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最是人间留不住 > 第二十五章 不过是童言无忌而已

第二十五章 不过是童言无忌而已

笔趣阁 www.xbiquge.cc,最快更新最是人间留不住最新章节!

    几乎将所有京都所有的地方都找到了,都没找到顾清欢!

    如果再找不到顾清欢,她打算把一切都告诉辰濯,只是在一早晨,满身衣服破烂的顾清欢自己回来了!

    她的目光很平静,和平常没有异常,没有人知道她经历了什么?

    “清欢,这几天,你去哪里去了?大家找你找得好幸苦!”南音过来扶住她,一下子被顾清欢警惕的推开了。

    “我出去散了散心!”

    “我已经和辰濯商量好了,等你回来,就接你去我那儿住几天。”

    “嗯,好,听你安排!”

    “清欢,你怎么离家出走了那么多天,是不是和辰濯吵架了,还是辰濯又欺负你了?”顾清欢被辰濯逼迫打胎的事,恐怕只有南音还不知道!

    “没有,就是心情不好,就出去散散心了!”

    “听说顾清浅怀孕了?你不会是因心里接受不了,所有才离开的?”

    “那不应该恭喜我吗?终于可以逃开辰濯的魔掌,过自己想要的生活!”

    “清欢,放下把,辰濯不爱你是事实,可以不应该月亮,而错过天空中最美妙的星辰!你为辰濯付出那么多,你到头来得到了什么,除了伤害,你什么都没有得到!”

    顾清欢还以为顾清浅怀孕是假的,没想真的是怀孕了?

    原来他不是误解她与楚司契的来往,才逼迫她打掉孩子,而是因为顾清浅真的怀孕了,才那样做的!

    原来一切,都是她自以为是!是她想太多了!

    辰濯答应南音,让自己到她那里住一段时间,不过是找个理由,赶她走!

    辰濯,已经不需要她了,她被抛弃了!

    或许,她需要去见一面楚司契,和他当面说一声谢谢。

    顾清欢去找楚司契,见到突然回来的顾清欢,他很诧异。

    “你还是舍不得离开他?”

    “不是,我回来和你说一声谢谢!”

    “这是我应该做的!”

    她才知道,原来她肚子里的孩没有被流产,是因为楚司契在医院有熟人,医生只是给她打了麻醉,时间到了,给她推出了手术室。

    他派人去医院外接她,为了把孩子生下来,只得让她远远的离开,只是连楚司契都不知道,那天去接她离开的人出现了意外,她落入了顾清浅的手里!

    没有人知道她被顾清抓走了,到底经历了什么嚒?

    她肚子里的孩子还是被保住了!

    思索了好久,顾清欢才开口道:“其实我今天来,是想给肚子里的孩子找个干爸爸的!不知道你愿意否?”

    这孩子是辰濯的,等她生完孩子,肯定没有多少时间了,她必须将孩子托付给最信任的人!

    “为了孩子的安全以及以后的成长,我必须是孩子的父亲!”

    “这样对你不公平!以后你还要取妻生子,不能耽误了你!”

    “清欢,我知道你不喜欢我,只是把我当成你的亲人或者哥哥,所以我也不会强求你,可是你得为孩子未来考虑,难道你愿意孩子长大,就过上我们从小所过的生活吗?”楚司契从和她相见的那刻起,就爱上了她,这么多年,从来没有改变过!他发过誓,这被子如果不能取到顾清欢,他这辈子就不打算娶妻了!

    “好,那就谢谢你了,我顾清欢这辈子的恩情,恐怕报答不了你了!”

    “所以我们还得去领证,然后简单举行个婚礼,才能表明我有孩子的抚养权呢!”

    “都听你的!”

    “你怀的是辰濯孩子,这件事只有我和你知道,所以你还别告诉南音!不然顾清浅肯定不会安宁的!”

    “这个我明白。”

    听到顾清欢和楚司契领证准备办婚礼的消息,辰濯来找过顾清欢!

    “顾清欢,只是让你去南音那里待一段时间,让允许你结婚的!”

    “辰濯,顾清浅都怀孕了,我不找个男人先嫁了,难道留着难堪吗?”

    “顾清欢,我只要你一句话,你是什么时候喜欢楚司契的?你到底有没有怀过我的孩子!只要你一句话,一切都还来得及!”辰濯从来没有过的认真盯着顾清欢说到。

    “辰濯,以前所谓对你的喜欢,不过是童言无忌!我夜不归宿那次,就喜欢上他了,而我,从来就没有怀过你的孩子!而现在,我已经再次怀上楚司契的孩子了,对于过去的事,我们都让它过去吧!谁也别纠缠谁,给彼此留一条退路,对谁都好!我很爱我的丈夫楚司契,我们生活很幸福,也祝你和顾清浅快乐幸福,白头偕老!”

    “希望你今天说过的话,不后悔!”

    “不后悔!”

    顾清欢转身离开辰濯,就看到不远处楚司契开车来接她,她笑着和楚司契招了招手!

    辰濯才明白,是他自作多情了!

    顾清欢假装和楚司契结婚之后,她经常坐在院子里的桃林中休息渡日,养胎。

    楚司契白天都很忙,天天会抽时间回来陪顾清欢,给她做饭,给孩子胎教,是个很称职的准奶爸!

    顾清欢明白他在忙什么,因为医生说过,顾清欢的生命,如果不怀孩子,大约有两三年,而怀孩子,孩子生产之日,并是她生命尽头!所以他已经把公司的所有事交给其他人,他只做一件事,就是为她寻找合适的心脏配型。

    每天从他风尘仆仆的脸上,虽然时常带着笑意,不过是安慰她的,给她希望!他眀知道找到合适利率只是千分之几,他从来没放弃!

    她的肚子越来越显型,楚司契脸上的笑越来越少,人也越来消瘦,南音往她这里跑得也越来越勤快!

    看她的眼神越来心疼,有时候还忍不住偷偷抹眼泪,去骂楚司契为什么眀知道清欢有病,还要让她怀孕!

    “南音,咱两虽然是病友,我肯定要提前走的,孩子出生后,楚司契一个大男人,肯定不懂得怎么照顾孩子,你要帮我先照顾一两年!”

    “清欢,你别说了!我肯定不会帮你照顾的!楚司契已经帮你找配型的心脏了,肯定会没事的!”

    “走,去看看咱们以前买的墓地去,那里可是咱们以后居住的房子,要经常去走动走动,熟悉熟悉!”

    “南音,等我的葬礼的花,我不想要菊花,我要白色荷花!因为我曾经的名字叫月荷!”

    “知道了,都记着呢!”

    “至于孩子的名字,就留给你和楚司契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