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最是人间留不住 > 第十三章 丢了项链 也丢了你

第十三章 丢了项链 也丢了你

笔趣阁 www.xbiquge.cc,最快更新最是人间留不住最新章节!

    辰濯将所有的愤怒发泄在她的身子上,顾清欢身体越来消瘦,被辰濯回来折腾一次,她要休息好几天,医生曾经提醒过她,不能剧烈运动,不然只会加速她心脏衰竭只会透支她所剩无几的生命!

    辰濯不知道她心脏的事,她无法拒绝辰濯每次的对她折磨,每次辰濯根本不顾虑她的感受,只为发泄对她的讨厌,还有满足他的生理需求,每次发生关系,顾清欢都像木头躺在床上随他翻来覆去的折腾,她忍受着心脏的疼痛,咬破舌头,掐坏手心,不敢喊痛,也不能在辰濯面前出现任何的异样!

    辰濯不来的日子,她每天就像一具尸体,躺在地上,抬头仰望着天花板,期盼着一天的结束,另一天的到来!

    时间待久了,她也就习惯了,她不过是提前进入了辰濯为她准备的坟墓!

    她与外界没有任何的联系,别人也不知道她去了哪里?她不必在受顾清浅的陷害,也不必考虑其它的事情,她的世界只有自己和辰濯!

    足足关了三个月,辰濯才将她放了出来,楚司契给她发消息,只是很她说了抱歉,没有帮她找到桃花项链,不过他已经给她重新买了一个项链。

    从别墅里出来的的第一件事,即使楚司契告诉她没找到项链,她还是亲自到顾家举行宴会地方找项链,她把那项链看得比她自己的生命都重要,那项链承载着她对辰濯所有期待和回忆!

    “顾清欢,你还回来干嘛?你难道忘记了,你已经和顾家彻底没有了关系!”顾清浅一身粉色裙子一身高贵,双手抱在胸前,随意把玩着手中的卷发,画着精致妆容的脸上带着不可描绘笑容。

    相比瘦弱不堪,憔悴的顾清欢,两人简直是天差地别!

    “我回来找完东西就走!”顾清欢绕过顾清浅,淡淡的回答道。

    “哼!顾清欢,你能有什么值钱的东西?”

    顾清欢不想她她多啰嗦,想到那天的宴会的事。

    顾清欢像疯了一样,将那天宴会的所有地方都找了个遍,依然没找到那跳丢失的项链。

    她突然想起那天,会不会是那天掉在了水池了,其它所有地方都找遍了,唯一没有没找的地方就是水池了,顾清欢找人来将水池都翻了一遍,仍然没有找到那跳丢失的项链!

    直到太阳落山,顾清欢依旧没有放弃,一人又在水中找了一遍,爬上岸的时候,她像个被遗弃的孩子,满身湿透再次奔溃爬在岸边哭了起来!

    她还记得,当初辰濯亲自为她带上项链,说他日你只要拿着这桃花项链,我便认得出是你!

    “对不起,辰濯,我将项链丢了………!对不起……对不起……”

    全身湿漉漉的顾清欢,满脸伤心,脚步缓慢的离开,顾清浅和辰濯两人有说有笑的迎面走来。

    在水中浸泡了一天,顾清欢全身被冻得青紫,四肢不由自主的瑟瑟发抖,眼神迷离恍惚,嘴皮发白,丢了那项链,顾清欢像丢了魂一样!

    “妹妹,你怎么弄得满身都湿透了,你没事吧?”顾清浅假装紧张的跑到顾清欢的身边,紧紧的拉着她,脸上表现得十分的手着急不安。

    “辰濯,块来看看,清欢晕倒了!”辰濯快步接过倒在顾清浅怀里的顾清欢,温柔体贴的对顾清浅道“你回家换身衣服,别冻感冒了,我明天过来接你上班!”

    “可是辰濯,清欢她,我很担心她!”顾清浅满脸担忧的盯着辰濯怀里的顾清欢。

    “不用担心,你好好在家休息,自己都顾不上还担心别人!”

    “辰濯,清欢就拜托你了。”

    看着辰濯的车载着顾清欢走远,顾清浅恢复了往日的真实面目,从脖子间掏出了原本属于顾清欢的桃花项链,细细的抚摸着,狠毒的眼波流转,顾清欢,你就算把那水池翻了过来,也不找到,因为项链就在我手中。

    那天宴会,顾清浅在水中成乱抓走了顾清欢脖子的项链,以前辰濯问她以前给她的桃花项链,她只好骗他说被他珍藏起来了,现在桃花手链已经在她手中,就算顾清欢戳穿了她欺骗辰濯的真相,顾清欢也没有证据证明她才是曾经辰濯救过的女孩!

    顾清欢迎来的时候,模糊不清的视线中,熟悉别墅卧室摆设,辰濯那熟悉的身影坐在床前的椅子上。

    看到顾清欢醒了,辰濯从她背后伸手将她扶了起来,将被子拉起来盖好,大手捏着她的肩膀,神色严肃冷毅道:“听浅浅说你是去水池中找项链了,什么项链如此重要,你竟然连命都不想要了?”

    也许是三年来,辰濯第一次来算是心平气和的和她说话,顾清欢想到他送她的桃花项链,就这样丢了,眼眶一酸,曾经最熟悉的人近在咫尺,却没有勇气和他相认!辰濯,我就你曾经救过的女孩啊!这样的话,顾清欢在心里默念了千百遍。晶莹如雾气的泪水在眼眶里流转,盯着辰濯的眼睛是那么隐忍无奈!

    最后哇的一声,一下拉着辰濯的手臂奔溃大哭,“那项链是这辈子对我最重要的人送的!”而你却不知道,那个人就是你辰濯。

    “丢了就丢了,有什么好哭的!”辰濯大手扶起顾清欢的脸庞,粗鲁的将她眼角的泪水擦干,辰濯的话里带着几分莫名的火气。

    他不知道为何,当从顾清欢口中说出那个最重要的的人时,他很烦躁还有几分愤怒。

    转身从衣架上拿了衣服,准备离开。

    顾清欢躺在床上,看着辰濯离开的背影,声音沙哑虚弱情不自禁的喊出声:“辰濯……”停顿了一秒,还是将话吞了回去,只是淡淡的说了句“谢谢你送我回来!”

    “要谢就谢你的姐姐把,如果不是她,我才不会管你的死活!”

    沉重的门被嘎吱一声关了起来,熟悉的身影彻底消失,冰冷的木门将她与辰濯隔在两个永远遥远的时间!

    她丢了项链,也丢了她最最爱的辰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