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最是人间留不住 > 第九章 浅浅醒了

第九章 浅浅醒了

笔趣阁 www.xbiquge.cc,最快更新最是人间留不住最新章节!

    “顾清欢,别想着再得寸进尺了,如果不是我看在辰濯的面子上,别说让你在他身边待三年,就是三天也坚决不同意!”辰濯母亲不顾顾清欢哭着苦苦哀求,命令人将她强行带上车。

    顾清欢一路上被人死死捆绑,不管她怎么挣扎,呼喊,都没有什么方法可以阻止被送出国外,她心如死灰。

    她不想就连死,也见不到辰濯一面,她真的不敢想象,没有辰濯的日子,会是怎么样?

    即使她有千万个不愿意,车子还是一步步靠近机场。

    “顾清欢,你说你爱辰濯,你为他考虑过吗?辰氏是京都最大世家,辰濯需要的是一个能帮助他打理公司业务,为公司带来利益且门当户对的女人,别以为我没有调查过你的底细,别以为你被顾家收养,就是千金大小姐的身份,就算你以前是乞丐都不可怕,可怕的是你还是一个杀害自己妻子杀人犯的女儿,你觉得你现在的身份配得上辰濯吗?”

    顾清欢目光渐渐失神,这些她从用力去抹去的事实,再次被人当面揭开,那种绝望之感。

    也渐渐让她看清自己,辰濯母亲所说的一切,是事实,她离心脏彻底衰竭,就就是几年的时间,她爱辰濯,却什么都不能为他做,而她对于他,只能带来厌恶恶心,既然不能改变,就让辰濯对她的恶心和恨停留再次,未尝不是最好的办法,她离开了他,也不用在承受他对她折磨痛苦,似乎只要她彻底离开这个世界,对身边的人都是好的!

    辰濯母亲已经命令人,为她办理好一切出国手续,推着行里,一步步走向安检窗口,她的脚步越来越沉重缓慢,是那么不想离开,却又不得不离开。

    频频的向后回头,心里她多么希望辰濯突然出现,就算送她离开,就足够了!

    辰濯,你要好好幸福,你送给我的项链,我从来没有让它离开过自己!

    顾清欢爱辰濯,无以为期!

    辰濯!再见!

    顾清欢一人从安检口走向登机口,哭成泪人,这次再见,这辈子真的就是永远不能再相见!

    突然,顾清欢的手机震动了起来,一看,是辰濯打过来的!

    “你现在哪里?”

    “辰濯,再见!”顾清欢抹着眼泪,听到辰濯熟悉的声音,眼泪又忍不住狂涌而出,半天,才说出来四个字。

    辰濯察觉到顾清欢的异样,严厉冷漠声音再次质问到:“顾清欢,你到底在哪里?”

    “尊敬的旅客们,前往美国纽约的航班就要起飞,请做好登机准备……”突然大厅机场的广播,未等顾清欢开口,就暴露了一切。

    “顾清欢,你要是敢踏出现在的位置半步,我会让你生不如死!”辰濯在那头暴怒骂道。

    “辰濯,放过我吧!求你了……我离开了,对谁都好!”顾清欢主动狠狠的挂断了辰濯电话。

    毫不犹豫走到人群中,等待排队登机。

    很快就排到顾清欢,她递上了登机牌,下一秒,“对不起女士,已经退订机票的旅客是不让登机的。”

    顾清欢知道是怎么回事,急忙返回柜台,准备重新买张机票离开,紧张的拿着机票在排队安检。

    “顾清欢,你就那么急着甩掉我吗?你心里到底是怎么想的!这是什么?”她再次被辰濯带着人抓了回去,包里的东西被辰濯一一检查。

    那些手续是辰濯母亲给她办理的,“就是因为她给你了这么大一笔钱,你就想着要离开我?”辰濯将那张支票生气拍在她面前质问到。

    “嗯——那些钱,是我主动去找伯母要的!可以花好久了呢!”顾清欢随意的解释到。

    “顾清欢,你有这么廉价吗?五百万就把自己卖了!是觉得每天和我上床捞不到好处吗?那行,以后你的每一夜,我给你一百万!”

    “好,那我留下,你记得说话算话!”

    顾清欢被辰濯一把仍到车上,狠狠的拉开车门,上车就欺身而上压住了顾清欢。

    顾清欢无力的推开辰濯的大手,却不想反到被他狠狠的控制住。

    “你不是喜欢钱吗?今天我就让你大赚一笔,你难道不愿意吗?”说着大手一扬,顾清欢身上的衣服瞬间撕成碎片。

    “啊——”顾清欢还没准备好,辰濯狠狠用力一顶,粗鲁的撞击让她痛得呼出声,只是辰濯的吻停留在她从脖子蔓延而下,击起阵阵涟漪,顾清欢的心里灼热酥麻,这是从来没有过的异样感觉。

    顾清欢闭着眼睛,任有辰濯驰骋,突然,辰濯摆在前面的手机响了起来,辰濯却不在意,只是更加卖力冲击,晶莹汗水沿着规律性的运动缓缓流下……

    手机嗡嗡震动铃声再次打破美好,辰濯低吼一声,拿起手机接听,一下子坐了起来,顾清欢可以看出他眼里有激动和笑意。

    辰濯挂了电话,很快将衣服穿好,感觉刚才的一切什么都没发生。

    “还不穿好衣服滚!”辰濯看着安静的顾清欢呵斥到。

    吓得手忙脚乱顾清欢捡起地上撕碎得破烂不堪的衣服,快速的穿了起来,她猜测不到电话是谁的?为何刚才好好的辰濯为何突然对她的态度有这么大的改变!

    顾清欢被辰濯从车上赶了下来,身上的衣服可以是狼狈不堪,只要有心的人,都知道是刚才发生了什么事?周围的路人都对她投来异样的目光,她不敢打车…不敢抬头…像个过街老鼠般低头而行,她找家衣服重新换了身衣服,手机收到卡里多出来一百万。

    坐在台阶上,顾清欢全身被辰濯折腾得散架,只好坐着休息会,包里手机震动不止,她猜测应该是辰濯母亲打来的。

    “顾清欢,想不到你本事还挺大。”

    “伯母,对不起。”顾清欢不知道该说什么?

    “顾清欢,别假惺惺作态了,你越之样,我只会越感到恶心!你这次走没已经不重要了,因为你的姐姐顾清浅已经醒了,我想不需要我动手了吧!至少顾清浅也比你强百倍!”

    “你说清浅醒了?”顾清欢有种说不出的激动,只要清浅醒了,当年所有的误会也就解开了,别人对她的怀疑也有个说法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