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最是人间留不住 > 第二章 你的命值多少钱

第二章 你的命值多少钱

笔趣阁 www.xbiquge.cc,最快更新最是人间留不住最新章节!

    从那天顾清欢打算去医院看清浅,被辰濯误解以为要对清浅再次下毒手,她和辰濯见不到光的情人关系,被频频报道,还有娱乐记者拍到图片编辑成娱乐新闻发到网上。

    瞬间她成了万千网民唾骂攻击对象,她成了众矢之的,编辑报道中对于辰濯只字不提,写的全是顾清欢是如何欢荡无耻,简直就是贱人荡妇,气得网友捶胸顿足。

    她所经过的地方,都被周围的人指着鼻子骂贱人,荡妇………粗鲁低俗的骂声和攻击声,像一句句循环播放咒语环绕在她耳边。

    更有甚者拿着鸡蛋和烂菜叶直接咂向她,她如同过街老鼠般仓皇逃离,那些市民如同被文字操控的傀儡,却将她一步步推向罪恶的深渊。

    本来顾清欢成为辰濯生理发泄的工具之后,就很少出来,她只想好好享受那种女人等男人下班的平静生活,今天是突然接到辰濯打来的电话,让她去公司一趟。

    因为被追赶,一路顾清欢都是小跑,好不容易甩掉那些尾巴,提着手包,捂着心脏大口大口呼吸着空气,脸色异样惨白无力,只觉得嗓子火辣辣,似乎有股血腥味窜了上来,让她十分的异常不舒服。

    她靠着墙壁久久不能缓过来,手捂着强烈跳动不安的心脏,她没忘,医生提醒过她,不能剧烈运动,否则只会雪上加霜,让她提前透支有限的生命。

    “哟,这不是顾清欢吗?”突然身后光听声音就知道有多粗鲁恶心的秃顶男,满嘴黄牙,一脸色相对她露出猥亵的眼神。

    “别碰我!!!”顾清欢趁那双死肥猪般肮脏恶心手触碰到她之前,警惕,一下子躲闪开了。

    “贱人,还故作高洁,告诉爷,跟你睡一晚要多少钱,我给你就是!”被惹怒的秃顶男再次试图靠近顾清欢。

    “别过来!!!”顾清欢已经退到贴着墙壁了,无可退路,只好警告呵斥。

    “你跟着辰濯被他上和让我品尝有何区别,还不是被别人操的命,都是贱人!”

    顾清欢顾不了那么多,拿起包狠狠的撞击那秃顶男,用尽平生最快的速度逃跑。

    最后跑得晕头转向,捂着剧烈疼痛的心脏,脑海声,里一幕幕都是那秃顶男恶心的笑,闭着眼睛不顾一切的奔跑,慢慢疼痛也就失去了知觉。

    “你这女人是找死吗!”听到急刹车浓烈焦糊味,和震耳欲聋的呵斥

    声,顾清欢猛然睁开眼睛,一看不知道何时跑到马路中央,一个男人从车窗里伸出头来狠狠盯着她。

    她才明白怎么回事,急忙不好意思的道歉,然后退出马路,如同死里逃生般坐在路边歇息。

    心脏的疼痛却没有减轻半分,本来想到医院检查,却想到辰濯的电话,只好作罢,赶往公司,估计迟到了,他又该生气了。

    才到辰濯公司,几乎每个部门似乎炸开锅,对着顾清欢指指点点的议论纷纷。

    “这女人,竟然还有脸到公司招摇过市………”

    “就是……就是。”

    “这种女人怎么知道羞耻怎么写的!!!”

    顾清欢听着那些刺耳议论去了总裁办公室。

    “辰总不在公司吗?”找不到辰濯的顾清欢只好来着秘书楠枝问到。

    “顾小姐,辰总今天没来公司,你找他有事吗?”楠枝跟顾清欢是一个学校毕业的,对她还算客气。

    “谢谢,没事。”

    顾清欢礼貌的说声谢谢离开。

    楠枝看着她单薄背影沉默了会离开了。

    顾清欢只好直接给辰濯打电话过去。

    “辰濯,你让我去公司有事吗?我现在到了。”辰濯因为之前顾清欢去看清浅的事生气,已经好几天没回她的住处。

    濯那头停顿了一秒,好像忘记和她有约在先 ,抬起手腕看眼时间,沉着慢条斯理悠然的语气道“顾清欢,没事就不能让你出去走走吗?”告诉她,不过是他想看她有多狼狈而故意让她出去走一圈。

    “辰濯,这样有意思吗?”她没想到辰濯是故意让她去的目的是如此,想到刚出所经历的一切,顾清欢喉咙有些酸涩!

    顾清欢接近哽咽的语气,只是让他更加烦躁,没有半点心软 “顾清欢,过街老鼠人人喊打的滋味好受吗?这就是爱上我的代价,也是你伤害清浅的代价!”

    “辰濯,我可以用性命担保,我没有伤害过清浅。”顾清欢酸涩的眸子,忍住眼泪,毅然决然的发誓到。

    “你的性命值多少钱,在我辰濯的眼里什么都不算!就算你死了去给清浅偿命,我都不会相信,所以不要对我发誓装你有多委屈可伶,我辰濯依旧不会原谅你!今天只是对你小小的惩罚,让你知道敢动辰濯的人是没有好下场!”对清浅全是维护,对她却是毫不留情的警告威胁。

    挂了电话的顾清欢泪如雨下,溃不成军。

    心中的所有堡垒,被辰濯的话击碎成泡沫。

    心脏剧烈的绞痛伴随着辰濯对她所说的话,好像有千万把刀子,刺穿啃噬她的全身,辰濯,爱你确实会很痛。

    突然手机再次响了,是私人侦探所的阿峰叔叔给她打开的。

    “阿峰叔叔。”她急忙擦干眼泪,咳嗽了声清了清嗓子。

    “清欢,你还好吗?”清欢明白他的意思,她在京都的事,估计没有人会不知道的。

    “阿峰叔叔,我还好,关于我哥的消息,情况如何了?”

    “清欢,很遗憾,最近都有在调查,还是没有结果,不过峰叔会加油的!”

    “峰叔,我过两天会过来加钱,我所剩的时间不是很多了,所以我哥哥的事情还要多拜托你!”她不想直到生命尽头,还是无法找到记忆里和自己同甘共患难的小灿哥哥。

    “清欢是要出国吗?”

    “是的。”她撒谎到。

    “那我加油。”

    顾清欢打开公寓门,站在玄关处,就闻到一股激烈的酒味。

    她才注意到,辰濯白色上衣,黑色西裤,翘着二郎腿坐在沙发上喝酒,茶几上还有半瓶红酒。

    “辰濯,少喝点酒,饿了吧,我给你做饭去。”今天是顾清欢的生日,虽然辰濯不知道,他陪着总是很高兴的。

    “你知道今天是什么日子吗?”辰濯突然说话,顾清欢身体突然顿住,颤抖,她怎么会忘记。

    三年前,清浅正是在今天出的事,亦是她顾清欢的生日,她的胸口如临深渊的厚重压抑感,让她如同身负枷锁铁链,无法挣脱。

    有一天, 顾清欢接到个陌生电话,说顾清浅被人带去废墟中遭到毒打,顾清欢着急的去救人,去到目的地,顾清浅被打得满身是血,顾家其他赶把清浅送到医院,因为抢救无效,顾清浅昏迷成了植物人,殴打打顾清浅的人被抓到了,在审问过程中,他们却撒谎称打人都是由于顾清欢教唆的顾清欢一人百口莫辩,任由辰濯和顾家人怀疑,因为能证明她无辜清白的只有顾清浅一人!

    顾清欢被逐出顾家,愤怒的辰濯将清欢留在身边折磨报复,因为顾清浅是他最爱的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