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阴阳眼之渡灵者2 > 第7章 夜路走多了会见鬼

第7章 夜路走多了会见鬼

作者:沪四爷Gg 返回目录 加入书签 推荐本书
笔趣阁 www.xbiquge.cc,最快更新阴阳眼之渡灵者2最新章节!

    本来,像龙霸天这样未成年的小孩,是拿不到驾照,也没有资格开车上路的。但是这孩子平日比较爱显摆,回去后自家老妈磨了很久,终于让爱子心切的龙母给他买了辆车。没有驾照也没关系,在路上时小心地避开警察就好,若是真的被警车捉到了,以龙家的权势,龙霸天也受不了什么惩罚。

    车里开着空调,温度非常合适,而龙霸天觉得酒气上涌,等着等着居然直接看着车座睡着了。

    迷迷糊糊地不知道睡了多久,一阵敲击声将他惊醒了。龙霸天睁眼,却见车外站着一个人,头发披散下来,遮住了两边的脸颊,看不太清楚面容,应该是个女人。

    他将车窗摇下来,“是代驾么?”

    女人点了点头,道:“我是代价,您就是龙霸天龙先生吧?”

    确认了彼此的身份后,龙霸天打开了车门,让女子上了车。他没想到这次的代驾是个女人,匆匆扫了一眼,发现这女子穿着一身红裙子,但是身材很一般,并不符合他的审美,便偏过头,报了自己的地址。

    女代驾的技术相当不错,车平稳地开了出去。柔和的音乐在车里流淌,龙霸天只觉得越来越困,交待了那女代驾几句之后,头一歪,竟然是又睡了过去.........

    龙霸天是被人给推醒的,他有点微微的起床气,眼睛还没睁开,正要发脾气,却听有声音道:“龙先生,到了。”

    他这才反应过来自己还在车上,连忙睁开了眼睛,正要给前座的女代驾支付酬劳的时候,却发现车窗外的地方,并不是自己的家。仔细看了看,却是到了学校大门前。

    他有些生气,质问那女代驾,“不是让你把我送到我家么?你怎么把我送到这破地方来了?!你是干什么吃的?!”

    那女代驾并没有回头,也没有道歉,只用没有什么起伏的声线低声道:“龙先生,你刚才报的的确是这个地方的地址,或者说,你,应该来这个地方。”

    龙霸天的视线和后车镜倒映出的,女代驾的眼睛对上了。说实话,不知道怎么回事,他今晚一直没有看清女子的面容,现在陡然看到这一双黑幽幽的,犹如外面天幕暗沉无关的眼睛……

    那女代驾在镜中紧紧盯住龙霸天的眼睛,重复了一遍,“龙先生,龙霸天,你应该来这个地方。”

    我应该来这个地方吗……

    我应该来吗?

    那女代驾催眠一般,不断重复着:“你应该来这里,这里有一件事等你完成。你应该来这里,去吧,进去吧,那里才是你的归处……”

    龙霸天的眼神变得越来越恍惚。

    我应该……来这个地方……

    是的,我本来就要到这个地方来……

    在那里,有个人,在等我……

    …………

    龙霸天摇摇晃晃地下了车,而那位女代驾一直看着他,掩在发丝下的苍白的嘴唇,勾起了一个残忍的弧度。

    ………………………………

    龙霸天一路畅通无阻地进了学校,那本来兢兢业业地守着学校的门卫此时却在值班室里睡得香甜,并不知道护栏无声地自动打开了,更不知道有个人进入了校园。

    龙霸天就这样一路畅通无阻地走在学校的主干道上,他所经过的地方,凡是有摄像头的区域,所拍摄的画面都扭曲了一瞬,却完全没有将龙霸天的身影拍进去。就算在监控室里守着的工作人员,也不过以为自己眼花看错了,根本没有发现异样。

    这条路的尽头,是那个发生了三起命案的小树林,不过龙霸天一点都没有绝对恐惧,相反,他觉得这就是自己要来的地方。便抬脚毫不犹豫地走了进去。

    天空阴沉地似是一汪黑海,星子悄悄隐没,月亮也沉入了乌云之中。小小的树林里寂静异常,连虫鸣鸟叫身后都没有,只有那脚步踩在落叶上时,发出的“咔嚓”“咔嚓”的声音。

    渐渐的,龙霸天来到了那贴符纸的地方,看着黄色的符纸贴在树干之上,他的脑海中只有一个念头——

    撕碎它,把它们全部撕碎,不留一片!

    快,撕碎它!撕碎它们!

    尖锐的叫声在脑中炸响,龙霸天痛苦地捂住了头,他无法阻止那声音,只能发了疯一般,去撕扯那些符纸。很快,所有的符纸都成了碎片,再没有留下一片。

    撕完这个地方的符纸之后,在脑中声音的指引下,龙霸天又将其他两个地方的符纸撕得干干净净。

    最后,累的坐在了铺满树叶的地方。

    这时,龙霸天又听到脑中那个声音,这一次,它只说了简简单单地两个字。。

    “醒来。”

    于是,龙霸天一个激灵,终于清醒了过来。

    他迷迷瞪瞪地起身打量着周围的环境,当智商重新回归身体,龙霸天也认出了这个地方究竟是哪里。

    他吓得肝胆俱裂,腿下一软,差点又摔了回去!

    他怎么,怎么来到了这个地方?!

    龙霸天脸色苍白,连滚带爬地外地往外跑去,可是来时顺利无比的道路,想要出去却是艰难无比。龙霸天转了无数圈,最终还是没有跑出去。

    这一刻,他真的慌了。

    他掏出手机想要打电话求救,然后手机压根没有信号。正当龙霸天一筹莫展,急得团团转的时候,眼前居然凭空出现了一个人,具体说,是一个穿着红裙子的女人。

    (而在同一时间,学校大门口,原本坐在车内的那位女代驾,身体突然溃散成了一团黑气,然后消失在了车内。)

    “你是谁,怎么会出现在这个地方?你能不能带我出去?”龙霸天下意识地问道。

    那女子慢慢走过来,龙霸天这才惊骇地注意到,这女子竟然,竟然没有脚,就那样,飘了过来。

    “啊!”龙霸天发出了惊天动地的喊叫声,吓得连连后退。然而根本没有用,那女子如影随形地逼了过来,寸步不差…………

    “滚啊!别靠近我!救命啊!救命啊!”

    龙霸天一边往后退一边大叫“救命”,期望有人能来救他。他知道学校里有值班的人员。现在眼前这个一看就不是人,若是真的被捉到了,他一定会被杀死的。

    然而并没有什么用。巨大的校园里就像没有一个人一样,无论龙霸天怎么叫喊,都没有人过来。

    那女鬼飘的愈发近了,长长的黑发遮住了她的面容,穿着一袭带血的长裙。

    龙霸天一个激灵,脑袋里突然灵光一闪,指着那女鬼道:“你,你是那个女代驾?!”

    女鬼“桀桀”地笑了起来,声音十分尖利,就像夜枭发出的声音一般。听到人耳朵里,让人起了一身的鸡皮疙瘩。不过动作倒是停了下来,飘在龙霸天前方两米处的半空中,阴郁凶狠的目光紧紧盯着龙霸天。

    龙霸天以为女鬼终于肯放过自己了,胆子也稍微大了一些。他战战兢兢的问:“你,你是不是认错人了?我,我没有做什么,做什么伤天害理的事情啊,你为什么要来找我?”

    那女鬼并不说话,就那样静静地看着他。红裙上渐渐滴下血来,血滴落在地上,在落叶上燃起一团一团青色的火焰来。

    龙霸天的胆子又大了一些,当然这其中也有酒意上涌的缘故。他结结巴巴地道:“既然,既然你不说话,那我,那我可当你默认了啊,我走了啊!你别,别追我了!”

    他手软脚软地从地上爬起来,眼睛盯着那女鬼,一步一步向后退去。然而就在他刚刚踏出一步的时候,那女鬼身形一闪,竟然是猛地扑了上来,“龙霸天,你今天逃不掉了!”

    “哎呀妈呀!救命啊!”龙霸天吓得差点方言都冒出来了,这下他哪还敢跟这女鬼讲什么条件啊,跑都来不及。在危急时刻被激发了身体的潜能,腿也不软了,立马“嗷嗷”叫着往前飞奔而去。

    那女鬼自然是紧紧跟在他身后,长发飘飞而起。龙霸天抽空回头看了她一眼,吓得差点摔了个跟头。因为女鬼的脸,实在是太可怕了。

    该怎么形容呢?

    就好像是一只重物狠狠地砸在了一块猪肉上,肉皮被砸开,里面的肉被砸成了肉泥,并且从破裂的伤口内挤压出来……

    那女鬼的脸上现在就是这个光景,脸上已经没有一块完整的脸皮了,眼珠子一只尚在眼眶里,另一只却已经掉了出来,被一根筋脉牵连着,挂在眼眶外摇摇欲坠。

    龙霸天表示看恐怖片都没有见到过这样惊悚的造型。

    由于不专心,龙霸天没看到脚下的一块小石头,顿时被绊得一头扎在地上。心中都要急哭了,龙霸天牙一咬,来了个驴打滚,结果一头栽进了旁边的草丛里。

    “…………”

    女鬼的动作都停顿了一下。

    这一下可是屋漏偏逢连夜雨,龙霸天,把脚扭了。

    他抱着脚歪倒在地上,痛苦地呻吟着,结果刚好看到了,在草丛伸出,藏着一张黄色的纸张。龙霸天突然想起上午给自己一张符纸的奇怪打苏先生,心下一喜,猜测这东西肯定有镇鬼的作用。当下也顾不得脚疼了,连忙把那黄色的纸张捡起来,那果然是一张符纸。

    龙霸天连忙把符纸举起来对着那女鬼,大声道:“别过来!我这里有符纸!你要是过来,我立马打你个魂飞魄散!”

    说来也是龙霸天运气好,那符纸是他在不清醒时被女鬼驱使撕掉的,但还保持着完整的形态,又因为落在草丛里没有被女鬼发现。现在符纸里隐藏的力量还在,所以那女鬼真的不敢再靠近了,唯恐被那符纸击飞。

    龙霸天见符纸居然真的见效了,一下子得意了起来。他扶着树,从地上站起来。双手拿着那符纸,厉声道:“往后退,放我回去!”

    女鬼愤怒地吼了一声,一步也不退。

    龙霸天咽了口唾沫,色厉内荏道:“我说了,退后!”

    话刚说完,他突然觉得鼻子一样,忍不住打了个大大的喷嚏,手也跟着一抖……

    “咔嚓”

    纸张撕碎的声音在这样寂静的夜里显得犹为清晰。龙霸天脸都绿了,抬手一看,那符纸已经被他自己撕成了两半……

    什么叫乐极生悲,这就是!

    龙霸天:“…………”

    女鬼:“…………”

    眼见着那女鬼头发跟被鼓风机吹了一般狂魔乱舞,龙霸天干笑着问道:“那个,符纸撕碎了还有用么?”

    女鬼尖啸一声,从高处扑了上来,今晚她要撕碎这个龙霸天!

    龙霸天压根来不及躲,眼见着那女鬼狰狞的面容已经近在眼前,他的脑中一片空白……

    “碎了的符纸自然是没有用的!”

    一道金光突然划破了夜空,直直地朝着那女鬼飞了过去,打在了那女鬼伸向龙霸天脖颈的手上。

    女鬼发出了一声惨叫,连连翻飞后退,等她退到安全距离之外,低头一看,自己的手上已然被灼烧出了一个大洞!

    紧接着,一个人影从空中落了下来,稳稳地落在了龙霸天的面前。

    龙霸天眼睛都瞪大了,他刚刚可是看得清楚——那么高的高度,这个人居然直接就跳了下来,而且看起来一点事都没有。这,这还是人吗?

    在龙霸天胡思乱想的时候,那人倏然回过头,问他:“你没受伤吧?”

    龙霸天第一眼就看到那双银色的眼眸,再仔细一看,居然是上午那个奇怪的那人。“苏,苏先生?”

    没错,来人正是苏幕遮,他乘着大鹏鸟来到这里的时候,正好看到龙霸天被女鬼追杀的清醒,所以便及时出手救人了。

    不过……

    苏幕遮又看了龙霸天一眼,说实话,他从来没有见过这样的二货,好不容易捡到一张符纸,居然还被他自己撕坏了,真是不知道让人说什么好…………

    龙霸天连忙答道:“我没受伤。”

    苏幕遮又问:“我上午不是给了你一张防身用的符纸么?你没待在身上么?它可以保证那女鬼接近不了你的。”

    龙霸天愈发尴尬,他怎么好意思说自己把人当神经病,所以把符纸给扔了。“我,那个……”

    苏幕遮见他语焉不详,也大概才出来是怎么回事。他叹了一口气,摆手道:“罢了罢了,你们这些小孩总是不肯相信这些事情。”

    那女鬼见这两人在那里说个不停,完全把自己给遗忘了,心中愈发愤怒,“渡灵师,你一而再再而三阻止我复仇,究竟是几个意思?!”

    她可知道,树上贴的那些符纸,还有她赖以生存的那棵槐树被杀死这些事情,都是这渡灵师的功劳!

    苏幕遮嘱咐龙霸天站在原地别动,然后转身对上那女鬼,“复仇?那你来说说,那些学生,跟你究竟有什么大恨。”

    女鬼冷冷地睨着他,“这跟你无关。”

    苏幕遮轻笑起来,“我记得你当日是自杀身亡的,而再次之前,并没有逼迫你吧,杨娜?”

    那女鬼惊讶地瞪大了眼睛,咳咳,虽然她那一双已经不叫眼睛了。“你是怎么知道的?”

    龙霸天站在苏幕遮的后边,心里疑惑,杨娜这个名字,他觉得似乎有点耳熟啊?

    苏幕遮淡淡道:“半年前才发生的学校事故,而且你们学校还这样有名,只要有心,怎么都能调查出来的。”

    听到这番话,龙霸天尘封的记忆被唤醒。他不敢置信的看着那女鬼,结巴道:“你,你是我们高一时跳楼自杀的那个女生?!可,可我跟你没有什么过节啊?你为什么要害我?!”

    他对这个女生并没有多大的印象,只记得这个女孩子性格特别内向,说话都不带抬头看人的。平日里也几乎是独来独往,好像根本没什么朋友。

    可是他真的没有伤害过这个女生啊,她的死亡跟自己也没有什么关系,自己今天要是被弄死了,岂不是很冤啊。

    想到这里,龙霸天愈发感激救自己的苏幕遮,于是“含情脉脉”地来了一句,“苏先生,还好有你……”

    “…………”苏幕遮:“闭嘴。”二货!

    谁知听了龙霸天的“推脱”之后,女鬼一下子变得疯狂了起来,她身上的黑气一下变得浓郁起来,张牙舞爪地朝着龙霸天扑了过去,嘶吼道:“你还敢说跟你没关系,要不是你们对不起我,我怎么会自杀!都是你们的错!”

    苏幕遮在她扑过来的时候,一脚踢开了女鬼。同时回头问龙霸天,“究竟是怎么回事,你们做了什么。”

    他让黄一黄二帮忙调查出了自杀者的身份,方才跟女鬼的对话也不过是试探。现在身份确认了,然而女鬼自杀的原因,苏幕遮还真的是不知道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