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最是人间留不住 > 第八章 允许你任性放肆一次

第八章 允许你任性放肆一次

笔趣阁 www.xbiquge.cc,最快更新最是人间留不住最新章节!

    顾清欢过了几天平静的生活,阿峰叔突然打电话过来,说关于小灿哥的消息有些进展,让她去趟工作室,顾清欢心情似乎好了很多!

    “清欢,你来的正好,需要和你确认一些消息,然后再次将你和小灿是哪里走散的时间地点对一下。”

    “好的,那就辛苦阿峰叔了。”

    再次回忆起那些童年惨痛的遭遇和心酸的生活,顾清欢心情再次沉痛起来,走出阿峰叔工作室好久,才觉得压抑感消散了一些!

    正好是午饭的时间,路过街道,再次看到那家包子店时,她停住了,记得以前她和小灿流浪时,会在附近眼巴巴等上一天,就等店家给顾客装包子过程中,不小心掉落的脏包子,还有顾客吃剩,被服务员扔在桶里的残羹冷炙,那时候饿得老眼昏花,要上能吃上热乎乎完整的包子,就感觉很幸福!

    看着店铺陌生的老板,当年的她才五六岁,现在一切都陌生,店铺被重新装修,街道边上,以前在这吃完包子躺在这打呼噜的梧桐树已经枯萎,被重新建设为宽敞的街道,一切都物是人非。

    顾清欢走过去买了几个包子,坐在曾经的位置,慢慢品尝,却不如当年味道,也许是不是当初一个包子就可以满足的年龄了,也许是当年两人变成如今一人,眼泪不自觉流了下来,围过来几个流浪乞讨的小孩,用期盼而好奇的目光细细打量着她,她将包子分给饥肠辘辘的孩子,孩子们大口吃着包子的笑脸,恰如同当年的自己!

    抬头,却不想遇到三个熟人,南音拉着辰濯母亲,辰濯也在,就这样静静的盯着顾清欢大口啃着包子,因为看到三人,急忙将包子藏了起来,被口中咀嚼包子噎住,动作十分尴尬滑稽。

    辰濯看到如此顾清欢,眼神愣住了一秒。

    顾清欢看到三人和谐的画面,向三人微微一笑,然后狼狈的就要离开了,顾清欢不知道自己为什么要逃跑,是不想让别人窥探她的过去,还是因为看到辰濯,她不得而知!

    她也不想知道!

    “顾小姐,既然遇上,就一起去吃顿饭吧!”南音的声音在背后叫住了她。

    “对不起南音小姐,我还有事,就不和你们一起去了。”

    顾清欢的脚步很快,她只想离得越远越好!

    这么多年,她都拼命去隐盖过去的一切,忘记她曾经是个乞讨流浪者,即使被顾家收养,她都没有告诉过任何人她的过去,每次她想到自己过去的身份,她就觉得自己与辰濯不是同一个世界的人,所以当年她才如此自卑,没有勇气和辰濯相认!

    顾清欢回到别墅门口,蹲在地上情绪土崩瓦解,才终于放声哭了出来,她这么多年,从爱上辰濯那一刻起,她心里全都是辰濯,全部都是小心翼翼,竭尽全力,迷失了自我,从来不敢面对真实的自己,也不敢提起过去所经历的一切,可是她真的好累……

    “顾清欢,你哭什么?因为吃醋吗?”辰濯的磁性沉稳的声音,突然想起,顾清欢泪眼朦胧,急忙抬头,发现辰濯不知道何时,站在她身后,才发生车子早就停在院子里。

    刚才的所发生的一切,他都看到了。

    顾清欢就这样站在原地,静静的看着辰濯,不知道说什么好!

    顾清欢的小手,突然被一只大手温暖包围,身体也脱离地面,她被辰濯抱着进屋,顾清欢情绪不受控制,伸出双手紧紧抱着辰濯的脖子,将头埋在他脖子间,再次哭了起来。

    只想永远的拥有他的温暖与依靠!

    “顾清欢,允许你任性放肆一次!记得下次不要再如此狼狈不堪,因为狼狈不堪的样子真的很丑!”辰濯将她放在床上,用力拿下顾清欢紧紧抓着他的手。

    “辰濯,你要走了吗?”顾清欢从床上跳了下来,拉住辰濯的手,祈求目光恳求他不要离开。

    “对,南音和母亲两人还在饭店等我呢,我回来取瓶红酒就走。”听着辰濯轻描淡写的解释,顾清欢慢慢的放手,看着辰濯毅然决然离开的背影。

    辰濯开车直接去了公司,一路上他也想不明白,为何今天突然对她心软了,看到她仓皇离开的背影,竟然会让他放心不下。

    所以他放下南音和自己母亲,回来顾清欢,这样的事情还是第一次,回到公司,他都不敢相信这是自己做得出来的事!

    而顾清欢也明白,辰濯偶尔向她的温柔,却是最致命的折磨与报复!

    第二天,辰濯的母亲给她打了电话,约她出去咖啡馆见面。

    顾清欢知道无非不就是让自己离开她儿子辰濯。

    到了咖啡馆,辰濯母亲提前到场。

    “顾小姐,听说我儿子现在是把你金屋藏娇,见你一面也挺不住容易啊!”

    顾清欢听得出她的意思,辰濯母亲以为,是顾清欢将她逼着自己离开辰濯的事情,告诉了她儿子,所以才在别墅里弄了那么多的仆人,而昨天终于辰濯为了顾清欢,没陪着她和南音吃午餐就离开,对顾清欢有更大的不满。

    顾清欢在桌子旁边刚坐下,就围上来几个大汉,将她紧紧的拉住。

    “伯母,你这是在公共场合明目张胆的绑架吗?”

    “绑架?哼!顾清欢,我已经警告过你了,为了我儿子,我什么手段都使得出来。”

    “伯母,你让人把我放开,不然我就真的喊救命了。”

    “这家咖啡馆都是辰氏手下的,里面的人都是我的人,你喊破喉咙,都不会有人来救你的!”

    原来她是有备而来。

    “还不快把人送上车。”

    “伯母,如果我消失了,你恐怕过不了辰濯那关!”

    “为了我儿子的未来和幸福,我只好将你送出国,让你这辈子都不会再接近我儿子。至于我儿子那里,只要为他的将来好,他恨我都无所谓!”

    “伯母,求你了,别把我送出国,求你了,我真的不想失去辰濯!”顾清欢一下子挣脱几个人的束缚,直接跪在地上拉着辰濯母亲的腿祈求。

    “伯母,真的求你了。别把我送出国……求你了,别把我送出国,我真的不想离开辰濯,你别把我送出国,我答应你离开辰濯,求你了!”顾清欢知道,只要她现在被送出国外,她这辈子再也见不到辰濯,也见不到她的小灿了,她从来没有向任何人下跪低头过,而为了辰濯,她就这样做了,只要提到让他彻底离开辰濯,她心就乱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