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最是人间留不住 > 第二十七章 她要死了 让我怎么冷静

第二十七章 她要死了 让我怎么冷静

笔趣阁 www.xbiquge.cc,最快更新最是人间留不住最新章节!

    而此刻的顾清浅,已经怀孕好几个月。

    辰濯白天上班,晚上下班将就回家陪她,这天顾清浅的电话突然响了起来。

    顾清浅一看又是那人的号码,就将电话挂了,结果那电话像个催命令一样,响个不停。

    她无奈的拿起电话,电话那头传来一个粗鲁男人的声音:“顾清浅,我知道辰濯不在家,再给我打一千万过来!”

    “什么?不是刚给你打了五百万!”顾清浅一听顿时就愤怒了。

    “顾清浅,顾家这么有钱,辰濯那么有钱,两百万不过是从牛身上拔根牛毛而已!”

    “那你也要懂得适可而止!”

    “顾清浅,这是你和我之间的交易!你要是不给我打这一千万,就别怪我不客气,将你的所有坏事都抖了出去,你怎么害你妹妹顾清欢的孩子的视频,还有一切的一切……”

    “你够了……!!!你以为我顾清浅是产人民币机器吗?你除了威胁还能做什么?”

    “顾清浅,别动怒,你肚子里怀着的可是我的孩子,要是我把你所有的事情都散布出去,告诉辰濯,那孩子根本就不是他的,你说他会怎么样?”

    “你敢!”顾清浅气得快喘不过气来。

    “只要你打钱来,就什么事都没有!顾清浅,好好准备准备,我给你充足的时间,明天之内把钱打到我的卡上,最近你就有时间安心养胎,或许以后你可以嫁入辰家,我们互惠互利,长期合作发展,一切都那么美好!”

    “这一千万我给你打过来,以后有多远离我多远,这一千万打给你之后,你休想再从我这儿得到半分钱!”顾清浅狠狠的挂了电话。

    气得脑袋都快要生烟,脚底没踩稳,一个踉跄,摔倒在地上,门外守着的仆人听到响声,急忙打开门,看到顾清浅挺着肚子摔倒在地上,急忙给辰濯打电话,叫了急救车,孩子还是没保住。

    顾清浅在辰濯面前假装哭的很伤心,辰濯自责没照顾好她,也没说什么,只是不停的安慰她,说孩子以后还会有的。

    顾清浅因为孩子流产了,本来她离嫁入辰家只有一步之差,又出现意外,索性没给黑爷打钱过去!

    黑爷只是种只认钱的人,他给顾清浅打了好几次电话,彻底惹怒了。

    楚司契最近一直在跟踪调查顾清浅,因为她怀孕,没有什么进展,手下调查出来,顾清浅和一个叫黑爷的男人走的很近!

    自从顾清浅流产之后,辰濯反复在思考一件事,他从来没有碰过顾清浅,只是那天顾清欢再次怀孕,他逼着她去把孩子打掉,气得他去酒吧喝酒,那天晚上他喝醉酒,顾清浅去接的他,第二天醒来,他就和顾清浅躺在床上,回想起顾清浅没了孩子的时候,她的表情虽然痛苦,可是并不真实,反倒让他想起,他逼迫顾清欢打掉孩子的种种情景,是两种完全不同的感觉!

    顾清浅有事需要出去一趟,只是在半路就被绑架了。

    “顾清浅,好久不见啊!”

    “黑爷,你到底想做什么?如果是为了钱,我现在正想办法凑!”

    “顾清浅,你有多少钱,我还能不明白,是你根本就不想给钱吧!打你电话,每次都被挂了,你还以为我不知道你的那点小把戏!”

    “听说你孩子掉了,那我今天就让你重新怀上,不然辰濯也不会碰你!”

    顾清浅一把就被那肥头大耳的男人,扔在床上,上身赤裸,满是赘肉纹身,脸上带着恶心的笑容一步步朝着顾清欢走去。

    “你别乱来!你要钱我给你就是了!”顾清浅看着眼前恶心的男人,满眼嫌弃。

    “乱来又如何,你这贱人,只配给我压,细皮嫩肉的,你第一次都是给的爷爷我,以后不也得为我服务……啧啧啧……这手,这脸蛋,不愧是有钱人家养出来……感觉就是不一样!”

    “恶心……你放开我!”

    “恶心,上次你不也挺享受的!”

    “要不是被你逼迫,我怎么和你长得像猪一样的男人睡!”

    “啪——”一把掌打得顾清浅头昏眼花,粗鲁恶心肥肥的的大手,一把撕破衣服,沉重得如同磨盘的男人压了下去,屋里只听到惨叫声,屋外守着的手下贴近门框,笑得猥琐下流。

    顾清浅躺在破烂不堪的床上,绝望愤怒……起来后,还没等顾清欢穿上衣服,笑得像一头猪的男人对门外的小弟道:“兄弟们,今天爷高兴,你们排好队,慢慢享用……哈哈哈……”

    “谢谢黑爷!”手下推门一窝蜂的涌了进去。

    “你们别过来——啊——放开我……”屋里的惨叫声断断续续,光着衣服的男人带着逛荡的笑容,提着裤子出来,有人进去。

    顾清浅最后穿好衣服,踩着高跟鞋,提着包摇摇晃晃的离开。

    “顾清浅,我黑爷只认钱,如果以后还想在京都混下去,给那一千万打到卡里!别怪我翻脸不认人?”

    被逼无奈,顾清浅和辰濯要钱,给黑爷打了过去!

    回家就急忙泡澡,用了整整一瓶香水,将全身上下喷了一遍!

    如果辰濯知道她身子脏了,肯定会抛弃她的,她必须一不做二不休,直接找人杀了黑爷,留着他就是一个祸害!

    顾清欢自从生了孩子之后,身体一天不如一天,孩子也一天一个样!早晨,顾清欢咳嗽咳血,被送入了急诊室!

    楚司契彻底乱套了,因为他竭尽全力,还是无能为力!

    顾清欢被推入急诊室时,他紧紧握住顾清欢的手,像个小孩祈求道:“你一定要没事!”

    南音急急忙忙的冲到医院,拉着楚司契质问道:“楚司契,清欢生下的孩子是辰濯的,对不对?”

    “我不知道你在说什么?”楚司契狠狠的甩开南音,语气坚定的说道。

    “楚司契,你和清欢都骗了我,对不对?你们不让我去看小孩,就是怕我知道孩子长得像辰濯!你们要骗我到什么时候!如果早知道清欢怀的孩子是辰濯的孩子,我死也不会让她把这个孩子生下来!因为他辰濯根本就不配清欢为他生孩子!”

    “南音,你冷静下来好不好!”楚司契怒吼道。

    “清欢都要死了,你让我怎么冷静!我必须将这一切告诉辰濯!”

    “你以为我舍得她生下这个孩子吗?我比谁都不希望她生下这个孩子,可是这是她生前最后的愿望!我没有权利剥夺她的愿望!”

    楚司契双手捂着脸,瘫坐在门外的椅子上,脸上写满的是悲凉沉痛和无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