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涉世魂灵 > 第3章 归去来

第3章 归去来

笔趣阁 www.xbiquge.cc,最快更新涉世魂灵 !

    阎罗王摆了摆了,意思叫我听他说完。我点了点头,阎罗王继续说道:“我这个本子上有着那些自杀人的名字和他们的详细资料,他们都异常的顽固,难以劝解。我要派给你的差事,便是让你重返阳世,去劝返那些想要结束自己生命的人们。为了让你的行动方便,我们会给你一具义骸,像常人一般无二。而且,我要你在阳间动用一切的宣传手段告知世人阴间的现状,你在阳间的微博我们都帮你认证好了,加v的哟。”说完向我招了招手,我顺从地走上前去,站在他的桌子面前,他把笔记本屏幕转了过来面向我,我低头看去,上面是微博的首页,博主的名字是四个字:“涉世魂灵。”

    阎罗王说道:“这份差事你也没必要在阳间保密,但是唯一不能透露的,是保存在笔记本里人的信息。那可是绝密,所以,你务必要保管好。”说罢把笔记本合上递给了我。

    我伸手接过,心中有些七上八下,这一切的信息量实在有点太大,我根本没有做好任何的思想准备。我从来只是一个普通得不能再普通的人,一个无所作为的死宅而已,为什么如今会有这么重的担子落到我的身上,慵懒的性格让我害怕这样的事。而且,世界上每天恐怕都有人在自杀,凭我一己之力,如果救得了这许多?

    阎罗王点了点头,说道:“你的担心我们全都知道,这个世界上还有其他不同的涉世魂灵在工作着,但是你看,”他无奈的摇了摇头,继续说道:“一来我们人手堪忧,二来那些执意寻死的人听不得半点忠言,虽然我派出去的人非常努力,但收效甚微。你这个人,虽然天生有些性格上的缺陷,但贵在质朴,没有一颗害人的心,甚至甘于平庸。其实,这样的心态才是真正的活着的心态,为什么平庸的生活就不可以?难道一定要出人头地才算是活?多少自杀的源头就是出于对生活的不满?如果心态可以放得平和一些,何以会走上绝路?所以我们才会选择你来做这件事,其他涉世魂灵的情况都跟你差不多,以后的时间里,你大概会碰到他们,只不过之前派出去的,都隐藏了自己的身份。唯有这一次,我才下定了决心,让你把一切公诸于世,一是警醒世人,二来也让他们真正了解阴间的现状,不要被那些鬼故事忽悠了。”

    我这才明白过来,天生无作为竟然也能成为优势?这不知道算不算一个极大的讽刺。我从阎罗王手中接过笔记本,心中不由感慨万千,我翻开笔记本的屏幕,打开桌面上的资料夹中的文档,第一个人的资料映入我的眼帘,“楚聆雨,女,于1969年自杀。”

    1969年?这都什么年代的事儿了,都自杀了40多年了我怎么去救她?再说了,这阎罗王也太不靠谱了吧?居然积压了这么长时间的案子,这效率也未免太低过头了吧。

    阎罗王说道:“你别瞎想,这些都是当初比较棘手的案子,那女的现在还没投胎呢,倔得要死,谁劝都听不进去。你只要拿着这个笔记本,就能够回到她所在的年代,把她劝好了,也当是去了我的一块心病。”

    我摇了摇头,合上笔记本,阎罗王说道:“你的义骸我已经让人准备好了,牛头和马面会负责把你送返阳世。”我吃一了惊,问道:“什么义骸?我现在不能直接还阳么?”阎王爷搔了搔头,说道:“你不知道,这里的时间和阳间有点不同,你的尸体已被你父母火化了,如今你没有实体,我才让他们帮你准备了一具。你放心,长相和身材这些和你丝毫没差别,也和常人无异。只是不会老死,还能飞哟亲,用了记得好评哟。”看他卖萌我虽然没觉得很恶心,但还是有点背脊发凉,阎王爷咳嗽了一声,正色道:“你就别耽搁了,即刻就出发去吧。”说罢挥了挥手,牛头和马面走上前来,拥着我往外走去。刚要出门,阎王爷说道:“等等。”我回头望去,他大步走了过来,边走边说道:“我他娘的差点忘了,这里有一部手机,专门给你联络之用,上面有我的电话号码和微信”我:“…………”阎王爷没理我,接着道:“记着,不准把我的号码泄露给任何人,我的朋友圈每条都要来点赞,好了,去吧。”

    我从他的手里接过手机,黑色的磨砂外壳,手感挺舒服,划开解锁,上面的还布满了app,除了平常所用的微信、微博之外,还有什么“ghostbook”、“愤怒的小鬼”、“开心烧烧纸”、“纸付宝”等奇怪的应用,心里想着管它的,回去再慢慢研究,便把手机揣在兜里。离开森罗殿,坐上车子,马面从后备箱里拿出一具像漏了气的充气娃娃一样的东西对我说道:“这是你的义骸,你对着吹一口气。”我接了过来,对着那个充气娃娃的口吹了起来,忽地眼前一黑,再感觉到光亮,我已经坐在车子的后座之上,刚才的充气娃娃已经不见了。马面点头道:“好了,你现在在义骸的里面了,动动看有没有什么地方不舒服?”我依言左右动了动,没有什么感觉,再从车子的后视镜中看了看,跟我的样貌,体型分毫不差,心中有些好笑,又有些担心,问道:“我不会漏气吧?”

    马面说道:“你的灵魂在义骸里面的时候你跟正常的人类没什么两样,还漏气呢。告诉你,这批从日本进口的义骸质量很好的,你可得好好爱惜着点。”

    我擦勒,还他娘的是从十一区进口的?怎么瞬间觉得浑身不舒服起来,一种羞耻感爆表的感觉从心底升起。这帮阴间的孙子,从哪进口不好偏要从日本进口,你们平时对岛国的片子是有多沉迷?

    马面怒道:“得了,你还好意思说我们呢?看你这反应你没少看?再胡思乱想老娘掐死你信不?”

    车子这时缓缓地爬上一个不大的坡,抬头便见到一座雄伟的大桥,桥上满满的排着等待投胎的队伍,桥形是一座道路斜拉桥。桥的中央立着高高的索塔,手臂粗的斜拉索笔直的拉向桥的两边。索塔上由上而下写着四个大字:“奈何大桥”。

    “奈何桥原来这么雄伟。”我自言自语地说道,语气中不由的充满了赞叹。

    “那当然。”马面自得地说道:“这奈何大桥横跨忘川河,是由我们阴间著名的设计师设计建造,你看那边。”说着用手指向左窗外,我顺着他手指的方向看去,不远的河面上又在施工建设,看样子还要建一座桥。

    “那就是奈何二桥。”马面道。

    说话间,车子来到河的对岸,牛头伸出头去往外看了看,连忙喝止住小鬼司机,车靠边停稳,我跟着他们走下车来,舒展了一下筋骨,左右看看,才发现这长长的队伍压根就没动。

    牛头和马面也在四处观瞧,马面回头问桥头看守的小鬼道:“孟婆呢?这么多的死鬼在外面,她怎么就擅离职守了?你们是干什么吃的?”

    小鬼哭丧着脸道:“马爷,您听小的说,孟婆这段时间,迷上了广场舞,瞅着点空当就溜了。小的们职位卑微,哪里敢去拦她?惹恼了她,骗我们吃几口汤下去,恐怕稀里糊涂地就跟着投胎去了。”

    马面咬牙直跺脚,骂道:“这孟婆好生不晓事,这当口是说着玩的么?上面狠抓作风纪律建设,十殿阎王如今落马了九个。就剩个阎罗王,一天忙个臭死,她还敢公然不在岗?她现在在哪呢?”

    小鬼朝他身后努了努嘴,说道:“在那边河滨公园呢。”

    马面怒道:“那不快去把她叫来?你才是大爷!”

    小鬼连忙说了声:“是……是……是。”低头便朝那边跑了。

    不一会儿,就看见小鬼带着一个打扮得花枝招展的老太婆快步向这边走了过来,老太婆有些佝偻,走起来却健步如飞。身上大红大绿的穿着跳舞的服装,手里还拿着两把扇子,直把马面看得哭笑不得。

    待得那老太婆走到跟前,马面才道:“您瞅瞅您这样,您是去跳二鬼转啊?”

    孟婆翻了翻白眼,说道:“我道多大个事儿呢,把老娘急匆匆的叫来。这段时间人手本来就少,老娘这里帮忙熬汤的人都没一个,这么多魂魄赶着投胎,我哪忙得过来?”

    马面摇头说道:“话不是这么说,上面直接让判官来打考勤,每天都指纹打卡,这孙子出了名的六亲不认,您老又不是不知道。他没事儿就在各个岗位乱窜查岗,前几天,阎王爷被阎王奶奶缠着要去大韩冥国整容,才晚到了五分钟,就被他报到上面去了。害得阎王被通报批评,要不是现在阴间实在没人,他的乌纱恐怕早丢了,您不得不防啊。”

    孟婆眉毛倒竖,怒道:“我就不信,工作还不得来个劳逸结合?惹恼了他奶奶,我喂他全家喝汤投胎去。”

    马面见她动怒,满脸陪笑道:“您也别往心里去,我也是一番好意给您提个醒,现在非常时期,比不得当初逍遥之时。”

    孟婆闻言,叹了一口气,说道:“这人犯贱,鬼呀更贱,当初这日子是过得安生快活,可你忘了这忘川河了?天天往下面漂死猪,我在这里给那些死鬼喝汤,都臭晕了几次了?唉,好了好了,我记在心里了,你去吧!”

    说罢挥了挥手,却在回头之时看到了我,指着我问马面道:“这就是阎罗王指名找的……”

    “咳咳……”半天没吭声的牛头打断了她的话,说道:“您老快把这些死鬼接引进去吧,我们再不回去,阎罗王那里要等的急了。”说罢向我摆了摆手:“上车吧!”

    我顺从地低头上车,关上车门。再未作片刻停留,车子飞也一般,不多时,再次回到来的时候乘坐电梯的地点。牛头挥了挥蹄子,那座破旧的电梯吱吱嘎嘎地又显了形,他们把我送到电梯面前,牛头沉默寡言,不大爱说话,马面却是个话唠,说道:“就送你到这了,你进去按太极图中的阳鱼图标就能回到阳间,记住阎罗王吩咐的差事,别搞砸了。”

    我点了点头,走进电梯,按下太极图中的白色鱼,电梯关上门,缓缓而上,没过多久,“叮”的一声,便停了下来,轿门打开,我走出电梯,眼中又是那个熟悉的世界。身后的电梯关上门,慢慢地变淡,直至不见。

    这时已是深夜,不知道父母怎么样了,去阴间感觉没有多长时间,但阎王爷说过阴间和阳间的时间有所不同。这里离家还有一段距离,深夜之中也没有任何车辆经过,我想起阎罗王所说的可以飞,便迫不及待地想试上一试。心中想着,身体便轻轻地飘了起来,我不由兴奋得大叫,“当”的一声,头撞到了路灯之上,不由好生疼痛,这义骸做得也太真实了。不过看来我第一次飞行,还没掌握好诀窍,飘浮在半空之中,稳了稳心神,辩明了家的方向,向前飞去。

    这种感觉太奇妙了,人类从很久以前就幻想在天空自由的飞翔,然而只有在真真正正地体验到时才知道这感觉倒底有多棒。凉风习习,吹着我的头发向后飘扬,一幢幢的大楼在我身边掠过,我甚至幻想着自己的胸口突然冒出了一个“s”,内裤也突然自己穿到了外面,不由哈哈大笑。

    很快,我就到了家所在的小区,我在半空中停了下来,家里的灯还亮着。我飞近自己房间的窗子,房间里没有开灯,我趴在桌子上的尸体已经不见了,借着月光,我看到自己的房间被收拾得异常整洁。我从窗口飞进房间,放在桌上的电脑被擦得干干净净,一尘不染,哪里像我之前用的时候倒处都是灰尘。床单和被单都换成了新的,十分平整。地上再也不是乱七八糟地扔着鞋子、漫画,它们都被归置到了应该在的地方。

    桌子上面多了一个相框,里面是一张我的照片,照片中的我神色麻木,像一具行尸走肉一样面无表情。从阴间走了一遭回来,恍若隔世。

    房间的门缝下面有温暖的黄色灯光透出,我悄悄地靠近门,想给父母一个惊喜。我把脸贴在门上,听着外面的声音,屋子里很安静,没有人说话。只有偶然传来一声打火机的声音,这应该是父亲,他烟瘾极大,为人古板,从不苟言笑。我从小就十分怕他,退休之后,每天就在家里写毛笔字,很少与外人交流。这时候传来一阵吸鼻涕的声音,这是母亲,她在低低的啜泣,母亲是医院的主治医师,退休后在家呆了一个多月,实在闲得难受,又被原来的医院返聘回去。她坚强而且好强,平日里很少对我露出慈爱的一面,记忆中母亲很少流泪,只有外婆去世(外公去世时我年纪太小,记不清了。)和我年少无知在外打架滋事被派出所抓进去时,她流过两次泪。

    我不由的羞愧难当,平日里懒惰闲散,除了工作之外,几乎所有的时间都沉迷在网络之上。在家中不会做饭,不会洗衣,甚至连一些简单的家务都不会做。父母年近六旬,膝下只我一个独子,却因为沉迷网游而猝死。老来丧子,对他们的打击不知道有多大,想想自己这么多年来近似废物一样的活着,真想找个地缝钻下去。

    我打开房门,父母的身影映入眼帘。父亲本已花白的头发如今已如银霜,连胡子都全白了。他弓着身子,眉头紧锁,眼光只停落在手中的烟头之上,长长的烟灰弯出一道月牙,几已燃尽,烧灼着父亲右手的中指和食指,他却似乎未感觉到疼痛。骤然,烟灰落在地上,父亲抬起头来,正看到站在房门前的我,我分明看到他全身打了一个激灵,本已浑浊的眸子突然间亮了起来,却似乎不相信自己的眼睛,使劲地揉了揉,这才推了推旁边的母亲,霎时间颓然坐倒在地,那个像山一样的父亲,那个古板而刚强的父亲,如今老泪纵横。他嘶哑地说道:“你看,你看,孩子的魂回来了。”母亲扭头过来,眼睛红肿,泪水满溢,忽然看到我,她从沙发上跳了起来,两步来到我前面,却不料脚下一滑,摔倒在地。她不管不顾,奋力地抓着我的双腿,失声痛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