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最是人间留不住 > 第十五章 顾清欢 你这贱人

第十五章 顾清欢 你这贱人

笔趣阁 www.xbiquge.cc,最快更新最是人间留不住最新章节!

    大约过了半个月,辰濯又回去了顾清欢的住处拿东西,正好赶上晚饭,便和她用了晚餐,回家之前,辰濯感觉到口渴,还让顾清欢给他泡了一杯茶,然后回公司加班,只是回到公司,辰濯觉得身体开始燥热,开始变得口干舌燥!

    辰濯感觉到身体的异常,急忙离开了公司,正好在公司外遇到朝他走来的顾清浅。

    “辰濯,你下班了?我正好买了你爱吃的菜,正想看看你有没有加完班,然后一起回顾家吃顿晚餐!”顾清浅一脸单纯简单的模样。

    “浅浅,你先回家,我还有事,就不和你回顾家了。”

    对公司的司机吩咐道:“送顾小姐回家。”很快就爬上了自己的车。

    辰濯身体像被火烧一样难受,他大概明白这是怎么回事?他回想起在顾清欢那里喝了一杯水,想到肯定是她干出来的好事。

    “辰濯,你是有急事吗?要不要紧?”顾清浅一脸担忧的模样,其实她是在极力挽留辰濯。

    看着辰濯离开的样子,她知道辰濯肯定会去找顾清欢,她必须阻止,所以她爬上车,也往顾清欢的别墅方向赶!

    辰濯已经管不了那么多了,心里对顾清浅愧疚,她一定要找到顾清欢那贱人,竟然刚给他下药!她真的是在挑战他的极限,也是在找死!

    辰濯的车子停在顾清欢别墅,顾清欢还以为是辰濯忘记东西了,却不想从车上下来的辰濯脸色从来没有如此的愤怒,眼里的愤怒像火山喷发。

    “顾清欢你这贱人!你竟然敢给我下药,你是不是不想活了!”辰濯过去就是死死的掐住顾清欢的脖子,顾清欢顿时吓坏了,她从来没有见过如此大怒的辰濯!

    “辰濯,下药是什么意思?”也许是被吓了,顾清欢说话有些颤抖。

    “顾清欢,你这个不知羞耻的荡妇!你还说不知道!”顾清欢就被辰濯狠狠的摔在沙发上。

    因为药物的作用,辰濯眼睛赤红,抓着顾清欢的手烫得像烙铁,触碰到她的皮肤似乎冒着热气,顾清欢大概也明白他所说药物的意思了,可是这一切和她没有关系!

    “还敢说不是你干的,我今天晚上在你这喝了水,回去空气就变成这样,你还说很你没关系!”辰濯感觉体内有一股火山般的热气要爆发出来,却又找不到出口,皮肤上灼热得火烧火燎,顾清欢被扯着的衣服,露出洁白的手臂,辰濯再也控制不了,再一狠,就将顾清欢身上的衣服扯的粉碎!

    “辰濯,你放开我!”顾清欢挣扎。

    “贱人,你现在还跟我装纯良!”辰濯再一扯,顾清欢全身一丝不挂!

    “辰濯,你能不能清醒点!这三年来,我顾清欢和你睡过的次数还不够多吗?我顾清欢能少这一次吗?”顾清欢的话似乎提醒了辰濯,他安静了下来,将今天晚上的所经历过的事都想了一遍,从公司到顾清欢这里,他有意无意中就感觉口渴,所以才让她泡茶,吃完饭他离开到公司,全身才有反应!

    身体里的药物越来越猛烈,辰濯脸也红的异常,全身的灼热让他难以控制,心中似乎燃烧着把熊熊大火,而身边只有顾清欢,辰濯顾不了那么多了,用力一挺,那灼热的源头终于有释放的缺口!

    楼上粗重的喘息声和今人面红耳赤的低吟声,让楼下的人脸红耳热,顾清浅车子停在顾清欢住处下,就被门口的仆人拦住了。

    “顾小姐,辰先生吩咐过,这里除了辰先生,不能让其他人进入!”

    “我是顾清欢的姐姐顾清浅,我来看妹妹应该总可以了吧?”

    “那你给辰先生打电话,如果他同意就可以进入了。”

    本来顾清浅追着辰濯,结果因为下雨,她的车子被堵住了,所以她来迟了整整半一个小时。

    辰濯进来了这么久没出来,肯定想象得出来他正在里边做的是什么事?

    顾清浅回到车上,简直是气疯了,气愤狠毒悉堆眼角,脸色铁青愤怒扭成变形的一团,额头青筋暴起,胸口喘着粗气,根本就无法平静下来!

    “顾清欢!!!死贱人!”她明明设计得那么完美,这药是她托人高价从国外市场弄到的。她都已经摸透辰濯每星期五都会去顾清欢那贱人那里,所以那要在早晨就放在了辰濯喝的咖啡里,只是要药的药性发作是喝下十个小时后发作,她都已经设计好了,辰濯今天会几班,所以她才动手。

    先让辰濯喝下药,晚上回顾清欢那里,再回来加班,她去公司找加班的辰濯。只要成功,就是一箭双雕,她可以彻底的得到辰濯的心,辰濯也会怪异是顾清欢给他下药,肯定会彻底讨厌顾清欢。

    而现在发生的一切,根本就不是她所想象的那样!她以为万无一失的计划,却给顾清欢那贱人做了嫁衣!

    想到现在辰濯正在和顾清欢那贱人翻云覆雨,她就气得快要吐血!

    辰濯是属于她顾清浅一人的,别人都休想和她争,和她争男人的人都没有好下场!她没有输,她不能输!

    她从车上拿下给辰濯准备好吃的,下车,“这位大哥,请你帮这些东西交给辰濯,就说我在公司看到他,有些不放心就跟过来了,看到他在这里,不忍打扰,所以将给他的东西留下,就先走了。”顾清浅压制住心中的愤怒,极力微笑温柔。

    也许是药物的作用,辰濯活活奋战了好几个小时,才低喉一声,喘着粗气瘫软在床上,顾清欢已经没有任何力气快要累得睡过去。

    辰濯起来穿好衣服,顾清欢还一动不动的躺在床上。

    抓起手机,手机上都是顾清浅给他发的消息,说她身体有些不舒服,辰濯一看,是几小时前发给他的消息,抓起衣服急匆匆的打着电话离开了。

    顾清欢已经全身麻木,虚弱无力的爬在床上,能让辰濯这么上心的,除了顾清浅,还会有谁?她大概能猜到,能给辰濯下药的人,这么卑鄙龌龊的手法都想得出来的人,不是她顾清浅,还会有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