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涉世魂灵 > 第2章 契子 归去来

第2章 契子 归去来

笔趣阁 www.xbiquge.cc,最快更新涉世魂灵 !

    车子不停地行驶,到得一处殿前,马面扭头道:“这里本是阴司第一殿,秦广王所司之殿,专司人间夭寿生死,统管幽冥吉凶、善人寿终,接引超升;功过两半者,送交第十殿发放,仍投入世间,男转为女,女转为男。恶多善少者,押赴殿右高台,名曰孽镜台,令之一望,照见在世之心好坏,随即批解第二殿,发狱受苦。如今九殿阎君落马了九个,只阎罗王一人而已,前面的程序都省了,直接去他殿上吧。”

    不多时,已来到阎罗王所在森罗殿前。这殿,修得尤如祠堂一般,黑漆红窗,上下三层,古朴阴森。周围却是花园庭院,一条人工河环绕,中间形成一个湖泊,湖心立着一座假山石。从外看来,还以为是哪个附庸风雅的老板修的别墅,然而气氛却是十分诡异。

    牛头和马面让我站在门前,叮嘱半天不可乱走不可喧哗之类的话语,便自顾进去禀报。我左右看看,虽是幽静之地,但来来往往的小鬼到处走动,各司其事,便显得凌乱了不少。

    摇摇头也颇觉得无聊,这里简直安静得有些怕人,来往的小鬼不少,却彼此都不言语,怀里抱着文件,只有他们急促的脚步之声。扭头想去看看大殿的后面,有一只手忽然拍了拍我的肩膀,我扭头一看,是一个穿着黑西装的鬼怪,脸如炭抹,没有一丝表情,左手中抱着一个线装本子,右手执着笔。看见他的表情,我不由得打了个冷颤,心里说道:“这恐怕就是他们之前说的判官吧,我草,果然他娘的严肃得紧。”

    判官眉头一皱,欲言又止,过了一会儿,才说道:“阎罗王宣你上殿。”

    我点了点头,他扭头便向殿内走去,我跟在他的身后,脚方要踏入殿门的时候,方才觉得心跳得厉害。这可是去见阴司之主,不是儿戏,而且我还不知道这阎罗王倒底要如何处置我。想想小时候听老人们的各种故事,似乎来这里的就没得到太好的下场。

    忐忑间来到大殿之中,这大殿虽是古代建筑,然而现代化的办公设施一应俱全,中央空调之中送来的风暖暖的非常舒服,让我紧绷的心不由松了下来。抬头望去,只见殿中央的老板桌前坐着一人(说人似乎有点不妥),笔挺的黑色西装,白衬衣和领带系得严丝合缝。满面虬髯,根根似铁,双眉上翘,给人一种不怒自威的感觉。脸如黑炭,眼眸子却精光四射。见到我来,不由站起身来。

    判官上前禀道:“人犯带到。”

    我一听就有点纳闷,我怎么成人犯了?难道是我在阳间犯了什么法了?没有啊!但越想心里越虚,想起那些故事中下地狱的惨状,不由得两腿发抖,背上冷汗直冒。偷眼看了看阎王,只见他绕过桌子,正朝我走来。我双腿一软,一下跪倒在地,双手伏地,口中大喊:“阎王恕罪。”

    阎王见我的样子,倒吃了一惊。略一错愕,不由哈哈大笑起来,说道:“这小子,传说听多了吧?”快步上前,弯下身便来扶我,口中笑道:“快快起来,别说你没犯什么事,就算犯了事,我们现在是新阴间,文明执法,可不兴跪了。”

    我半信半疑地抬起头来,看见他的脸,吓得又伏下身去,这时候站在旁边的马面喝道:“叫你站起来就站起来,想挨棍子是不?”

    我这才慢慢地扶着地撑起来,低着头站在阎王面前不敢说话。阎王拍了拍我的肩,说道:“你别害怕,之所以找你来,是因为啊……”转头喝道:“他娘的看座。”

    牛头马面听得,忙搬了张椅子来,让我坐定,阎王回到自己的座位上,呵呵笑道:“也不瞒你说,你啊,是我们这里第……第……咳,管他娘是第几,反正死的是个整数,也算中奖了吧。所以特地把你找来,你看是给你个差事呢还是兑换我们的有奖投胎呢?”

    我本来紧张得十分厉害,但阎罗王几句粗口,倒让我放松了下来,反觉得他格外亲切。我听了他说的话,脑中转了一下,也不知道这有奖投胎是个啥?这么大的阴间,应该奖励的不会差吧?最次也该是个富二代,要不就是哪个大官的儿子,要是哪个石油国家的王子岂不更妙?

    我还在胡思乱想,阎罗王却呵呵大笑起来,向身边的牛头马面说道:“你看这小子,满脑子的只想到名利。”

    我不由害怕起来,这难道是阎王为了试我才想出的法子?这下糟了,想想那些对付贪婪之人的酷刑,身子又不禁发抖起来。

    阎王皱眉道:“你小子胆子也忒小了,世人又有谁不爱名利?人类社会到了今天,归根结底,恐怕都是这名利二字在推动着进步。天上的神仙明争暗斗,不就为了一口香火?神仙尚脱不去名利,你一个凡人又何能免俗?”

    这阎王爷不想如此通情达理,我平复了一下心情,才抬头问道:“敢问阎王爷,那您说的有奖投胎倒底是什么呢?”

    阎罗王呵呵笑道:“我说的有奖投胎,是让你到某国去当第四代的领导人,名字都帮你想好了,你看。”说着,用手一指,判官递上手中的生死簿,只见上面赫然写着两个名字:金得日,金日得。

    阎罗王道:“这两个名字你自己选一个吧。”

    …………

    “这就有您的有奖投胎?”我有点不敢相信耳朵。

    阎罗王说道:“怎么?你不愿意?”他从桌子前站起身来,踱了几步,又接着说道:“很多人可是求之不得这样的机会,你想想,20岁出头就君临天下,你的人民每天都在呼喊着没有你我们会死。你难道不渴望年纪轻轻就有如此无以伦比的权利吗?”

    我摇了摇头,具体的原因我也不想过多的解释,只是坚定的说道:“算了,我觉得这个不适合我。对了,您刚才说的给我个差事又是什么?”

    阎罗王突然停了下来,眼中精光一闪,坐回到自己的位置上。他向判官挥了挥手,判官把手中的一台笔记本递到他的手里,他伸手接过,打开电源,这才说道:“你来的时候也看到了,我们这里现在人手严重不足,而人类却是不停的在死。”

    我突然觉得这句话有点怪怪的,人类不停的在死,虽然听起来没有什么错,但总觉得有点别扭。

    阎罗王敲了敲桌子,说道:“你别胡思乱想,听我说完。”我吐了吐舌头,收摄心神,仔细听他说话。

    “但是,有些死亡却是可以避免的,比如说自杀。”阎罗王叹了口气,说道:“人类恐怕是我所见过最奇怪的动物,所有的动物为了生存下去都在玩了命的拼搏,只有人类会选择自杀来结束宝贵的生命。你来的时候也看到了,我们这里的工作效率实在有限,而且现在这里就我在管事。如果人死后到这里来报道,久而不得投胎,等待轮回的时间就会变长,那所积的阴气便会越来越厚。这股阴气一旦泄露到阳间,阴阳失调,便是一股足以毁天灭地的力量。”

    我听了不由得倒吸一口凉气,但是还是不明白这跟阎罗王所说的差事有什么关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