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少帅大人,请高抬贵手 > 第1948章 虚假的繁荣

第1948章 虚假的繁荣

笔趣阁 www.xbiquge.cc,最快更新少帅大人,请高抬贵手最新章节!

    颜棋的心足有天地宽。

    她一直觉得,像范大人这样的神人,能拿下实属不易。

    胜利岂有随手可摘的?

    他拒绝她,情理之中,她丝毫不觉得难过,反而他要是真答应了,她大概会无所适从。

    且范大人愿意陪她去参加安妮的婚礼!

    颜棋张罗着要添置新衣。

    颜家的女孩儿,四季衣裳都是徐歧贞负责办置的。他们家会找最好的裁缝铺子,用时下流行的款式和面料,一套衣裳值普通人三月薪水。

    每一季,徐歧贞都是给孩子们置办十二套。平常有什么重要事,需得重新添置时,她们姊妹都会找徐歧贞。

    “妈咪,我要做粉红色的礼服,不能抢安妮的风头。”颜棋道,“范大人不知有衣裳没有,要不然让他过来一起做。”

    徐歧贞听在耳朵里,有点担忧:“你和范先生一起去?”

    “是啊。”颜棋道,“怎么,不能一起去吗?”

    徐歧贞不知如何启齿。

    她笑了笑,没有说什么,只是道:“跟范先生说了吧?”

    “说了。”

    “那你问问他,可要做礼服。”徐歧贞很好脾气。

    颜棋说好,转身去打电话。

    她一走,徐歧贞也给儿媳妇陈素商打了个电话。

    “......你们年轻人,能聊得来。有些话,我来告诉棋棋,太重了,还是你们说。”徐歧贞道,“既然范先生没这个意思,给棋棋提个醒,别让她到时候失望。”

    陈素商点头:“我知道了,妈妈,我会跟她聊。”

    她挂了电话。

    颜恺正在收拾行囊,打算过了年去马尼拉,陈素商把这件事告诉了他。

    他略微蹙眉:“我来和棋棋说。你说话太温柔了,她听不懂。”

    徐歧贞是母亲,有些话不太方便说,毕竟站在家长的立场上;而陈素商只是嫂子,隔了一层,远不及兄妹之间亲密。

    “那你也要委婉一点。”陈素商道。

    颜恺点头。

    颜棋问了范甬之,得知他没有礼服,就要了他的尺寸,高高兴兴同母亲去做衣裳了。

    到了周末,她准备约范甬之出去玩,颜恺打电话给她。

    颜棋是要去那边的,索性先到了她哥哥家。

    嫂子和侄儿不在家。

    他们兄妹没有在客厅坐,而是被叫到了颜恺书房。

    颜棋心中微讶。

    她哥哥太过于慎重其事了。

    “棋棋,你跟范甬之,还是少来往。”颜恺直接告诉妹妹。

    “凭什么?”

    “我们聊了一次,他无心与你结婚。”颜恺道,“你总不能和他这样耗着。”

    他打算用猛药。

    不成想,颜棋听到这么令人绝望的话,神色丝毫不变:“我知道啊。”

    颜恺错愕:“你知道?”

    “对啊,范大人告诉了我。”颜棋道,“再说了,我们天天一起玩,为什么要结婚?”

    “你也不想结婚?”颜恺问。

    “我想。”

    颜恺:“......”

    “但是,如果范大人不想,那就不结,有什么关系?再说了,现在不想结,将来未必不想。哥哥,你当时也很不想和大嫂结婚的,现在过得不幸福吗?”颜棋问。

    颜恺:“......”

    他有备而来,却被打个措手不及,一时间半句话也说不出来了。

    他原地呆了半晌,还是不知该说什么才好。

    早知这货如此难对付,还是应让素商出面。

    素商能搞定一切妖魔鬼怪!

    然而,颜棋的话也有道理。

    再说了,范甬之很明显对颜棋一片痴心。他那番说辞,许是有什么不能对外人道的苦衷。

    “随便你吧。”颜恺道,“不过,父母都知道了。”

    “他们怎么会知道?”

    “我告诉的。”

    “哥哥你真是大嘴巴!”颜棋恨不能打人,“你诋毁我的范大人,我不饶你的,你等着,我要去跟嫂子告状。把你从前和苏曼洛的种种,再说一遍。”

    颜恺立马拉住了她。

    一般人做不出这么缺德事,但颜棋很不一般。

    “说什么苏曼洛,她人都死了,你不敬死者,当心她半夜找你。”颜恺低声恐吓她,“好了好了,我以后离你的范大人远远的,行不行?”

    颜棋笑起来。

    她笑得很甜,心无芥蒂。要是其他女孩子,遇到这等挫折,不知哭成什么样子。

    颜恺突然觉得,傻就傻吧,人生难得糊涂。

    颜棋欢欢喜喜去找范甬之了。

    他们俩,一个没心没肺,一个面无表情,所有的事都被压下,两人一切如旧,照样到处吃喝玩乐。

    颜棋还问范甬之:“这次回家是做什么?”

    “一点小事。”

    “下次回伦敦,记得带上我,我要去看宁安和灵儿。你知道吗,宁安谈了个女朋友。”颜棋兴致勃勃。

    “哦。”

    “你猜猜是哪一国的人。”

    “猜不出来。”

    “是日本人。”颜棋笑,“我姑父怕是要气死了,他很讨厌日本人的。日本人围攻新加坡,也不过是前几年的事,宁安那小鬼忘本。”

    “你怎么知道?”

    “灵儿给我写信八卦的。”颜棋道,“我离开伦敦的时候,跟她约好了,要一年两封信的。”

    范甬之记得司宁安。

    他年纪不大,长得特别漂亮,身材又修长挺拔,一入学校就收获了无数男男女女的好感。

    “他没和灵儿在一起?”范甬之随意问。

    颜棋诧异:“兄妹俩,怎么在一起?宁安和灵儿,就好像我和我哥哥一样。”

    范甬之颔首,不再说什么。

    与颜棋相处,话题永远不缺,吃喝玩乐也永远不烦。

    这种虚假的繁荣,将来会走向何方,范甬之不敢想,他也很少去想。

    他像是喝醉了,只贪图眼前的一切。

    又过了几天,范甬之的分行要跟菲律宾的马尼拉接洽一笔生意,他需要出去一趟。

    颜棋听说了,非常想去。

    她总惦记着去马尼拉,没有去成,因为哥哥和父母都说马尼拉不安全,不准她去。

    “范大人,你能不能带上我?”颜棋央求,“我绝不捣乱,我发誓!”

    “好。”范甬之道。

    他素来对颜棋言听计从。

    “......你打算怎么去?”颜棋又问他,“坐飞机吗?”

    “嗯。”

    “要不要用我哥哥的飞机?”

    范甬之:“我自己有。”颜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