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涉世魂灵 > 第29章 白河寒秋

第29章 白河寒秋

笔趣阁 www.xbiquge.cc,最快更新涉世魂灵 !

    叶走站在剑脊之上,一开始还有些害怕,闭着眼睛不敢看,终是忍不住好奇,睁开眼睛,只看见白云都在自己的脚下,透过薄薄的云层,看见下面的景物飞快地闪过,不由兴奋得叫出声来。哪知道没过多久,就觉得恶心想吐,她拉了拉江无迹的衣袖,江无迹回过头来,见她脸色苍白,用手捂着嘴,不断摆手。他苦笑了一下,念动真言,按下长剑,须臾之后,便稳稳地落在地上。

    甫一落地,叶走便想去找无人之处,哪料到还未走出两步,就蹲下身来大吐特吐,江无迹走了过去,在她的背上轻轻地拍着。此时蜀山众人也落下地来,见到此景,都忍不住笑出声来,叶走听到众人笑声,心中不好意思,却又忍不住吐,直吐了半晌,几乎连胃中的酸水都吐干了,这才感觉好了些,一交坐倒在地,呼呼地喘着粗气。

    江无迹从怀中掏出一块手帕,递给叶走,叶走伸手接过,擦尽嘴边的秽物,见把他的手帕弄脏,觉得怪不好意思。说道:“江大哥,实在不好意思,这手帕……我洗干净之后再还你好么?”江无迹说道:“无妨。”

    雪如衣这时凑上前来,笑嘻嘻地说道:“叶姐姐,这晕剑的滋味不好受吧?”

    江无迹皱了皱眉,说道:“如衣,你就别幸灾乐祸了,叶姑娘第一次御剑飞行,也怪我急着赶路,没有交待她不能往下看。”转头问叶走道:“叶姑娘,感觉好些了么?”

    叶走点了点头,虽是如此,胸中还是感觉烦恶,江无迹见她说话仍有些困难,便对众弟子说道:“那也好,我们就在此休息片刻,待叶姑娘好一些了再走不迟。”

    叶走挣扎着想说话逞逞强,可江无迹早已知道她的念头,摆手打断了她,又说道:“如衣,你在这里照顾一下叶姑娘,我和无枫去寻些清水来。”

    雪如衣一听,瘪着嘴道:“这么多师兄弟,干嘛偏叫我照顾,我不,我要去寻些花儿带回去。”

    江无迹赔笑道:“如衣,这次出来,就你一个女弟子,照顾人,你比我们细心多了,要不,你和无枫去打水,我来照顾叶姑娘?”

    雪如衣听了,心想自己去打水,还给你两个单独相处不成?想来想去,还是自己留下来照顾她危险性小一些,这才老大不愿地说道:“好嘛,我留下来照顾她便是,你们快去快回。”

    江无迹笑了一笑,转头向苏无枫招了招手,两人并肩去了。雪如衣看到他们的背影消失不见,这才回过头来,从怀中掏出一块雪白的手帕,挨着叶走的身边,垫在地上,这才坐在手帕之上。

    叶走见她如此爱干净,心中不免有些好笑,不过也难怪,她一身白衣,特别容易沾染尘土,而且女孩子嘛,爱美爱净也是天性。

    雪如衣坐在她的旁边,仔仔细细地打量着她。叶走这几日有了江无迹的悉心照料,身子恢复得很快,后来又洗得干净,换了身衣服,本身的容颜也显现了出来。雪如衣见她明眸晧齿,面容姣好,初时叶走蓬头垢面,头发胡乱地挽了个髻子,此时却长发披肩,与初见之时仿若变了一个人似的。

    见她的容貌胜于自己,雪如衣心下颇有些醋意。叶走见她盯着自己,眼神奇怪,便问道:“雪姑娘,你在看什么?”

    雪如衣回过神来,“啊”了一声,说道:“没……没什么。”然而心中又十分不甘,自己与江无迹从小一起长大,虽然小他几岁,可从小到大在心中早已认定了他。蜀山上下,都看在眼中,虽然入门极严,但平日里师兄弟们嬉笑打闹,就连掌门和长老也会在半边打趣。大伙儿拿她和江无迹玩笑,她表面虽恼,心中却也高兴。哪料得半路杀出个叶走来,江无迹对她关怀得无微不至不说,居然还答应带她上蜀山!这还了得?她的心中不快,想找人说说,其她的女弟子却都不在身边,师兄弟平日里感情虽好,但女孩子天生腼腆,这些话又怎么能说出口?

    叶走哪里知道她的心思,还道她因为自己是外人,无话可说,自己也只好沉默不语。两人各怀心事,坐在一起,气氛好不尴尬。

    两人相坐良久,都觉得时间过得贼慢,好不容易江无迹和苏无枫回来了,两人心下都舒了一口长气。

    雪如衣见两人回来,站起身来,把手帕收起来,拍拍干净,收入怀中,笑吟吟地迎了上去。叶走也站起身来,江无迹走了过来,只和雪如衣搭了两句,便径直向叶走走来,雪如衣心下不快,赌气退到半边,却又忍不住往两人这边瞟。

    江无迹取下腰间的葫芦,递给叶走,叶走见他额头见汗,知他心里挂念,走得甚急,心中过意不去,说道:“江大哥,你先喝。”江无迹笑道:“我在取水之处已经喝过了,叶姑娘你在这里等了半天,恐怕早已渴了,你快喝吧。”雪如衣见两人亲昵,心中更是恼火,“哼”了一声,回头一脚,却不料踢在草里隐藏的树根之上,只疼得呲牙咧嘴,苏无枫在旁边看见,奇怪地问道:“如衣,你踢树桩做什么?”

    雪如衣见江无迹丝毫没有往自己这边看,心中气苦,怒道:“我乐意,要你管!”口中念动剑诀,自顾自地御剑去了。

    江无迹这时起身赶过来,她早就去得远了,回头问苏无枫道:“如衣她怎么了?”苏无枫摇头道:“我哪里知道,我回来见她在这里踢树桩,刚问她一句,她就跑了。”江无迹叹道:“她就是这个脾气,不知道是谁又惹她生气了!苏师弟,你追上去看看,先带她回师门,别让她半路上闹出什么事情才好。”苏无枫点头说道:“是。”向江无迹行了行礼,江无迹还了礼,他才念动剑诀,御剑去追雪如衣去了。

    江无迹回过头来,叶走问道:“雪姑娘她怎么了?”江无迹搔头说道:“不知道啊,她从小就是这个脾气,谁知道怎么又生气了。”叶走说道:“你还是追上去看看吧,她一个女孩子,别出什么事才好。”江无迹笑道:“叶姑娘不必担心,她呀,妖魔鬼怪平日里见了她都躲,更何况她现在在气头之上,正找不到锅炒豆子呢,哪个敢去捊她的虎须?再说了,又苏师弟跟着她,不会出什么事儿的。你快喝了水,休息好了,我们还要赶路呢。”

    叶走这才放下心来,从他的手里接过葫芦,那水清凉甘甜,她一口下肚,胸中已经畅快了许多,再加上休息了良久,此时精神已然恢复。

    她喝了几口,把葫芦递还给江无迹,说道:“江大哥,我没事了,我们还是赶路要紧,这就走吧。”江无迹见她神色如常,点了点头,又叮嘱道:“叶姑娘,这次你可别再往下看了。”叶走红着脸答应了,他回头喊道:“诸位师弟,我们出发了。”众弟子应声而起,长剑出鞘,江无迹心中还不放心,将她揽在怀中。叶走心中一荡,抬头看了他一眼,江无迹却毫无察觉,催动真气,长剑凌空而起,去得极快。一阵风扑面面来,夹杂着丝丝寒气,她不由往他的怀里靠了一靠,江无迹察觉,搂得更紧了些,她脸上一红,心中暗暗欢喜。

    这次她再也不敢往下去看,长剑去得极快,约莫一柱香的时分,便感觉在缓缓下落,她忍不住往下看去,只见一座高山悬在半空之中,山间翠绿,周围淡淡地围绕着似云似雾之气,恍若仙境。

    她心中十分激动,更坚定了要留在蜀山的决心。此时剑落云头,缓缓落在山中一块平地之上,许多和江无迹穿着一样的蜀山弟子正在练剑,回过头来,一座雄伟的大殿立在眼前,殿上一块巨匾,蓝底金字写着三个大字:无极阁。无极阁的下面,站着一个鹤发苍颜的老人,面容慈祥,却不怒自威,他背负长剑,手握拂尘,正是如今蜀山掌门——李梦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