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少帅大人,请高抬贵手 > 第1956章 颜棋的霸道

第1956章 颜棋的霸道

笔趣阁 www.xbiquge.cc,最快更新少帅大人,请高抬贵手最新章节!

    范甬之把地址告诉了王玉歆。

    颜棋当时没说什么。

    过了一天,她突然似有灵感般,很想去那家馆子喝粥。

    她也许会遇到范甬之和王玉歆?

    她这么想着,下班之后去找安妮和秦先生去看了场电影。

    他们俩还没有去度蜜月,因为安妮至今也没选好度蜜月的地方,实在拖延得过分。秦先生很好的脾气,不跟她计较。

    “......怎么突然约我们,你的范先生呢?”安妮打趣。

    颜棋很认真道:“他可能在陪别的女生,等会儿我们去找他。”

    安妮:“......”

    秦先生买了汽水,塞给她们俩,又暗暗捏了下安妮的手,不准她多问。

    三人进了电影院。

    电影很悲惨,安妮一直落泪,秦先生不停递帕子给她。

    颜棋却无动于衷。

    电影会浓缩悲伤,把痛苦集中在很短的时间里说完,惹人泪下。放在生活里,这样的爱情实在太过于平常了。

    颜棋从小不知人间疾苦,煽情的东西,不怎么触动她。

    看完了电影,安妮的眼睛还是红红的。她伸头过来问颜棋:“眼睛肿了吗?”

    颜棋点头:“肿了。”

    “那我没办法见人了。”安妮怪叫。

    秦先生哭笑不得:“我才没办法见人,旁人只当我欺负了你。”

    安妮又被他逗乐。

    感情越相处越融洽,颜棋预感,好友的婚姻会很幸福,至少暂时会的。

    将来的事,谁能预料?

    他们三人从电影院出来,直接去了小馆子。

    颜棋心中有种莫名的预感,她一进小馆子,目光四下里一扫,果然瞧见了范甬之。

    他默默坐着,神色如常冰冷,看不出喜怒。坐在他对面的,是个纤瘦背影,正是王玉歆。

    安妮和秦先生都很意外。

    他们觉得尴尬,怕颜棋下不来台。于是秦先生道:“安妮,你累不累?我们先回去?”

    “那你们先走吧,我去喊范大人。”颜棋道。

    安妮想要拉住她,她已经走了过去。

    “完了。”安妮低声叫苦。

    她真怕颜棋大吵大闹。

    颜棋是名门千金,她若是敢闹,明天报纸肯定要说她的。她父母瞧见她在外面撒泼,她少不得要挨骂。

    安妮很想拉住颜棋,颜棋已经走到了范甬之身边。

    不像安妮预料的那样,颜棋态度和蔼:“范大人?”

    范甬之抬眸:“你来了......”

    毫不意外,好像在等她。

    安妮心道不好,这男人手段高超,颜棋要被他吃得死死的。

    “王小姐也在?”颜棋笑了下,“范大人,回家吗?”

    “好,我也吃完了。”范甬之站起身。

    王玉歆表情略沉,因为她和范甬之说话,话题才说了一半。

    是范甬之主动问她的。

    他问她,家里有没有兄长,是做什么的。

    很普通的家常话。因为范甬之不太像会拉家常的人,王玉歆觉得他对自己的事感兴趣。再加上,他推荐她来这里吃鱼汤面,她自己过来了,预感他可能会来。

    然后,他真的来了。

    女孩子都敏感,范甬之虽然冷漠,可他的态度表明,他可能很想追求她。

    不成想,他问得话说到一半,颜棋来了之后,他马上站起身要走,对王玉歆的回答不感兴趣似的。

    王玉歆立马想到:“这人可能是想享齐人之福。”

    她心中又羞又怒。

    又不是她勾搭范甬之的,是他屡次给她误会。

    他特意多看她,她知道的;他推荐鱼汤面给她,又跑过来和她偶遇,也是他主动的。

    现在却把她置于尴尬境地。

    王玉歆站起身:“你有病吧?”

    颜棋和范甬之停下脚步。

    王玉歆走到了范甬之跟前:“你是不是觉得游走在两个女人之间,很有成就感?”

    范甬之漠然看着她。

    颜棋立马将他护在身后:“王小姐,你说话客气点。”

    “我客气点?”

    “是不是你自己问的鱼汤面地址,是不是你自己来的?”颜棋反问她。

    王玉歆:“......”

    “你乱猜测些什么?”颜棋正色,“范大人不过是看你可怜,没什么朋友。他自己时常来这家,正好遇到了,又有什么稀奇?你当为你而来?”

    范甬之看着颜棋,眼底有了几分痛色。

    他想,他让颜棋受委屈了,这是罪该万死。

    站在门口的安妮和秦先生听到了,都在想完了,颜棋真是泥足深陷。

    客人也在围观,交头接耳。

    王玉歆先挂不住,转身走了。

    颜棋还喊了伙计,帮她结了账,才跟范甬之一起走。

    她亲自开车。

    她开得不算快,打算想把范甬之送回家,一路上她都沉默。

    快开了一半,颜棋突然说:“范大人,你如果再偷看王玉歆,我以后就不会再对你好了。”

    范甬之心头凉了半截。

    他有很多无法宣之于口的秘密,他不敢说,不能对任何人公布。

    不是因为他,而是因为他家的银行。一旦他家的丑闻泄露,银行会对他家的继承失去信心。

    可现实,他必须要解释。

    “我偷看她,是因为她长得有点像我外甥女。”范甬之突然道。

    颜棋愕然:“你有外甥女?什么外甥女?”

    她记得范大人是独子。“其实,我有个姐姐的,只是外界不知道,她从小......不在我们身边长大。伦敦大轰炸的时候,她......她住的地方被炸毁,父亲将她转移出去,接回来的时候,她怀孕了。”范甬

    之的声音生涩。

    他说每个字,都好像在心口挖一刀。

    颜棋听不懂人家的弦外之音,对旁人的冷嘲热讽总是慢半拍,可她很突兀听懂了范甬之的为难。

    她明白,他很不想说这些话,让他很痛苦。

    “我知道了。”颜棋打断他,“你好奇而已,不是看上了王小姐。我明白了范大人,对不起,我不该怀疑你的。”

    反应如此迟钝的女孩子,对他的事这样敏感,范甬之心中又暖又痛。

    他恨不能把命都奉献给她,可他真正能给她的,实在太少了。

    他不符合她的要求,不能给她未来。他心中滴血,有种很诡异的温暖伴随着疼痛,让他继续说下去:“我姐姐生下艾尔,就去世了。我父亲查了很久,也不知艾尔的父亲是谁。我姐姐生前时,常说要做鱼汤面

    ,等他回来吃。”

    颜棋明白了:“你怀疑是王玉歆的哥哥?”

    “我不知道。”范甬之迟疑,“我不该打听的,只是.....每个人都应该知晓自己的出生。”

    颜棋有点诧异:“是吗?我不知道我亲妈是谁,连我爹哋都不知道,可是我一点也不好奇啊。你确定,艾尔真想知道?”范甬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