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阴阳眼之渡灵者2 > 第9章 被轻薄的大鹏鸟

第9章 被轻薄的大鹏鸟

作者:沪四爷Gg 返回目录 加入书签 推荐本书
笔趣阁 www.xbiquge.cc,最快更新阴阳眼之渡灵者2最新章节!

    那些嚣张得意,步步紧逼的槐树枝条,从四面八方伸展而出,结果因为苏幕遮绕得太快,这些鬼玩意儿全部绞/缠在了一起,在中央处形成了一个大大的结。那些枝条兀自扭动个不停,但是却因为缠得太紧,已经不能动弹了。

    龙霸天得意地仰天大笑三声——哈哈哈,你们这些鬼玩意儿也有今天!叫你们得意,叫你们得瑟,活该!

    他大喇喇地拍了拍苏幕遮的肩膀,夸赞道:“苏先生,做的不错,您真厉害。”

    苏幕遮挡住他的手,看着那边已经吸收完力量的杨娜,道:“现在下边已经不安全了,我把你送到上面吧。”

    “送到哪儿?”

    苏幕遮也不回答,直接吹了声口哨,霎时间,一阵劲风袭来。龙霸天抬起头,瞬间就被那神骏的大鸟震惊地失了声音。

    苏幕遮对降落下来的大鹏鸟大喊道:“保护好他,别让他掉下来了。”

    大鹏鸟叫了一声。苏幕遮脸上浮现出一个堪称温柔的笑容来,“别担心我,我没事。”

    说罢,他捉住龙霸天的双肩,手臂用力,将他直接扔了上去,大鹏鸟翅膀一扇,迅速来了一个俯冲,将龙霸天稳稳地接在了背上。

    龙霸天被迫体会了一把“空中飞人”的感觉——还是没有任何防护措施的那种。他整个人扑到了蓬松的羽毛上,还未出口的尖叫声就这样被堵在了喉咙里。

    他艰难地从大鹏鸟的背上爬起来,一下就被大鹏鸟的模样惊呆了。这么帅气的鸟,他还是第一次见到,此时,恐高症什么的龙霸天完全不记得了。他爱不释手地摸着大鹏鸟背上的羽毛,一脸花痴地问:“你是什么品种啊,实在是太帅了!”

    大鹏鸟鸣叫一声,身体一动。嫌弃地将龙霸天的手抖开——好好说话,动什么手!大鹏式神是不能任意轻薄的,知不知道?!

    苏幕遮不知道龙霸天这二货正对自己的式神垂涎三尺。他化出自己的獠牙长剑,从树上一跃而下。手中的剑挥舞的只能看见残影。在他落地的时候,那缠绕在一起的槐树枝条已经被切成了碎片,纷纷扬扬地落了下来。

    杨娜的样子已经发生了巨大的变化,她的面容变得妖异而美艳,一双红色的眼睛紧紧盯着地面上的人,嘴角勾起了一个噬血的笑容。“渡灵师,既然你将龙霸天救走了,那他的命,就由你偿还!”

    苏幕遮和她四目相对,扬起了手中玉白色的长剑,“那就看看,你有没有这个能力,取我的性命。”

    彼时,在狐宅里。狐族的医师正在对赢玖的伤口进行治疗。先前苏幕遮和狐卿的救治足够给力,所以狐玖腹部的血洞已经没什么大碍了。医师能做的就是给她的身体里补充足够的能量,让她能早日醒过来。

    狐玖毕竟是前任狐尊殿下唯一的女儿,在白狐族中的地位非凡。所以当她一身血迹的被狐卿抱回来的时候,几乎惊动了狐宅里所有的居民。

    这些族人不敢冒犯狐卿的威严,所以只敢在窗外偷偷地观看着,并且时不时地交头接耳一句。

    这时,一身白衣的狐若从青云中落了下来,她径直向狐玖疗伤的房间的方向走去。待走到门口的时候,她面无表情地看着那些族人,低声道:“你们且安静些,尊主殿下最厌恶人聒噪。”

    她一发话,那些族人登时安静了下来,他们对族中的这第二位勇士敬畏非常,从来不敢因为她女子的身份而轻视她。大家面面相觑,你看看我,我看看你,终于有个胆大些的族人走了出来,恭敬地问狐若,“大人,请问狐玖公主的伤势如何?会不会有什么危险啊。”

    “不知。”狐若的脸色平静,顿了一顿突然道:“希望你们记住,现在族中的尊主为狐卿殿下,只有他的子嗣才能被称为‘皇子’‘公主’,而狐玖小姐,并不是。”

    并非是狐若跟狐玖有什么过节,而是她已经将毕生的忠诚献给了狐卿。在她眼中,只有狐卿殿下才是自己的主人。

    那个族人被噎了一下,讪讪地退了回去,表示自己记住了。

    狐若点点头,不再管他们,转过身,来到了门前,道:“尊主殿下,狐若求见。”

    狐卿坐在屋内,揉了揉眉心,“进来吧。”

    狐若一进屋,径直来到了狐卿的面前,跪了下去,“属下办事不利,请尊主殿下责罚。”

    狐卿摆了摆手,“罢了,这件事并不是你的错,你起来吧。”

    狐若又行了一礼,才从地上站了起来。

    狐卿看看那边犹自昏迷不醒的狐玖,又转过头,问狐若,“这次的事情,你真的没有发现什么线索么?”

    狐若点点头,“属下无用,并未发现什么线索。但是属下有个猜测……”

    “你说吧。”狐卿喝了一口茶,“有什么话,直说便是。”

    “属下觉得,那邪妖是有意将属下引过去的,还有苏大人的大鹏鸟,也是一样的情况。那邪妖的行踪异常怪异,属下特意去调查过,发现它走过的大部分路线都是不必要的,似乎是要绕晕我们,以隐藏其背后主人的身份。”

    狐卿颔首,“我也有此猜测,但是……”

    “尊主殿下,尊主殿下,狐玖小姐醒了!”那边的一个年轻的医师突然兴奋地喊叫起来,直到被他师父一巴掌拍到脑袋上,才突然意识到自己的冒犯,赶紧跪下来,“属下失仪,属下失仪!”

    狐卿没理他,顺手放下了手中的茶杯,身形一飘,瞬时来到了狐玖的床前。

    床上的狐玖果然已经睁开了眼睛,只是脸色依旧苍白如纸。

    狐卿伸手,为她拂开粘在面上的碎发,“玖玖,你感觉如何了?”

    狐玖却使劲儿支撑起身子,紧紧抱住了狐卿的妖,将脸埋在他宽厚的胸膛里,哭得肝肠寸断:“狐卿哥哥,你怎么才过来救我……”

    狐卿轻轻拍着她的背,温柔的安慰道:“别哭,别哭。玖玖,危险已经解除了,在这里,没有人能伤害你,乖,不哭……”

    他越安慰,狐玖哭得就越厉害。或许是当时的伤害给她留下的心里阴影太大了,有医师要为她检查伤势,狐玖却对他的触碰极为抵触,又哭又叫。最后不得已,狐卿只好让众医师都退下了,自己留在房间里照顾狐玖。

    狐若见状,退到角落里,隐藏起自己的气息,静静等待着尊主殿下的传唤。

    好半天之后,狐玖的情绪慢慢地稳定下来了。狐卿摸摸她的头发,小心地问道:“玖玖,跟哥哥说一说,你们这次到底遇到了什么?”

    狐玖一听,眼里差点又流出眼泪来。她紧紧抓住狐卿的手,垂首道:“当时,当时他们几个送我回去,在走到那个地方的时候,却怎么,怎么也走不出去了。我本来想要向狐卿哥哥你求救的,但是想尽办法,求救信息也发不出去…………后来,后来,来了一只黑逡逡的,长相奇怪的妖怪——我从来没有见过那样的妖怪。它出现在树林里,伏击了我们…………”

    “几位侍卫为了保护我,跟那妖怪打斗了起来,但是那妖怪实在太厉害了,几位侍卫最终不敌,都被……杀死了……”

    “我法术并不高,以为自己是必死无疑的……谁知突然又来了两个人,一男一女,那个男的戴着一张面具,看不清面容,那个女的则穿着一袭红色的长裙,长相非常漂亮。他们可以驱使那妖怪,他们没有杀我,只说了,说了一句话……”

    “什么话?”狐玖手上不自觉用力。青筋根根暴起,已经认定了那两人就是那姓张的和红罗刹了!

    “狐卿哥哥,你捏疼我了!”狐玖尖叫出声,脸色煞白。

    狐卿连忙放开手,沉声问道:“那两人,究竟说了什么话?!”

    “他们说,他们说若是狐卿哥哥你再跟那苏幕遮合作的话,往后,往后,他们只要见到我们白狐族的人,见几个……杀几个……”狐玖支支吾吾地说道,不敢去看狐卿的脸色。

    “混账东西!”狐卿果然意料之中的震怒了,一掌拍在旁边的桌子上,厚厚的实木方桌瞬间就被他拍成了碎片。他的眼睛隐隐变成了暗红色,看来真的是气狠了。

    那姓张的,还有红罗刹,简直就是欺人太甚!

    狐玖吓得缩着脖子,“我当时也被气得不行,直接使法术向他们攻了过去。但是,但是玖玖没用,被他们打中昏了过去,后来的事情,后来的事情我就不知道了……”

    看着她小心翼翼的样子,狐卿勉强压住心头的暴躁,拍了拍他的肩膀,安慰道:“玖玖别怕,这次的事情不怪你。”

    “那……那……”狐卿仰起头,一双大眼睛楚楚可怜地望着他,“狐卿哥哥,我,我可不可以在留在这里一段时间,先不回去了。我害怕……只有留在你身边,我才觉得自己是安全的。我保证会安分守己的,狐卿哥哥,求求你……”

    狐卿点点头,“可以。只是,你要答应我,莫要再去找苏幕遮的麻烦了……”

    “狐卿哥哥!”狐玖见他同意了,高兴地扑进了他的怀里。但是听到狐卿后面说的话,立即愤怒地尖叫起来,“狐卿哥哥!到现在你怎么还维护他!都怪那姓苏的,要不是他跟那两人结仇,我们狐族的几个侍卫有怎么可能会惨遭不测!咱们完全是被牵连的,苏幕遮就是个祸害精,咱们应该跟他撇清关系……”

    “玖玖,你听我跟你说。”狐卿好声好语地解释道,“这件事并不是苏幕遮的错。那两个人本来就与我们白狐族有过节……”

    “我不听我不听!”狐卿激愤不已,“狐卿哥哥你不要维护他了!本来我们白狐一族住在深山里,过的好好的。后来到了这里,遇到了苏幕遮就一切都变了,是他带来了无数的灾难!他是害人精!他命格不祥,我们真的不能再跟他相处下去了!”

    “玖玖!”狐卿深吸了一口气,站起身来,“你好好休养着,我还有点事,要分付族人去做。”

    说罢,他转身向门外走去,“狐若,你也跟本尊来。”

    狐若应了一身,跟在了狐卿的身后。临出门的时候,她回头看了狐玖一眼,随后转头走了出去,并关上了房门。

    看着房门缓缓地被阖上,狐玖脸上哀凄的神色顿时消失无踪。她面无表情地看着自己的双手,一双眼睛里的怨毒之色浓重的触目惊心。

    站在曲折的走廊里,狐卿摆摆手,使了个隔音术。他背着手,抬头看着空中那皎洁的明月,问道:“狐若,对狐玖的话,你如何看待?”

    狐若站在他身后,恭敬道:“属下认为,狐玖小姐的话,并不详实。可能是真假参半。”

    “哦,何以见得?”狐卿转过身,看着她。

    狐若垂着眼,“属下觉得,那二人的做法实在奇怪,杀了所有侍卫,却偏偏留下了狐玖小姐。毕竟狐若小姐在族中地位很高。若是换作属下的话,属下会将所有的人都杀掉,再在原地留上一个传音的法术即可。”

    “你这话,可是大逆不道。难道不怕本尊治你的罪?”

    狐若一拱手,“尊主殿下不会这样做。因为是尊主殿下先问属下的意见的。”

    狐卿笑笑,“倒也是,不过玖玖的话里即使有疑点,想来大半也是真的。她啊,实在是太爱针对苏幕遮了。”

    “你去找狐一,让他好好安置几位侍卫的家属,并且传令所有的族人,明日举行大祀祭奠几位侍卫。还有,再传令狐族所有的勇士,让他们着手调查那姓张的和红罗刹的行迹,一有线索,马上呈报给我。”

    狐若便领命退下了。

    狐卿在外面静静站了一会儿,突然有侍卫过来汇报,说狐玖在房中又哭又闹,一直唤着他的名字。狐卿无奈,只得往狐玖的房间走去,去安慰他了。

    此时,在苏幕遮那边。

    龙霸天紧紧地扒在大鹏式神的背上,伸长脖子看着下面激烈的战斗,看到精彩之处,忍不住拍拍大鹏鸟的脖子,问道:“喂,你主人……苏先生应该是你的主人吧。他究竟是个什么身份啊,怎么这么逆天?”

    要说是道士吧,好像又不像。面对这样的厉鬼,苏先生表现的可比电视里的那些道士要厉害多了。

    大鹏鸟嫌弃地叫了一声——你问我做什么?你这二货听得懂我的叫声吗?

    龙霸天丝毫不知道大鹏鸟的鄙视,他咽了口口水,又问:“你说,我一会儿要是去拜你的主人为师的话,他会不会答应我啊?我觉得我在这一方面,也是很有天赋的。”

    大鹏鸟继续嫌弃——哪一方面?是犯蠢的那一方面么?还有你跟小云比,可就是天上地下。小苏是绝对不会同意收你为徒的。

    而就在这俩货一个嫌弃一个卖蠢的时候,树林里的战斗已经到了白热化的地步。那杨娜吸收了许多槐树的力量,一下子厉害了很多。苏幕遮倒不至于打不过她,但是因为还有事要问杨娜,所以并不能下杀手,这样一来,事情就变得棘手了许多。

    正在思索着该如何对付杨娜,那形貌诡美的女鬼就伸着爪子直扑了了过来。苏幕遮翻身一滚,避开了她的攻击,而后迅速翻身而起,一脚踹在了杨娜的背上,将她直接踹飞了出去。

    “吼!”杨娜的身体重重地撞在树上,瞬间就化成了一团黑气溃散而开。那黑气移到了另一个地方,重新汇聚成了人形。她虎视眈眈看着苏幕遮,一时间倒是不敢上前了。打了这么长的时间,她竟然一点儿都没有讨到便宜。现在对于苏幕遮,她可是忌惮不已了。

    苏幕遮慢慢悠悠地从口袋里掏出了一叠空白的符纸,而后咬破手指,用指尖血在第一张符纸上画上了镇鬼的咒语,又在最后一张符纸上画上了同样的咒语。

    处理完这叠符纸后,在杨娜警惕的目光之中,苏幕遮伸手进口袋……又摸出了一叠符纸,然而如法炮制,将这叠符纸做了同样的处理。

    远在天上的龙霸天看得一头雾水,他抓着大鹏鸟的翎羽,问:“你主人这又是在做什么啊?”

    大鹏鸟不屑地鸣叫了一声——愚蠢的人类啊,这就是传闻中的子母符!除了我家小苏,很少人会用这种符纸的。

    当然了,它的意思,龙霸天再次没有听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