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涉世魂灵 > 第21章 续 风何处

第21章 续 风何处

笔趣阁 www.xbiquge.cc,最快更新涉世魂灵 !

    原来的三道关村如今已经荒废了,村里的好多屋子都塌了,看样子已经很久没有人在这里居住了,杂草丛生,如果不是在这林海之中,四周都是一片绿色,简直没有一点生气。山林之中的小木屋还在那里,虽然有些破旧,长满了青苔,却还坚实,只是木屋的门破了。我走进木屋,里面很黑,有着一股很重的发霉的味道,模糊看得到横七竖八堆着好些以前的物品。我忽然感觉到一阵彻骨的寒意,恍惚之间,似乎有一个影子,坐在塌了一边的炕上,冷冷地看着我。

    我运了运了气,虽然自己是死过一次的,但心里还不免有点害怕。仔细看去,那炕头上坐着的一个女孩儿,容貌极美,皮肤十分苍白,胸口上有一把匕首,直没至柄,伤口附近的血迹都变成了黑色,她一语不发,就这么盯着我看,直把我盯得有些发毛,忍不住开口问道:“楚聆雨?”

    她眼里闪过一些惊愕,张口问道:“你是什么人?”

    在视频资料中没有感觉,但在此时,面对面的如此靠近她时,忽然觉得她很亲切,这种感觉是内心的潜意识,作不得伪,我心中很是惊讶,把自己的来龙去脉向她说了一遍,又告诉了她此行来的目的,她皱了皱眉头,说:“什么涉世魂灵?”我有些诧异,问道:“之前不是阎王爷派过人来劝你入轮回么?你忘记了?”

    她摇了摇头,说道:“没有!之前并没有像你这样的人来过,只有牛头和马面来要带我走,我并没有答应,我告诉他们,要我安心投胎,要答应我两个条件。”

    我心说你还真牛,跟阴差也敢谈条件,说道:“你要他们答应你什么条件?”

    她呵呵地笑了,说:“我的第一个条件,就是让我复仇,我死那天在场看热闹的所有人,都得死!”

    她笑着说出这几句话,还说得轻描淡写,但字里行间透出的深深恶毒,让我的背上一阵阵发寒。我颤声问道:“你是说,这村里所有人都被你……”她阴阴地说道:“没错,这村里的所有人,除了我义父,都被我的怨念所缠,死得都很凄惨恐怖!”说完,她又笑了,笑得如此诡异和阴毒,丝毫不像我在资料中所看到的那个性情率真,天真烂漫的美丽姑娘。

    此时,我的心里忽然闪过一些想法,为什么阎王说是要拯救那些去自杀的人,是为了维持阴阳两界的平衡,但是为了救楚聆雨一个人,而放任整个村的人被她害死,这不是自相矛盾吗?

    我隐隐觉得似乎有什么地方不对,但一时之间又想不过来。我仔细地打量着楚聆雨,没发现她有什么地方特别的,为什么阎王就要如此眷顾她,任由得她去复仇?

    思索半天,我还是没有半点头绪,就又问道:“那你的第二个条件是什么?”

    这时她的眼光忽然变得柔和起来,就连脸上似乎也泛起了红晕,女孩儿的娇羞之态一现,她也恢复了我之前所看到的样子,说不出的娇艳可爱,惊鸿一瞥,我也不由得看得楞了。

    她见我的样子,“哧哧”一笑,我觉察到自己的不妥,不由大惭,她脸红了一红,轻轻地说道:“我的第二个条件,是要再见风洛阳一面!”

    提到这个名字之时,就算是魂魄状态,我也能明显地看到她神采飞扬,眼睛也明亮了许多,我问道:“难道这么些年来你一直没有见到他么?”

    她眼神忽然黯淡了下来,说道:“我是自杀的,由于执念,灵魂离开不了这里,而他……他被风大叔带走之后,就再也没有回来过这里,其实,如果他们能让我见上他一面,复不复仇怎么的,我都不是太在意。”

    我忽然想起李牧之,问道:“那你的义父呢?”

    聆雨的脸上忽然又泛起一阵温柔,说道:“我复仇之时,义父也明白了,他搬回来木屋居住,虽然他看不见我,但我知道,他能感觉到我的存在,经常在屋子里和我说话,我也经常会在他的梦里出现,逗他老人家开心。他老人家是在1989年那年离世的,离世那晚,他也终于见到了我。那段时间也不知道是什么原因,好像死的人特别多,义父在这木屋里等待了一年之后,牛头马面就接他去转世了。”

    在提到亲人的时候,聆雨充满了温柔,没有丝毫之前才见到时的阴狠,我又问道:“那为什么风有找到风洛阳来见你呢?”

    她的神情变得很失望,说道:“我也不知道,牛头马面来过好几次,我也一直都在问这件事情,他们说其实早已经找到了他,可是托梦给他说这件事儿的时候,他醒来后总是嗤之以鼻,而且听说他也早已成家,马面和我说,就算他的内心相信,也再也不愿为了我这死了多年的人而回来了。”说完,她忽然抽泣了起来。

    我暗暗嗟叹,无言以对。中国自古以来,男人都习惯把自己无知无能的锅让女人来背,从传说中的夏褒姒,到明亡时的陈圆圆,让人发明了“红颜祸水”这个成语。然而在我看来,自诩理智的男人在真正的感情面前都以大局为借口,表现得就是一个懦夫。而感性的女孩子,却甘愿了一份真挚的感情纵使四面楚歌,却始终无悔无憾?多少须眉该为了所谓的理性和时务在巾帼面前汗颜?若失伊人,纵天下在手,心何往?或许就是这种心态,也让我这个人成就不了什么大事。

    聆雨见我发呆,睁大了眼睛看着我,我好半天才反应过来,看见她的样子,颇为不好意思,在提到所爱之人时,她依旧像是那个调皮可爱的女孩,哪像一个害了一村之人的恶鬼?

    我说道:“那你现在的心愿还是见他一面么?”

    聆雨咬了咬牙,红着脸说道:“只要你能让他来这里,我见到他之后,自然后和你去见阎王转世?”

    我说道:“那之前牛头马面都没能找来,我也不一定有把握。而且过了这么多年了,万一风洛阳已经过世,又怎么办呢?”

    聆雨说道:“这个你不用担心,我问过马面,他现在还在世的。至于他们为什么找你,我也不明白,但我有种说不出的感觉,就像我和你在上古的年代就相识一样,对你我有一种很莫名的亲切感,确切一点说,像是……共鸣。”

    我吃了一惊,原来她也有这样的感觉,我隐隐觉得阎王派我来找她似乎另有深意,却实在是难以明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