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涉世魂灵 > 第25章 走来走去

第25章 走来走去

笔趣阁 www.xbiquge.cc,最快更新涉世魂灵 !

    大隋大业八年(公元612年)。

    隋炀帝杨广集一百一十三万大军出征高句丽,这实在是一个骇人听闻的数字。然而在中国的历史上,大的数字仿佛就是一口毒奶,从三国时赤壁曹操号称的百万大军,到淝水之战符坚号称投鞭断江的九十七万大军,无不大败而归。这次皇帝的出征,通史之人心中自有疑虑,却又不敢多言。

    自从开始谋划征讨高句丽,皇帝就诏令崤山以东养马以供军役。又征发民夫运粮,储存于泸河、怀远二镇,车牛到达的都没能返回,士卒死亡过半,无人耕种,致使田间荒芜。加之饥馑,谷价踊贵,东北边特别严重甚,斗米涨价到数百钱。所运米有粗恶的,命令百姓拿买米补偿之。又征发鹿车夫六十馀万,每二人推米三石,道途险远,还不够路上运输人员吃的,到达时,已经没有运输的粮食了,都害怕被治罪而逃跑。加之隋朝官吏贪婪残忍,趁机掠夺百姓、鱼肉百姓,导致百姓困穷,百姓的物资与民力都衰竭了,此时山东、河南大水,竟致瘟疫横行,百姓死伤无计,生死关口,当顺民饿死,于是流匪四起,中原地区哀鸿遍野,?绵延百里,竟然毫无人畜,饿殍满地,说不尽的凄凉。

    叶走躺在一棵枯树的下面,胳膊上的伤口向外慢慢地渗着绿水。她感到自己的身子已经在慢慢地变冷,仿佛生命在从身体中一点点地逝去,她看了看倒在身边的几具尸体,无奈地想苦笑一下,然而发现自己竟然连牵动脸上肌肉的力气也没有了。她知道自己命不久矣,心中暗叹了一叹,想不到逃命一年,终究还是没能躲过这场瘟疫。她本是洛阳附近一小村庄人氏,去年之时,中原、山东一带忽然出现瘟疫,此瘟疫来得如此猛恶,数日之间席卷了方圆几百里的村镇。父母带她逃离故乡,路上所见,尽是破败的村庄和满路的尸体,有些带着点粮食逃疫的人,也被其他百姓纠结起来的流匪抢劫后所杀。

    更有甚者,沿路以尸体为食,然而这些尸体染满疫病,食者立死。最过离奇的,是这些死尸死后数日复生,通身化绿,恶臭难当,浑身布满尸毒,四处攻击过往的人畜。尸毒猛恶,中者立毙,又复复生,不过这恶鬼却不知道为何,均活不过七日,故虽然传染力极强,却因周围人烟稀少,加之他们复活后行动十分缓慢,倒也没有扩张开去。

    两天之前,叶走和父母被流匪冲散,自己慌不择路,只是死命地朝着没有人的地方跑,到得力竭摔倒在地,举目四望时,周围已没有半个人影。此时天已擦黑,周围尸横遍野,尸体之上发出诡异的绿光,她不由吓得心神俱裂,回头想去寻找来时的路,却哪里还辨得清方向?

    惊慌之下,想找一个藏身之所,捱到天明,发现周围实在是没有一个能容身之处。腹中饥饿,双脚犹如灌了铅一般,酸痛难禁。

    明月初升,近日阴雨,星月都被乌云所罩,今日云散天开,她抬头望去,只见群星闪耀,仿佛近在咫尺。依着星斗辨明了方向,她一步一步地向前挪去。

    走出约里许,就觉得疲累不堪,靠在一块石头边休息,最近的一次吃东西,已是两天之前,父亲费尽力气找来的一点点树皮和野菜,就算是这些东西,因灾民甚众之故,找来已是颇为不易。然而就是这一点点的食物,父母也是吃得极少,把大部分都省下来给她。父母虽是农户,却从未重男轻女,平常里对她呵护倍至,就算皇帝连年为征高句丽而加重赋税,日子过得虽苦,但一家人在一起,却也其乐融融。此时回想起来,不由心中酸楚,流下泪来,也不知道父母此时身在何处?人海茫茫,又是天灾人祸,自己一个弱小女子,去哪里找寻他们的下落?

    休息了好一会儿,心中牵挂着父母,虽然又累又饿,却咬牙站起,估摸着和父母分开的地点,慢慢向前走去。没走出多远,她就听到身后有一阵怪异的、像是野畜低吼一般、混合着脚踩在泥水之中脚步声的声音传来。她好奇的回头望了望,差点没把她吓晕过去。只见她的身后几丈之外,几具身上泛着诡异绿光的尸体正慢慢向她走来,尸体走得极为缓慢,虽在数丈开外,但一阵腥臭扑面而来,她当场就忍不住吐了起来。腹中无物,直把苦胆水都吐了出来,就在这时,那几具尸体已走到了自己的面前,她吓得大叫一声,也不知从什么地方生出一股力气,一个激灵从地上爬将起来,撒腿就跑。

    连日阴雨,地上湿滑,她也顾不得那么多,高一脚低一脚地只顾奔命,忽地脚下一滑,她一个趔趄,下意识地狂奔了几步,想稳住身子,不料头重重地撞在路边一棵枯树之上,眼前一黑,就此晕了过去。

    醒来之时,那几具尸体倒在自己的身边,一动不动,全身泛绿。她觉得胳膊一阵剧痛,费尽了力气扭头去看,发现自己左臂上有几处伤口,血肉模糊,像是被什么东西咬的,更可怖的是,那伤口向外流的,竟是绿色的液体。

    她看着自己的皮肤也开始慢慢地变绿,心中想到:不知道这倒底是什么瘟疫,能把活人变成生鬼。她低头看了看死尸的惨状,想到自己竟然要变成这副样子,不由得心中难过。又转念想到父母,不知道他们现在是否还活着,但生存在这种世上,实在是不如死了痛快一些,或许在那一边能活得快活一些。可是如果父母在那边看到自己死成了这样,不知道会有多伤心?

    胡思乱想,意识也开始模糊了起来,眼中发花,好像有一个人影出现在自己的眼前,她用尽了力气想要看清楚,却哪里能够?她耳中只听到一句:“师兄,这女孩还有气息。”就此人事不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