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最是人间留不住 > 第三十章 戳穿顾清浅

第三十章 戳穿顾清浅

笔趣阁 www.xbiquge.cc,最快更新最是人间留不住最新章节!

    顾清欢去世的消息,除了南音和楚司契,都无人知道!

    辰濯和顾清浅的婚礼,在清欢孩子出生满月的那天举行!

    也是清欢的头七!

    婚礼举办得很盛大,偌大的婚礼现场,人满为患,辰濯穿着黑色的西服,顾清浅穿着洁白的婚纱!两人在台上交换戒指,婚礼举行得如火如荼!

    人群中,南音同样穿着白色婚纱,一副新娘的装扮!拖着白色婚纱,周围的人都议论纷纷,指指点点!

    南音直接朝着两人走上台!

    全场的气氛突然变了!

    “南音,还不快下来,你上去干什么?”南音父亲上台拉南音。

    南音根本不顾,夺过主持人的话筒,“大家还不明白吧,辰家和南家,早以有了婚约,我今天来,第一是想让我的未婚夫给我一个合理的解释!第二,就是替我已经去世好友报仇的!”

    听到这里,顾清浅就慌了起来!面色紧张的对辰濯道:“辰濯,还不快让人赶下台!”

    辰濯拿过话筒,“辰家和南家有婚约,这是不可否认的事实!是辰家对不起南家,不过我现在已经有愿意娶的人!所以南音小姐,只能说很抱歉!”

    “哟!顾小姐,你抢来的东西,也戴得心安理得!”南音趁着顾清浅不注意,一把将顾清浅脖子的桃花项链扯了下来。

    “南音小姐,你这是什么意思?”

    “顾清浅小姐难道忘记了,这应该是属于你妹妹顾清欢的东西!”

    “不知道南音小姐是从哪里听来的,这桃花项链,是辰濯在很小的时候就送给我的!”

    “南音,我辰濯对不起你在先,但请你不要来婚礼无理取闹,不然我就让人将你赶走了!”

    “辰濯,你可知道,今天站在台上结婚的人,根本就不是当你救的人!”

    “南音,你什么意思?”辰濯脸色突变。

    “那你就要问你的准妻子了顾清浅了!”

    “辰濯,不要听她胡说,快让人把她赶走!”顾清浅面色大惊,满脸惊恐万状。

    “顾小姐,你心里没有鬼,你紧张些什么?”

    辰濯紧紧的盯着顾清浅,南音看了眼辰濯,继续道:“顾清浅小姐,是当年你偷偷看了你妹妹顾清欢的日记本,照着日记本的话,去欺骗辰濯,你就是当年他救过的女孩!还有三年前,是你要设计陷害顾清欢,反而害人不成,使你自己受伤昏迷三年,醒来之后你又诬陷就是顾清欢害的你!”

    “辰濯,你不要听她的,是她想拆散我们,所以才故意在这里挑拨离间的!”

    “你有什么证据?”辰濯一把推开顾清浅。

    “那就先来一段录音吧!”

    南音点头示意台边的楚司契,台上台下的人,都屏住呼吸。

    而那段录音,就是楠枝拼死去取会来的!

    楠枝:“顾清浅,你会不得好死的!三年前的事情,本是是你陷害顾清欢,没想到你算计失误,害得自己昏迷了三年,明明是你罪有应得!你醒来不知悔改,竟然有脸说是清欢姐姐陷害你!如果曾经知道你是如此狠毒的人,怎么和你成为朋友?又怎么无知到帮你陷害好人!从三年前起,我就如同一个魔鬼傀儡,处处受你的威胁,被迫为你做的坏事背黑锅!而你为了隐盖自己的罪证,竟然还要杀人灭口,我的母亲为了保护我,死在你手下的人中……”

    “…………………………………”

    顾清浅:“楠枝,你为什么和顾清欢那蠢货一样,到最后才会聪明清醒呢?……哈哈哈……你现在说这些还有用吗?”

    楠枝:“顾清欢,我怀疑你肚子里的孩子到底是不是辰濯的?”

    顾清浅:“就算是又如何?不是又如何?”

    楠枝:“我就说,顾清浅,那次逼迫给辰濯的咖啡下药,我就猜到,辰濯并不喜欢你,如果他真的喜欢你,你何必用这样卑鄙龌龊的手法,爬上辰濯的床!”

    顾清浅:“贱人,你给我闭嘴!那又如何,我怀了孩子,辰濯马上就要和我结婚,你马上就会让你彻底闭嘴!知道我所有事情的人,一个是你,一个是顾清欢,她心脏病晚期,过不了多久就会死的,而你马上就让你去见你最亲爱的母亲!就算你们知道一切,到最后剩的就是我一人,我不说,谁都不会知道!”

    全部的录音播放完,台下所有人都沸腾了,顾清浅竟然没想到,楠枝竟然保留了录音,她全身颤抖,脸色早就无法伪装平静。

    辰濯的脸早已变成猪肝色,狠狠的一把抓住顾清浅,严肃愤怒质问道:“你有什么可解释的?”

    “辰濯,那些根本不是我做的!是她要陷害我啊!”

    “顾小姐,你如果感觉录音是陷害你,那咱们还有视频可供你选择!”

    还没等南音说完话,大屏幕上就出现一声声惨叫。

    那视频就是顾清浅害顾清欢流产的全部的过程!

    血腥残忍的杀戮孩子的罪恶行为……辰濯没看完视频,当着众人的面,一巴掌就将顾清浅打爬在台上。

    宾客全都纷纷不敢相信的离场!

    辰濯也不敢相信这一切,他要去亲自找顾清欢,告诉他,这一切不是真的!

    “你去哪里?”南音喊住了辰濯。

    “她在哪里?”辰濯声音嘶哑低沉。

    “你永远见不到她了!如果想见她,就到西郊兰园墓地吧!不过她应该不想见到你!你也没有资格去打扰她!”

    南音的话,像一棵钉子,辰濯身体猛烈的颤抖了一下,像雕塑一般突然定住了。

    沉默了好久,才出说一句:“你骗人!”

    “是你和顾清浅活活的将她逼死的!难道你忘记了吗?有什么好骗的!罪魁祸首是你们两人!”

    辰濯像发疯一般,冲出婚礼现场,开着车去了西郊兰园墓地!

    在绿草如茵的墓地,立着一块新的墓碑,月荷之墓。

    “这是她被顾家收养前的真实名字!”

    “她什么时候走的?”

    “七天以前的下午。”

    “她怎么去世的?”

    “心脏病晚期加上抑郁自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