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最是人间留不住 > 第七章 你吃醋了

第七章 你吃醋了

笔趣阁 www.xbiquge.cc,最快更新最是人间留不住最新章节!

    “辰濯,根本就不是你想的那样的!”顾清欢想到辰濯母亲和南音对她的逼迫,憋在心里又补能和辰濯说,昨天之中经历过两次生死,想到这些眼泪就不争气的流了下来。

    “顾清欢,你昨天没有跟我打声招呼就走,直接不接我电话,你是不是吃醋?然后跟我闹离家出走,然后去寻求刺激找野男人一夜情?”

    辰濯,你让我该怎么办?如果我继续留在你身边,该如何面对你的母亲和未婚妻?如果离开你,我知道清浅醒来之前,你是不会放过我的继续折磨我的!

    “顾清欢,你说话,怎么沉默了?是不是都被我说中了,所以无话可说了?”辰濯捏住顾清欢的下吧,似乎将她巴掌大的小脸揉碎,强迫顾清欢与她对视。

    “辰我昨天路上晕倒了,被他救了,然后他开车送我回来,后面的就是你所看到的一切!。”顾清欢就知道,在辰濯面前要糊弄过去是不可能的。

    “你晕倒了?”辰濯再次重复了一句,顾清欢知道这是给她最后一次机会。

    “是的。”语气毫不犹豫。

    “行,那我们去医院,让医生证明昨天晚上到你底有没有晕倒!”

    刚才那么肯定的语气,听到后面辰濯的话,她就后悔了!

    让医生证明她昨天晚上有没有生病到无所谓,要是让医生检查出来心脏的病,她不知道该如何怎么办?

    她知道自己是改变不了辰濯的决定好了的事的。只能到时候在医院再随机应变了。

    车子越往医院,顾清欢心里就越来紧张,她一定不能让辰濯知道自己的病!

    辰濯将车子停在了医院的停车场,顾清欢却显得忧心忡忡,走路也越来越慢,甚至手心都着急得出汗!

    辰濯脚步很快,顾清欢心事重重,辰濯停住脚步扫了一眼低头的顾清欢,更加决定今天的检查非做不可!

    顾清欢抬头,整好发现辰濯盯着自己,瞥开他的视线,吓得赶紧加快脚步,跟上辰濯。

    辰濯毕竟是京都有头有脸的人,可以直接预约医生。

    “医生生,将她全身内外做一遍检查一遍,看看有什么病!”

    “好的,辰先生,你在外稍等,让顾小姐跟我来。”

    顾清欢跟医生进了检查室,辰濯的意思很明白了,那肯定也包括心脏的检查,肯定会检查出来结果的!

    空荡荡的屋子里,医生在忙着检查机器,让顾清欢先在屋子稍等。

    顾清欢在屋子里紧张徘徊。

    “顾小姐,都是常规检查,放轻松,不用太紧张!”

    “医生,我想去洗手间一趟。”

    “可以的,出门直走右拐,就是洗手间。”

    顾清欢出了门,就决定今天的检查她不做了,她要逃跑了。

    她必须离开医院,急急忙忙直接从楼梯跑下楼,却没想到刚出大厅,就被突然出现的辰濯黑色身影挡住了。

    顾清欢简直不敢相信,辰濯突然的出现,而且可以从辰濯那不相信的眼神可以看出,辰濯早就会预料到如此。

    “你要去哪里?”

    “去上厕所。”

    “上厕所,顾清欢,你五楼检查跑到一楼上厕所!我想你还需要到脑科检查一遍!”

    顾清欢明白。她已经逃不过了。

    被辰濯抓住,她无话可说,昨天晚上所发生的事情如何,她心里坦坦荡荡,辰濯信任与否,已经不重要了,这么多年来习惯了,辰濯对她顾清欢的不信任!

    当是今天的检查,她是不打算做了!

    “给我滚做回去检查!”辰濯严厉的语气命令道。

    “只是晕倒了而已,没有必要做这么繁琐的检查!”顾清欢在挑战他的极性。

    “顾清欢,你昨天晚上是不是跟那野男人上床了!”顾清欢的话,不但让辰濯的仅有忍耐性荡然无存,还如同火上浇油。顾清欢只觉得肩膀剧痛,肩膀被一双魔鬼般的大手禁锢,“砰——”一身,顾清尚未痊愈虚弱的身子狠狠的撞击在车身上,剧烈的撞击让疼痛穿透四肢百骸,疼痛从皮肤穿到骨子,再次骨子传到大脑神经,辰濯对她发火动怒已经不是第一次了,从刚出她挑战他极限时,她就已经想到会有如此的结果!

    顾清欢几乎要痛的昏厥爬在车上,辰濯站在她背后,看不出痛苦扭曲的小脸已经痛得流出泪花。

    还未等顾清欢缓和过来,辰濯抓死她手臂,将她跌跌撞撞的再次拉入医院。

    顾清欢再次慌了,没想到辰濯还那么坚持!

    “辰濯,我们不要去检查,好不好?”顾清欢放低了身段,虚弱而接近苦苦哀求的声音。

    她不想让辰濯知道她病情,一点都不想,辰濯,如果今天知道我心脏病,你会怎么样?会不会对她有一点点的改变!

    她不知道辰濯是对他不信任,还是真的对她有一点点在意,所以才那么在乎她跟其他男生接触?

    直到看到门口的字时,她明白了,辰濯对她没有关心,没有在意,只有不信任,只是怕她脏!

    她不知道她是如何从检查室出的门,辰濯只是带她去做了检查,昨天晚上是否和其他男人发生关系!

    “顾清欢,昨天晚上你没有和他男人发生关系,但是改变不了你昨天晚上夜不归宿的事实!也别打离开的念头,还没从你身上讨回你伤害清浅的代价之前,你永远都想离开半步!否则会让你尝尝什么是生不如死的痛苦!”

    原来在辰濯心里,他将她留在自己身边这一切折磨,都不算生不如死………

    “嘎吱——”行使的车子剧烈紧急刹车,顾清欢身体往前倾,一下子从思绪中缓过神来。

    “顾清欢,以后我说话时,不希望你还是现在这个状态!”

    “我记住了,下次不会出现这样的状况了。”

    “记得就好!”

    她又再次回到了辰濯的别墅,别墅里突然涌出几个仆人,“少爷,顾小姐回来了”。

    之前这别墅里是没有任何一个仆人的,突然出现这么多,至于原因,就是昨天她没回家。

    辰濯直接将她带到楼上。

    “将她带下去好好沐浴清洗,脱下来的衣服全都拿去用火烧了!”

    “是,少爷。顾小姐你稍等,我去濯让人准备沐浴的东西。”

    在顾清欢离开屋子之前,辰濯在背后道:“洗干净些,我不想在你身上闻到一丝关于其他男人的味道!”

    顾清欢洗完澡出来,辰濯已经早以离开了。

    很晚,她安静的躺在床上,手中反复摩挲着辰濯曾经给她桃花项链,听到辰濯上楼脚步,她急忙将她藏了起来。

    “辰濯,你回来了!”顾清欢从床上起来,远远的就闻到他身上陌生的香水味,她记得不错的话,那是南音身上的香水味。

    “嗯,回来拿样东西!”

    辰濯从柜子里拿出个包装精美的礼物盒,没有留下任何只言片语再次离开!

    而卧室墙上的挂钟时间,是晚上十一点多,急着回来拿礼物,给未婚妻零点庆祝生日!

    顾清欢躺在床上,眼泪再次流了下来……心中好像有团灼烧的热火,有些痛,她知道那是她的嫉妒心在作怪!

    将灯光熄灭,让所有痛都沉寂在黑暗中,那样,就无人看到她的脆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