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最是人间留不住 > 第二十二章 你和他什么关系

第二十二章 你和他什么关系

笔趣阁 www.xbiquge.cc,最快更新最是人间留不住最新章节!

    从楠枝那里听到事情的真相,顾清欢想了三年,都没想清楚,当年那些打顾清浅的人,为什么要诬陷给自己!

    “看到你心情这么低落,我就不应该答应带你来的!”

    “和来这里没关系,只是突然知道曾经一个想不明白的事情真相,有些震惊罢了!”

    楚司契将顾清欢送回她的别墅。

    “清欢,有什么事给我打电话!如果辰濯赶欺负你,你搬回来我那里住,我也不会放过他的!”

    “我现在过得挺好的!”

    “清欢,你的病我会帮你想办法的,只是你对自己要有信心,切莫自暴自弃!”

    “小灿哥哥,我会的!”和楚司契告别的顾清欢,忍不住眼泪又落了下来!

    她的病,已经无法挽回了,心脏衰竭不是普通的病,心脏彻底衰竭了,也就没了心跳,也就不能呼吸了,人就死了!

    她都对自己的病看透了,也只有她的小灿哥哥,不愿相信不愿放弃!

    她在这世界上,已经没有了遗憾了,她找到了自己的小灿哥哥,他现在过很好就够了!

    擦干净眼泪,顾清欢才推开门进屋,屋里的仆人很安静,顾清欢感受到一种午平常不同的的氛围。

    她迈着步子上楼,楼上客厅的沙发上,辰濯一脸阴霾,靠在沙发上,目光万年幽冷寒潭,全身散发着冰川崩塌余留的寒潮,那种冷是冷到骨子里。

    “去哪里了?”淡淡的语气,却蕴含着波涛汹涌的怒火。

    “去找一个朋友玩去了!”

    “顾清欢,我真是低估你的能力了!你还想骗我多久?其实你和楚司契早就搞在一起了,对不对,顾清欢!”

    “辰濯,你什么意思?我今天跟楚司契在一起,但是我和他清清白白,我做过什么,心里清楚得很!”

    “什么意思?顾清欢,我亲眼所见,你和楚司契那野男人都抱在一起,一起吃午餐,一起逛街,你还有脸说得出来你清清白白,你到底得有多贱!”

    “辰濯,你这样说我,你了解过真相吗?”

    “哼!真相,我眼睛看到的就是真相!”

    “顾清欢,如果今天我不是亲眼所见,你到底要骗我多久?第一次你在楚司契那里过夜,你骗我说你晕倒了,是他救了你,我相信你了!可是在顾家宴会那天晚上,你和他眉来眼去,有说有笑!我忍了……而今天,是我亲眼所见你和那男人抱在一起!”

    “我不过是你床上发泄的工具,就算我真的和其他男人有开往,好像和你辰濯没有任何的关系!”

    “顾清欢!”辰濯面带怒意,狠狠的一掐住她的脖子,大声对她吼到。

    “ 顾清欢,你是我辰濯的女人,你忘了吗?你告诉我,你是不是早就和楚司契在一起了,所以即使你怀了我的孩子,你不愿告诉我,悄无声息的将孩子打掉了!是不是……?你说话啊!”

    “辰濯,你要问我肚子里的孩子是怎么没的,你应该去问你的浅浅,你没有权利来指责我!”提到底到孩子,顾清欢刚从失去孩子的影阴里走了出来,她的精神再次异常。

    “顾清欢,你编得理由可以在烂一点吗?从来都只有你害浅浅,浅浅那么善良的人,我就不相信她能做出来如此的事情!”

    浅浅,她不过是你的浅浅而已!

    “本来我在你心目中,不就是一个烂人,还能编得出来什么水平的理由!”

    “顾清欢,再给你最后一次机会!你和楚司契什么时候在一起的?”

    “辰濯,我和楚司契只是朋友,我和他除了朋友之外,没有任何关系!你明白了吗?”

    “那你们今天抱在一起,又如何解释?”

    “说过了,心里坦荡荡,没有什么好解释的!”顾清欢已经什么都不在乎了,她的心已经随着那个孩子死了!

    “顾清欢,你要证明你和楚司契没有关系,你最好给我说明今天是怎么回事!然后让楚司契来亲口跟我说,他和你没有任何的关系?要不然,以我辰家的势力,我会让他楚司契一无所有!”

    “辰濯!求你了,你有什么气往我上撒,你别动楚司契!”

    “不能?顾清欢,你现在就开始帮着那野男人了,是不是?”辰濯一把将顾清欢扔在沙发上。

    “辰濯,算我求你一次!”

    “顾清欢,我告诉你,他敢觊觎我的女人,他楚司契就是在挑战我!我会现在就用行动来告诉你,你只能是我辰濯的女人!”

    “不要——”

    “哼!”大手一挥,顾清欢就被他狠狠压住,抬起分开双腿,带着怒火干涩狠狠进入,顾清欢痛得连说话的力气都全无。

    就在那一刻,她所有想要对他的话,都不想开口,变成沉默!

    为什么她被顾清浅迫害的时候,辰濯什么都不知道,而她跟谁交往,他全都会知道,她不认为这是巧合!因为顾清浅无时无刻都派人在暗中监控着她,她的一举一动,顾清浅都知道!因为这一切都是顾清浅透露给辰濯的!

    想到顾清浅,顾清欢的心里一紧,全身冷汉都出来了……

    她突然想到一个人——楠枝。

    不会的,不会的……顾清欢不停的安慰自己,全身都忍不住颤抖了起来,顾清浅既然能做得出来活活的将她的孩子踹掉,对于楠枝,她下狠手根本就是吃人不吐骨头,不会手软的!

    辰濯在她身上发泄满足了,穿衣服走人。

    “顾清欢,你要是再敢去见辰濯!别怪我没有警告过你!”

    辰濯离开后,顾清欢像疯一样,顾不得身上的疼痛,给楚司契打电话。

    楚司契刚从顾清欢这里回去,就接到她的电话。

    楚司契接通电话,还没开口说话。

    “小灿哥哥,快去救楠枝,她有生命危险!”顾清欢说话的时候不短喘着粗气,全身颤抖,给他的感觉,她现在并不好!

    “我知道了。清欢,你还好吗?是不是辰濯又欺负你了?”

    顾清欢听到楚司契的话,心头的全部委屈涌现,泪眼婆娑。

    她用手紧紧的捂住嘴巴,使劲将哭声憋住,任由泪流满面假装很好好好的语气道:“我很好,一定要救回楠枝!”

    “放心!你要照顾好自己!”

    挂了电话顾清欢,捂住被子,嚎啕大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