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涉世魂灵 > 第20章 风何处

第20章 风何处

笔趣阁 www.xbiquge.cc,最快更新涉世魂灵 !

    我慢慢地从电脑桌前站起来,揉了揉酸痛的肩膀,阳光透过窗帘,把房间里映成了温暖的黄色。我走到窗户旁边,拉开窗帘,不由地用手挡了挡眼睛。这一夜看了这样一连串的事情,心里竟然颇为平静,大概是这些年看了太多的新闻,人们的道德不断刷新着我们所能承受的底线。像楚聆雨这种女孩儿,虽然可怜,但在这泱泱大国,可怜的人又何止她一个?连我们自己,出生要国家许可,死的方式却很随机,或死于暴雨,或死于地沟油,或死于假疫苗,又或死于躲猫猫,死后还买不起那几万一平的公墓。生命的坚强和脆弱这两种极端竟如此胶着地纠缠在一起,在这个国度之中展现得淋漓尽致。若我为楚聆雨,又有人会可怜我否?

    我不知道。

    第三天的夜里,我早早地坐在房间里等着牛头马面的到来,十二点整,两个鬼却没有出现,“这对王炸去哪了?怎么鬼也不守时?”我胡思乱想着。“哟,我们平常可是很守时的,今天路上高峰,堵车了嘛!”这声音一听就知道是马面来了,我循声望去,只见马面坐面我的窗台上,牛头沉默地漂浮在他的身后。

    我见马面头上的鬃毛都散乱着,脸上还潮红一片,再看了看牛头,衬衫的纽扣都扣歪了一个,看这样子是发生了什么了不得的事情。至于高峰堵车这个借口倒底是什么智商的人才会想得出来?半夜十二点难道是鬼高峰?再说了,你们来都是乘那台破电梯,堵个p啊!

    他们知道我所想,牛头脸上竟然一红,有些不好意思的假装望向别处,我心道:“我草,牛还会害羞?”马面早已忍不住要说话,我赶忙抢在他的前面说:“好了,那段资料我已经看完了,现在那女孩子的魂魄在哪?我好去看看。不过我话可说在前面,我看她性格固执,我可没有什么把握劝她投胎,你们都办不了的事儿我可不一定能办成?”

    马面说道:“这事儿你就不用操心了,既然给了你任务,你就尽你所能去办就是了,至于成不成功,你也别太放在心上。”

    我点了点头,又说道:“那她现在在哪儿?我是飞过去找她吗?”

    马面摇了摇头,说道:“她的魂魄现在还呆在三道关,当年那间木屋那里,只不过木屋和村子都破败了。那里现在叫三道关林场。另外,阎王说了,你在阳世还是尽量不要飞行的好。”

    我奇怪道:“为什么不让飞?难道还要刷成就么?”

    马面说:“得得得,你别提你那破游戏了行不?你知道你在你家院子里飞了一圈,当时有多少人看见拍下了到处上传么?你们院子里的人更是把你的事添油加醋地到处宣扬。好多看了这段视频和听了故事的人都tmd想死了,让你回阳间是劝那些自杀的人的,你倒好,刚回来就劝一大帮人去阎王那里报道去了。你自己去贴吧和微博上看看,你tmd都成复活神教的教主了。”

    我听得哭笑不得,没想到自己成了这种反面的教材,我打开电脑,搜索贴吧,关注的人还不少,里面尽是一些教人怎么自杀然后还阳的教程,还有个sb在里面以《涉世魂灵》为题目洋洋洒洒地连载了几万字的小说……也有不少键盘帝从各种角度分析视频是假的,是五毛特效……但发的最多的是直播自杀的贴子……

    打开微博更是什么奇葩都有,粉丝都上千万了,有一个居然留言:李无非我要给你生鬼……下面有人回复:人家的是义骸,生个屁的鬼啊!他又回复:李无非我要给你生充气娃娃……

    我凌乱了,事情已经完全超出了我的理解范围之外,朝着无法控制的方向发展。我哪里又会想到,自己为了证明父母的清白,竟然会变成如今这样,但这不合逻辑啊,这些想自杀的人凭什么认为自己就能还阳?马面笑道:“这跟股市一个道理,所有人都觉得自己才是上天眷顾的幸运儿,只有自己能赚钱!结果都上天台了。”

    我是彻底懵b了,这事儿到底该怎么解决,心中闪过一个又一个想法,似乎都比上一个更蠢。马面说:“好了好了,你就别在这里伤脑筋了,这件事阎王自然会安排人去解决,你就安心的干好你的事儿就行了,喏!”他从手里递给我几张票,接着说:“这是明天早上的机票,直飞帝都,还有几张是到三道关的火车票和汽车票。请你带好手机和笔记本,记得数据线!最后,低调行事、低调行事、低调行事,重要的事情给你说三遍!”

    我点了点头,从他的手里接过票,然后把票放在笔记本的包里,又检查了几遍,确认没有遗落的东西了,又把手机插好充电,突然想起一件事情来,问马面道:“我这账咋报?”

    马面说:“我还以为你不问呢!这手机上绑定了我们的账户,你要用什么钱直接在上面就可以扫描支付。请你省着点,别拿着公家的钱胡吃海造,上面可是狠抓作风廉政建设呢。”我点了点头,依言拿起手机,点开那个叫“纸付宝”的app,又问道:“支付密码是啥?”马面道:“阎王真帅的全拼!”

    …………

    马面又说道:“好了,没有什么事儿的话,我们就先走了,你早点休息,祝你成功,早去早回。”说完从窗台上下来,牛头“呵呵”地笑了一声,听到他笑得诡异,我心里面突然感觉很不舒服。

    第二天早上,我起得很早,母亲却已经去游泳回来了,这是她多年养成的习惯,每天早上都要去游泳馆游泳,风雨无阻。此时她正在厨房里准备着早点,见我起来,颇有些诧异,因为不知道多少年了,我还从来没有起得这么早过。我把事情和母亲说了,母亲沉吟不语,看得出她还有些担心和难过,我安慰她说自己会早去早回,到了第一时间给她电话,要回来也第一时间通知她,她还是不住的叮嘱。这时父亲也起床了,我端着母亲煮好的面走到客厅坐下,在吃面的这一会儿,母亲已经和父亲说了。父亲听了,只是问道:“什么时候走?”我说道:“今天早上十一点的飞机到帝都,到了那边再换火车和汽车!”父亲点了点头,只说了一句话:“路上小心!”就不再言语,我答应了,吃完早点,我难得走进厨房把碗洗了,父亲说道:“我们开车送你去机场吧。”我点点头,回房间收拾好东西,父亲说道:“你戴上口罩先走到小区门口等着我们,这两天你的视频在网上传开了,门口总有不少记者蹲点要守你,你还是小心一点。”我叹了一口气,依言去找了口罩戴了,又找了一顶帽子,先下了楼。

    楼下果然蹲着几个人,见我下来,也没有太在意。还好这几天天气回冷,像我这样打扮的实在是太平常不过,我见他们没有起疑心,不禁暗自庆幸,自顾自走出小区,还转了个弯,躲开他们的视线,在这里站着等父母。

    过了好半天,父母才开着小车出来,我在街角故意露了个头,又转头回来,父亲看见,开着车子转过来,我开门上车,父亲说道:“我和你母亲又被他们缠了半天,一直问这问那,真是烦死了。”给父母带来困扰,我心里十分不安,母亲看见我的表情,心中明白,不断地安慰我。

    机场离我家并不远,二十分钟左右就到了,我们这是个小城市,机场也小得可怜,而且航班只飞昆明、重庆等几个地方,前段时间才开通直达帝都的航班。在我看来,在我们这样的小城市,不知道这样的航班做什么,老百姓没事还往帝都跑么?真正的民众出行是火车,这条铁路线还是当年朱总理在的时候来视察时下令修的,一直用到现在没有升级改善过,这才是真正的民生问题,可是谁又关心呢?

    我换了登机牌,准备进入候机厅,父母在入口的地方等着我,母亲依然不住的叮嘱,我依依点头答应,很快到了登机的时间,我用力抱了抱二老,母亲这时候眼睛已经红了。

    父亲扶住母亲,示意我去登机,我点了点头,对母亲说:“妈,每到一处我都打电话给您,您和我爸就先回去吧!”母亲点了点头,我整了整随身的包,进了候机厅,往登机通道走上了飞机。

    一路无话,三天之后,我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