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涉世魂灵 > 第五章 试炼窟

第五章 试炼窟

笔趣阁 www.xbiquge.cc,最快更新涉世魂灵 !

    江无迹准备了两日,交待叶走一些门派中的规矩之后,便起身前往南宁州。叶走初时有些不舍,毕竟刚入山门,还算不得正式的弟子,熟识的人也只有江无迹一个人,难免心中有些害怕。江无迹安慰了好些时候,她才安定下来。

    御剑而行,去得极快,不多时便来到南宁州的治下,在云头之上觉得有些口渴,正好下方水光粼粼,便落下地来。水光闪烁之处是一个巨大的湖泊,湖水清澈见底,他心中一喜,便俯下身去捧水来喝,清澈甘甜,说不出的畅快,干脆跪到地上,伸头去喝了个痛快。

    他正喝着,忽听得耳边响起一阵说话的声音,却又听不太懂说的是什么,抬起头来,只见几个穿着奇特的人站在岸边,头上都缠着白布的包头,像是帽子,却又比普通的帽子看起来好看许多。几个人看着他指指点点,看来是当地的夷人。他站起身来,走到几人的面前,行了个礼,问道:“几位老乡,请问这里是南宁州的什么地方”几个夷人见他说话,摆了摆手,示意听不明白他在说什么。其中一个人用手比划着,示意让他在这里等等,江无迹不明白他要做什么,点了点头,那个夷人笑了一笑,扭头跑了出去,江无迹顺着他跑的方向看去,这才发现周围有一些夷人的木屋,稀稀落落,却有不少,看起来是一个部落在这里。不多时,那个跑出去的夷人带着一个人走了过来,江无迹见那人身着汉服,极为考究,须眉花白,梳得极是整洁。“甲”字脸庞,古铜色的皮肤,显得精神奕奕。那人随着夷人走到面前,打量了江无迹一番,拱手行礼,用汉话问道:“这位客人可是从中原来的”

    江无迹还礼说道:“正是,不知道这里是南宁州的何地”当地夷人纯朴,那人说道:“既是远来的客人,便请到寒舍之中,再叙不迟。”江无迹听他口音有些奇特,心中也不免奇怪。

    那人在前方引路,不多时便来到一栋木质的吊脚楼前,上得楼来,江无迹不住观察周围,都与中原的习俗相去甚远。这木楼古色古香,上面的雕纹极是细致生动,却不知道是什么兽,都是张牙舞爪,想来和中原的龙或者麒麟差不多,都是祥瑞之兽。上楼来席地而坐,那人才说道:“在下董述,不知贵客如何称呼”

    江无迹说道:“在下蜀山仙剑派江无迹,叨扰主人家,还请包涵。”

    董述听到是蜀山之人,更是肃然起敬,说道:“原来是蜀山的仙人,失敬,失敬。”急唤媳妇泡来茶水,江无迹谦道:“不敢,不敢,董兄不必太过客气,对了,董兄,此处是何地董兄原来是汉人”

    董述说道:“此间乃是西洱河今河蛮部落,也称白蛮,大小共有数百个,大者五六百户,小者二三百户,有数十种姓氏,此间河蛮、乌蛮,由于地处偏远,东晋初年受南中大姓、夷帅战乱的影响较少,并有从阿猛等地因战祸而迁来的中原人氏,在下本是汉人,祖上原是那时为避战祸和家人迁到这里,时间在的长了,与当地夷民相互往来,汉话却说得生疏了,一起同来的汉人之中,杨、赵、李、董是大姓。白蛮之人本来就十分纯朴好客,迁来的汉人之中,不少是耕作的好手,他们手把手地教授白蛮,他们更是对我们敬重有加,帮我们搭房打猎,相处十分融洽。”

    江无迹听得云里雾里,什么大姓、夷帅战乱实在是闻所未闻,心中想到此行目的,也不去管它,便问董述道:“不知董兄所在的白蛮部落中有人识得蛊术么”

    董述听了他的话,忽然脸色铁青,站起身来,说道:“原来阁下是为这邪术而来,恕不奉陪。”转身欲走,江无迹不知道如何犯了人家大忌,忙起身拦住董述,一揖到地,说道:“在下不知如何得罪了董兄,还请恕罪,实不相瞒,在下此次来到贵地,实在是中原地区有人施蛊术贻害百姓,故有此问,还请董兄海涵。”

    董述见他态度诚恳,脸色稍转,回身坐下,问道:“你说中原的百姓中的是蛊术”

    江无迹正色道:“正是。”把事情的原委仔细地向董述说了一遍。

    董述听完,沉吟半晌,说道:“爨分成东爨、西爨两部,西爨白蛮部以牧耕为生,东爨乌蛮部却喜好战争,因此两部之间时有冲突,而乌蛮善于钻研蛊术,蛊术分为黑巫术和白巫术。傀儡虫本为赶尸所用,传说中是两蛮的祖先蚩尤为了让战死在他乡的将士能落叶归根,命军中的阿普军师作法,令死尸听命,召回南方故土,是为白巫术。然而如今乌蛮中的阿普军师,早已不是我们先祖时候的样子,他们刻意研究各种害人的黑巫术,控制毒虫,豢养毒兽,以达到战争掠夺的目的。我们白蛮深受其害,故此对蛊术深恶痛绝。”

    江无迹这才恍然大悟,说道:“在下有所不知,胡言乱语,得罪了董兄,实在惭愧。”

    董述摆了摆手,说道:“江兄弟不必自责,我爨部地处偏远,此处之事你又如何知晓只是如今这蛊术竟已波及到中原,想来必是乌蛮部中的阿普军师所为,而他这么做,绝不会只是用来将化人为恶尸这么简单。”

    江无迹又问道:“不知董兄所在的白蛮之中,是否有人通晓治愈这傀儡虫之术”

    董述奇道:“贵派不是已经救下许多中蛊之人了么为何还来寻这治愈之术”

    江无迹说道:“董兄有所不知,我蜀山派只能治愈那些虫未入脑之人,若已染疫三日以上,我等也是束手无策。在下此次前来,一是为了找寻根治之术,另一个目的也是为了能查明这背后的始作俑者。”

    董述道:“白蛮近百年以来因对乌蛮的仇视,加之有我等汉人的混居,如今都是耕牧为生,早已没人再习蛊术。”

    江无迹听了,心中一阵失望,又问道:“不知董兄可知哪里能找到那位乌蛮的阿普军师”

    董述叹了口气,说道:“不是在下不告诉江兄弟,实是阿普军师所在之地太过凶险,就算是蜀山派的仙人,恐怕去了那地方也不见得能全身而退,我劝江兄弟还是不要去涉险。”

    江无迹道:“董兄此言差矣,若不把此事查清,恐怕还要有更多无辜之人受其毒害,蜀山之人虽身在化外,修道养生,却也不敢置天下百姓于不顾。更何况此事恐怕绝非操控人尸如此简单,还请董兄以善为先,不吝告之。”说罢,深深一揖到地。

    董述站起身来,伸手扶起江无迹,说道:“江兄弟不必如此,在下告诉你便是。”

    江无迹又深深一揖,说道:“多谢董兄。”

    董述赶忙扶他起身,两人分别坐了,董述才说道:“这乌蛮阿普军师在两蛮交恶之后,白蛮部落就再也没有人见到过他。也是最近一些时日,相邻部落之中不断传来有毒虫伤人事件,开始也没人在意,这毒虫伤人,在此地本就是十分平常之事,所以大伙儿在外出之时,都在身边备有蛇药。然而此次数起的毒虫伤人事件,受害之人所中之毒都十分猛恶,部落中好多见多识广的老人都没有见过,这才引起各部的疑心。被毒虫所伤之人,全身或黑或绿或紫,竟是各中奇毒。普通的蛇药一点效果也没有,侥幸逃脱之人,也多数被吓破了胆,说不出话来。唯独一人,休养了数日才恢复神智,把事情告诉了我们,这才知道原委。”

    江无迹说道:“难道这些毒虫携带的奇毒都是乌蛮的阿普军师所制”

    董述摇头道:“其实说来也都是我们的猜测,那侥幸逃脱之人恢复神智之后,才告诉我们,他和几名部落居民相约到白子国地南边的山中采药,由于几味珍稀的草药所在之地很是偏僻,人迹罕至,平日里部落之中若无三五人结伴,断然是不会去的。也是那天天意使然,仗着人多,他们几人便往南多走了几里,就是这几里地,断送了几人的性命”

    江无迹道:“难道他们遇到了毒虫”

    董述叹道:“若是毒虫,他们还是能逃得性命,他们是在无意之间,发现了乌蛮阿普军师豢养毒兽的所在”

    江无迹惊道:“豢养毒兽的所在”

    董述点头道:“正是,这地方原本是一个洞窟,里面盘根错节,毒兽横行,一般人进去,就算不被毒兽所袭,困也困死在里面了。那地方上古之时便已被废弃,如今不知道乌蛮用了什么方法,竟妄图控制毒兽为已所用,种种迹象,他们恐怕要干什么了不得的大事。”

    江无迹倒吸一口冷气,说道:“没想到此地居然在酝酿如此大事,事不宜迟,请董兄告诉我那洞窟所在,我这就前往探查。”

    董述摆手道:“江兄不可操之过急,那地方太过险恶,你如此空手前去,恐怕也是凶多吉少,待我准备一些解毒之药,虽不一定能对毒兽之毒起到效果,但多些准备总是好的。”

    江无迹起身施礼,说道:“董兄思虑周详,就有劳董兄费心了。”

    董述起身道:“不妨,江兄就在此稍候片刻,我出去吩咐他们置办一些一应之物,随后便来。”

    江无迹道:“董兄自去,我在这里候着便是。”

    董述转身出门,江无迹依旧坐下,心头想道:“此次师父派我来这里查探,如此偏远之地,也亏他老人家学识渊博,料事极准。只是不知道这乌蛮的阿普军师到底是个什么人物,他豢养如此多的毒兽目的何在这施过黑巫术的傀儡虫又到底是为何要投入中原之地”思前想后也想不明白,又想道:“何必多想一会待董兄回来,前往那没窟走一遭,尽量打探便是了。”当下安心静坐,等待董述归来。

    没过多时,董述便带着一个白蛮之人走了进来,那白蛮之人背着一个行囊,进屋之后斜肩放在地上,与董述说了几句话,便退身出去。董述合上门,转过身来,对江无迹说道:“江兄,这行囊之中便是一些应用之物,只是这里简陋,实在找不到更好的,江兄千万不要见怪。”

    江无迹忙道:“董兄说哪里话来,你我初次见面,董兄便如此仗义相助,在下实已感激不尽。”

    董述道:“江兄你过来看。”说罢伸手拉开行囊的袋口,江无迹伸头过去,只见里面放着一些绳索、蜡烛、药瓶,还有一些干粮和一个水袋,心中暗暗感激。董述从行囊之中拿出一个油纸的小包,轻轻打开,只见里面是两只蜜蜂,仿若死去,一动不动。

    江无迹不懂这蜜蜂有何用处,用询问的眼光看了看董述,董述说道:“江兄,那洞窟之中地形极为复杂,百转千回,十分容易迷路,若江兄不小心迷失了方向,千万记得,打开行囊之中的红色药瓶,里面的粉末能激醒这引路蜂,他会带你回到洞窟的入口之处。”

    江无迹奇道:“此蜂竟然如此奇妙。”

    董述道:“这也是白巫术之中的一种,白蛮之人入山采药,有些珍贵的草药生长在崎岖的山区或密林之中,初入这些地方很容易迷路,蜜蜂对气味十分敏感,故白蛮的先人留下此术,以备后用。”

    江无迹从董述手中轻轻接过油纸包,小心包好,放入怀中收好。说道:“董兄如此仗义,在下佩服。事不宜迟,在下这就出发,早日查明真相,再与董兄相叙。”

    董述见他性急,说道:“江兄切莫莽撞,这行囊之中还有两个药瓶,白色的是蛇药,虽然解不了毒兽的奇毒,但终是解毒之药,能起到一点功效。另一个蓝色药瓶之中,是一些解瘴的药丸,江兄入洞之前,就请含一粒在口中,以免被洞中毒气所侵。”

    江无迹听了,心中更是感激,施礼道:“董兄安排得如此周详,大恩不言谢,我这就告辞了。”

    董述说道:“江兄此去务必小心谨慎,如果实在凶险,请务必使用引路蜂回来。我这里派人送你去到白子国,之后你向南再走约二十里,看到数个山洞入口之处,那里,便是试炼窟,你从哪个入口都能进入,只是要打起十二分的精神,小心谨慎,千万千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