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涉世魂灵 > 第1章 契子 归去来

第1章 契子 归去来

笔趣阁 www.xbiquge.cc,最快更新涉世魂灵 !

    恍惚间睁开眼睛的时候,我发现自己漂浮在了半空之中。往下面看去,屋中熟悉的一切映入眼帘,还在自己的房间里,电脑依然开着,桌上趴着一个人,从背影和穿着来看,这他娘的不是我自己么?我脑子里“嗡”地一声,以我看过多年的电视剧和小说来看,这种情况只有一种:我死了!

    怎么着就死了?我努力地回想着之前的情况,这几天正好是《魔兽世界》十周年和新资料片《德拉诺之王》上线的日子。我早就提前给单位请好了公休假,准备在家中好好地练练级。很久没有这么疯一样的沉迷某个游戏了,年少之时但凡有一个游戏都觉得好玩,那时候可以为了一个特殊的物品和不一样的结局而熬更守夜。但是随着年纪的增长,这样的感觉却越来越淡,如今面对琳琅满目的游戏时,倒越发觉得都没什么意思了,就连从45级封顶时候开始玩起的wow,也afk了近两年没有上过线,难得再像当初一样提起游戏的兴趣,却因为连熬了两夜,就这么猝死在电脑面前了?

    以前看着新闻上报道那些上网猝死的人,都嗤之以鼻地骂他们sb,怎么到头来我也sb了么?等等,肯定不对呀,我可是当过兵的人,这样的身体素质玩电玩猝死太丢人了吧?要不我是在做梦?用力掐了掐手臂,果然不痛,不由失声笑了出来。果然是在做梦,正为自己的推论感到满意的时候,身后忽然传来一阵阴沉的声音:“肉体都没了?你还会痛?”

    我被吓了一跳,循着声音向后看去……

    映入我眼帘的是一头穿着西服的牛和一匹同样穿着西服……等等,抹着口红的马?!

    “牛头人和半人马?”我纳闷道。

    “你小子真是死得一点都不冤,死都死了还在想着你的游戏。”那个穿着西装的牛说道。

    “好了牛哥,别跟他废话了。”口红马的声音说不出来是什么感觉,只是一听到就让人的背脊上汗毛倒竖,他(还是她或者它?)打断了牛,转头向我说道:“我们是牛头和马面,你死了,跟我们去地府报道吧!”

    牛头马面?我去年买了个表!我真死了啊?就算我死了,不应该是黑白无常来勾我的魂吗?把链条往我脖子上一套,扯着去见阎王吗?

    “得了,黑白无常双规了,所以现在我俩兄弟暂时代他们的岗。另外,我们现在讲究文明执法,早不用链条了。最后,你小子别骂脏话。”牛头拍拍我的肩说道。我这才意识到自己是真的挂了,这种状态下的想法是瞒不了阴间工作的这些人(鬼?动物?)的,居然连网络语言都知道,牛,您真是牛!

    等等,他们刚才说黑白无常被双规了,两个负责勾魂的为什么会被双规?难不成还收了钱瞎勾人魂魄么?照这样看来,这牛头马面属于业务生手,他们难道就不会勾错人么?

    牛头皱了皱眉头,马面冷笑道:“你脑洞倒是真大,好吧,你看。”说着从西装的内包里拿出一个笔记本,翻开几页,说道:“在这了,李无非,男,国籍:中国,云南省昭通市人氏,生于1982年,寿33岁。”

    我见他洞悉了我内心的想法,又念得半点不差,事已至此,我知道就算反抗也没什么用,反正如今工作也不好不坏,那点工资也是仅仅让人饿不死而已。加上我这个人天生懒惰,没什么进取之心,也没有什么营生的本事。只是可怜父母辛苦半生,孙子都还没有抱上我却玩个游戏死了,想想都觉得难过。倒是不如早点投胎,父母的恩情便只有来世再报了。

    跟着牛头和马面转出家门,有一部电梯立在门口,牛头上前点了向下的箭头,电梯门吱吱呀呀地打开了,我心里有些发悚,听这声音这电梯不知道用了多少年了,这万一要是出个什么事故困在里面,我可不想和这俩家伙呆在里面。

    马面扭头说道:“你别瞎操心,就算是出了故障,谁会对你这小身板感兴趣?”说完对牛头抛了个媚眼,说道:“你说对吧,牛哥?”

    我忘了现在自己的想法已经瞒不了他们了,只是这牛头马面的关系简直太诡异了,也不知道他们这么**阎王知道不?

    一路无话,我也不敢有太多的想法,跟着他们走进电梯的轿厢,里面没有楼层的按键,只有一个太极图的图标。牛头伸手(应该是蹄子吧)在黑色的鱼那里按了一下,黑鱼的背光灯便亮了起来,电梯一直在不停的往下,轿厢里面一直沉默着,只有一牛一马在不停的眉目传情。我夹在中间,偷眼看看那张通红的马嘴,想笑又忍着。马面觉察,狠狠地瞪了我一眼,我吓得屏住了呼吸,一时间气氛尴尬之极。好不容易听到“叮”的一声响,我心里不由得舒了一口长气。牛头和马面收起他们不是那么正经的脸,一脸严肃地迈出电梯,我跟在他们后面,刚走出门,电梯便慢慢淡化,直到消失不见。我好奇地打量着周围,映入眼中的并不是想像中和电影里那种阴风惨惨的氛围,完全是一派现代化都市的模样,高楼大厦林立,路上穿行着各式各样的车子,一条看不见头的长长队伍排在我们面前,队伍里都是各种穿戴的男男女女,有的哭丧着个脸,有的哀声叹气,有的更是血肉模糊……队伍的旁边来来往往穿着西装戴着墨镜的小鬼,维持着队伍的秩序,缓缓地向前走,路边的路牌上居然还有中英文写的“黄泉路”,难道这里还接待外宾?

    我心里面大概能猜到,这些人都是死后来报道的。那些奇形怪状的估计就是生前出了车祸之类,不过队伍这么长,走得又这么慢,我排在后面,要何时才能见到传说中的阎王爷呢?

    这时候,一个小鬼看见我们,满脸堆笑地迎了上来,说道:“牛爷和马爷辛苦,你们看,车准备好了,阎王爷都等着呢,这就上车吧。”说着,便把我们引到一辆黑色的加长型商务车前,牛头和马面对他点了点头,回头对我说道:“上车吧,还等什么?”

    我顺从地坐到他们安排的后排位置上,牛头和马面也坐两边上车,把我夹在后排的中间,关上车门,车缓缓地发动,不一会儿,驶上一条笔直的公路,我看着右车窗的外面,只见那条队伍熙熙攘攘,根本看不到头。我不由心中纳闷,按理说,我就是个普通公务员的儿子,父亲是个科级的干部,这在全国来说多如牛毛,他也不是什么集团的总裁。人家都排队,我凭什么有这样的待遇?

    牛头解了解脖子上衬衣的扣子,说道:“到了阎王那儿你就知道,想那么多干嘛?”

    我咳嗽一声,不再乱想,便放眼去看窗外的景色。看着外面都市的模样,我不由得想着有些好笑,如今阴间也变得现代化了,可是在我们的心里,却还停留在古时候破衙门的模样,可见我们对于未知的东西理解得真的太少。这时,窗外一个硕大的广告映入我的眼帘,那是从一座摩天大楼顶上直接挂下来的一幅巨型广告。广告上是一个身材窈窕的美鬼,看上面的广告词,似乎是一个整容的广告。看到最下面的时候,一口老血差点喷出来,上面是这样写的:大韩冥国,成就您的明星梦!

    ……

    牛头和马面也没再理会我,他们可能也觉得这孙子怎么大惊小怪的,见到什么都觉得奇怪,阴间就不能整容了?鬼就不能爱美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