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阴阳眼之渡灵者2 > 第5章 狐玖受伤

第5章 狐玖受伤

作者:沪四爷Gg 返回目录 加入书签 推荐本书
笔趣阁 www.xbiquge.cc,最快更新阴阳眼之渡灵者2最新章节!

    狐卿心中不由有些失望,他原本还想能抓住这邪妖,从它的口中问出一些消息的,现在看来,却是不可能的了。

    他抬头四处看了看,“大鹏式神呢?”

    苏幕遮的眼神也很凛冽,“大鹏鸟去了另一个地方……这邪妖身上的伤痕的确是它造成的,但是并不致命,看来其中是有隐情的,我现在带狐卿你去找它吧。”

    苏幕遮解释得如此详细,也是怕狐卿会误会大鹏鸟,从而生出什么嫌隙来。

    狐卿点点头,上前几步,长袖一挥,想要把那邪妖的尸体收起来,等回到狐族之后,再找族人细细研究的。没想到,他一动,那躺在地上的邪妖尸体竟也跟着一动,竟像是要活过来一般。

    苏幕遮心中一跳,来不及细想,便在第一时间扯住狐卿的胳膊,转身拽着他飞快地往回跑去。狐卿反应过来也觉得不对,凌空而起,飞身上前,反手揽住苏幕遮,带着他一起急速向前飞去!

    一人一妖堪堪飞出两长远,后方便传来一声巨大的爆炸声,冲击波震断了大片树木,连地面都跟着晃动了起来。苏幕遮忙祭出灵气防护罩,将那些飞溅而来的沙石泥土树枝全部隔绝在外。

    等了半天,见没有二次爆炸后,苏幕遮才撤去了防护罩,从狐卿怀里跳下来,向邪妖尸体那边望了过去,却见那里只剩下一个巨大的坑洞,邪妖的尸体已经消失不见——应该说已经随着爆炸灰飞烟灭了。

    狐卿也跟着落在他身边,一人一妖站在原地,倒也没再上前。

    狐卿长眉紧蹙,“这爆炸,应该也是有人在背后控制的。”

    早不爆炸晚不爆炸,却在他们过来查看的时候爆炸了,说是巧合也太勉强了。

    苏幕遮脸色也很凝重,他没有说话,而是静静地感知着大鹏式神的位置。现在“物证”不在了,惟有找到大鹏鸟,问问它究竟发生了什么事情。

    突然,一个消息又传到了他的脑海中。苏幕遮脸色巨变,转头,一把拽住了狐卿的衣袖,惊慌失措道:“快,我们去大鹏鸟那里,发生大事了。”

    狐卿很少见苏幕遮这种样子,明白必定有什么大的事件发生。待苏幕遮说明地点之后,他二话不说,再次揽住苏幕遮,用自己最快的速度凌空向前飞去。

    大约十多分钟后,一人一妖来到了目的地——这是这片树林里的另一个地方,树木的长势明显要比前一个地方要浓密一些。树枝层层叠叠地交盖在一起,阻挡了人的视线。

    狐卿还未落地,便闻到了一缕熟悉的味道,这种味道里还夹杂着一股浓重的血腥味。他神色大变,心中有了一个极其不好的猜想。

    而鼠爷也从苏幕遮的口袋里跳了出来,大呼一声,“蠢鸟,小爷来了,接着我!”便直接跳了下去。

    似是要回应它的话,树林里传来了一声鸟鸣——正是大鹏式神的叫声。

    狐卿也循着鼠爷下落的方向一起落了下去。还没等脚挨到地面,他的眼球便被地面上的那一片鲜红色的血迹刺痛!

    ——躺在血泊中的,是四只毛色已经黯淡了的巨大白狐,他们的身体横七竖八的倒在地上,似乎已经没有了生的气息。

    狐卿松开抱住苏幕遮的手,强行压住心中的悲痛,飞身上前,来到了那四只白狐的面前。伸手一抚,发现它们已经死透了,连身体都变得僵硬了。

    所有的白狐体内的脏器皆被打碎,腹部有一个血色的大洞,妖丹已被掏去,他白狐族的子民,居然死得如此凄惨!

    心中的悲痛震怒再也压抑不住,狐卿仰天长啸,一瞬间化成了原形。在银月之下,那巨大的银色狐狸有着华美无比的外表,月光洒在那皮毛上,有皎洁的光华流转。然而那一双原本比曜日更绚烂的银色眼眸,却不知在何时已经变成了血色,它发出一声声嚎叫,声音里的悲怆苍凉听得人心痛不已。

    苏幕遮眼神复杂地看着那白色巨狐,有心想要上前安慰几句,却又不知该如何开口。他知道这些都是白狐族的族人,也难怪狐卿会情绪外露至此。

    而大鹏式神则站在那堆尸体的不远处,一身黑金色的羽毛在黑夜里并不显眼。鼠爷则趴在他的头顶上,沉默不语。

    大鹏鸟见主人来了,自然是十分感应。它跑到苏幕遮身边,歪着头亲昵的在他身上蹭了蹭,结果这个动作差点导致鼠爷掉下去。鼠爷气愤无比,给了它一巴掌,“蠢鸟,老实点。”

    苏幕遮回过神,揉了揉大鹏鸟脑袋上的翎羽,低声道:“大鹏鸟,把你这几日追踪所发现的情况,全部告诉我。”

    听罢,大鹏式神乖顺地闭上了眼睛,苏幕遮也跟着闭上眼睛,将掌心轻轻地放在大鹏鸟的双眼中心,感知着它传给自己的讯息。

    而另一边,狐卿终于冷静了下来,他狭长冰冷的狐目在尸体周围缓缓扫了一圈,试图找到蛛丝马迹。然而看了半天,却是什么都没有发现。

    忽然,有一具巨狐尸体动了一下,虽然那动作很微小,但是狐卿还是看得分明。他金色的瞳孔顿时缩成了一条细线,连忙伸出爪子拨动了一下那具尸体,才发现尸体下还藏着什么。

    狐卿的心中微微有些失望,同时有充满警惕。他小心地将那具尸体拨开,发现尸体下居然藏着一个满脸血污的女子。

    “狐玖?!”

    狐卿瞬间化成了原形,抹去了那女子满脸的血迹,果然是许久不见的狐玖。她微微蜷着身体,腹部也有一个血洞。狐卿连忙伸手触摸,还好,内丹还在。他的手上移,试了试狐玖的鼻息,还有微弱的热气。

    狐卿二话不说,连忙将狐玖从尸体堆里抱了出来,用法术给她的腹部作着紧急治疗。绿色的光芒在他的掌心闪烁,狐玖腹部的伤口也在慢慢地愈合。

    这时,苏幕遮也大约知道了整件事情的经过。他睁开了眼睛,却见狐卿蹲在地上,上前两步,才看到被他揽在怀中的狐玖。

    “狐玖姑娘这是受伤了?”苏幕遮很快发现了狐玖腹部那看起来很严重的伤口。他快步上前,想了想,将背后的背包取下来,从其中取出一瓶丹药来。

    他蹲在狐卿的身边,见他忙着给狐玖治疗,便主动打开瓷瓶,倒出两粒如玉石一般晶莹透亮的丹药来。

    “这是疗伤用的丹药,妖族亦可以使用。”

    狐卿头也不抬,只吐出简单的三个字,“我信你。”

    苏幕遮点点头,捏住狐玖的下颌,让她微微张开嘴,然后把两粒丹药塞了进去,又祭出了一缕灵气,让那两粒灵药瞬间化成液体,顺着赢玖的喉咙滑了下去。

    做完这些,苏幕遮又伸手成掌,放在狐卿的手边,乳白色的浓郁又精纯的灵气从他的手中涌了出来,融入到狐卿手心前的蓝光中。这样一来,狐玖腹部的伤口倒是愈合得更快了。

    苏幕遮是不会什么治疗的功法。但是他知道灵气这东西对人对鬼对妖都是极有作用的,用来疗伤更是有奇效。

    治疗终于产生了效果,大约几分钟之后,狐玖“嘤咛”一声,缓缓睁开了眼睛。

    迷茫了一阵后,狐玖终于看清了面前熟悉的面容,她抖着唇,眼泪缓缓地流了下来,不敢置信地道:“是你吗?狐卿哥哥……”

    狐卿的眼神难得的温柔了下来,“玖玖,是我。我来了,你别怕。”

    狐玖静默了一两秒,突然将头埋进了狐卿的怀中,嚎啕大哭起来,“狐卿哥哥,有人要杀我!我好害怕,我好害怕!为什么你这么晚才来救我,我好怕……”

    苏幕遮尴尬地收回了手,摸了摸鼻子。

    狐卿怜惜她受了那样重的伤,便揽着她温言安慰了好一会儿。虽然狐玖先前做了许多让他生气的事情,但她毕竟是自己从小疼到大的妹妹。

    对于狐玖,狐卿总是不能真正地狠下心的。

    哄劝了好一阵后,狐卿将狐玖从自己的怀中拉了出来,严肃道:“玖玖,你告诉我。到底发生了什么事?”

    “这……”狐玖浑身发抖,面色惨白如纸,似乎当时发生的事情给她留下了严重的心理阴影。当她的目光落在苏幕遮身上的时候,突然发狂一般尖叫起来,仿佛那里站着的是一个恶魔。她一边往狐卿怀里躲一边大声嚎哭着。

    “都怪他,都会他!狐林狐威他们才死的!都怪他,狐卿哥哥,求求你,求求你快赶他走的!求求你!”

    狐卿大惊,一把捉住狐玖的肩膀,问道:“玖玖,你这话是什么意思?究竟是怎么回事?!”

    有关于苏幕遮的问题,他必须一个一个弄清楚!

    不知是不是他的动作太剧烈了,狐卿还没回答,就眼睛一闭(狐玖是美人,美人必然不可能出现“白眼一翻”这样不雅的动作,这是作者菌的执念。),身子软倒在了狐卿的怀中,竟是再次昏迷了过去。

    苏幕遮:“…………”

    他干咳一声,对狐卿道:“你稍微轻一些。狐玖小姐应当是身体虚弱,咱们先带她回去疗伤吧,有什么问题等她醒后再问。还有,有一些事情,我想慢慢同你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