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阴阳眼之渡灵者2 > 第8章 狗血的身世

第8章 狗血的身世

作者:沪四爷Gg 返回目录 加入书签 推荐本书
笔趣阁 www.xbiquge.cc,最快更新阴阳眼之渡灵者2最新章节!

    龙霸天都快哭了,“我,我真的什么都没做啊!”

    他,他,他平时虽然嚣张跋扈,目中无人了一点,但是真的没有招惹欺负过哪个女孩子啊。

    这一边女鬼不断叫嚣着自己的死都是龙霸天他们的错,另一边龙霸天又说自己什么都没做。苏幕遮被吵得头疼欲裂,一张符纸就掷了出去,一下就贴在那女鬼的额头上。那女鬼的身体一僵,在半空中摇晃了几下,居然直接掉下来了。

    制服了女鬼,苏幕遮回头看向龙霸天,沉声道:“你也闭嘴,跟我一起过来。”

    龙霸天看着那落在地上兀自呲牙咧嘴的女鬼,话都吓得说不出来了,“我我我,我可以不过去吗?”

    那女鬼的目光简直都要吃人了啊!

    “别废话了,过来。”说罢,苏幕遮向那女鬼的方向走去。待走到她面前的时候,蹲了下来,龙霸天见状,不甘不愿地跟了上去。

    苏幕遮直视着那女鬼,“跟我说说,当时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你说你的死都是他们的错,又是怎么回事?”

    女鬼冷笑出声,“现在我已经成了这副鬼样子,说这些还有用么?我现在总算是看清了,你们这些人类总是爱互相包庇,我说与不说,又有何用。我都死了这么长时间了,从来没有人说要彻查此事,也没有人为我报仇,所以我只能自己给自己讨公道了!”

    这女鬼对于此事似乎怨气极重,苏幕遮皱起眉头,抬手,输了点灵气到那女鬼额头上贴着的符纸上,那女鬼脸上顿时露出了陶醉的神情,极力吸收着那点灵气。渐渐的,她的外表开始一点一点发生着变化,脸上的皮肤慢慢变得完整,身上大大小小的伤口也愈合了。

    最终,杨娜的样子终于恢复成了她生前的模样。她是一个相貌平平的女孩子,五官一点都不出彩,算是那种丢在人堆里就找不出来的类型。

    龙霸天看得啧啧称奇,他哪里见过这样神奇的事情。忍不住从口袋里掏出了手机,暗搓搓地打开了摄像头,准备把这些画面都拍下来。

    苏幕遮头也不回,直接抬手打了个响指。霎时间,龙霸天的手机屏幕顿时就黑了,接下来无论他怎么倒腾,手机都打不开了。

    “你的手机没坏,不过明天才能用。”

    龙霸天一听,讪讪地将手机给收了起来,同时心里也明白了,这些东西,怕是不能进行录像的。

    解决完二货,苏幕遮直视着杨娜的眼睛,银眸中有流光一闪。他低声道:“告诉我,你自杀的原因。”

    看着那双眼睛,杨娜的表情慢慢变得恍惚了起来,眼神也不复清明。苏幕遮见状,又将话重复了一遍,杨娜终于开始讲述起,过去的故事来。

    杨娜生下来便没有父亲,是母亲一个人把她拉扯大的。到了后来慢慢长大了,杨娜才知道,原来自己的母亲是第三者,而自己应该称作父亲的那个男人,原本却是有家庭的。

    杨娜不知道自己的母亲是被那个男人哄骗才当了第三者的,还是在知情的情况下做了小三,她只知道那个男人是在母亲被检查出有孕的时候,就抛下母亲独自离开了,一走就是十几年,并且一直杳无音讯。

    杨娜虽然是母亲唯一的孩子,但是母亲并不爱她。那个女人在人前时总是一副知书达礼,温柔可亲的模样,但是在家中面对自己。却是呼来喝去,而且每次在外面只要一受气,回来对自己就是非打即骂。每每喝醉的时候,一边打自己一边大骂着,说都是因为她是个女孩子,都因为她长的太丑,所以才不能留住那个男人的心。

    杨娜活这么大,居然从来没有享受过亲情的温暖,没有感受过母爱的温暖。母亲生气时的咒骂,让她一直为自己的相貌而自卑着,一直害怕与人交往。这样日复一日的积累,到后来,杨娜越来越内向,性格自然也越来越不讨喜,居然连一个朋友都没交到。

    真正击垮她的,是在高一的时候,杨娜喜欢上了一个男孩。那个男孩子性格开朗,对谁都很热情温柔,对于一直生活在黑暗中的杨娜来说,他就如同一道阳光,直直地照进了自己心底的最深处。似乎只要抓住了他,就能让自己逃脱那阴冷黑暗仿佛地狱一般的生活一样。

    于是,杨娜在挣扎了好几天后后,终于鼓足勇气,第一次跟一个人告白了。然而,那个男生,那束阳光,却拒绝了她,并且直言道杨娜并不是自己喜欢的类型,还说自己已经有女朋友了,就是班里的另一个女生。

    杨娜实在无法接受,她觉得自己的天空都坍塌了。她泪奔跑回了家,想要一个人慢慢疗伤。结果在家门口时听到母亲打电话,得到一个更为致命的消息——母亲已经找到了新的男朋友,她要跟那个男人结婚,并且,要丢掉自己这个浪费了她十几年青春的拖油瓶。

    杨娜崩溃了,却是哭都哭不出来,她唯一的亲人都要抛弃她了。就因为她是个女孩子,就因为她长的丑,所以注定得不到爱吗?

    绝望之下,杨娜在家里换上了自己唯一的一条红裙子,又回到了学校,偏偏在这个时候,她有遇到一群过来找事的女生,被狠狠地嘲笑了,说她丑人多作怪。

    杨娜没有理他们,径自来到了学校的顶楼上,她低头看着楼下,每个人都那么开心,都那么幸福。唯有自己是个例外。她恨,她恨所有人,她要变成厉鬼回来,杀掉所有对不起她的人!

    怀着这样的执念,杨娜从顶楼上一跃而下,结束了自己年轻的生命……

    龙霸天早已听得是目瞪口呆,他哪里想到这杨娜的身份会这么狗血?!

    苏幕遮的眉毛皱得都要打结了,他问道:“那个被你害死的男生,就是被你告白的人?”

    杨娜呆滞地点头。

    “靠哇!”龙霸天忍不住怒骂出声,“就因为这个原因,你就把人家弄死了?!你神经病啊!人家不喜欢你,就该死?!你这根本就是强盗逻辑!”

    龙霸天自认为自己这个人是有点渣,有点过分,但在杨娜面前,根本就是小巫见大巫啊!

    苏幕遮并没有阻止他说话,他也皱着眉看着面前的杨娜。这个女孩子的心理以及行为实在太过偏激了,那些受害者的行为并无大错,却遭到了如此残忍的报复,也是造化弄人。

    龙霸天说完之后,杨娜登时大怒了起来,即使有额头上符纸的束缚,她依旧情绪激动,“像你这种人,怎么会懂得我的痛苦!我这种生活在黑暗中的人,那束阳光就是我的生命!可是他却连这点救赎都不肯给我!”

    说着说着,她的面貌愈发狰狞了起来,原本已经恢复的相貌竟然又开始扭曲。皮肤腐烂,眼珠子也落了出来。

    “啊!卧槽!”龙霸天这个没胆儿的货威风只持续了一瞬就怂了下去,看到杨娜的突然变脸吓得“嗷嗷”地躲在了苏幕遮的背后,结果动作过猛,差点把苏幕遮撞的一头栽下去了。

    苏幕遮:“…………”

    龙霸天:“…………”

    我们只能说,二货永远是二货,无论他之前表现的有多勇敢,本质依旧是个二货,这点是改不了的。

    苏幕遮干咳一声,伸手按住杨娜额头上的符纸,又输入了点灵气进去,“安静。”

    杨娜的神色挣扎了一瞬,最终还是恢复了正常。

    苏幕遮继续问道:“那小易以及另外一个女受害者的死因又是什么?你为什么对她们出手?”

    “小易那个贱/人!”杨娜的脸上出现了嫉妒,愤恨的神色,一副恨不得咬死小易的模样,“她是他的男朋友!都怪她,跟我抢了那个男生!不就是长得比我好看么,我就要毁了她的脸,看她还怎么得意!”

    龙霸天尽量把自己团成一团,躲在苏幕遮的身后不让自己暴露在杨娜的视线里——这个女人,不,女鬼实在太可怕了,三观已经扭曲到了无药可救的地步,生命在她的眼里根本连草芥都不如……

    苏幕遮脸色沉了下去,“可是我听说,小易是你为数不多的朋友之一,就算她和那个男生的女朋友,你又怎么忍心杀她?”

    “朋友?我这种人,怎么可能会有朋友!”杨娜冷笑出声,“要是她真的把我当朋友的话,在我被欺负的时候,她怎么不出来为我说话?!我那么痛苦,她怎么不把她的男朋友让出来给我!她那么漂亮,再找一个男朋友是多么容易的事。她为什么不肯成全我……”

    龙霸天懒得听杨娜的话了。他悄悄拉拉苏幕遮的衣服,跟他咬耳朵,“我当时跟她是一个班的,我们班的人根本没有欺负过她。顶多因为她性格孤僻我们孤立了她一些,谁会那么无聊整天欺负一个女孩子啊!还有那个小易,小易人挺不错的,对杨娜是真的挺好的,结果现在居然被杨娜杀死了,我都不知道该说什么了……”

    “你闭嘴!龙霸天!”杨娜的长发疯狂地飞舞了起来,眼眶开始渗出血来。一双怨毒的眼紧紧盯着龙霸天,“当初嘲笑过我的人都得死!那群嘲笑过我的女生,还有你,还有楼校长,你们都得死……”

    苏幕遮明白了,另一个女受害者应该是对楼夜有着言语上的刺激,但是龙霸天……

    他回头看着这个二货,他又做什么了?

    龙霸天被他怀疑的目光看得委屈无比,立马喊道:“我什么都没做啊!我虽然不是什么好学生,但是从来没有欺负过女孩子啊!还有楼校长,楼校长那么好的一个人也被她恨上了,根本就是她自己有病……”

    杨娜立马指控道:“你那个女朋友就是带头嘲笑过我的人,我早晚会弄死她!不过我现在先杀了你!”

    说罢,她额头上的符纸轰然燃烧了起来,很快就燃尽了。杨娜长啸一声,伸着长长的指甲向龙霸天扑了过去!

    龙霸天还在思索着自己当时交的女朋友是哪个,突然感觉到一阵阴风袭来,抬头一看,立马吓得往后躲去。

    苏幕遮自然不可能眼睁睁看着龙霸天被伤害,他迅速将灵气调运于掌心,在杨娜扑过来的时候,一把拽住她的胳膊,阻止了她的攻势,然后扬手一甩,将杨娜重重甩了出去!

    杨娜怒吼一声,灵体在空中转了两圈,最后稳稳地落在了身后的一棵树上,身上的黑色鬼气纷纷涌了出来,没入了那棵树里。那棵树的模样登时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枝条迅速抽长,疯狂地吸收着那些鬼气,与此同时,树叶里涌出一个一个黑色的光团,尽数没入了杨娜的身体/内。

    “这是在干什么?”龙霸天不知道什么时候又跑到了苏幕遮的身后,这会儿好奇心泛滥,扒着苏幕遮的肩膀看着眼前的画面。

    苏幕遮不爱与生人亲近,遂抖掉他的手,指着那棵树道:“那是槐树,杨娜供给它生长的‘养分’,而槐树则回报她以力量……话说起来,你们学校里究竟种了多少棵槐树啊?”

    他本以为毁了那槐树精,杨娜就没有“住所”了,没想到这树林里的槐树并不止这一棵,实在是失算。

    龙霸天挠了挠他那一头黄色的小卷毛,疑惑道:“这片小树林,可是‘恋爱圣地’啊,我……咳咳,我以前来过很多次,几乎把这片小树林都转遍了,但是很少会见到这种树啊。”

    苏幕遮点头,“如果真的是这样的话,那么就只有一个可能了。杨娜死后,灵魂一直潜伏在这里,她可控制了你们学校工人的脑电波,让他们在不知情的情况下,种下了这些槐树。”

    龙霸天一听,登时出了一身的冷汗。按照苏幕遮的意思,杨娜的鬼魂可能已经潜伏在这片树林里很长时间了,而他也来了这树林很多次……

    一想到自己可能被这只疯狂的女鬼用恶意的目光注视了很长时间,龙霸天就觉得自己身上的鸡皮疙瘩怎么压都压不下来。

    他颤着声音问:“那,那我们不阻止她咩?”

    苏幕遮仰天翻了个白眼,关键时刻卖什么萌!

    “不是我不阻止,而是如果我阻止了,会有很不好的事情发生。”

    “什么事情啊?”

    身后有异响传来,苏幕遮神色一动,嘴角却勾起一抹浅笑,“罢了,阻止不阻止都一样。现在,带你认识认识。”

    啥?

    龙霸天还没将疑惑问出来,突然觉得身体一轻,才发现整个人居然已经飞了起来!

    “卧槽槽槽槽,老子有恐高症啊,救命啊!”

    “叫什么。”苏幕遮冷淡出口,拎着龙霸天落在了另一个地方。他们甫一落地,原本站着的地方已经出现了一个大坑。而坑里,则深深地插/着两根绿色的槐树枝条。

    龙霸天回头一看,立马惊出了一脸血,“还好你躲得及时,要不咱们现在已经成人肉串了!”

    那槐树枝条在坑里摇摆了两下,晃晃悠悠地将自己抽/出来,又向着苏幕遮和龙霸天二人的方向扎了过去。

    “过来了。”苏幕遮低声道,“看你背后。”

    龙霸天条件反射地往后一看,只见更多的槐树枝条又从后面袭来。这些玩意儿前后包抄,根本不给他们活路啊!

    苏幕遮却不急不慌轻轻松松,拎着龙霸天,身形一闪,如鬼魅一般跳到了另外一棵树上。然而停留还不到两秒钟的时间,足下一踏,借机又跳到了对面的树上,在他身后,槐树枝条如影随形地跟了上去,步步紧逼。

    就这样,一个追,两个躲。龙霸天只觉得自己被转晕了,苏幕遮的速度极快,他这个普通人刚开始还可以看清楚那些槐树枝条的攻势,到最后直接是两眼一抹黑了。他只能闭上眼睛,享受着这种堪比坐过山车的快/感。

    良久之后,耳边终于再没有那呼呼的风声了,龙霸天感觉自己被人拍了拍,“喂,醒醒,现在可不是睡觉的时候。”

    龙霸天小心翼翼地睁开了眼,发觉自己现在仍然站在一棵树上。而苏幕遮则低着头看着树下。

    他也循着苏幕遮的视线一起看了下去,待看到树下的情形时,立马就被震的呆住了。

    ——那些嚣张得意,步步紧逼,如同毒蛇一般危险的的槐树枝条,从四面八方伸展而出,结果因为苏幕遮绕得太快,这些鬼玩意儿全部绞/缠在了一起,在中央处形成了一个大大的结。那些枝条兀自扭动个不停,但是却因为缠得太紧,已经不能动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