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阴阳眼之渡灵者2 > 第10章 扭曲的女人

第10章 扭曲的女人

作者:沪四爷Gg 返回目录 加入书签 推荐本书
笔趣阁 www.xbiquge.cc,最快更新阴阳眼之渡灵者2最新章节!

    前文提到过,子母符是很奇特的一种符纸,分为子符和母符。子符可以有好多张,但是一套符纸里的母符只有一张。只要在母符上写下一种咒语,那么子符就可以发挥母符中咒语的作用,非常便利。

    子母符还有一种作用,那就是它们之间会相互吸引,若是在母符和子符中间搁上一堆空白的符纸的话,那母符和子符便会自动将这些符纸连接起来,从而发挥一些非常特殊的作用。

    就比如现在。

    苏幕遮在写好两沓符纸之后,转过身足下一蹬,身体迅速灵活地飞起,落在了面前的一棵树的树杈上。

    他转过身,饶有兴味地看着杨娜,直将杨娜看得暴躁无比之后,才慢悠悠地道:“有件东西,送给你。”

    说罢,他举起双手,每只手上都捏着一沓符纸,然后以迅雷不及掩耳的速度扬手一掷,将两沓符纸都扔了出去。

    厚厚的符纸在空中散开来,不过并没有飞得乱七八糟,飞得到处都是。它们彼此之间分了开来,若是仔细看得话便可以发现,几乎每两张符纸之间的距离都是相等的,这可不容易,需要极为精密的操作。

    就这样,它们在空中化成了两道“长线”。

    两叠符纸在空中相互交叉,形成了一个巨大的“x”,苏幕遮这一头方才念完咒语,那边的符纸便倏然爆发出一阵刺目的金光,交叉的两叠符纸之间,又出现了无数道细细密密的网,远远地看上去,就像一只金色的罗网,劈头盖脸地朝着杨娜的方向扑了上去。

    龙霸天在天空中看得分明,当他看到这堪比电影特效一般的画面时,立马大大的吹了一声口哨,嘴里赞道:“苏先生,苏先生简直就是帅呆了!”

    而地面上的杨娜可就不那么乐观了,她看到眼前的符纸之时,顿时大惊,。她不知道一符纸是怎么回事,但光看那玩意儿散发出的耀眼金光的,就知道这玩意儿对自己有些多么可怕的效果了!

    现在这个时候,硬碰硬是绝对不可取的。

    眼见着那两道符纸越飞越近。杨娜慌忙地往前方飞了过去,她的速度够快,居然避开了那符纸的追踪。不过苏幕遮显然是不会就这样放过杨娜的,他再次掏出了一枚符纸,扬手一掷,符纸就如同利箭一般飞射而去,当在了杨娜的面前,也挡住了杨娜的去处。

    杨娜身上的煞气愈发浓重,或许是被苏幕遮给激怒了居然直接就照着那符纸扑了过去。

    在她距离符纸大约还有一米左右的时候,符纸再次发出了金光,无论杨娜怎么拼命,都无法再前进半步了。

    苏幕遮低喝一声,“挡!”

    符纸的金光在那一瞬间变得耀眼无比,杨娜被完全挡住了。身体被那看不见的,巨大的力量震的向后飞了出去。

    而她的背后正好就是苏幕遮丢出去的子母符。所以两道符纸丝毫不费力的,就缠绕在了杨娜的身上。

    苏幕遮做了一个往回拉的手指,那两道符纸就像被一只无形的,巨大的手握住了一般,迅速拖着杨娜飞了回去,最终将她牢牢地捆在了树干之后。

    苏幕遮站在树干上,居高临下地看了杨娜一会儿,确定她真的无法再动弹了之后,才从树干上跳了下去,大步来到了杨娜的面前。

    他直视着杨娜那张充满了妖艳气息的脸蛋,道:“我还有几个问题要问你。”

    杨娜冷笑着看着眼前的青年人,反问:“我要是不回答呢,你还能怎么办?”

    苏幕遮“哦”了一声,摸摸下巴,气死人不偿命地道:“那你看看自己能不能做到了。我忘了告诉你了。要是被这子母符困住了,可是说不了什么假话的。换个说法,你就算不想回答,也会被这符纸逼迫地必须说出真话来!”

    杨娜的脸蛋一时间被气得黑成了锅底。她想要去撕碎苏幕遮,却根本没办法。

    苏幕遮淡淡道:“别做无谓的挣扎了,我问你,你为何在杀人后,要割掉那些受害者的脸皮?”

    杨娜神色挣扎了一瞬,然后如疯子一般大笑了出来。她看着苏幕遮,眼睛里是说不出的讥讽。“我告诉你,我可不是在杀死他们之后,才割掉他们的脸皮的。而是我控制住了他们,让他们自己拿刀,一点一点割掉了自己的脸皮,这些贱人,仗着自己有一张不错的脸皮,看不起我,嘲笑我,那我就对他们不客气了。”

    面对这样一个心理扭曲到了极点的女鬼,苏幕遮也不知道还能说什么。他瞥了一眼杨娜的脸,又问:“那被取下来的那些脸皮呢?你把它们都藏在那里去了。”

    “藏?”杨娜笑得开心无比,“这些玩意儿还需要我动手藏起来吗?对我来说,它们连抹布都不如,它们已经被我扔进了厕所里,随着水流被冲进了下水道里。你想找啊,哈哈哈,去下水道里慢慢找吧!”

    苏幕遮差点没忍住给她一剑,他勉强压住心头的愤怒。接着问:“我去查看过了,这些受害者的尸体里没有他们的灵魂,你究竟把这些灵魂弄到哪里去了?!”

    没有灵魂,死者是没办法投入到转世轮回之中的。无论如何,苏幕遮都要把这些灵魂找出来。给那些受害者一个交代。

    “就在被你弄倒的那棵巨大的槐树下边,它们被槐树的根系牢牢地牵制住了。呵呵呵,渡灵师,你大概是没想到,那槐树不仅滋养了我,同时也这个滋养那些贱人的灵魂吧,你现在去看看,估计它们还会剩下那么一点魂魄……”

    没有等她说完,苏幕遮就拔腿朝上午那个槐树精生长的方位跑了过去。

    灵魂脱离了身体之后,一般是要即刻投入轮回之中的,就算一时间无法做到,也应该有“养分”供给着,不然很容易就会魂飞魄散。而那几个受害者的灵体遭受了如此磨难,不知还是否存在于这个时间。

    他对着天空中的大鹏鸟大喊了一声,“看看她,别让她跑了。”

    大鹏式神严肃地叫了一声,表示自己一定会好好完成任务。

    而苏幕遮拐了好几个弯,穿越层层叠叠的树木之后,终于找到了那棵槐树精/原本所在的方位——这里依旧还留着小半截粗大的树根。

    苏幕遮立即停下了脚步,粗喘几口气之后,蹲在了树桩边上。他捏着一张符纸,在树桩周边的泥土地上四处摸索着。等摸索到了地面上一处小的突起之后,符纸突然騰的一下,自动燃烧掉了。

    受害者的灵体就在这个位置!

    苏幕遮立马拿起手中的獠牙长剑,小心翼翼地将那一处地表处的一点泥土挖掉——还好这里的土质较为松软,这样挖着但也不费劲。然后他就发现那处小的突起其实是槐树的一条弯曲拱起的树根。

    苏幕遮顺着那条树根小心地往下继续挖去,待挖了近三十公分的深度之后,剑尖触到一块硬硬的东西。苏幕遮精神一震,试探了几下之后,他提剑一挑,就将那块东西挑了出来,噗地一下落在了泥土坑里。

    苏幕遮弯着腰,伸长手臂将那东西给捡了出来。对着月光一看,却是一块黑色的瓦片一样的东西,约有一指长,不算太厚,触感冰凉,上面刻满了奇奇怪怪的纹路,看上去毫无规则可言。这些纹路在月光之下散发着幽蓝幽蓝的光泽,实在是非常诡异。

    纵使不认识这玩意儿究竟是什么,苏幕遮也知道肯定不对劲儿。他想了想,捏了张符纸贴在上面,倒是没发生什么怪事。于是苏幕遮就用符纸把这玩意儿小心的包裹起来,放进了自己的口袋里,准备带回家好好研究一番。

    接下来嘛…………

    苏幕遮看着毫无动静的坑底,便张口唤了几声三个受害者的名字。过了半天之后,终于有一只半透明的灵体从土里探出头,待看到苏幕遮之后,他畏缩了一下。终于还是没有抵制得了自由的诱惑,完完全全地钻了出来。

    苏幕遮认出了,这是受害者之中唯一的那个男孩子,只是一张脸上仍旧没有皮肤,筋肉暴露在外,黑乎乎的血液一滴一滴地往下落。

    他似乎被杨娜给折磨怕了,行动之间特别畏缩。苏幕遮只得轻声安慰道:“别怕,我是来救你们的。”

    那鬼魂闻言,小心地瞥了苏幕遮一眼,带看到那双银色的眼睛时,下意识道:“渡灵师大人。”

    鬼魂对渡灵师的气息的感知完全就是“天生”的——就譬如人类看到鬼魂时,知道那就是“鬼”,而鬼魂们看到那双标志性的银眸时也就知道那就是“渡灵师”。

    苏幕遮见他灵体的颜色比较暗淡,也就不废话了,直接道:“我是。其余两个女孩子的灵体呢?他们怎么不上来?”

    男孩子的鬼魂悲哀道:“那个疯子,不仅杀了我们,我们变成鬼魂她还不放过我们。我们被困在这里,日日受折磨……她们俩不敢出来,我,我这就喊她们…………”

    说到这里的时候,他又看了苏幕遮一眼,期期艾艾地问:“渡灵师大人,您会救我们的吧?”

    苏幕遮点头,“自然,杨娜已经被我制服,我不会再让她伤害你们了。”

    得了保证,男孩子的鬼魂终于是彻底放下心来,不怪他多疑怯懦。实在是杨娜的手段太残忍了,明明彼此之间无怨无仇,偏偏被毒害到了这种程度。他对杨娜已经害怕到了极点,就算是杨娜现在已经没有了反抗之力,他也绝对不敢去报仇的。

    苏幕遮看着眼前的鬼魂趴在坑边,对着里面喊道:“出来吧,已经没有危险了,有人来救我们了!”

    不一会儿,又有两只鬼魂从土里钻了出来。苏幕遮舒了一口气,还好,他们的灵体都没有溃散,这是不幸中的万幸。

    两个女孩子的脸都被毁掉了,苏幕遮没有办法辨别她们的身份。只能道:“你们想要为自己报仇么?”

    “想!”三只鬼魂同时道,被无故残忍杀害,他们怎么可能不想报仇。

    “但是,但是我们不可以……”其中一个女孩子的鬼魂咬着嘴唇,表情非常犹豫,“她不知道用了什么方法,把我们彼此之间的命格联系在了一起,若是她魂飞魄散了,我们自身也无法保全……”

    其他两只鬼魂也跟着点头,表示她的说法没错。

    “这……”苏幕遮没想到事情的发展会如此棘手,他叹了口气,“罢了,我会想办法,帮你们解决这个问题。”

    他看着几只鬼魂的灵体的颜色都比较暗淡,从口袋里摸出了一只玉瓷瓶,对他们道:“你们先进这里来,修养一番,等到结束后再出来。”

    几只鬼魂纷纷道了谢,等苏幕遮拔开瓶塞之后,他们只觉得面前有一股巨大的吸力,便放任自己被吸了进去。

    苏幕遮塞好瓶塞,将瓷瓶又重新塞了回去,然后将瓷瓶小心地放回进自己的口袋里。

    做完这些,苏幕遮沿着原路绕了回去,又回到了杨娜被困住的地方。此时,她正低垂着头,长发遮住了面容,看起来就像是终于妥协了一般。

    苏幕遮在离她还有几步远的地方停了下来,唤道:“杨娜,我有话问你。”

    杨娜抬起头,嘴角勾起一个讥讽的弧度来,“你救出了那几个贱人了是吧?不过救出来也没痛,他们已经帮我杀死了。我只怪自己出手不够快,没有多杀几个人……”

    “够了!”苏幕遮眯着眼看着她,“在你心里,是不是谁都对不起你?”

    “本来就是!若不是他们,我的人生怎么会如此悲惨?!”

    “那你自己就没有原因么?!天下身世比你悲惨的人多的是,若是人人都这么想,那这世界岂不是乱了套!”

    单说杨娜的身世的话,的确当的上“可怜”二字,但是杨娜后面的做法,却是生生把这份“可怜”变成了“可恨”。

    “心胸狭隘,懦弱无能,没有担当,玻璃心……”苏幕遮冷冷道:“不是别人不肯给你幸福,而是你根本不配得到幸福。”

    “杨娜,每个人的确都有得到幸福的权利,但是你自己的做法,却是生生让自己失去了获得幸福的资格。”

    杨娜被他的话激地面色狰狞。差点又恢复了原形。身上的黑气大量地涌出来,她看着苏幕遮地眼睛暗沉无比,没控制住自己想要扑上去。不过子母符纸链也不是吃素的,两道金光亮起,又将杨娜狠狠地拽了回去。

    苏幕遮挑拣指着她的脖子,冷声问:“你对那几个受害者的灵体做了什么?命格相连又是怎么回事?”

    杨娜冷笑,“就是字面上的意思啊,渡灵师大人你连这都不懂么?”

    “少废话!”苏幕遮冷喝道:“这方法究竟是谁教你的?!”

    杨娜的脸色一僵,她不想回答这个问题,但是身上捆着的符纸根本不容她撒谎。杨娜挣扎了半天,最终还是道:“我不知道他是谁,他的身上笼罩着黑气,我根本看不到他的脸。这个方法是他教给我的,他告诉我,只要用了个方法,我就可以轻松杀掉自己恨得那些人了。”

    苏幕遮咬牙,这面目不清,手段阴损的人除了那姓张的,还能有谁?!

    若是被他抓到了这姓张的,一定会想法设法杀死他!

    他目光不善地看着杨娜,“那究竟有什么办法解了这法子?”

    杨娜脸上的挣扎之色更甚,“我……”

    正在这紧要关头,天边突然传来了一声刺耳的鸟鸣声,同样在天上的龙霸天忍不住捂住了耳朵,伸长脖子朝声源处看了过去,嘴里嘟囔道:“这什么声音啊,怎么这么难听?”

    大鹏式神身上的翎羽却是惊得根根立起,眼睛警惕地看着天边。它感觉到了宿敌的气息……

    苏幕遮也是一愣,下意识抬起头,结果看到了一只黑影从天边飞了过。

    那黑影飞近之后,龙霸天才看清他的样子。那也是一只黑色的大鸟,但是跟大鹏鸟不同,它的样子显然就狰狞了许多,月光之下,身体周围居然该蒙着一层黑红色的雾气,翅膀边沿也不知道是什么,居然闪着寒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