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涉世魂灵 > 第23章 惊变

第23章 惊变

笔趣阁 www.xbiquge.cc,最快更新涉世魂灵 !

    本文致敬仙剑奇侠传一

    蜀山掌门晴丹真人在无极阁面前来回地踱步,娥眉紧蹙。众弟子站在台阶的下面,看到掌门脸色凝重,心下都知道事情的严重,紧紧地盯着掌门真人,大气都不敢透一口。

    这时,半空中闪过一道剑光,剑光过处,一个女子从剑脊上飘落下来。手捏剑诀,念声:“疾!”长剑便回到背上的剑鞘中。她上前向晴丹真人打了个稽首,说道:“掌门师妹,我刚从锁妖塔那里回来,不出师妹所料,那里妖气弥漫,竟能从塔身的金刚白玉石中透出,如此异变,恐怕……。”

    晴丹真人眉头皱得更紧,问道:“亚兰师姐此去有没有看见撸我师兄?”

    温亚兰摇头道:“没见到,我到锁妖塔之时,只见守塔的弟子,他们被打晕在了塔底,我把他们救醒,问了他们,他们这才说撸我师兄要强入锁妖塔,被他们拦下,他们用门规劝说,但撸我师兄死活不听,执意要进塔去,到后面越说越僵,动起手来,被撸我师兄打晕在塔下。想来恐怕已经是进去了。”

    晴丹真人道:“蜀山历来禁令,本门弟子绝不可踏入锁妖塔半步,这次撸我师兄竟破例闯入,看来确是有大事将要发生,事不宜迟,速召本门长老归来,一起往锁妖塔看个究竟!”

    温亚兰说道:“又要我通知?这几个月我飞剑传书用掉的话费没得一千么都有八百了,单位上又不补助剑话费,我不去。”

    晴丹真人温言道:“师姐何必计较,现在是本门生死存亡的时刻,切莫因为小事误了大局,大不了这样,你过生日克的钱我签字报了。”

    温亚兰道:“这个么还差不多。”当下从怀中摸出五把小剑,口中念念有辞,道声:“疾!”便见四把小剑凌空而起,向四个方向飞去,其中一把却悬空不动。温亚兰见状,说道:“又哪浪去了?沉鱼倩不在服务区是!”

    晴丹真人道:“这闭月磊也真是,掌管着蜀山移动公司,却连领导干部的电话都搞不定,下次也要好好说说她。”

    闭月磊、羞花兰(温亚兰)、沉鱼倩、落雁丹四人号称“蜀山四美”,原本蜀山并没有女长老的先例,晴丹真人担任掌门后,破除了这一陈规,和文珏真人、上官撸我、晴丹真人号称“蜀山七子”,将蜀山打理得更加兴旺,一时间年轻子弟趋之若鹜,蜀山人才济济,成为领导江湖正道的第一大门派。

    不多时,几位在外仙游的蜀山长老纷纷御剑归来,温亚兰和沉鱼倩平常最好,见到她,马上眉花眼笑地喊道:“沉鱼倩!”不料沉鱼倩眼睛一翻,说道:“滚开。”温亚兰脸一沉,骂了一声:“臭婆娘!”

    晴丹真人见所有人都到齐了,将事情的来由向众长老说了一遍,又道:“这次召各位回来,恐是蜀山要遭巨变。众所周知,我蜀山门规,凡本门弟子不得踏入锁妖塔半步,这次撸我师兄竟入塔两日有余,想请各位和我一同前往锁妖塔看个究竟。”

    又道:“这次闭月磊和落雁丹留在家里,保证蜀山移动公司和蜀山电力公司的正常运转,后勤保障要有力嘛。”

    闭月磊和落雁丹齐声道:“遵法旨!”

    晴丹真人道袍一挥,道:“走吧!”众弟子尾随其后,一路来到锁妖塔门前。

    锁妖塔半插入云,妖气弥漫,按说上官撸我平日细心谨慎,绝不可能违背门规擅入锁妖塔,而此时表面上看起来,也无半分地异像。这锁妖塔与世隔绝,飞剑传书在这里也是信号盲区,联络不上上官撸我,便不知道里面倒底发生了什么事。然而里面危机四伏,千百年来蜀山前辈所捉之妖尽囚于其中,凶险可想而知,如今是入塔寻人,还是静坐以待消息,晴丹真人心里七上八下,实在拿不定主意。

    思忖良久,依旧下不了决心。温亚兰道:“怎么说?依我看怕是要进塔去看看。在这里干着急也不是办法嘛!”晴丹真人道:“亚兰师姐,我心里又何尝不着急,非是我不想入塔,可是这千百年来门规所限,身为掌门真人,绝不可带头做这等事。那以后蜀山还如何在江湖上立足?百年之后我又有何面目去见蜀山的先辈?”

    沉鱼倩性子最急,道:“这本就是蜀山内部的事,眼下又哪去找外人来进这锁妖塔?再说了,外人谁又愿意为一个非亲非故的人进入这锁妖塔中?”

    蜀山七子情同手足,眼下人人着急,却是没有半点办法,文珏真人思索良久,忽地跪倒在晴丹真人面前,说道:“请掌门将我逐出师门。”晴丹真人一楞,随即知道他乃是一片好意,然而同门多年,如此决定怎能轻率而下?她声音哽咽道:“文珏师兄,不可如此,我们从长计议,或许还有别的办法。”文珏真人摇头道:“我想过了,确实只有此法可行。请掌门将我逐出师门,我便可入塔,寻回撸我师兄!”

    温亚兰、沉鱼倩也跪下道:“请掌门将我们也逐出师门!”

    晴丹真人哽咽道:“师兄,师姐,我掌门无能,这逐出师门之事,该由我来承担才是。”

    三人大惊,沉鱼倩道:“掌门何出此言,当年师父飞仙之时,指定你为蜀山掌门,难道你要违抗师命不成?再说了,这些年蜀山如此兴旺,还不全是掌门之力?你切不可意气用事,蜀山没了你,群龙无首,势必大乱,此事万万不可!”

    晴丹真人还欲再言,三人磕头道:“请掌门为蜀山大局着想,将我等逐出师门。”

    晴丹真人见三人已经下定决心,只得含泪宣布道:“蜀山第二百五十代掌门晴丹令下,门下文珏、温亚兰、沉鱼倩三人不守门规,决意进入锁妖塔,今逐出蜀山之门,永不得再踏蜀山半步!”

    三人含泪磕头谢过,站起身来。伸手接过弟子手中递过长剑,运起剑诀,长剑流转,三人纵身轻跃,脚踏脚脊,往锁妖塔顶层飞去。

    不多时,便来到塔顶,按下长剑。落在塔顶的八卦之中,口中默念,一道白光闪过,将三人传入塔中。

    人到得塔内,眼前漆黑一片,文珏真人从腰间摸出短剑,捏在手中,真气到处,短剑发出微微光芒,照明去路。

    一阵怪风袭来,文珏真人抬头嗅了嗅,皱眉道:“这却不是怪事,怎么锁妖塔内还有鬼气?而且如此强烈!”温亚兰不以为然地道:“怎么了,塔都叫锁妖塔了们有个鬼还奇怪么?”

    文珏真人推推眼镜,说道:“师妹有所不知,这锁妖塔锁得是妖,妖孽为害人间,故将之囚禁于此,大奸大恶者更要送到底层化妖水中化却。却从不锁鬼,鬼是人所化,要入轮回,所以这锁妖塔中有鬼气却是奇怪。”

    沉鱼倩道:“这就对了,撸我师兄应该就是为这股诡异的鬼气才入塔来的。”

    文珏真人点点头,三人不再言语,埋头赶路。不多时来到一道铁索面前,铁索下面是一道腥红色的河流,腐臭难当,三人不禁掩鼻。文珏真人道:“看来要过了这道铁索才有出路了。”

    温亚兰道:“要往上头走过去?”

    文珏真人道:“只有了嘛!”

    温亚兰道:“我才不走,走到中间被臭了掉下去么,不是耍处。”

    沉鱼倩一把把她扒开,说道:“不走死开。”

    温亚兰怒道:“你厉害得很么你走嘛,臭婆娘!”

    文珏真人道:“不走也成!只是亚兰师妹你要抱紧我片刻!”

    温亚兰道:“我干嘛要抱你?你怕要死,想揩油么?”

    文珏真人不答话,左手揽过温亚兰的腰,右手翻转,手腕处“咝”地一声射出一条白色的丝线,粘在天花板上,他用手拉拉试了试韧度,顺势一跳,在空中划了个弧线,稳稳地落在对面。

    文珏真人放下温亚兰,温亚兰这才反应过来,说道:“你厉害得很嘛,还是蜘蛛侠?”

    文珏真人不理他,向对面的沉鱼倩叫道:“要我带你过来不?”沉鱼倩摇头道:“老子自己会走。”摇摇晃晃地走上铁索,方到中间,一阵腥臭扑面,头中一晕,暗叫一声“不好”!身体便如断线的风筝往下坠去,文珏真人见状,手腕一翻,“咝”地一声又是一根丝线,自己跟随着荡了过去,将沉鱼倩揽在怀中,转身又射出一条丝线,落在对面的岸上。沉鱼倩只吓得脸色惨白,温亚兰幸灾乐祸地道:“我还说你厉害得很?跌倒了没?崩溃了没?”

    沉鱼倩一怒,道:“烂婆娘,想打架么?”温亚兰道:“怕你?”

    文珏真人赶忙劝开二人,短剑指向前方,已是下一层的八卦入口,三人径直踏入,“嗖”地一声便到了下一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