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少帅大人,请高抬贵手 > 第1855章 陈素商的天赋

第1855章 陈素商的天赋

笔趣阁 www.xbiquge.cc,最快更新少帅大人,请高抬贵手最新章节!

    “需要!”陈素商回答花鸢。

    等会儿她立好了旗子,需要花鸢帮她守旗,决不能让旗子中途坠落。

    花鸢说好。

    陈素商借用了颜恺的白衬衫。

    她用短匕首把衬衫撕开,划破了自己的手指。

    鲜血涌出来,她在衬衫上画符咒。

    颜恺站在旁边,替她害疼。

    陈素商的符咒大有进步,手指一气而下,很快就画好了。

    颜恺帮她削好了树枝。

    陈素商对照着自己之前看到的三个方位,一个个去查看,然后用步子测量出简单的距离。

    她来来回回走了两个多小时,终于确定了三煞阵的中宫位置。

    她将旗子竖起!

    一瞬间,花鸢和颜恺感觉有什么从耳边擦过,有点冷。

    “花鸢,守旗!”陈素商道。

    然后,她又让颜恺去一个方位,把坐阵的木桩拔出来。

    颜恺依言去了。

    陈素商自己,则去另一处。

    胡君元仍是觉得此事荒唐。他是胡家的长房次子,从小研习胡家术数,知晓三煞阵的厉害,从来没听说过三煞阵还有这种解法。

    除了施术人的血符,谁的都不行。

    “花鸢,我有办法离开。”胡君元突然开口。

    他也担心。

    这个世上,有很多他不知道的秘密。万一那女人真成功了,胡君元接下来的处境会艰难很多。

    他需要利用花鸢。

    花鸢回头看了眼他。

    “如果你乖乖跟我回去,我会放了那个男的。我不为难他,只要你不再跑。”胡君元继续道。

    花鸢冷哼了声。

    胡君元又道:“那个女人,万一她的破解之法失败,我们都要死在这里。我不想死,而她的破解之法,完全是错误的。”

    花鸢的表情微敛。

    “你呢?”胡君元又问她,“花鸢,你想死吗?不如跟我做交易,你过来松开我,我们离开这里。”

    花鸢咬了咬牙:“想让我背叛朋友?做个像你一样的卑鄙小人?呸!”

    胡君元的表情阴鸷:“我卑鄙?”

    “难道不是吗?”花鸢恶狠狠道,“你当初做的那些事,你都忘记了吗?你会不得好死!”

    胡君元突然笑了下。

    他的笑容,是皮笑肉不笑,很是阴森渗人。在他这样的笑容之下,他站了起来,手里的藤蔓已经松开了。

    他默默转动手腕,终于成功。

    他走向了花鸢。

    花鸢手里拿着长枪,此刻高高举起,对准了胡君元:“站住!你若是敢动一步,我就打死你!”

    “打死了我,你再也见不到你的情郎,你自己也要给我陪葬。我倒是觉得很好,你以为呢?”胡君元拍了拍身上的土。

    花鸢气得手略微发抖。

    胡君元又靠近一步:“至于当初……当初你父母伏诛之后,可是我一直照顾你的。要说我卑鄙,你自己难道不是忘恩负义?”

    花鸢的手抖得更加厉害,几乎要失控,想冲上去撕烂胡君元的嘴。

    他可以这样颠倒黑白!

    他们胡家,个个都没有人性。

    就在她颤抖的时候,胡君元快步上前。

    颜恺和陈素商到了位置,各自拔出了坐镇的木桩,突然就听到山林里凭空一声枪响。

    枪声不停的回荡,传得很远。

    陈素商心下骇然,不知是谁开的枪。

    她还剩下一处的坐阵要破,此刻也没空回去查看;可万一是胡君元杀了花鸢,他也会顺势推倒旗子。他敢走近阵法,肯定也有办法出去,到时候困死其中的,就只剩下陈素商和颜恺了。

    陈素商急忙往回跑。

    颜恺也是同样的心思,故而等陈素商回来的时候,颜恺也到了。

    花鸢手里还端着长枪,对准了胡君元。

    胡君元躺在地上,一条腿已经血迹斑斑了。

    他的两名随从,被颜恺打伤了胳膊又捆绑起来,已然失血过多,没气息了。

    颜恺将旁边被陈素商划破的衬衫捡起来,用力扎住胡君元的伤处,又问花鸢:“怎么开枪?”

    “他挣开了绳子,想要杀我。”花鸢手里的枪没有半刻松弛,“所以我先下手了。怎么样,坐阵都破了吗?”

    “还有一处。”陈素商道,“我这就去。”

    一旁的胡君元,疼得几乎昏厥。

    他的筹算失败了,只得对陈素商妥协:“不要轻举妄动!我可以带你们出去,你再弄下去,会把我们都害死的。”

    陈素商看了眼自己的旗子。

    旗子上的血符,已经在发暗了。

    “怎么出去?”陈素商问。

    “不要相信他!”花鸢大声叫嚷,“陈小姐,你不要相信他说的半个字,他就是个阴险小人!假如真要死,我宁愿死在你的破阵里。”

    颜恺绑好了胡君元的腿伤,站起身:“阿梨,相信你自己。我们都信任你,你去吧。”

    陈素商点点头。

    胡君元的冷面就要维持不下去了,大声咆哮:“愚蠢,你这半吊子的术士,你想要自杀别带上我!”

    陈素商迟疑了几秒。

    “陈小姐,不要听他妖言惑众。”花鸢继续道,“你快去!”

    “阿梨,你去吧,我帮花鸢守旗,绝不会让旗子倒下的。”颜恺道。

    陈素商立马往最后一个方向跑去。

    胡君元疼得满头大汗,无力阖眼。他这么辛苦走到今天,不成想却稀里糊涂死在了这里。

    他的腿受伤,哪怕他现在想跑,也跑不出去了;况且,花鸢还端着枪,只要他敢动,他就是个死。

    花鸢这个疯女人,丝毫不讲道理!

    胡君元连自救的机会都没有了。他索性平躺在地上,回想自己的前半生。

    越想越不甘心。

    约莫过了二十分钟,旁边突然发出一点细微的响动。

    颜恺四下里一瞧,找到了陈素商放在水壶旁边的小罗盘。

    罗盘进入了三煞阵之后,一直不动,此刻却轻微转动了起来,只是换了个方向。

    这个罗盘,陈素商是用来找夏南麟的,由此可见,夏南麟的确是离开了山林。

    这也意味着,三煞阵破了。

    阵刚一破,花鸢立马上前,用枪管指着胡君元的鼻子:“你敢搞鬼,我现在就毙了你,就看看是你的符纸快,还是我的子弹快?”

    她术法不精通,却了解术士。

    陈素商不在场,胡君元有机会对付她和颜恺。

    胡君元没有搞小动作,因为他已经惊呆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