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阴阳眼之渡灵者2 > 第4章 发现邪妖

第4章 发现邪妖

作者:沪四爷Gg 返回目录 加入书签 推荐本书
笔趣阁 www.xbiquge.cc,最快更新阴阳眼之渡灵者2最新章节!

    楼夜微微怔愣了一下,然后赶紧点头,踌躇了一阵,又跟苏幕遮道了歉。

    “苏先生,今天的事情让你也卷入其中了,真是非常抱歉,对不起。还有您与那个人的赌约,在那种情况下,其实可以不算数的……”

    苏幕遮摆摆手,阻止她继续说下去,“楼夜小姐您不必担心,苏某从来不说大话,我说三日能调查出杀人凶手的踪迹,便真的只需三日。还有今天的事情并不怪你,你无需心存内疚。”

    “这……”楼夜有几分迟疑,不过在看到苏幕遮那一双仿佛能看透人心的银‘色’眼眸时,还是点了点头。

    苏幕遮是下午两点多才往回赶的,他带着鼠爷,踏着狐卿的青云,很快就到了乌烟巷。

    不过还没等他将青云还给狐卿,一个消息便猝不及防的传入到了他的脑中。苏幕遮脚下的步伐一顿,加快步伐,向狐宅走去。

    那些狐族的‘侍’卫都是认得苏幕遮的,对这位曾经对狐族有过救族之恩的大人也是相当敬畏,更兼之有尊主定下过的命令。所以在苏幕遮说明了来意之后,他们赶紧将人迎了进来。

    狐卿此时正在书房里处理狐族的庶务,听到属下汇报说是苏幕遮来了。他连忙起身,亲自去开了‘门’,将人迎了进来。“小苏,你怎么来了?是不是发生什么事情了?”

    苏幕遮用简练的语言阐明了自己的来意,“大鹏式神找到那邪妖了,它方才给我传来了讯息。”

    狐卿的眼眸因为惊讶而微微睁大了一些,苏幕遮发觉,在阳光下,狐卿的瞳仁变成了一条竖起的细线,衬着那金‘色’的瞳孔,给人一种说不出的危险感,但同时又极其华美。

    “这些可都是真的?”

    苏幕遮点头,“绝对是真的,大鹏鸟于我心意相通。狐卿,我们现在就出发去那里吧。”

    狐卿“嗯”了一声,叫来狐一,命他护好狐族的安全,然后就带着苏幕遮一起出了‘门’。

    一人一妖都不是爱废话的‘性’子,他们深知这件事的严重‘性’,所以直接在狐宅的院中就跳上了青云。苏幕遮通过对大鹏鸟位置的感知,跟青云说了具体的方位,青云便以极快地速度向目的地飞去。

    这时,鼠爷从苏幕遮的口袋里挣扎着钻了出来——这一次,它终于睡够了,便想要出来透透气。结果才冒出了个脑袋,就看到一张帅的无可挑剔的俊脸。

    鼠爷的‘毛’一下就炸开了——虽然这个动作一般是猫科动物的专属,但是鼠爷就是有这一项技能——它一下从苏幕遮的口袋里跳了出来,跳到苏幕遮的肩膀上,对着狐卿呲牙咧嘴:“你身上是什么气味,怎么这么难闻?!”

    这话一处,青云上的一人一妖都惊呆了。狐卿下意识地嗅了嗅自己身上的衣物,却是什么奇怪的味道都没有。而且,他每天都要沐浴,身上根本不可能会有意味啊。

    苏幕遮却是有些尴尬,他干咳一声,斥道:“鼠爷,不能这么没礼貌!”

    他知道鼠爷一向不喜欢狐卿,准确来说,是不喜欢白狐一族——虽然他不明白是什么原因。但是今天的这种表现,实在是太失礼了。

    鼠爷却是充耳不闻,它让苏幕遮用手托着自己凑到狐卿的身边,粉红的鼻子微微耸动了两下,很确定地道:“我没有闻错,你身上的确有一种很不好闻的味道。这种味道很奇怪,我无法形容。”

    这下不仅是狐卿,连苏幕遮都起了怀疑,他靠近狐卿,在他衣襟上仔细嗅了嗅。而狐卿因为苏幕遮的突然靠近,身体一下变得僵硬起来。

    苏幕遮很快就退了回去,没有发现狐卿眼中一闪而过的失落。他疑‘惑’地看着鼠爷,“狐卿的身上并没有奇怪的味道啊。”

    说罢,他顺手握住了狐卿的手腕,伸出两指搭在他的手腕上,还是没有发现什么异样。

    鼠爷烦躁地用前爪抓了抓自己的‘毛’,“我不知道你们为什么感受不到。但是这种味道我真的在狐族尊主的身上闻到了。等回去之后,还是好好调查调查吧。”

    狐卿点点头,将鼠爷的话记在了心上。他知道鼠爷的能力不凡,它说闻到了奇怪的味道,说明自己的身上定有什么不妥的地方。

    因为这一变故,接下来的行程里。狐卿和苏幕遮都有再说话了,只有鼠爷一边‘舔’‘毛’,一边时不时地看狐卿一眼,它能感觉到那种气味很危险,危险到让它不得不忌惮。

    大鹏鸟所在的地点里乌烟巷十分远。苏幕遮坐在青云之上朝下望去,看着那些景‘色’不断变幻。

    突然,他觉得手上一轻,下意识转过头,却见狐卿捏着鼠爷颠了颠,脸上的表情……嗯,很奇特。

    而鼠爷本来趴在苏幕遮手上休息呢,突然身体一轻,之后就觉得自己的身体腾空而起。抬起黑豆岩,就看到一脸严肃的狐某人。

    鼠爷:“…………”卧槽,这货手还能再贱一点么?

    它奋力一挣,从狐卿的手上挣脱出来,然后落在青云上,对着狐卿呲牙咧嘴,一双黑豆眼里充满了怒火。

    狐卿单手撑着下巴,严肃地看着苏幕遮:“我怎么觉得,这小家伙胖了一大圈呢?”

    苏幕遮愣了一下,然后笑道:“鼠爷这段时间正在晋级,这是他力量变强的一个征兆。”

    狐卿的眼神更古怪了,“晋级便变胖?”这要是胖成球了,还能参与战斗么?

    苏幕遮点头,“我也没想到会是这样。”

    鼠爷白了狐卿一眼,然后又趴下休息了。不过这一次它没有趴在苏幕遮的身上,而是待在了青云上,因为它怕狐卿再次对自己伸出黑手。

    哼哼,等小爷产生异变的那一天,一定要拔光你们这些狐狸的狐狸‘毛’。

    鼠爷的“雄心壮志”狐卿并不知道,此时狐尊殿下的心中很满意,眼底也深藏着一丝狡黠——哼哼哼,虽然鼠爷的外表是一只荷兰鼠,但是灵魂却是一个成年男子,怎么能和他家小苏亲密接触呢?

    这场飞行一直持续到了晚上八点多。苏幕遮因为忙了大半天,兼之长时间飞行带来的疲惫,所以不知不觉就睡着了。等他再睁开眼睛的时候,见到的却是如黑幕一般的夜空和漫天的繁星,他稍微动了动,竟然发觉自己的身下是温热的,偏头一看,才发觉自己整个人都窝在了狐卿的怀中,而狐卿也在闭目养神。

    苏幕遮:“…………”

    他赶紧从狐卿的怀里坐起身来,开始拼命地反省自己在睡觉的时候究竟都做了什么丢脸的事情。

    狐卿被他的动作惊醒,蓦地睁开了眼睛。当他看到苏幕遮脸上震惊的表情时,不由笑了起来,同时伸手‘揉’了‘揉’苏幕遮柔顺的黑发,解释道:“刚看到你睡得不舒服,我就抱着你了,希望小苏你别介意。”

    鼠爷在旁边翻了一个巨大的白眼——这狐狸果然是白‘毛’黑肚,撒起谎来脸都不带红一下的。蠢苏睡觉时一直很安分好么,明明是这狐狸故意占人便宜。

    狐卿余光瞥了鼠爷一眼,这一眼饱含着挑衅与得意,成功让鼠爷再次炸了‘毛’。

    苏幕遮干咳一声,看着青云下的重重树影,淡定道:“咱们已经到了目的地,下去吧。”

    青云迅速降落,在降到一个高度的时候,苏幕遮带着鼠爷,和狐卿一起跳了下去。

    这是一处极为茂密的树林,同样也人迹罕至。地上铺着厚厚一层陈年树叶,高大浓密的树冠遮住了大部分的光线。

    好在狐卿和苏幕遮均是夜可视物,所以走得并不费劲儿。一人一妖沿着林间的小道走了一会儿,眼前的景‘色’突然豁然开朗。原因无他,因为不远处的那一小片树木,折的折,断的断,折断的树枝落得四处都是,地上还有一道道痕迹。更显眼的,却是空地中央那一具巨大的黑‘色’尸体。

    不消说,这里刚才必然经历了一场恶斗。

    苏幕遮和狐卿快速跑到那尸体的跟前,这才看清这具尸体的模样。

    ——它全身的皮‘毛’都是黑‘色’的,样子说不出的古怪,头颅像是一只鸟,鸟喙尖长,锋利无比,却长着牛一样的身体,可是脚爪又像虎爪,因为尸体已经僵硬的缘故,趾甲全部暴‘露’在外,闪着瘆人的绿光,而“牛身”上还生着一双‘肉’/翅,表明这玩意儿是会飞的。

    狐卿和苏幕遮对视一眼,他们可从来没有见过这种东西。

    这怪物已经死透了,身上布满了许多伤痕,却没有一滴血液流出来,或者说,这怪物身体里根本没有血液。

    狐卿疑‘惑’道:“这莫非就是那只……邪妖?”

    苏幕遮也不敢妄下判断,不过看着千奇百怪的样子,这东西极有可能是邪妖。

    他观察着那怪物身上的伤痕,“它这身上的伤,倒是大鹏鸟造成的,但是并不致命。可它偏偏死了,实在奇怪。”

    狐卿心中有些失望,他原本想能抓住这邪妖,从它的口中问出一些消息的,现在看来是不可能的了。

    他抬头四处看了看,“大鹏式神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