻了些……

    “我姓苏,叫苏幕遮,就是词牌名的那个‘苏幕遮’。还有,吃饭和感谢就是不必了,毕竟我来你们学校里帮忙,是有偿的,所以保护你们这些学生是我的分内之事。”

    龙霸天哪里听得进去,他平时交朋友都是看合不合眼缘的,现在苏幕遮合了他的眼缘,自然是不能“放过”了。所以龙霸天充分发挥了“厚皮脸”“不要脸”的精髓,跟苏幕遮磨了半天,终于获得了他的联系方式。

    自认为自己成了苏幕遮朋友的龙霸天,胆子一下子变得大的多了。他好奇地看着苏幕遮那双银的无暇的眼睛,问道:“苏哥,你的眼睛,应该不是戴美瞳的效果吧?刚刚你在对付杨娜的时候,我看到你的眼睛发光了……”

    而且戴美瞳是无论如何也戴不出这么自然的效果的。

    “不是,我这是天生的。”被人误会太多次了,苏幕遮也懒得生气了。“我的眼睛可以看到你们看不到的东西。”

    龙霸天忍不住咽了一口口水,“那苏哥你,你究竟是什么身份啊?”

    看对方瞥了自己一眼,龙霸天连忙举起手发誓,“我保证不对外乱说的。”

    “我是渡灵师。”这次不等龙霸天继续问,苏幕遮便主动解释道:“其实就跟道士天师差不多,你不必介怀。”

    “肯定不一样,电影里的那些老头子可比不上你,你比他们他们厉害多了,也帅多了。”龙霸天一脸笃定。“就凭苏哥你这身手,还有你这张脸,要是去拍电影,一定会迷倒一大片妹子的。”

    苏幕遮笑笑,没有说话。

    两人很快就走出了小树林。此时,已经是凌晨三点多了,天空中起了乌云,遮住了月亮。学校里依旧是静悄悄的,就像什么也没发生过一样。

    “我记得学校里每天晚上应该都有人进行巡查的啊,怎么今天晚上这么安静啊?”龙霸天东瞅西瞅,他记得自己之前进学校的时候也是,学校里的氛围安静地有些诡异了。

    相比于他的大惊小怪,苏幕遮就淡定多了,“没什么奇怪的,定是杨娜把他们都给迷/晕了,要不然她也不好下手啊。”

    听着这种调调,龙霸天满头的黑线。“那我们要不要去救他们啊?”

    “这倒不必。”苏幕遮摇摇头,“他们没有什么危险,最迟明早自己就醒了。”

    两人说着话的时候,已经走到了学校门口。龙霸天下意识地看了看保安室,却见那尽职尽责的小保安此时正趴在桌子上,好似是睡着了。他伸手敲了敲玻璃,喊道:“快醒醒,有小偷进学校啦!”

    “小偷?!哪里,哪里?!”保安小哥瞬间被惊醒,一下子从椅子上跳了起来,警惕地四处查看。

    苏幕遮:“…………”

    “哈哈哈,我骗你的!”龙霸天大笑起来,“不好好值班,你却在工作时间睡着了,这可是玩忽职守啊。”

    保安小哥看了半天也没有发现异样,这才意识到是面前的前面少年在搞恶作剧。龙霸天在学校里也算是名人了,保安小哥也认得他。小哥苦笑道:“龙同学,你就别逗我了,我也不知道自己怎么就睡着了,真是奇怪……”

    龙霸天摆摆手,“我知道我知道,你们工作太辛苦了,我能理解的。我今晚有点东西忘学校了,刚进去取了,现在没什么事了,我走了。”

    保安小哥挥挥手跟他告别。他自然也看到苏幕遮,不过他还记得这个年轻人在上是午校长亲自带进来的,所以小哥心中虽然奇怪,但还是聪明地保持了沉默。

    苏幕遮看着那辆停在学校门口的汽车,看牌子还是辆豪车。他挑了挑眉,对龙霸天道:“这是你的车吧,快回去吧,路上小心。”

    龙霸天开车门的动作一顿,回头道:“苏哥不让我送你回去么?这么晚了,应该打不到车了吧。”

    苏幕遮指了指在天空中盘旋的大鹏鸟,“不用,我让它带回去就可以了。”

    龙霸天看着天空中神骏威武的大鹏鸟,又想想刚才大鹏鸟是如何霸气地打跑敌人的,再回头看看自己那辆普普通通的汽车,立马就生出了嫌弃的心思。

    他眼睛一转,收回了手,对苏幕遮粲然一笑,“嘿嘿嘿,苏哥,我刚刚突然想起来了,我今晚是喝了酒的,酒驾可是犯法的,而且……我还没有驾照,所以,嘿嘿嘿,苏哥你能不能送我回去啊?”

    苏幕遮:“…………”槽点太多,不做评论。

    为了不让龙霸天酒驾又无证驾驶,为了他及无辜路人的生命安全。苏幕遮最终还是点头同意了。

    龙霸天高兴极了,有跑到保安室边,将自己的车钥匙从窗口扔了进去,兴高采烈道:“保安小哥啊,麻烦你帮我把车开到学校里放一碗,谢谢啦!”

    保安小哥无奈一笑,“好吧,不过你明早记得来取啊,你这车要是发生了什么事,我把自己卖了都赔不起啊!”

    现在这些有钱人家的小孩啊……

    苏幕遮带着龙霸天往外走了一段路,直到来到了一条偏僻的巷子里时,才停下了脚步。

    他仰起头,对着天空吹了声口哨。不多时,大鹏鸟就从天空中俯冲了下来,黑金色的翎羽几乎与黑夜融为一体,不仔细看根本就看不出来。它在距离地面还有五米的高度处停了下来,巨大的身形几乎将巷子上空的天空给完全遮覆住了。

    “我们该怎么上去……”龙霸天一句话还没有说完,就被苏幕遮抓住肩膀。巨大的力道从肩膀上传来,之后龙霸天就感觉自己的身体腾空而起,惊得他瞬间睁大了眼睛。

    苏幕遮拎着龙霸天这个大活人一点儿都不费劲儿,他足下一蹬地,跳了起来。身体一斜,一脚蹬在了巷子的墙壁上,借着这个力道继续向上跃去,就这样,三下两下就跳到了墙壁的顶端,而大鹏鸟已经在那里等着他了。苏幕遮先将龙霸天扔到它的背上去,然后自己也跳了上去。

    大鹏鸟的翅膀僵硬了一下,疑惑地对着自己的主人叫了一声——你怎么把这二货也一起带上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