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爱如陌路 > 第十五章 宝宝没了

第十五章 宝宝没了

作者:吃货萌萌哒 返回目录 加入书签 推荐本书
笔趣阁 www.xbiquge.cc,最快更新爱如陌路最新章节!

    “那时候我每天早出晚归,甚至熬夜工作,每个月的钱拿给他,他却挥霍一空。我们开始争吵,他对我大打出手……”说到这里,许瑶脸上显露出痛苦的神色,显然是还没能从那段回忆中解脱出来。

    苏晴感同身受,轻拍着许瑶的手背,希望借此让她好过一点。

    许瑶笑了笑,整理好情绪,示意自己没事,然后继续说道:“每次打完我,他又下跪认错,他曾试图找过几次工作,只不过每次都短短几天就告终。那时候我真傻,还以为我们会有结婚的。后来……我怀孕了,他让我打掉,我听了他的话。堕胎之后,我没休息多久就继续工作,却无意发现了他跟别的女人发生了关系……”

    之后,纠纠缠缠好几年,终于把许瑶的感情和存款全都榨干。

    她男友找到了新的供养他的女人,然后甩掉了许瑶。

    从那以后,许瑶努力工作,唯利是图,从此不再对谁付出真心。

    从每个角度来说,她和苏晴很像。

    苏晴看着许瑶,沉默许久道:“我想生下这个孩子,想离开这里。否则,秦慕白不会放过我们的。”言谈之间,苏晴也把自己的情况说了一二。

    “好。”大约是想起了自己打掉的孩子,许瑶没有半分犹豫,甚至愿意用自己的人脉和一切去帮助苏晴。

    这一夜,苏晴睡得并不安稳。

    第二天一大早,苏晴就准备出发,免得夜长梦多,横生枝节。

    许瑶亲自开车送苏晴到机场,给苏晴准备了早餐放在盒子里,当苏晴准备下车的时候,许瑶调笑道:“昨晚的住宿费,还有今天的饭费,以后一并补齐。”

    苏晴笑笑:“少不了你的。”

    两个人相视而笑,阳光和煦。苏晴已经很久没有过朋友,如今许瑶的存在,让她感觉到了这世间的几分温暖。

    苏晴从秦慕白那里走的时候,就把自己的衣服收拾好,今儿个直接拖着行李箱到了机场。二三结伴的路人,苏晴觉得仿佛就此开始了新的生活,只是心里有个地方空落落的罢了。

    她拖着箱子,往检票处走去。

    这时,突然有人将她拽进了一旁的角落里,苏晴还来不及呼救,就已经被捂住了嘴巴,同时另一个人把她牢牢的绑起来。行动利落,几乎在两分钟之内完成,接着从安全通道将苏晴带出去。

    苏晴拼命挣扎,却被打了一针镇静剂,她脑袋昏昏沉沉,唯一清明的是,这些人是秦慕白派来的!她在市里可以算得上无亲无故,却也从未与人结仇,除了秦慕白,根本不作第二人想。

    她的宝宝!

    苏晴猛地睁大眼睛,咬破了舌尖,让自己保持清醒。

    很快,苏晴就被带到了医院,秘密安排进手术室。而苏晴却被牢牢绑住,根本动弹不得。她拼命想要叫喊,想要逃走,却都无济于事。她急得掉下眼泪,却无计可施。

    “别乱动,放心,很快就没事了。”手术台上,医生用轻柔的声音如此道。

    可在苏晴听来,就像是一个恶魔。

    秦慕白!苏晴咬紧牙关,眼睛里的恨意和爱互相交缠,让她身处地狱一般。

    一针麻醉剂打下去,苏晴浑身失去知觉,只有脑子还保持清醒。

    换做别人,早就睡着了。

    可苏晴被满腔的爱恨支撑着,双眼死死的瞪着医生护士。只不过那些人对苏晴的反应毫不在意,有条不紊的进行着。

    好像有什么东西,撑开了身体,然后冰冷的器械刮着……

    “睡吧,睡着了会好过一点。”护士的声音在苏晴耳边萦绕着,仿佛是催眠的曲子一般。

    在手术即将结束的时候,苏晴终于撑不住,合上了双眼。

    等她再次醒来的时候,是在病房里。

    惨白发灰的墙壁,酒精和各种药物混合着的气味,了无生机的房间。苏晴的脑子发沉,浑浑噩噩的好像一片空白。但她的手下意识抚向自己的小腹,这个时候,苏晴忽然意识到——她被秦慕白的人带来堕胎!

    她着急的坐起身,手背上扎着输液管子,她不管不顾的拔掉,却发现那原本微微隆起的小腹,现在已经平坦下来。

    苏晴如遭雷击,整个脑子忽的一片空白。

    那是她和秦慕白的孩子啊,秦慕白他怎么狠得下心!苏晴死死的攥住被角,咬破了下唇,血腥味蔓延到嘴里,她却麻木的似乎感觉不到。

    大约是听到了病房内的动静,外边有人推门进来,道:“苏小姐,秦总吩咐我们在这里照顾你。有什么需要就跟我们说。”语气是恭敬的,只不过那神情却带着几分不屑。

    说罢,那人关上门,出去了。

    苏晴恨不得跟秦慕白同归于尽,只不过她的力量在秦慕白面前显得那么微弱。而她,就连自己的孩子都保不住……苏晴想哭,但是眼睛却干干的,竟然一滴泪都掉不下来。

    心脏像是被挖掉了一般,她捂着心口无声的呜咽。

    “宝宝,是妈妈没用……”

    活着还有什么意义?苏晴不禁反问自己,嘴角不由得勾起,一个清冷凄惨的笑。她晃晃悠悠的朝着窗边走去,可窗子早已经被死死钉住,根本没法推开。

    而房间里,任何尖锐的物品也都收了起来。

    苏晴跌坐在墙角,抱着自己的膝盖,绝望至极。为什么,为什么连死的权利都不给她?!手术过后的疼痛全数席卷而来,让苏晴直冒冷汗,地板上的冰冷让她心里也越发寒冷。

    秦慕白,秦慕白,我爱了你那么久,那么深,可到头来呢?!

    值得吗?

    苏晴问自己。

    她又哭又笑,浑然像是个疯子。

    只是病房里,除了她没有别的人。而外边的人对这里发生了什么也毫不关心。

    与此同时——

    “秦总,事情已经办妥。”

    秦慕白站在窗边,居高临下俯瞰整座城市,不知怎么想起了苏晴那晚绝望的脸庞,心里开始莫名烦躁起来,挥挥手道:“知道了,出去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