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疯火兵痞 > 第109章 :破案篇之熟人

第109章 :破案篇之熟人

笔趣阁 www.xbiquge.cc,最快更新疯火兵痞最新章节!

    局长提出的女性观点似乎很合乎情理,而梁云朵之前都说了自己站在女性立场,当然是以受害者的立场去推断。

    这梁云朵有所进展确确实实是得到了靳天中的启示,靳天中在和梁云朵聊天的和死后提醒过梁云朵,而梁云朵当时确实记在心里重新梳理过案情,不得不说梁云朵在重新梳理案情的时候确实有着不一般的进展,那就是确定作案动机。

    梁云朵立马开始详细的解释起来:“首先我要是一个女的,当然我本身就是一个女的。这么说吧,如果现在有一个人要杀我,我会如何?当然是反抗,你们说对吧!”这梁云朵说的似乎是有些废话了,人的生命在受到威胁的时候,当然会反抗了。

    “但是,你们请看!”梁云朵说着,将八位死者的照片在投影仪中亮出来。

    梁云朵指着照片中的八位死者中的一位:“你们看,她们死的时候是那么的安详,似乎被杀并不是惊恐。”这一点大家都发现了,确确实实死者临死之前表情并没有做出任何惊恐的样子。

    局长立马总结一点:“所以可以先肯定是熟人作案,你刚才的观点成立,继续!”这局长当然不是贸然总结了,死者能做到这一点,已经算是告诉所有人,是熟人作案的,这只要是一个破过案的刑警都可以依靠经验断定这是熟人杀害。

    “最关键的是仇杀,为什么是仇杀,这一点我相信大家都很奇怪,为什么我刚才说打嘴巴本事无关紧要的,却是最后定定性的关键!”梁云朵如此一说,所有专案组的人员都有些像知道这梁云朵是如何分析的,一旦定型仇家的话,那绝对是破案的关键,会重新锁定嫌疑人。

    局长还真的对梁云朵的分析有些兴趣了:“来,说说这个打嘴巴怎么就变成破案的关键了!”

    梁云朵都不带思考的:“这需要再将一个方面联系起来,那就是凶手于八人的关系。”当梁云朵说到这里的时候,其中一专案组的人站起来:“八个人我们查过,各方面,不算是生活,还是工作以及经济方面等等,都没有任何的直接或者间接的关系,八个人并没有任何关系。”

    对啊,这一点梁云朵也是知道的。

    梁云朵走到一小板前面开始在上面写上八名受害者的关系以及在中间圈出一个圈,写上凶手。

    “女人被打嘴巴是为什么?八卦?毒舌?嘴巴贱?你们认为你们身边有这其中的那一种?”梁云朵是面带笑容说出来的,这梁云朵如此一说的话,大家都还真的挺尴尬的,因为毕竟说的是身边的女性。

    专案组的组长似乎被一点通了,马上喊着:“查这八个人的人品,我怎么把这茬给忘记了!”对咯,对咯,这查人品也是很重要的。

    局长更是感兴趣了:“哎哟,没想到小梁这战斗系的警察破案也是有些本事,继续继续,今天给大家好好分析分析,看看能不能找到破案的关键点。”一般来说,破案的关键点就在于是什么类型的仇杀,这样一来的话就大致能锁定凶手的人群是什么了。

    “咱们先随便锁定这八名死者是因为这其中的一个,是因为嘴巴上的原因才导致临死之前被打嘴巴!”梁云朵如此一说,大家继续各自分析着。

    局长继续追问:“然后呢?”

    对于梁云朵的分析,似乎大家都在认可之中,似乎梁云朵的分析是行得通的。

    梁云朵超级认真的状态:“再回到我刚才掐小王的事情上来,那就可以肯定一点,是熟人之间的仇杀了。那么问题又来了,如果这八个女人嘴巴不干净的话,到底是什么事情要让一个熟人杀掉这八个人呢?所以,我又想到了一个有些不成立的假设。”

    “假设?假设可是要有依附性的证据的!”其中一专案组的老侦查员提出这么一点。

    梁云朵却很认真的回答:“有时候我们不得不大胆的假设,不然我们永远都按照规矩去破案,太多奇怪的案件是破不掉的。我的假设其实不无道理,不过没有根据!”

    局长倒是比较赞同梁云朵:“小梁你说,你说。看看你又有什么假设。”

    梁云朵继续在题板上写了两个关键字【复仇】,这大家都有些奇怪了。

    梁云朵写下复仇二字之后:“不知道大家有没有看过一部电影叫做【杀死比尔】,其中女主角婚昏迷四年醒过来之后复仇的电影。”

    “和我们案件有联系吗?”局长亲自询问梁云朵,而梁云朵也是很认真的回答:“没有,不过我只是想要告诉大家一点,我们要开动我们的大脑去尽力的发挥想象,我们既可以站在死者角度考虑,为何不可站在凶手的角度去随意的想象凶手杀人的初衷是什么。”

    专案组的组长似乎特赞同梁云朵的观点:“云朵,你继续,你想到的是什么让大家听听帮助你分析分析。”

    梁云朵指着复仇二字:“如果是复仇呢?我大胆的假设过,如果凶手是为了接近这八个人而认识这八个人,然后再复仇呢?”

    “复仇?那是不是需要先认识这八个死者呢?”其中一专案组的人员说出自己的想法。马上,梁云朵就超级赞同的态度:“对,所以说凶手既有可能先一一认识了这八个死者。如果我们说死者之间没有联系的话,那确确实实是不可能的,我们都忽略了一个至关重要的共同点!”

    “共同点?那有?”

    “怎么可能有共同点呢?”

    大家都好奇,这八个死者所有的关系都表明互相是不认识的,那么问题就来了,梁云朵说的共同点到底是什么,为什么大家都没有发现呢?

    梁云朵继续在案板上写了两个字【夜跑】之后解释到:“我们都忽略了这个,我们都认为凶手的目标人群是外滩夜跑的漂亮单身女性,如果我们重新给与定义呢?这八个女性的共同点就是都喜欢夜跑呢?”

    当梁云朵一说出这个的时候,好家伙专案组的一个个眼球都亮的发光了,这梁云朵说的太他吗的有道理了。

    “我们一开始就陷入到了误区之中,我们都认为凶手的人群是喜欢夜跑的人,所以我们只当做普通的恶性案件来处理。那么我们换一个定性的话,是不是这八个死者都喜欢夜跑呢?”梁云朵如此的判断似乎给大家打了一剂强心针,更加让大家断定了一个结果,那就是此案件并非普通恶性杀人案件,而是仇杀案件。

    局长似乎也有些脑袋大开的意思:“小梁啊,我似乎明白了你分析的意思了。你最终想要告诉我们的是,或许凶手也是夜跑中的一个!”

    梁云朵立马点头回答:“非常正确,所以我们要重新展开方向。最重要的是,这个复仇。我大胆推断的结果是,或许凶手是为了报仇认识了这八个人都是有可能的!”

    经过梁云朵如此的分析,所有人都赞同梁云朵如此脑洞打开的推理了。

    “最重要的一点,我又看了几遍外滩周围的视频监控,死者都是在没有监控的巨大空白区被杀的,所以说凶手非常了解外滩,可以说是反侦察能力较强!”当梁云朵一说到这里,梁云朵自己都意外自己突然想到了一个人,那就是靳天中。

    靳天中可是中央警备人员,他的反侦察能力要是不强的话那就有鬼了。

    但是最奇怪的就是,人家靳天中的杀人动机是什么?这靳天中完全没有任何嫌疑的。

    局长马上拍案:“好,那么希望兄弟们辛苦一点,既然定性为仇杀就先照着仇杀的手段来查,可能查的人会很多,有什么难处尽管告诉我,我尽可能的帮你们解决。还有,小梁的思量很有可能,让小梁当专案组的副组长,你们谁都不要有意见,谁有能力我就看好谁!”局长这话说的骑士就是在替梁云朵避嫌。

    因为局里不少人都知道梁云朵的父亲是谁。

    正组长一点都没有反驳的意思:“没问题,小梁这年轻人经历过的比我都多,而且有能力谁敢乱说我就掐死他!”

    “该查八人其他关系的茶八人其他关系,该查外滩每天夜跑的人继续查,各自都行动起来,外界给我们的压力实在是太大了,所以我们的时间不是很多,散会。”局长说完之后就离开了。

    而梁云朵倒是有些不好意思了:“我当什么副组长啊,我待会还要去夜跑呢!”正组长倒是没关系的态度:“没事,你继续夜跑侦查,这次你要格外注意看看夜跑之中有没有值得怀疑的人!尤其是当过兵的男人。”

    一说到当过兵的男人,梁云朵再次想到的是靳天中。可是这靳天中没有值得怀疑的地方啊,而且靳天中还帮助她破案呢。

    傍晚八点半,外滩夜跑的人确确实实不多了,有很多都是女警和男警扮演的夜跑人员。

    不过靳天中还是一如既往的出现夜跑,在梁云朵还么有跑一圈就发现了靳天中,这二人有跑到了一起。

    这二人一跑到一起啊,某一大楼上的拿着夜视望远镜王锋就艹蛋了。“他吗的,又来!”王锋气的啊,自己的云朵妹妹竟然要被别人泡走了,他能不生气么?

    旁边蹲着的强子抱着狙击步枪很气愤的态度:“玛德,要不让我打死这个家伙。”

    王锋看着梁云朵和靳天中二人坐在一长椅上,靳天中拿出一瓶水在递给梁云朵的时候逗梁云朵玩耍一番,猛然之间王锋脑袋就像是被雷劈了一眼:“这个动作?”

    突然,王锋的思绪就被拉回到王锋八岁的时候,一个和自己一样大的男孩子在递给自己一瓶水的时候,也是刚才玩弄梁云朵的动作。

    王锋想起了什么自言自语:“靳天中!勒天中。jin,le。我艹,不是吧,是那个小王八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