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最是人间留不住 > 第十一章 顾清浅的挑衅

第十一章 顾清浅的挑衅

笔趣阁 www.xbiquge.cc,最快更新最是人间留不住最新章节!

    顾清欢以为,清浅醒了,辰濯也不需要她了,还剩三四年的时间,应该可以自由了!

    只是没想到,晚上辰濯却意外的回了别墅。

    辰濯一袭黑色的西服,进了客厅,全身冷冽,给人压抑之感翘着腿,优雅的靠在沙发上,目光似乎一把利剑,锋利带着寒光直戳她的心脏!

    “顾清欢,你不是说你用性命担保,你没有害浅浅吗?你现在如何解释?嗯?”辰濯的手无规律的在桌子上敲击。

    “我无论说什么话,你从来就不曾信任过,所以我说什么,还有意义吗?我说没害过清浅就是没害过,你辰濯爱信不信!”顾清欢也不知道自己是哪里来的勇气。

    “哼,这就是你的理由吗?顾清欢,我猜的不错的话,你拿着我母亲给你的支票,这么快就同意了出国,是因为你心里有鬼?因为医生说过浅浅三年左右如果有百分之五十苏醒的概率,三年到了,你是做了害人的亏心事,所以在逃避!如果今天浅浅不醒,你如果没有逃跑成功,会说这是我母亲逼着你离开的,才会显得你有多可怜!顾清欢,以前我是对你怀疑,可是从来就没有像现在一样看清你的真实面目!”

    “辰濯,有一天你会后悔今天所说的话的!”

    “顾清欢,我辰濯这辈子还从来没有做过后悔的事!即使后悔了,那你也应该感到荣幸之至!”

    顾清欢才突然明白,她刚才说出那么不自量力的话,不过是自取其辱!

    即使她死了,辰濯也只认为她那是罪有应得。

    “辰濯,浅浅回来了,放我离开吧!求你了!”

    “你以为,可能吗?我现在对你的折磨,才刚刚开始,好戏还在后面呢,顾清欢,想离开,别做梦了!”

    时间到了,她总有办法离开的。她在辰濯身边待了三年,又一个三年,应该可以会过得很快!三年说长不长,说短不短!

    “明天的顾家的宴会,你必须回去,这是我的命令!”

    “其他任何的事,都可以迁就,唯一这件事情,我做不到!”顾清浅所说的那些事,不是她做的,就不是她做的。

    “做不到,顾清欢,你害人的事都干得出来,一个小小的宴会,你竟然说做不到!你不去,我自然有办法让你乖乖的去!”

    第二天,她还是被辰濯威胁着去挑衣服,期间顾清浅打来电话,辰濯把清欢一个人仍在礼服店,就来着车离开了。

    因为在路遇到堵车,她打车到顾家时,客人已经大部分到场了,辰濯穿着合身得体的西服,白色衬衣,褐色领结,修饰出身材完美无暇,脸上带着沉稳淡淡的笑容,那雕刻得立体的轮廓,即使在拥挤的人群中,也显得熠熠生辉!

    正端着酒杯和京都的各种有头有脸的人物打周旋,是那么的运筹帷幄!

    顾清欢穿着很朴素的礼服,她尽量将自己打扮得低调,最好没有人认出她更好,她的到来还是引起阵阵的骚动。

    “那不是顾清欢嚒?”

    “是她,她怎么还有脸来?”

    “听说她三年前真的害了顾家大小姐,不过人家大人有大量,不和她计较……可是她竟然还不领情,不知悔改,对顾家大小姐一声道歉的话都不说。”

    “这样的人还敢来凑热闹?她得有多不要脸!”

    “肯定是辰总在宴会,她死乞白赖的来,听说她死缠烂打的缠着辰总不放。”

    突然全场安静,顾清欢穿着洁白的裙子,楚楚动人的出场,台下阵阵掌声。

    台下的辰濯一脸温柔的盯着台上洁白的身影,顾清浅也看他,两人目光间的交流羡煞旁人。

    顾清欢不知道顾清浅说的是什么,她安静坐在角落,端着酒杯,目光痴痴的停留在辰濯的背影上。

    “谢谢大家来参加顾家的宴会,其实今天宴会的主角,是我的妹妹清欢,这个宴会是以我的名义给清欢的惊喜!妹妹清欢因为我的事,被父母赶出顾家,我今天在这里,希望清欢能原谅父母,欢迎回家,请妹妹上台。”

    台上笑容暖暖的顾清浅,将目光投到顾清欢的位置,顾清欢被客人盯着,只好硬着头皮上台。

    说了几句感谢的话。

    顾清浅主动的和她拥抱,就在两人相互拥抱时,顾清浅凑到她耳边道:“不知道妹妹喜欢这惊喜否?我听说外边好多传言,在我昏迷期间,你成了辰濯的情人!”

    宴会是在园中举行的,辰濯带着顾清浅一一和客人敬酒。

    “顾清欢!”听到熟悉的声音,抬头,楚司契竟然在不远处向她招手。

    顾清欢没想到在这里,竟然再次和他碰上。走上前和他喝了一杯!

    “想不到你们认识啊!”南音穿着红色晚礼服,也凑了过来!

    顾清欢只觉得现在的南音和她认识的有些不一样!

    “南音小姐。”顾清欢好奇,为何她的未婚夫辰濯和其她女人如此亲密,她神色却没有任何的变化?

    “听你们的口气,都认识,我就不介绍了。”楚司契看着南音和顾清欢道。

    顾清浅看到顾清欢和南音和楚司契一起交流,离开辰濯,端着酒杯朝三人走了过去。

    “正想过来敬二位一杯,不想妹妹也在。”顾清浅微笑的语气道。

    和两人各敬一杯,拉着顾清欢的手道:“好久没和妹妹待一起好好聊聊,不如就到亭子边好好聊聊。”

    正好顾清欢有话要和她说,两位先聊着,我去去就回,楚司契趁顾清欢离开时,突然抓住了顾清欢的手臂,宴会开始,他感觉顾清浅没那么简单。

    “注意安全。”楚司契也不知道为何才见这女人一面,就要对她多管闲事。

    “谢谢。”

    然后朝着站在亭子边顾清浅走了过去!

    “你到底想怎么样?”顾清欢盯着顾清欢的背影道。

    “顾清欢,在我昏迷期间,我的男人被你霸占了三年,你说我能把你怎么样?如果你不是是辰濯的情人,所有的事情可以到此为止,可是你偏偏就是做了。”

    “你和辰濯是怎么在一起的,你心里应该很清楚!可你为什么要撒谎说三年前是我害的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