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最是人间留不住 > 第四章 陪他的女人选珠宝

第四章 陪他的女人选珠宝

笔趣阁 www.xbiquge.cc,最快更新最是人间留不住最新章节!

    顾清欢感觉自己想得那么明了,可是突然想到,只是她一人独赴黄泉,未免有些孤独了,还是会对这存在辰濯的世界有所留恋。

    她不知道是谁送她来医院的,这么久,辰濯也从来没给来个电话,要是有一天自己在这世界消失了,他会不会有一刻是为她而担心着急,就是那种眉头紧皱,心里一紧,脸色痛苦,如同前天晚上他为清浅难过的样子。

    “顾清欢!”清欢寻着声音转身,一袭高贵优雅穿着,手上银色LV手包的贵妇站在立她不远的地方,带着淡淡严肃不易靠近的神情。

    顾清欢一瞬间恍惚,她还记得得这漂亮优雅的女人,即使多年未见,她便是辰濯的母亲。

    “请问您是?”顾清欢还是极力装作不认识她的模样。

    “你不认识我,认识辰濯就可以了。我想我们需要谈谈。”

    “伯母好!”顾清欢不知道他母亲为何突然大驾光临,让她有些不好的预感。

    “我可当不起你这声伯母。”

    顾清欢突然就被她怼得无话可说,只是安静的跟着贵妇脚步。

    “顾清欢,你能要点脸吗?你现在是21世纪了,不要再迷惑勾引我儿子了。你知不知道昨天我去别墅时,你一丝不挂样子有多么恶心吗?你们顾家两个姐妹都那么不要脸吗?为了爬上男人的床什么手段都能使得出来。”

    顾清欢明白了,原来昨天是辰濯的母亲救了自己。辰濯每次要完她都会离开,从来不再她那里过夜。

    “还有记得,每次和男人上完床,记得把自己打理干净,一个女人不要脸可以,总不能过得那么狼狈!”顾清欢不能想象,昨天晚上她和辰濯翻云覆雨之后,她一丝不挂躺在床上被她撞见,满屋子的狼藉就知道昨天两人玩得多激烈。

    她的脸不自觉的红了,她不能想象那是种怎么样的情景,要是换做是她,看到如此也会无法接受吧。

    “顾清欢,你要多少钱,说吧,只要要求不过分,我都会答应你!”

    她知道该来的还是会来的,自从她成为辰濯的女人时,她就想到会有今天。

    可是当初是辰濯逼着她成为他的女人的!

    “阿姨,对不起,我喜欢辰濯,而且没有辰濯的同意,我是不会主动离开他的。”

    “顾清欢,即使他怎么爱你宠你,你和辰濯都是不可能,时间到了,他还是得跟别的女人结婚生子,你始终都是无名无份,难道你一辈子甘当别人的第三者吗?”

    等到辰濯和别人结婚生子,她顾清欢都已经不活在这世界了。

    “我无所谓,只要我爱他就可以!”

    “顾清欢,你最好自己想清楚,我既然是辰濯的母亲,自然有的是手段让你离开,只要你那时侯别怪我狠!”

    辰濯的母亲和清欢谈判未果离开。

    她看着辰濯母亲愤怒离开的背影,抱歉默默道:伯母,对不起,等该离开辰濯时,我会主动离开她,永远不会打扰他的生活。

    从医院出来,清欢步行回家,经过一个公园时,看着公园广场上嬉戏打闹的孩子,是那么的快乐无忧无虑,身边有亲人和朋友陪伴,是那么的幸福!

    活了20多年,她从未向别人提起过她的童年,在被顾家收养之前的生活,只有她和小灿哥哥知道那段让人不愿回想起的黑色记忆!

    “小灿哥哥,你现在过得还好吗?清欢真的好想念你啊!”阳光明媚的照耀着大地,清欢抬头看着太阳,眼泪却不自觉的凝塑斑驳。

    辰濯坐在车上,远远的就看到顾清欢坐在远处流泪,那样子是如此陌生。

    “嗡嗡嗡…………”包里的手机突然震动,顾清欢打开一看,是辰濯。

    “辰濯,你在哪呢?”她擦干眼泪,声音有些嘶哑,本来昨天喝太多酒没缓过来,刚刚又哭过。

    “抬头,马路对面!”顾清欢不敢相信的抬头,辰濯熟悉的车,真的就停在那里,她内心几乎要哭出来了,第一次是那么感动温暖。

    顾清欢走过去的辰濯车子跟前,副驾驶的车窗打开,露出字副明艳动人面孔,顾清欢刚萌发欣喜,突然被打回原形。

    第一次,辰濯将其她女人带到她面前!

    “顾小姐,我们见过面的!”那漂亮女郎甩了下卷发,摘下墨镜,复古红的性感薄唇轻启,带着玩味和意味深长的笑,让顾清欢浑身不自在。

    顾清欢细细打量着车上高调的女人,她却怎么都想不起来那里见过。

    “辰濯,你要给我买珠宝首饰,不如就带上顾小姐吧,她跟了你这么久,眼光肯定不错的!”

    顾清欢知道那女人是故意的,只好在辰濯未开口前委婉拒绝道:“对不起,清欢自己还有事,所以就不能答应这位小姐了。”顾清欢知道跟着去的结果,就是自取其辱。

    她和辰濯在一起这么久,名义上是他的情人,现实却是供他身理需要发泄的工具,他从来没给她过任何的礼物!她对珠宝也根本就不熟!

    “上车。”辰濯命令的语气,让她无法抗拒,只好硬着头皮上。

    一路上辰濯和那女人相谈甚欢,她才知道,辰濯原来也会有笑的时侯,只是他的笑容只对这世界顾清欢除外的任何人,却唯独不属于她!

    她还得知副驾驶的那女人叫南音,是个豪门千金。

    京都最大的珠宝店,顾清欢第一次涉足,而且是在陪着辰濯的女人来的,高级尊贵奢侈的各式珠宝熠熠生辉,散发的光芒刺痛她的眼睛,无不提醒着她与这里格格不入。

    “顾小姐,你觉得这钻戒怎么样?”正在清欢沉思间,南音笑着将手上的忽闪的大钻戒亮给了她。

    “挺好的,白色很符合南音小姐的气质。”顾清欢礼貌性淡淡笑了笑回答道。

    “辰濯,你觉得怎么样?”南音调皮的眨眼对他征求意见。

    “你不是最讨厌白色的吗?”辰濯扫了眼钻戒道。

    顾清欢不觉得有多难堪,只是心中有些吃醋,有些酸涩,有些难过罢了,她承认她有些嫉妒。

    如果辰濯也如此对她,那应该是一辈子的事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