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涉世魂灵 > 第31章 白河寒秋

第31章 白河寒秋

笔趣阁 www.xbiquge.cc,最快更新涉世魂灵 !

    江无迹这才退出无极阁,合上殿门,转身向叶走走来。

    叶走见江无迹从殿中走出,便迎了上来。江无迹有心逗她,故意装得一脸失望之情,叶走见了他的表情,以为入蜀山无望,胸中一紧,鼻子一酸,流下泪来。

    江无迹见了,呵呵笑道:“叶姑娘……不,要叫你叶师妹了,掌门已经答应你入门啦。”

    叶走听说,破涕为笑,伸手去捶他的肩膀,骂道:“想不到你看起来老实,也会骗人,害我真的就信了。”江无迹笑着躲开,就在此时,苏无枫和雪如衣御剑落下。甫一落地,就看见两人正在打闹,雪如衣气得脸色惨白,跺了跺脚,扭头就走了。苏无枫不禁苦笑,自己好说歹说才把她劝回来,半天的努力又白费了。

    江无迹没有注意到他们,和叶走闹了一会儿,才说道:“好了好了,叶师妹,师父叫你去无极阁,说有事要嘱咐你,然后再选吉日入门,行拜师之礼。”

    叶走这才停了下来,笑道:“多谢江师兄啦!”江无迹说道:“师妹客气了,师父说你资质过人,日后修为恐怕不在他老人家之下,以后还要请师妹多多指点。”叶走笑道:“师兄,掌门和你说的悄悄话你也敢告诉我,而且你对我说了这番话,就不怕我日后骄傲招人嫉妒么?”

    江无迹搔了搔头,说道:“师妹说哪里话来,蜀山上下本就亲如一家,你若修为过人,大家都会为你高兴的。而且师父他看人从来不会错的,他说你本性良善,我看……我看……”

    叶走调皮地道:“你看什么?”

    江无迹道:“我看师妹也不会是那种恃才傲物的人,虽说你脾气是犟了些,可师父说……”

    叶走打断了他,说道:“师父师父,你老是说师父,你自己是怎么看我的啊?”

    江无迹脸一红,忸怩了半天也没说出句话来,见叶走瞪大了眼睛看着自己,更是扭过头去,不敢看她。他呆了半天,才张口说道:“别让师父等得久了,你还是快随我去无极阁吧。”抬头就向无极阁殿门走去。

    叶走哭笑不得,又不好反驳,只得尾随在他的后面,来到殿前。

    江无迹站定,回头见她跟在后面,便扭过头来,对着殿内朗声说道:“启禀师父,我把叶走带来了。”

    李梦璇在殿内听见,说道:“进来吧。”江无迹答了声:“是”。扭头见叶走有些紧张,对她说道:“叶师妹,你跟着我,师父有什么话问你你就据实回禀,师父他很和善,你别紧张,我会在旁边陪着你的。”

    叶走的心里确实十分紧张,手心见汗,都说不出话来,听了他的话,只是点了点头。江无迹这才推开殿门,把叶走领进殿内,回身关上殿门。

    叶走进殿,就见李梦璇站在大殿的正中央,微笑着看着自己,她心中一阵激动,“扑通”就跪了下去,说道:“掌门仙人,弟子叶走叩拜。”

    李梦璇听她叫自己仙人,不由愕了一愕,看了江无迹一眼,江无迹也是满脸无奈的表情。他呵呵笑道:“这孩子,老朽不过修真炼气之人,哪里是什么仙人?快起来,快起来。”

    叶走听他语气随和,心中不由安定了许多,依言站起身来,见李梦璇正上下打量自己,很有些不好意思。

    李梦璇心下有数,正色问道:“叶走,你欲入我蜀山仙剑派,是为了什么?”

    叶走见他严肃起来,心中紧张起来,忽然想起江无迹的交待,掌门所问之事都要据实回禀,当下又跪下说道:“回掌门的话,弟子如今已经家破人亡,孤身一人,流落江湖实在是无法活下去。也是弟子胆大,求江大哥领我回蜀山,弟子只图活命而已,并不敢欺瞒掌门,请掌门明鉴。”

    李梦璇听她说得直白,心中也不禁好笑,回想起来,也有些感伤和感动,这女孩儿不过为了活命,奈何世道混乱,纲常颠倒,想活下去都成为奢望。他叹了一口气,说道:“你也是苦命之人,但天性良善,不会作伪,实属难得。这样,你入门之事我一个人也做不了主,无迹,你去把诸位长老都请来,问一问他们的意思如何。”

    江无迹道:“师父,鸽子师伯恐怕不会来。”李梦璇笑道:“无妨,你飞剑传书之时,在剑上留一‘盘’字,他准来。”江无迹有些摸不着头脑,奇道:“这字是什么意思?”李梦璇面露不悦,说道:“不该打听的事少打听。”江无迹慌忙道:“是。”转头出了殿门,从怀中取出一把小剑,闭目念咒,道一声:“疾。”剑光四射,朝不同方向飞去,江无迹收剑入外,回禀道:“师父,弟子已经通知了几位长老,他们很快就会过来了。”

    李梦璇点了点头,说道:“那我们就在这里等等吧,你们两也坐。”说罢,在殿中的蒲团上盘膝坐下,闭目养神。

    江无迹走上前来,对叶走轻声道:“叶师妹,起来坐着等吧。”叶走依言站起,说道:“江师兄,掌门说他做不了主,那万一其他长老不同意我入门,那可……那可”心中害怕,说不下去。

    江无迹轻声笑道:“叶师妹放心,几位长老也都是和善之人,而且对师父极为尊重,他老人家都点头了,他们几位是不会反对的。只不过弟子入门在蜀山是大事,历来便是掌门和长老一起商讨后定下的,这是规矩,师父也不敢有违。”

    叶走稍稍地放下心来,还待说些什么,江无迹向她摆了摆手,叶走不敢再问。两人在偏位之上坐了,静静地等着诸位长老到来。

    坐了没多久,就听到殿外有人吼道:“老不死的掌门,老子来了,你要是编那劳什子的理由打搅老子看书,信不信我把你无极阁拆了?”

    李梦璇闻声睁开眼睛,嘴角微笑,对江无迹说道:“你鸽子师伯今日竟然第一个到,实在难得,无迹,你快把他请进来。”

    江无迹应道:“是。”起身去开殿门。

    叶走心里奇怪,听声音这位“鸽子师伯”脾气大得怕人,连掌门都是开口便骂。而且名字也是奇怪之极,心里十分好奇,便向门外看去。

    只见门外走进一个人来,面色红润,头发胡子眉毛都白了,穿着的外衣,扣子扣差了好几个,歪歪扭扭地罩在身上,裤子从膝盖以下就没了半截,脚下趿着鞋,走路“叭嗒叭嗒”作响,最滑稽的是明明头发都白了,却剃光了大半,居然留着两个朝天辫。

    叶走看见他的样子,忍不住“噗嗤”一声笑了出来。“鸽子师伯”看她笑自己,狠狠地瞪了她一眼,吓得她连忙收敛了笑容。

    “鸽子师伯”指着叶走,问李梦璇道:“这女娃儿是谁?老子要打她屁股。”

    李梦璇笑道:“师兄息怒,何必跟晚辈一般见识?这女孩儿是无迹带上山来的,我看着不错,想收她入门,就请几位师兄弟过来看看,一起商议定夺。”

    “鸽子师伯”听了他的话,扭头说道:“我还道是多大的事儿把我找来,不就是收个弟子么?你是掌门,这点小事还要兴师动众地把我们找来做什么?你做主不就行了?”

    李梦璇笑道:“师兄此言差矣。我蜀山择徒,都是要经过掌门和长老的甄选,这是历代的规矩,师弟我可不敢违背。而且这女孩儿是破例收的,当然要请众师兄弟都看看。”

    “鸽子师伯”听他的话,心中称是,扭头看向叶走,说道:“老子看看你收的弟子是个什么……”话未说完,看到叶走,身躯一阵剧震,竟张了口说不出话来。绕着叶走不住打量,叶走被他盯得浑身不自在,又不敢说话,低下头去玩着衣角。

    江无迹见他脸上兴奋得通红,心中奇怪:“怎么师伯见到叶师妹的反应竟和师父一样?难道她真有什么过人之处么?”他反复打量着叶走,始终没看出有什么特别的地方来。

    “鸽子师伯”边看边说:“呵呵,要得,硬是要得?”就听殿外一个人的声音道:“今天老鸽子抢了第一,真是难得,你这老书虫,走两步都嫌费力,在这里说什么要得?”

    江无迹欠身施礼道:“月师叔!”

    “鸽子师伯”刚回过神来,听到她的声音,怒骂道:“月盈缺,你这千年不死的老妖怪,就是你给老子取的什么‘鸽子’外号,现在连弟子们见面都叫老子‘鸽子师伯’,老子在蜀山百年的老脸都被你丢完了。”

    殿外走进一个道姑来,穿着十分干净整洁,背负长剑,皮肤白皙,容貌极美。她能与这两个头发都白了的老头子以师兄相称,可见年纪也不小了,她却驻颜有术,保养得极好,可见炼气养生之术,确是不假。

    月盈缺“咯咯”娇笑,声音犹如十八九岁的少女,她说道:“谁叫你为老不尊,你自己说说,蜀山议事,十次有九次你不来,其他人找你办事,哪个不被你放鸽子?”

    “鸽子师伯”道:“有你们在,我乐得清闲看书,哪有这么多破事儿要来找我?”

    月盈缺道:“你好歹是蜀山玄气长老,知道你是书痴,掌门师兄才安排你在这位置之上,让你整理蜀山的历史文献。你说你平常懒点就懒点了,可弟子们的练气功法你也不教,去找你问问还被你骂回来,这蜀山本就是修身练气之地,你这不是故意拆掌门师兄的台么?”

    “鸽子师伯”怒道:“老子散漫惯了,连李梦璇这老不死的都不管老子,你算哪根葱?”

    月盈缺冷笑道:“我是蜀山的律德长老,你说我管不管得着?”

    “鸽子师伯”吃了一惊,问道:“你什么时候成律德长老了?”

    月盈缺道:“谁叫你从来不参与蜀山的大小事务?我三十多年前蜀山众议之时就被定为律德长老,你放鸽子不来参加,叫弟子给你去报信还被你骂了回来,你还好意思问我?”

    李梦璇见他两人争个不停,心想不知道你们要扯到几时,连忙劝道:“师兄,师妹,不要吵了,今日我请你们来,是为了这女孩儿入门之事。”

    李梦璇声音不大,却自有一股威严,两人都不敢再说话。月盈缺刚一进门就一直忙着和“鸽子师伯”斗嘴,此时看见叶走,脸色忽然一阵惨白,她瞪大了眼睛,急步走到叶走的面前,忍不住上上下下地打量,颤声道:“好……好……”,竟然有了哭腔。

    江无迹心中更是奇怪,不知道为何师父、师伯师叔他们见到叶走会如此激动?他想问又不敢问,心中老大有些不痛快。

    李梦璇见她失态,咳嗽了一声,叫道:“师妹!”月盈缺听得,回过神来,勉强笑了一下,说道:“师兄好眼力,不知道在哪找到的这女娃子?”

    李梦璇笑道:“此事不急,等雪师兄和韩师弟到了,我一并告知。”

    月盈缺和“鸽子师伯”依言退到一边,不再说话,两人都盯着叶走,未曾离开片刻,叶走心里害怕,低下头不敢抬起来。

    此时,蜀山真武长老雪银舟和元神长老韩苏海也已经到了,两人看起来严肃得多,脸紧绷着,话也不多,向李梦璇施了礼之后,便各自按位置坐了,李梦璇这才说道:“说道:“各位长老,今日请大家来,是这女孩儿欲入我蜀山之门。此并非我蜀山择徒之时,但我看这女孩儿天资极佳,人性也是纯善,所以我想破例收入门下,不敢擅自决定,请诸位过来一起商议定夺。”又转头对江无迹说道:“无迹,你把这女孩儿的来历跟师伯师叔们说说。”

    江无迹躬身道:“是。”站起身来,把事情的始末细说了一遍,众人凝神听了,好半天都没有人说一句话。

    雪银舟是李梦璇他们这一辈的大师兄,他没发话,众人也没言语,都把眼光投向他,看他有什么话说。

    雪银舟喝了一口茶几上的茶水,站起身来,朗声说道:“掌门师弟既然已考量过这女娃子的人品资质,我们也没有什么好说的,不过这是破例让她入门,如此仓猝恐怕其他弟子心里不服,依我看来,此事当选一吉日,召集门下弟子,说明此事。再者,这女娃儿倘若真是天资过人,不如收为入室弟子如何?”

    众人听了他的话,都觉得十分在理,李梦璇道:“师兄之言极是,但入门就入室,破此先例终究不妥,不如这样,我看三个月后乃吉日,不如在这三个月中,几位长老各传她我蜀山的修炼之术,如果她真是天资过人,那三个月后再请一你们其中一位收她为入室弟子,也服了众,不知诸位意下如何?”

    众人听得,都点头称是。李梦璇见大家都没有意见,就对叶走说道:“叶走,从今天起你就是我蜀山的挂名弟子,待入门仪式完成后,正式收你入我山门。这期间还有三月,在这三月之中,诸位长老都会传授你蜀山的基础功法,你要用心研习,不可懈怠。”

    叶走听了,心中大喜,跪倒在地,不住磕头,口中不住地说道:“谢长门,谢各位长老。”李梦璇捊须而笑,说道:“这样吧,这第一个月辛苦月师妹了,你们都是女的,终究方便些,再者你也可以在平日里就把我蜀山的门规告知与她。月师妹莫辞辛劳。”

    月盈缺起身道:“是。”叶走心下也暗自喜欢,扭头向月盈缺说道:“请月长老多加指教。”月盈缺扶她起来,说道:“不必见外,今后就是一家人了,我们蜀山门规虽严,然而平日里嘻嘻哈哈惯了,就连掌门人,平常也不那么正经。”说罢掩嘴而笑,又道:“你刚入蜀山之门,先认识一下几位长老,掌门人我就不介绍了,这位是我们的大师兄,真武长老雪银舟,和这位元神长老韩苏海两人简直就是天生一对,平日里人古板得要死,无趣得紧。”叶走心中好笑,但还是恭敬地向两人行了礼,两人听月盈缺调侃自己,也不说话,只是淡淡地笑了笑。

    月盈缺又道:“这位‘鸽子师伯’,是玄气长老,他名字叫柳不来,听名字就知道他的脾气了,以后你也可以就叫他‘鸽子师伯’,他虽然会吹胡子瞪眼睛,可绝对不会往心里去的。”

    柳不来听月盈缺又在说自己,怒道:“老妖精,你别尽教弟子这些东西,人家才入门,你就让她不尊重长老。你是不是想打一架?”

    月盈缺笑道:“师兄,平日里蜀山上下都这么叫你,你从来都不生气,大家都夸里虽是长老,却没有半分架子,脾气虽然大了点,对弟子还是不错的。再说了,你整天都泡在蜀山的文献里,见识和功夫不知道比我们高出多少,小妹我怎么可能是你的对手?”

    柳不来听了,得意地笑道:“这话还差不多。”

    众人见月盈缺几句话就把他哄得开心,都不免心下好笑。李梦璇道:“如此就定下来了罢,月师妹,你先带叶走去你那里住下,换了衣服,今日你就带她先熟悉一下周围吧。”

    月盈缺答应了,众人也就起身告辞,各回自己的住处。叶走有些不舍地看着江无迹,江无迹说道:“叶师妹,你随月师叔去吧,晚些时候我又过来看你。”叶走这才高高兴兴地随着月盈缺去了。

    转过头来,李梦璇对江无迹说道:“无迹,你休养两日,便去南宁州,此去务必彻查傀儡虫之事。”

    江无迹见他表情严肃,眼中更是透出寒光,心下一凛,说道:“是。”

    李梦璇又道:“你此行目的不可告诉任何人,无枫那里我会暗中留意,自己一个人在外,小心为上。”

    江无迹跪下道:“多谢师父。”

    李梦璇说道:“好了,去吧。”

    江无迹磕了头,退身走出无极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