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最是人间留不住 > 第二十章 她的小灿哥哥

第二十章 她的小灿哥哥

笔趣阁 www.xbiquge.cc,最快更新最是人间留不住最新章节!

    接下来的日子, 南音也经常打给电话问她,最近好吗?她只能骗她说很好,好多次约她一起出去逛街,她都推了没去。

    “清欢,要告诉你个好消息,你很快就能见到你的小灿哥哥了!”大清早,顾清欢就接到啊峰叔给她打来的电话,一下子就将她从床上腾了起来。

    “阿峰叔,不要告诉我,我这是在做梦!”顾清欢用力掐了下自己的大腿上的肉,发现真的好疼。

    “没做梦,是真的!清欢,恭喜你啊!”阿峰叔在电话那头笑得很开心。

    “谢谢阿峰叔!”

    “不客气,你准备下,大概下午就能见到人了!”

    这么多年来,顾清欢的脸上从来没有挂着这么多的笑容!

    她起床舒舒服服的泡了澡,从衣柜里拿出设计独特的白色长裙,将头发盘起花苞头,白色尖头平底鞋!脸上也画着淡淡的妆容,镜子里的她似乎和平常是两个人!

    从早晨接到阿峰叔的电话之后,顾清欢激动的心情就没有平静下来过!

    拿着月华色手包的顾清欢,迈着轻快的步伐,楼下的仆人从未见脸上带着笑意的顾清欢,换了衣服化妆的顾清欢,更是给人耳目一新的明亮之感,似乎她整个人都散发着灵动的气息!

    “顾小姐今天出去啊?”

    “是的。”顾清欢的语气很轻扬如微风。

    顾清欢出门打车直到阿峰叔给她的地点。

    南路北大街88号,听说是家糕点店。

    顾清欢从车里钻出来的瞬间,看到装璜高雅的糕点店,不由得念出店的名字——月影风荷

    她的心不由的一紧!

    顾清欢未被顾家收养之前的名字,叫月荷。

    而这店铺的名字,也包含着她名字!

    真的是她的小灿哥哥!

    也只有她唯一的小灿哥哥,才知道她原来的名字月荷!

    当初顾清欢的母亲出轨,她的母亲被她愤怒的父亲活活用床单捂死,她知道她父亲是爱她的母亲的!

    后来警察来,带走了她的父亲,到死都没有说出他杀害妻子的理由,是因为妻子出轨,她的父亲被判处死罪,她的父亲被警察带走的时候,她哭喊着抱住她父亲的大腿,不让他走,他的父亲看着她留下泪水,只是说了句:“月荷,父亲对不起你,你要好好的活下去!”

    她父亲被带走的那天,天空飘着细雨,她蹲在地上哭得伤心欲绝,一个和她一般大的男孩,将她从地上拉了起来,将她的眼泪擦干净,温和的说:“别哭,以后就让我来照顾你!”

    后来两人一家有点亲戚关系的人收养了。

    寄人篱下的日子并不是好过的,两人被迫经常干一些粗活重活脏活,还经常受到女主人的毒打!

    还经常不让两人吃饱,吃不饱没力气干活,活干不完,又是要遭到毒打!

    那时候,两人经常被打得身上都是出血或者腐烂的伤口,两人的住处就是一个柴房。

    记得一次,两人经常吃不饱,顾清欢被女主人毒打,不给饭吃,小灿在刷婉的时候偷偷给留了一婉饭,打算夜深人静的时候给她吃,结果被女主人发现,将饭倒在灰里,命令她将沾满灰的饭吃下,不吃又是一顿毒打!

    两人冬天没厚的衣服穿,不敢在柴房里生火,实在饿得不行就喝点水,冷了就跑到路上烧火取暖,有一次实在冷不住,两人又烧火取暖,将那主人的柴房点燃了,为了不让她被打,她的小灿哥哥承担了所有的责任,结果小灿哥哥被打得不醒人事,全身都是血痕,就在那天夜里,两人离开了那家,四处流浪乞讨,再也没有回到那充满黑色记忆的地方!

    两人吃过垃圾桶里剩饭剩菜,睡过大街,还有桥洞,被人讨厌嫌弃,无论生活如何艰难困苦,两人还是坚强的生活下去了,后来,两人走散了至今未见面!

    还好,无论生活怎么对两人不公平,都好好的活了下来!

    站在门口的顾清欢,不由得激动得热泪盈眶!

    她整理好衣服,出门前在胸前别了朵白色荷花,推门而入。

    “欢迎光临,这位小姐!”

    顾清欢看了眼店内摆放着五颜六色的各式糕点!播放着安静的轻音乐,客人在慢慢的享用下午茶!

    她静静的站在中央,将屋子环顾了一周,楚司契看了眼手表,穿着正式西装,也在黑色西服的胸口别着一朵白色荷花。

    修长的身影从楼梯上缓缓下来,远远的看去,他就看到一抹白色身影背对他,站在大厅的中央。

    “老板!”

    顾清欢转身,正好对上了楚司契的那略微惊讶的神色,再彼此看到胸前的标志性白色荷花!

    顾清欢怎么都不敢相信,楚司契就是她的小灿哥哥,两人隔着几米远的距离,仿佛时间静止一样!

    “月荷——”

    “小灿哥哥——”

    两人异口同声道!

    两人奋不顾身的跑向对方,然后紧紧相拥!

    “小灿哥哥,这些年,我找你找得好苦啊!”顾清欢声音哽咽道。

    “我也一样!找得好苦!”楚司契的声音有种和平常不一样的沧桑之感,能能感受到他内心的无法平静。

    楚司契和顾清欢怎么没想到,原来彼此都早就相识!

    只是没有认出而已!

    “小灿哥哥,这些年你过得好吗?你这疤痕是怎么弄的?”顾清欢仰头看着楚司契,他的眸子里泛着星星点点的泪花,手指小心翼翼的抚摸上楚司契眼睛和眉毛间那道明显的疤痕,是那么的让人的心疼,他的小灿哥哥肯定吃了很多的苦。

    “月荷,我过的很好!没有我在你身边,肯定过得不好,肯定有人欺负你!”楚司契边说边伸手将顾清欢眼角泪水轻轻的擦拭干净,边心疼的将她脸颊两边的头发拔在两边。

    楚司契的话击起了顾清欢内心的所有的委屈,再回忆起两人曾经一起熬过艰难的日子,忍不住大声哭出声。

    “让你受委屈了,从此以后,小灿哥哥会一直在你身边,不会让任何人再欺负你!”

    “呜呜呜……呜呜呜………呜呜呜……”顾清欢哭得更大声了。

    楚司契扶着泣不成声顾清欢上楼,不停给她拍着后背,给她到了水,直到顾清欢稍微缓和下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