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最是人间留不住 > 第二十三章 你怀了谁的野种

第二十三章 你怀了谁的野种

笔趣阁 www.xbiquge.cc,最快更新最是人间留不住最新章节!

    顾清欢一夜都为楠枝担惊受怕,一直失眠,就等待着楚司契的消息。

    半夜,终于接到消息,楠枝被救了,顾清欢终于舒了口气。只是后面的话,顾清欢又陷入痛苦难过愤恨之中。

    楠枝的母亲为了保护她,被去害楠枝的人推倒,全要瘫痪了,剩下的日子都只能卧床不起!

    第二天早晨,顾清欢就接到顾清浅的电话。

    “顾清欢,你如果不想过安稳的日子,最好将楠枝给放出来!”

    “顾清浅,你觉得我现在的日子安稳吗?”

    “顾清欢,只要你敢再收留着楠枝,你的日子只会比现在更糟糕!”

    “顾清浅,把楠枝交给你,就是让她去送死,你害了那么多的人性命,收手吧!你要记得,人在做,天在看!”

    “顾清浅,别废话,交出楠枝,留你条生路!”

    “那要是我不交呢?顾清浅,这辈子,只有你欠我的,你欠我三年前的清白,如今你欠我一条命,我的孩子被你活活踹掉,我会记得死死的!以前我成被迫成为辰濯的情人,我觉得是欠你的,如今,你害了我多少次,你心里清楚,现在我不会就这样让你白白欺负!你欠我孩子的一条命,我回找你要回来的!”

    “顾清欢,想不到你变了,没有以前那么窝囊,我猜猜你这是受了谁的刺激,是我吗?那你是不是得感谢我啊!”

    “顾清浅,总有一天,我会让那虚伪的面目暴露出来的!”

    “那我们就拭目以待喽!只怕你可能活不到那一天了,你忘了,你从小就患了心脏衰竭,我算了算,没几年了,这可是你在你笔记本里写得清清楚楚,我可以倒背如流。顾清欢,你这辈子想跟我争辰濯,想都别想!如果可能,我会在你葬礼那天和辰濯举行婚礼!估计你再怎么气,也不能够从坟墓中爬出来!”

    三天后,顾清欢接到个让她无法接受的消息,楠枝的母亲抢救无效去世了,她扶着墙,好久才从悲痛中缓和过来,换上衣服去参加葬礼!

    葬礼举行的很简单,楠枝哭得昏厥过去,唯一出息葬礼的人,只有她和楚司契。

    从葬礼回来,顾清欢整个人都魂不守舍,虽然楠枝母亲的死,与顾清浅有关,可是不知道,顾清欢心里很是愧疚自责,如果她当初没有被顾家收养,是不是就不会发生现在的一切!

    楠枝母亲那么善良,为什么没有一个好的结果?

    还有她和辰濯的孩子,死得那么的无辜,都是因为她和顾清浅之间的恩怨!

    “清欢,没事吧?要不歇会,你最近越来瘦了!整个人看上去也很虚弱!”

    “我没事。我想让你帮助我,一起对付顾清浅,我不想那么多的人,因为她和我之间的关系,而做无辜的牺牲!”

    “清欢,楠枝也告诉我了三年前的事,你并没有错,所以你不要自责,不要把所有的事情都想成是你的错!至于对付顾清浅,只要有我在你身边,就不会让她伤害到你!相信我,就像从小时候起一样,属于你的小灿哥哥永远会保护你!”

    楚司契的双手放在她的肩膀上,那感觉那么熟悉,顾清欢不由得心里温暖起来,是那么有安全感。

    “谢谢你,我的小灿哥哥!”

    “我送你回家。”

    “你把你送到山下,我自己打车回去就好。”为了发生类似上次被辰濯撞见的事情,顾清欢拒绝了他。

    “也是,要不然辰濯又要误会你了!”楚司契很明白她心里的想法。

    车子停在山下,顾清欢伸手去拿放在脚前的包,当她触碰到楚司契那毫无感觉,硬邦邦的假肢时,还没等楚司契阻止她,她就掀开了楚司契的黑色的裤腿,看到眼前的一切,顾清欢静止住了,她眼里是说不清的痛苦心疼。

    “小灿哥哥,你告诉你过得很好?这是怎么回事?我们分开的时间里,你到底都经历了什么?那时候你的腿可是好好的!如果今天我无意中不发现,是不是直到我死,都不打算告诉我?”

    “傻瓜,别哭,你怎么说傻话了,现在不是好好的吗?”楚司契顿时就慌了,他怎么又没想到,他隐藏得好好的,怎么容易就被发现了。

    顾清欢一直掀起,直到膝盖的地方,因为长期带假肢,被截断的地方因为感染出现红肿溃烂……

    楚司契伸手将她的眼睛遮住了,将那狰狞恐怖的伤口遮盖了起来,顾清欢无力轻轻靠着他毫无知觉的假肢,强忍着将嘴皮都活活咬出血色,心痛得狠狠的抽搐,整个人都不停颤抖……

    顾清欢都不知道她是如何下的楚司契的车,又怎么爬上出租车的。

    “小姐,你到了。”

    出租车司机喊了几遍,她才吃力的爬下车,哭了一路,身体都哭得抽搐了!

    “顾小姐,你回来了。”刚走到门口,顾清欢就直接晕倒了。

    仆人吓得急忙给辰濯打电话,辰濯接到电话就赶了回来。还带着医生回来。

    只是辰濯刚回到家,顾清欢就醒来了,原来她是哭晕过去了。

    看到顾清欢眼睛哭得通红的样子,辰濯问她话,她已经哭得嗓子沙哑,直接说不出来话!

    “她今天出去了?”辰濯的眼神很严肃,到底是什么事,哭得这么伤心。

    “顾小姐出去了一趟,具体去了哪里,顾小姐没说!”

    辰濯晚上一直陪在顾清欢的身边,顾清欢躺着睡着,辰濯也轻轻的掀起被子,就躺在她身旁,看着她熟睡安静的模样,忍不住用手扭了扭她粉色的苹果肌,情不自禁的眉头舒展,轻轻的从伸出手,将她勾到自己的宽阔怀抱,这样抱着睡了一天晚上,顾清欢睡得很香,只是辰濯起得比较早,顾清欢起床时,辰濯已经在书房里做自己的事了。

    “昨天到底什么事?哭得那么伤心,还是谁欺负你了?”

    “去参加葬礼了。”

    辰濯无奈的摇了摇头,竟然还有人参加葬礼将自己哭晕倒的!

    “辰濯,你说人死了,还会记得生前的事吗?”

    “你是不是参加个葬礼,智商也没有了,人死了,粉身碎骨,什么都没有了,怎么会记得生前的事!”

    顾清欢不知道今天辰濯的脸上,怎么带着笑容,还那么有耐心的和她说话。

    辰濯手不停的动着,点击开邮箱的图片,辰濯的带着笑意的脸突然变阴沉,关了电脑,从座位上坐了起来。

    “收拾下,我带你去医院将孩子打了!”

    这话如同一串鞭炮,炸得顾清欢噼里啪啦,她又怀孕了,而且是辰濯亲口说的要将它打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