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涉世魂灵 > 第28章 白河寒秋

第28章 白河寒秋

笔趣阁 www.xbiquge.cc,最快更新涉世魂灵 !

    夏初(公元前2000年左右),神界地气异变,神树爆长万丈,根系如垂天之云,深入盘古之心,盘古之心辐聚周边土石,逐渐扩大,形成悬空之山,是为“蜀山”。春秋末期(公元前700年左右),蜀山附近地气特异,灵力极强的异象被一些方士发现,蜀山也成为传说中的仙山。开始有修仙之人在这里结庐修炼,但此时并没有形成一定的宗派,各人的修炼方式也各不相同,全凭自悟。其间有少数人成仙,多为“尸解”,偶然的成分很高。东汉时期(公元100年),蜀山修仙人数空前繁荣,最多达数千人,分成数百小门派,各自都有一套独特的修仙方法。各门派宗旨不同,但多数都和道教的宗旨有一定联系。同时,蜀山妖类修炼活动频繁,人类才真正开始了解到世间有“妖”这样一个种族,蜀山有相当一部分修士以斩妖锄魔为己任,认为这样可以积德升仙,蜀山剑侠渐渐出现在民间的传说中。东汉末(公元200年),蜀山各门派矛盾争端不断,在“仙剑派”的倡导下,蜀山修士蜀山绝顶召开大会,形成一个蜀山各门派的联盟“蜀山盟”,同时在蜀山绝顶建立总坛,形成日后蜀山派的雏形。东晋时期(公元400年),蜀山各门派逐渐归并为十几个门派,最大的“仙剑派”人数已经有上百人,而蜀山中还有不少独来独往并不属于某个门派的修仙之士。各种修仙方式也逐渐完整。当时主流的方式是炼丹服饵,而仙剑派的内功修炼被认为是效果不彰。南朝梁武帝时期(公元500年),梁武帝萧衍信奉佛教,斥蜀山为邪魔外道,招集无数高僧、法师上蜀山修建佛塔,“蜀山盟”奋力抗争,梁武帝人马惨败。经此一役,“蜀山盟”元气大伤,很多以炼丹服饵,僻谷食气为修炼方式的门派因战斗力不强几乎灭门,而仙剑派因法术高强在此役中立下大功,当时仙剑派掌门统合“蜀山盟”十几个门派,成立了“蜀山仙剑派”,简称“蜀山派”,同时在锁妖塔周围大兴土木,蜀山派正式形成。此后,蜀山剑仙基本上以蜀山仙剑派为主流,修炼方式注重内功和剑术,修仙求积德而不求升仙,积极入世斩妖。同时,也不排斥其他门派的修炼方式,积极搜集和保存各类修仙方法。蜀山掌门由上一代掌门指定继任。原本无其他限制,因第七代掌门因情而出走隐居,造成蜀山群龙无首而大乱,此后便有了只有出家弟子才能担任掌门的门规。历代掌门继任之时,可通过“天视地听”和已经成仙的初代掌门沟通,了解蜀山只有历代掌门才能了解的秘密。掌门接任后,比掌门辈分高和同辈分的弟子都有担任长老的资格,一般掌门会分封十数个或数十个长老,有些是尊称,有些领有实权,辅佐掌门处理门派事务。真武长老:掌管武术类修炼体系中的功夫传授、整理、创制。弟子降妖伏魔事务管理,锁妖塔相关防卫工作玄气长老:负责练气类功法传授,蜀山历史文献整理等工作。元神长老:负责养神类功法传授,搜集打探仙、妖、人界情报工作。律德长老:负责蜀山弟子品行、功过评定,对赏罚提出建议,以及蜀山日常行政事务管理。长老:没有具体的职位和负责事项,有些并不居住在蜀山,而是云游在外。蜀山弟子:新入门的弟子对外统称“蜀山弟子”,此时的任务就是修炼,一般不参与蜀山政事,也很少承担降妖职责,原则上没有师父的陪伴或特许,不能单独下山行动,无论俗家还是出家弟子都是如此。此时的蜀山弟子,只能选择习武、炼气、养神三项当中的一项进行修炼。入门弟子:当一个蜀山弟子修炼到一定程度并取得师父和掌门认可后,成为入门弟子。此时会被分配到各个长老辖下,承担一定的工作。同时,师徒的关系开始松散,弟子可向任一长老求教学习任何蜀山修炼方式。升级到入门弟子,在蜀山内部通常也称“出师”。入室弟子:由每个长老在入门弟子中自行遴选产生,一般每个长老只选择一至二人,作为重点培养,将自身绝学倾囊相授。被视做该长老的接班人。蜀山收徒一看人品,二看缘法,三看慧根,收徒十分严谨,须经过重重考察。

    江无迹听她竟然要入蜀山派,心下十分为难。蜀山择徒,历来极为严格,对弟子的德行犹为看重。江湖之中对蜀山一派趋之若鹜,在蜀山第一场“德之试”中,十亭之中便去了九亭。有时候到了最后,居然没有一个人被选中,饶是如此,每到蜀山择徒之时,还是几乎挤破了头。更何况他本身也只是蜀山弟子,哪有权力决定如此重要之事?弟子入门,就算已经通过了之前的基础试练,还要经过掌门人和其他长老各方面的亲试,从德行、资质等各方面进行甄选,所以要入蜀山,着实不易。

    江无迹搔了搔头,为难地说道:“叶姑娘,并非是在下要拒绝姑娘,蜀山派择徒,从来都是门派之内的大事,由掌门亲自主持,各大长老主考,而且极为不易,百人之中,最终选出一人,已是幸运之极,况且在下只是蜀山门下弟子,实在是无权决定如此重要之事。”

    叶走见他说得诚恳,又闻蜀山入门之难,心下也不禁凉了半截,可她天生固执,须臾之后,说道:“就算再难,也是有人入得此门,既是别人能做到之事,我为何不能?江大哥,我如今亲人全无,难道你忍心看一个弱女子举目无亲,流落江湖?”

    江无迹也叹了口气,如果任由她在这等乱世之中流浪,恐怕终难逃一死,那自己之前救她下来又有何意义?可是当前流离失所的人实在太多,难道自己都带上蜀山不成?思来想去,也没有一个两全之策,不由沉吟不语。

    叶走见他不说话,知道他为难,说道:“江大哥又何须烦恼?你不是说蜀山入门之试极难,如果我去了通不过贵派的试练,那我自然转身就走,更不会为难你半分。”

    江无迹听了,心想这样也好,到时候你自己如能知难而退,也不能怪我,至于日后在乱世中如何生存,那就只能看各人的缘法了。

    心中定下,便对叶走说道:“既然如此,我便破例带姑娘上山,如果能入山门,自是最好,万一不能被掌门选中,也请姑娘不要为难在下。”

    叶走见他答应,心中高兴,笑道:“江大哥放心吧,我决不反悔。”

    江无迹又道:“此事重大,姑娘还请不要声张,蜀山虽大,于尘世却如杯水车薪,若其他人听闻也要一起上蜀山,在下实在没有这个能力。”

    叶走点头说道:“江大哥放心,这个我理会得。”

    江无迹说道:“那叶姑娘你就安心休养,过几日待得这些病人痊愈,我们便出发了。”

    叶走说道:“是,江师兄。”

    江无迹摇了摇头,转身去了。

    几日之后,江无迹见所有人都已痊愈,便召集众人,给他们都发了数日的干粮,并指引他们逃生的方向。他的同门师弟苏无枫冷眼看着众人远去的背影,忍不住呵呵冷笑,江无迹看他笑得怪异,奇道:“苏师弟,你笑什么?”

    苏无枫素有智谋,见事极明,蜀山上下都尊其为智囊。此时听江无迹问起,他才说道:“师兄,这一众人的性命,恐怕要为你所害。”

    江无迹倒吸了一口冷气,知道他绝不是危言耸听,急忙问道:“师弟何出此言?”

    苏无枫叹道:“师兄,这些人都为平头百姓,手无缚鸡之力,师兄虽已指明出路,但山高路远,倘若路上遇见盗匪,岂有活命之理?”

    江无迹低头沉吟,苏无枫又道:“就算万幸路上没有遇到流匪,然百姓见识浅薄,你所给的口粮又极少,粮尽饿极之时,恐怕他们其中力强之人便要出手夺取他人之粮,粮食吃完后,他们是连尸体都吃的,师兄你这一路难道见得少了?到时候瘟疫复发,这一众人的性命,却不是师兄你害的?”

    江无迹沉默不语,过了好半天,才问道:“我确实没有想到这些,苏师弟,依你之见,我们如今该如何料理此事?”

    苏无枫叹了一口气,说道:“如今这乱世,又能如何?我们救得他们一次,难道能救一辈子?何况我们此次的所见所闻,恐怕只是冰山之一角,蜀山纵使再神通十倍,对这神州苍生而言,也不过杯水车薪。这世间俗事,朝代交迭,非是我等修道之人能左右。皇帝无道,百姓流离失所,沦为流匪,却反过头来坑害其他百姓。从古至今民不聊生之时,也只有等一人振臂而呼,揭竿而起,为一己私利而夺天下,或许能让百姓活得轻松些许。”

    江无迹听了,叹道:“苏师弟说得极是,这世间之事,又怎能如我等所愿,红尘俗事,我等还是少掺和为是。”说罢挥了挥手,众人捏指捻诀,背上长剑应声出鞘,江无迹拉着叶走的手,踏上剑脊,说道:“叶姑娘小心,如若害怕,你就闭上眼睛。”叶走点了点头,紧紧挽住他的胳膊,雪如衣见了,脸上老大不屑,却又不好多说什么。江无迹催动长剑,剑身一声呼啸,凌空而起,其他弟子也随在他的身后,御剑飞行,住蜀山而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