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最是人间留不住 > 第十九章 辰 我累了

第十九章 辰 我累了

笔趣阁 www.xbiquge.cc,最快更新最是人间留不住最新章节!

    “谁告诉你的,是我自作主张将孩子打掉的?”顾清欢毫无神色的目光,瞳孔里全都是痛苦绝望!

    “昨天晚上夜里我接到医院的电话,我赶到医院,你已经将孩子打掉了,难道你忘记了吗?”

    “哈哈哈………”顾清欢突然笑了起来。

    笑得辰濯莫名其妙。

    顾清欢笑着突然停了下来! “辰濯,我对你很失望。”

    “顾清欢,你是不是因为昨天晚上我没接我电话,所以跟我赌气,来医院将孩子打掉了?”

    “辰濯,你太自以为是,也想多了!”顾清欢声音从来没有像现在一样冷淡过!

    “顾清欢,你是我辰濯的女人,你怀的孩子是我辰濯的亲骨肉,就算你不喜欢孩子,也不应该打掉孩子,你是讨厌孩子,还是讨厌我啊?”

    “我是你的的女人,陪睡觉的那种,所以不就是一个孩子吗?重要吗……有必要大惊小怪吗?”

    顾清欢话音刚落,辰濯一个巴掌狠狠的过来,顾清欢一个没站稳,倒在地上,辰濯这一巴掌,心里有多愤怒,就有多用力!顾清欢嘴角都被打出了血!

    突然间两人沉默了!

    顾清欢看着辰濯不说话,辰濯看着顾清欢不说话!

    最后辰濯愤然而走!

    听到辰濯摔门而走的声音,南音急忙从外边进来,就看到顾清欢倒地,嘴角边都被辰濯打出了血。

    “清欢,到底是怎么回事?昨天说的好好的,要送你出国,今天怎么就突然变成这样子了?”南音将她从地上扶了起来。

    “南音,我的孩子被顾清浅踹掉了……昨天我挂了你的电话之后…………她让人用绳子把我捆住,一脚又一脚的踹我的肚子,一脚又一脚……一脚又一脚,红色的血液就从我腿间流出,我却无能为力!”顾清欢呆呆的看着门,好像在叙述着一件完全和她没有关系的事!

    “怎么会这样子,你为什么不告诉辰濯!”南音不敢相信,她不敢想象那是一种怎么残忍血腥的场面。

    “告诉他,我的孩子又不会回来……他又怎么相信我说的就是真的!你觉得还有必要吗……”

    “顾清浅怎么可以这样狠毒!难道就这样让她白白欺负吗?”

    “南音,我好累!可我又不敢睡,我闭上眼睛,眼前全部是红色的血,昨天晚上那些罪恶的画面,如同放映机一样,它们像魔鬼一样缠绕着我,让我不得心安!”

    “清欢,别这样……不是你的错!不是你的错!”南音抱着自言自语的顾清欢,哭成泪人!

    “你说一个有着生命的胎儿,活活被踹成一滩血,它得多疼!”

    “清欢………别说了……”

    顾清欢再次晕倒,南音只得喊医生急救!

    顾清欢在医院住了一个多月,都是南音在照顾她,期间楚司契也来看过她几次。

    楚司契这天早上来得很早,竟然带着一兜桃子!

    顾清欢想起,上次还看到桃花,现在就吃到桃子!这时间过得真快!

    “多吃点,这桃子可是我亲手种的,你有缘看到它开花,所以才带给你品尝,要是平常人,我桃子皮都不给她留点!”

    “楚司契,你最近心情不错,是有什么好事要发生吗?”南音看着他那满面春风的样子。

    “好事将发生,不过还不是时候。”

    “你要让我和清欢乐呵乐呵,就先找个女朋友,请我们吃顿饭!”

    南音和楚司契在有说有笑,都是为了顾清欢心情能好些!

    本来南音知道顾清欢的孩子顾清浅那么血腥的害掉,她愤怒,发誓要这一切告诉辰濯,可是顾清欢跪在她面前,哭着求她不要告诉辰濯!

    看着她那种没有出息的样子,真想狠狠的将她骂清醒,可是想想又为她心疼!只能怪这世间真的太不公平了!

    辰濯自从那次大怒从医院丢下顾清欢,开始虽然发怒生气,后来气慢慢的消了些,虽然对顾清欢也很大的意见,经常不由自主的想她,每次去医院看顾清欢,都到医院门口又折回去了!

    顾清欢出院那天,辰濯去接的她!

    “走,回家。”辰濯拉起顾清欢的手道。

    “我想到南音那里住几天。”

    顾清欢轻轻的推开辰濯的手道。

    她目光淡淡的盯着辰濯,内心却波涛汹涌,辰濯,顾清欢曾经再爱你,也回不去了,我们之间已经隔着一条生命了,我不可能当它什么都没有发生过!

    “不可以!必须回家。”辰濯狠狠的拒绝,抱起顾清欢就上车!

    “顾清欢,我孩子的事,还没有和你算账,所以你别想躲着我!”辰濯欺身将顾清欢压住,想进一步动作。

    “辰濯,我累了,我想离开你了!”

    辰濯停住动作,“理由?”

    “你有顾清浅,而我,累了,玩不动了!所以,求你放过我,给我一条生路,这样对谁都好!”

    “顾清欢,你跟着我回来,只是单纯的跟我说这些吗?”

    “你以为呢?”

    “你为什么要打掉孩子?至今你都没有给我一个合理的理由!”

    “我现在不喜欢你,也不喜欢为你生孩子,理由就是这么简单!”

    “顾清欢,再给你一次机会!”

    “答案同上!”

    “告诉我,你和楚司契什么关系?”

    “朋友!”

    “朋友?顾清欢,怕不止如此!上次你消失一夜,我可以暂且让它翻篇,可是最近的这一个月!楚司契频频来医院看你,还跟你有说有笑,为什么,在我辰濯面前,从来没见过你笑过?”

    “被你留在身边折磨了三年,如果换做你,还笑得出来吗?”

    “顾清欢!那是你罪有应得,就冲你刚才的话,你这辈子都别想离开我!”辰濯彻底愤怒了。

    “我罪有应得也不应该有你来定!”

    才刚到家门口,两人就吵得不欢而散!辰濯开车离开了!

    回家休息不久,南音给她打电话。

    “清欢,你没事吧?辰濯有没有对你怎么样?”

    “南音,我没事。突然想到最近我们也没什么事,要不我们有时间去选快墓地吧!趁早选好,还能选块好地!我喜欢阳光充足而且有风的位置!”

    电话那头的南音突然沉默了,然后淡然的笑着说到:“可以。”

    “南音,我感觉这辈子什么事都没做,就要过完了,你说老天让我们来这样走一遭算什么回事?”是不是是我们上辈子坏事做多了,这辈子折寿了?”

    “好像是吧,要不然也找不到其它合适的理由!”

    两人打着电话,说着说着笑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