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阴阳眼之渡灵者2 > 第11章 二货你找死?

第11章 二货你找死?

作者:沪四爷Gg 返回目录 加入书签 推荐本书
笔趣阁 www.xbiquge.cc,最快更新阴阳眼之渡灵者2最新章节!

    龙霸天看看身/下拥有着黑金色的羽毛,看起来华贵无比的大鹏鸟,再看看那边奇奇怪怪的大鸟,龙霸天顿时对那怪鸟生出了极大的嫌弃之心,同时非常想暗搓搓地把大鹏鸟拐回去自己养。

    这么帅气无匹,比游戏里还要微风霸气的坐骑,哪个男人能不爱啊!

    大鹏式神戒备地看着对面的大鸟,准备对方一发起攻击就护着身上的那个二货先避开。它倒不是怕了对面那鬼玩意儿,只是背上还有个柔柔弱弱的人类,小苏可是嘱咐自己要保护好他。大鹏鸟可不敢冒险。

    苏幕遮早就认出了这是谁的式神,只是没想到他会在这个时候来到这里。

    杨娜一见那黑色的大鸟,立马抬头大喊道:“先生救我!”

    龙霸天一脸懵逼地看过去,这才反应过来是杨娜的帮手过来了。

    他赶紧抓住大鹏鸟的羽毛,弱弱地道:“咱们要不要赶紧离开这里?太危险了……”

    大鹏鸟没理这个二货,它紧紧地盯着对面的大黑乌鸦,防止它会突然发难。

    来人自然是张公子,他站在黑鸦式神的背上,一身黑色的长袍几乎与黑鸦式神的羽毛融为一体。当听到下方的呼救之时,张公子轻笑了一声,“真是麻烦。”

    说着,他的手微微一动,一道黑色的流光瞬时从他的指尖里划了出去。

    而苏幕遮早就做了准备,待那流光落下来的时候,他提剑想要上去格挡。没想到紧跟在那流光后面的,还有一颗黑逡逡的圆球!

    那是……

    苏幕遮的瞳孔紧缩,只能折身落地,然后迅速向后奔去。一下就跑出了几丈远,他身后传来了一声巨大的轰鸣声,巨大的冲击力震的苏幕遮往前扑了去。危急时刻,他祭出了灵气防护罩,罩住了自己的全身,总算没有因为那冲击波被震出脑震荡来。

    “苏先生!”龙霸天叫的撕心裂肺,看自己的救命恩人遭此横祸,气得眼睛都红了。他迅速在自己身上摸了一圈,最后摸出了自己那只土豪金手机,抬手照着那黑鸦式神就甩了过去,“我操/你/妈的!”

    他刚刚可看清了,这鬼玩意儿的身上还站着一个人,就是这个人动手攻击自己的救命恩人!

    贱人!

    不过手机飞在半空中的时候,那黑鸦式神就吐出了一口火,直接将龙霸天的土豪金给烧成了渣渣!

    张公子淡漠地瞥了一眼龙霸天,倒是没有出手杀了这个敢对他无礼的人类。原因无他——这种弱的跟蝼蚁没有穷么两样的人类,他根本没有出手的欲望。

    大鹏鸟倒是没想到龙霸天会做出这样的举动,到了此时,对这个人类的印象终于改观了一些。它看着对面长着一双红眼睛的黑鸦式神,鸟嘴一张,也吐出了一大口的火焰来,不过那火焰却是金红色的,温度极高。龙霸天感觉到周围的空气都被烤得炙热了起来。

    黑鸦式神对这金红色的火焰似乎忌惮异常,它忍不住向后退去。但是身上的羽毛仍是被火光燎掉了一些。

    它愤怒地尖叫了一声,就想要冲上来跟大鹏鸟斗个你死我活。不过最终还是被张公子拍了拍脑袋,给制止了——张公子今晚的心情似乎特别好。他垂下眸,看看下边已经从符纸束缚中脱身的杨娜,轻笑道:“事情办完了,我们走吧。”

    黑鸦式神愤愤地看了大鹏式神一眼,扑闪着翅膀转过身,最终还是带着张公子一起离开了。

    一人一式神来的突然,去的也突然,很快就消失在了天边,不见了踪影。

    龙霸天都看傻眼了,他吞了口唾沫,结结巴巴地问道:“这样,这样就结束了啊?”

    他还以为会有一场恶战呢。

    大鹏鸟也是满脑子得疑惑,觉得这张公子真是吃饱了没事干。

    龙霸天有揪着大鹏鸟的羽毛,赶紧去看地面上,“你主人怎么样了啊?咱们要不要去看看。”

    大鹏鸟叫了一声,示意他不必担心。小苏没有危险,也没受什么伤,情况还好。作为心意相通的式神,它可以清晰地感受到。

    只是……它一双眼睛锐利地看着逃脱的杨娜,鸟目中的狠厉遮也遮不住,都是这个女人,她简直就是个祸害!

    而正如大鹏鸟所言(所叫?),苏幕遮的情况还好,他从地上站起身来,撤下了灵气防护罩,却被那溅起的灰尘呛得忍不住咳嗽。在缭绕的灰尘之中,苏幕遮看到杨娜立在大树之前,眉目张扬肆意,而她身边,子母符纸已经碎裂开来,失去了效力,散落了一地。

    “渡灵师,今日我要取了你的狗命!”杨娜尖叫一声,伸着长长的指甲扑了过来,她早就对苏幕遮满心的愤恨了,现在得了自由,所做的第一件事就是要为自己报仇!

    “妖孽,尔敢!”苏幕遮没有动手,他的口袋里却跳出了一只胖乎乎的三色胖团子,它呲着牙朝着杨娜的脸就扑了过去。这胖团子,正是一晚上都没出现的鼠爷。

    苏幕遮本来是一直带着它的,然而这小家伙却待在苏幕遮的口袋里睡着了。现在被爆炸声突然惊醒,睁眼就看到一只实力不弱的女鬼,鼠爷立即就兴奋了,连忙跳了出来。

    它要拿这女鬼练手,看看自己最近的实力究竟如何了!

    杨娜没想到会出来一直大老鼠,错愕的同时心中更加愤怒了——这苏幕遮,居然如此轻视自己!

    杨娜没把鼠爷当回事,而根据以往的经验,看清鼠爷胖团子的货,下场一般都会很惨。

    就比如现在。

    杨娜本以为捏死这只大老鼠是轻而易举的事,没想到它却灵活的像条泥鳅。

    简直不科学!

    咳咳,你一只鬼就不要讲究科不科学了

    杨娜没有想到鼠爷虽然看上去胖乎乎,但是动作却异常的灵活,简直就不科学。

    她伸出手,想要捏住鼠爷,鼠爷却灵活地绕过,嘴里发出了嘲笑声。

    一击不成,杨娜有试着用黑气缠绕住鼠爷,却不知鼠爷根本不怕这些。它穿过浓重的黑气,朝着杨娜那张脸就扑了过去。

    杨娜生前一直因为自己的容貌自卑,死后好不容易从张公子那里获得了帮助,化成了美人,自然是对自己的新的这张脸注重无比。现在看到鼠爷直直地照着自己的脸飞了过来,杨娜一下子就慌张了。

    她忙乱地挥手阻挡鼠爷的进攻,另一只手则是紧紧地捂住了脸。

    鼠爷不屑地嗤笑了一声,小小的身体闪转腾挪,对着杨娜那张娇艳的脸蛋就是一爪子。

    “啊!”杨娜发出了撕心裂肺的一声惊叫,她不敢置信地看着鼠爷,“你居然,你居然毁了我的脸,该死,该死!”

    她不知道从哪儿摸出了一面镜子,在伤口处照了一下,就见那平滑的肌肤上已经出现了几道血淋淋的爪痕。她试着调用灵力内的力量修复脸上的伤痕,可是本来很容易的一件事,她发现自己怎么都做不到。

    杨娜都快要疯了好么?!

    苏幕遮无奈地看了鼠爷一眼,道:“鼠爷,别玩恶作剧了。”

    因为刚才张公子来过,大鹏鸟边悄悄降低了一行飞行高度,暗中保护着自己的主人。所以趴在它背上的龙霸天就看到了鼠爷三爪两爪打伤了杨娜。他既兴奋又疑惑地问道:“这是苏先生养的兔子么?看起来未免也太小了吧?不过它真厉害。唉,你说,苏先生还养了多少神奇的动物啊?”

    他不知道鼠爷和大鹏鸟都是式神,只当他们是苏幕遮养的宠物罢了。

    幸好鼠爷没听到他的话,不然非要上去给龙霸天一爪子不可。

    而大鹏鸟则保持了缄默,坚决不准备再理这个二货。

    杨娜彻彻底底地被激怒了,她飞了起来,向着鼠爷扑了过去。“毁了我的脸,我杀了你!”

    鼠爷向苏幕遮的方向奔跑而去,还不忘回头对杨娜道:“妈呀,丑八怪要吃人啦,小爷我好怕!”

    苏幕遮无奈扶额,鼠爷究竟是在什么时候长歪了的?

    杨娜气疯了,速度愈发地快。苏幕遮伸出手,一手接住跳过来的鼠爷。然而闪身迅速躲过杨娜的攻击,另一手则紧握着獠牙长剑,一下刺进了她的右边肩膀处。

    苏幕遮到现在算是明白了,对付杨娜,不给她一点教训,她就不知道“收敛”到底为何物。

    “杨娜!我现在给你一个机会。”苏幕遮冷眼看着肩膀被洞穿,叫的凄厉的杨娜,“告诉我,究竟有什么办法,能接触你跟受害者灵体的关系?!”

    杨娜依然咬紧牙关,即使剧痛当头,也不肯说出一句。

    在这里耽误了大半夜,还耽误了休息的时间,苏幕遮就算脾气再好,看杨娜这副非暴力不合作的模样,也被气得生了一肚子的火了。他将獠牙长剑从杨娜的肩头罢了出来,厉声到:“你到底说不说?!”

    杨娜倒是硬气的很,偏过头,闭上了眼睛,坚决不肯说一句话。

    “好,好的很!”苏幕遮不怒反笑,“那你就别怪我手下不留情了。”

    杨娜的睫毛颤抖了一下,“你要动手就快些,我魂飞魄散了,还有他们陪着我一起,我也不算吃亏。”

    原来她一直打着这主意呢!

    苏幕遮将鼠爷搁在自己的肩膀上,然后拿獠牙长剑在地上杵了杵,低声道:“二位鬼差,请出来帮个忙吧。”

    杨娜睁开眼睛,惊疑不定地望了过去。

    不多时,从苏幕遮身旁的地底下,突然钻出来了两个“人”。当然了他们并不是人,而是地府里的鬼差——黑白无常。

    黑无常依旧穿着一身黑衣,头戴黑貌,面容英俊,但是神色严肃;而白无常穿的衣服与黑无常款式相同,不过却是白色的,他长着一张嫩生生的娃娃脸,常年带着笑意,跟他家那个严肃的老哥形成了鲜明的对此。

    二位鬼差甫一出来,就对着苏幕遮做了一揖,恭敬道:“渡灵师大人好。”

    苏幕遮亦对他们点头致意,“二位鬼差晚上好。”

    双方寒暄了一阵,黑无常便问道:“渡灵师大人,请问您有何事需要我们帮忙?”

    苏幕遮一指杨娜,“我想请二位鬼差帮忙,将她……”

    他话还没有说完,白无常立马飘了过去,对着杨娜大喊一声,“大胆!你这厉鬼身上居然背负了那么多杀孽,我定要将你抓进地狱,手火烧刀砍之刑!”

    他抽出缠绕在腰间的打鬼鞭,完全是一副“磨刀霍霍向猪羊”的德性。

    黑无常也在同时抽出了打鬼鞭,扬鞭一甩,黑色的鞭尾便卷在了白无常的腰上,然后伸手一拽,将白无常给拉了回来。

    还没等白无常站稳,他又伸出手,一巴掌打在了自家蠢弟弟的后脑勺上,“蠢货,你急什么,等渡灵师大人把话说完行不行!”

    要是只为了收服这只恶鬼的话,渡灵师大人自己来就可以了,还把他们叫出来做什么。

    而鼠爷则从苏幕遮的肩头上站了起来,目光灼灼地看着这一幕,很显然对“抽人后脑勺”这个动作非常感兴趣。

    白无常摸了摸自己被打疼的后脑勺,嘟囔道:“我又不是真的要收了她,我只是想先吓吓她,一会儿再问话可就容易多了嘛。”

    苏幕遮:“…………”

    黑无常:“…………”

    杨娜再那里吓得瑟瑟发抖,早已没有了方才的硬气了。大部分的鬼魂都惧怕地府里的鬼差,尤其是黑白无常这二位,杨娜也不例外。这是藏在潜意识惧怕,根本克服不了。

    就算黑白无常的法力比不上苏幕遮,但他们对于鬼怪,有一种天生的威慑里。

    苏幕遮快速地将杨娜生前的生活经历,已经死后所犯的恶事都说了一遍,“她受了恶人的蛊惑,将那受害者的命格同自己的联系在了一起,一损俱损。所以,我想请二位鬼差将这份联系给斩断,也能让那几位受害者的亡魂得到安息。”

    杨娜哪里能想到这渡灵师竟然能清楚鬼差,她现在后悔不迭。早知道,早知道她就不用那个法子了,她其实,其实根本就不知道怎么解除掉那种联系,因为那个看不清面目的男人根本没有把解决的方法告诉自己!

    她想要趁机逃跑,然而黑白无常二位鬼差身上散发出的威慑力,让她根本逃不了!

    黑无常思索了一会儿,“我目前还没有见过这种情况,但是还是有一个办法,可以斩断联系的。大人若不嫌弃的话,就让我跟白无常一起试一试吧。”

    苏幕遮点头,“麻烦二位了。”

    黑无常给白无常使了个眼神,到底是合作了多年,白无常立马明白了他的意思。他从怀里摸出了一只黑色的物,往空中一抛。那东西便迅速地落下来,紧紧地将杨娜的灵体给缚住了。

    黑无常见状,飘到咯杨娜的背后。然后拿起了打鬼鞭,一鞭抽到了杨娜的脊背上,瞬间就抽散了一大片鬼气,并且在她的背上留下了一道伤痕。

    杨娜仰天惨叫了一声,表情痛苦而扭曲。

    黑无常丝毫没有手软,他一鞭一鞭地抽着,没有一鞭落空,直打的杨娜痛苦地满地打滚,灵体的色泽都黯淡了许多。

    “别,别打了,求求二位鬼差别打了,我快要支撑不下去了。”杨娜哀求了起来。

    黑无常手上的动作却不停,丝毫不为她这副楚楚可怜的样子所动。

    早在黑白无常从地底下钻出来的时候,龙霸天就被惊呆了,他,他是不是眼花了,那就是传说中的黑白无常对吧对吧?

    苏先生究竟是什么人,居然连黑白无常都能请的出来!

    然后又看到黑无常开始拿鞭子抽杨娜,他觉得这副画面略熟悉,于是脑子一抽,想都没想地就说道:“这,这是在玩s/m么?”

    “嘎!”大鹏鸟愤怒地大叫了一声,差点把这满脑子***思想的二货给扔下去!

    这种话都敢说,这蠢货是嫌自己命长了吧!

    龙霸天的声音虽然不饿了,白无常却听得清清楚楚。他脸上的笑意愈深,直接扬起打鬼鞭,朝着天空一甩——

    “啪!”

    鞭尾划破了虚空,直直地朝着龙霸天嘴上抽了过去。还好大鹏鸟闪得快,躲开了这一鞭。不然,哼哼哼哼……………

    卧槽槽槽!

    龙霸天从呆滞中回过神来,立即嗷嗷叫着一头扎进了大鹏鸟的羽毛之中,再也不敢乱说一个字了。

    白无常一鞭落空,冷哼一声,不再理会那二货了。

    苏幕遮对着他一抱拳,“白鬼差,这孩子性格太不靠谱了,刚才多有得罪,我替他向您道歉。”

    白无常依旧笑呵呵的,“渡灵师大人言重了。”

    眼见着杨娜的灵体都快要溃散了,黑无常还是没有停手。苏幕遮并不着急,他知道黑无常手下有分寸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