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最是人间留不住 > 第六章 你那么缺男人吗

第六章 你那么缺男人吗

笔趣阁 www.xbiquge.cc,最快更新最是人间留不住最新章节!

    迷糊中,顾清欢挣扎了几下,感觉头痛欲裂,似乎要爆炸,全身瘫软无力,身体仿佛被掏空。

    眼皮使劲动了几下,才微微睁开一丝缝隙,给她的感觉是个完全陌生的环境。

    发现自己躺在一张很豪华的床上,屋里摆设着简单而奢华的家具,吃力的支起半个身子,将整个陌生的环境还顾了一周。

    “终于舍得醒了?不然害我得给你去西园给你买块墓地。”一个调侃明朗和煦的声音,突然从门口传了进来,让人听着如沐春风那般舒服。

    一个高大帅气,眸子澄澈,这双眼睛似乎在哪见过,陌生而熟悉,而让人印象最深的应该是他眼眸上边一条疤痕,小麦色皮肤,穿着优雅得体的男子,和辰濯是两种截然不同风格的美男,在顾清欢的视线,男子在她对面的沙发上坐下,双退随意交叉却很优雅高贵,双手环着肚子,带着痞痞坏男人笑意盯着顾清欢。

    “请问你是睡?谢谢你救了我。”顾清欢语气虚弱无力盯着陌生男人问到。

    “还以为你是个哑巴呢。”对方没回答她的问题,而是口无遮拦的对她损到。

    顾清欢被他的话气得脸一阵白,却没有力气跟他计较。

    也不知道该说什么,只好自我介绍到:“我叫顾清欢。”

    “顾清欢,是个人类名字,昨天看见你全身湿透的躺在路上,还以为是海里出来的美人鱼,自己捡了个宝,早知道就不救了。”

    “谢谢你救了我。”顾清欢很真诚的向他感谢。

    “救你一条命,你才一句感谢的话,有点不划算,不过看你带病的份上,不和你计较。以后好好爱护自己,还是可以多活几年的。”

    “谢谢。”顾清欢很神情平静自若。

    “你心脏的问题应该知道吧。”

    “嗯。”

    “也别太悲观,还是有希望的。昨天你发烧到40℃,又联系不到你的家人,身体带病,出门还是要小心。”

    家人?她连家都没有,哪里来的家人!

    只能说她顾清欢命大,一天之内,被人救了两次。

    “我的名义叫楚司契,你收拾一下,我让人送你回家。”顾清欢突然神色不对劲,楚司契只好转移话题。

    而是楚司契也知道顾清欢,之前被娱乐媒体炒作得沸沸扬扬的女人,关于她的事,他也略听一二,看不出眼前柔弱的女人能干出如此的事!

    “好的。”顾清欢虽然没有地方可去,可也不能赖在人家。

    之后有人给她送了吃的,收拾之后下楼,身体依然很虚弱。

    在下人的搀扶之下,顾清欢勉强走到别墅院子中,整个院子里开满了白色粉色的桃花,真的是灼灼其华,宛如仙境一般,微风习习,散落阵阵花如雨,淡雅的桃花香味缠绵缱绻,让人微熏醉。

    楚司契从远处走了过来,目光留恋在桃花深处,顾清欢想,他肯定和这桃花有一个故事。

    “这桃花是你为别人种的吧?”

    “为我喜欢的人种的。”

    其实顾清欢也很喜欢桃花,源于辰濯给她送的桃花项链,不知道为什么,突然又想起辰濯。

    “你家哪里的,我送你回去。”

    “你方便,就送到哪里吧。”

    “这怎么行,必须安全到家。”

    楚司契一再坚持,顾清欢只好随便说了个熟悉地方。

    其实她也不知道该去哪里。

    楚司契的车才开出别墅,不远处的辰濯回辰家,刚出门就看到视线中过去车子副驾驶上的顾清车欢,愤怒得脸阴冷似弥漫着冰窖寒冷,狠狠拉开车门,一路紧跟着前面楚司契的车。

    锦绣园广场,顾清欢下了楚司契的车。

    “谢谢你,楚司契,什么时候有机会我请你吃饭。”想到他昨天又将自己从鬼门关救了回来,顾清欢不知道该如何报答他的救命之恩。

    “辰濯的女人,我可不敢碰!你自己好好保重,身子的身子多注意!”就在楚司契要离开时。

    顾清欢突然想起来什么事,追着楚司契约契的车道“楚司契,求你件事情,我的病只有你我两人知道,还要拜托你帮我守住这件事,我不希望有太多人知道!”

    楚司契心头微微一震,点了点头,车子慢慢离开,后视镜中白色单薄的身影越来越模糊,顾清欢的面孔却越来越明显,这女人或许跟外界传言一点都不一样!

    顾清欢盯着楚司契的车走远,慢慢的将视线收回,明明是明媚的白天,只觉得从身旁散发出一阵寒气,使她觉得背部快要流出虚汗。

    “顾清欢——”令顾清欢没有预料到,辰濯恼怒宛如冰霜的面孔,会突然在她面前出现。

    顾清欢还没反应过来,整个人就被一只粗鲁的手,狠狠的抓起来扔到了车上,后脑勺狠狠撞击在车窗的玻璃上,全身被撞得心脏似乎要破裂,剧烈的的疼痛让她身体蜷缩匍匐缩成一团,肩膀瑟瑟发抖,疼痛让她分不清是汗水还是泪水。

    只觉得背部再次剧烈一痛,辰濯大手狠狠的掐住顾清欢的脖子,将她整个人翻了过来。

    顾清欢带着泪水的视线中,辰濯脸上带着火山欲要爆发怒气,盯着顾清欢的眼睛质问道:“为何不接我电话?”

    “电话……没电了。”顾清欢没躲开辰濯赤裸裸逼迫的目光,脸不红心不跳的撒谎道。

    “咳咳咳~”辰濯手上的力气再次加重,顾清欢痛苦的咳嗽起来。

    “顾清欢,你现在有本事了,都开始对我撒谎了!”辰濯掐着她的手青筋暴起。

    “我说的是事实!”顾清欢总不能说是被你的母亲和未婚妻逼迫,所以离家出走了!

    “顾清欢,你告诉我,你是什么时候跟那野男人搞在一起的!”

    “辰濯,我已经解释过了,我和他没有任何的关系,是你根本就不相信我!”

    “你让我如何相信你?那你告诉我昨天晚上你是在哪里过夜的?整个京都都找不到你顾清欢的人影,你让我怎么想,嗯?顾清欢,你怎么那么贱,是不是在我身边得不到你想要的,想要另攀高枝?还是我最近没好好满足你,只要是个男人你都饥不择食的往上扑!告诉你,只要你顾清欢是我辰濯一天的女人,都不允许其他男人触碰到一根头发丝!你懂了吗?你顾清欢是属于我辰濯的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