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炮灰修仙 > 第1035章 死亡大陆

第1035章 死亡大陆

作者:果果果芒 返回目录 加入书签 推荐本书
笔趣阁 www.xbiquge.cc,最快更新炮灰修仙最新章节!

    第127章

    小澄子听了,也没发觉其实的深意。

    灵双仙子作为一代大乘修士,元婴修士斗法她一眼就能看出输赢,没什么好奇怪的。再加上她自己也觉得那位女弟子会赢,小澄子就更没往别处想了。

    俩人在这边看了一会儿。

    等到一场比斗结束,毫无悬念果然是这位女弟子赢了。

    灵双仙子又带着她去化神场,化神场比元婴场的擂台大很多,是元婴场的两倍大,也足够他们施展了,小澄子站在擂台下,双眼亮晶晶地望着擂台上打斗的两位化神修士。

    这二人你来我往,五颜六色的灵光飞散,一阵眼花缭乱。

    元婴修士她还能看得出谁强谁弱,到了化神场,她的眼力就不够用了。再加上上古时期的修士普遍要比后世实力更强,小澄子就更没底了,只觉得这两人都好厉害。

    灵双仙子问:“可有看好的修士?”

    小澄子摇了摇头,“都好厉害的样子!”

    不是好厉害的样子,而是真厉害,都有真本事。

    后世的归元大世界,元婴就能称大能了,化神修士轻易不会出手。

    仔细的扒拉了一下,小澄子看过的化神修士打斗,也少得可怜,在归元大世界她见过实力最强的化神修士是青莲真人,能越阶碾压午阳道尊,不知道比起上古修士怎么样。

    灵双仙子见她两眼放光,不免觉得好笑。

    擂台上的俩人,在上古时期的化神修士中,算不上出彩,都是平庸之辈,若不是小澄子有兴趣,灵双仙子根本就不会把目光停留在这二人身上,这俩人没什么值得她关注的地方。

    看小澄子那小眼神,就像在看两个实力超强的大能强者一样。

    “后世的修士界,真的没落了吗?”灵双仙子疑问道。

    “分地域的,有些地方的修士还是很厉害的,比起擂台上的两位前辈,也弱不到哪里去。”小澄子说着话,眼睛仍是盯着擂台上,上古修士丹田非后世修士能比的,战斗力持久,一个个都会好多神通,她在这里看了好一会了,这俩人还在巅峰状态,都没有灵力枯竭的样子。

    “嗯?分地域?哪里的修士实力最强?!”

    小澄子立刻抬起头,反应过来自己说错话了。

    在上古终结的三万年前,淳北州就被隔绝世外了,外面的人进不来,里面的人出不去,除非离开归元大世界,可是离开的人也回不来淳北州了,她刚刚脱口而出的一句话,就把自己是外来者的信息给暴露了。

    也没纠结多久,小澄子就透露了些消息。

    “南州域以前也有个与世隔绝之地,叫做极南之地。世界气运下降,极南之地受到的影响微不足道,所以极南之地的修士比另几个大陆强得多。淳北州的修士也比外面的修士厉害!”

    灵双仙子有过片刻的愣怔。

    她连小澄子的名字都不知道,更别说她是哪里的人了。

    “你叫什么名字?是哪个大陆的修士?”

    “前辈叫我小澄子就好。我从中宁域来。”

    “从中宁域来……后世的淳北州那道屏障消失了?”灵双仙子想不到第二种可能了,别说小澄子是后世而来,哪怕上古时期的炼虚修士,也绝无可能渡过无尽之海。

    “没有,无尽之海仍在,但是归元大世界在变好。”小澄子抬头看了灵双仙子一眼,又将目光转到擂台上,那俩个化神修士仍是打得难舍难分,她又道:“上古终结之后,天音门迁去上元大世界发展,近些年又迁回来了,天音门有很多厉害的修士。我的宗门与天音门结盟,走得很近。”

    灵双仙子自动脑补完,是天音门的高阶修士带她来的。

    小澄子魂回上古,有了灵双仙子给的一缕灵气方才凝实,身体凝实后的样子与她本尊并无差别,只是看不出她是仙体,像是骨龄、资质这些,都瞒不过灵双仙子的法眼。

    一看小澄子的骨龄与奇怪资质,就知道这个孩子不简单。

    如今再听她说天音门迁回来与她的宗门结盟,想来她的宗门在后世的归元大世界也是数一数二的存在,而她本人,估计在宗门地位不低,否则也不会跟着天音门的高阶修士跑来淳北州了。

    一想到小澄子的宗门,灵双仙子心中不禁多了几分好奇。

    “你是哪家的弟子?说不准本座还识得你家老祖呢!”灵双仙子道。

    “中宁域玄天宗,是上古时期传承下来的门派。”小澄子道。

    “嗯?竟是离渊的后人,难怪有缘来到本座的天宫。”灵双仙子语气中多了一点小惊喜,离渊真人人缘不错,当时的世界之灵与他是朋友,灵双仙子也是他的朋友之一。

    “离渊老祖是我宗门四位老祖之一。”小澄子点点头。

    故人的后人,灵双仙子对小澄子越发友善了。

    朋友家的小朋友魂回上古,难免要多照看一下。

    “等会回到我的天宫,你与本座说说后世之事吧。”灵双仙子摸了摸小澄子头上的小揪揪,语气中又了几分怅然,“本座也想知道后世之事……想知道我们死后的世界,又是什么样的光景。”

    说着她又笑了,笑着指向这个广场。

    “看到吗?这里的所有人,其实都已经死了。”

    小澄子顺着她手指的方向看去。

    她的手转了一圈,小澄子的目光也跟着转了一圈。

    对她这个后世而来的人来说,这些人早就作古了,她只是有幸闯进他们生前的映像中,像个看客一样,看着他们的喜怒哀乐,其实都与她无关,等她回到自己的时代,这些人早就没有了。

    只是灵双仙子说得太绝对,小澄子有点小纠结。

    好歹是自己的宗门,这样灭自己威风又是闹哪样?

    “那么多人,总有好苗子能够飞升仙界。”

    “你才来,还不懂。过两日,你就能明白了!”

    灵双仙子也不点破。

    她也早就死了,只是这七万年里,一直存在着一缕意识。

    大概是因为西极大陆不受归元大世界认可,所以他们就连死,都死得不干净吧。

    灵双仙子又摸摸小澄子的小揪揪,在这个世人皆醉的世界里清醒了七万年,冷眼看着所有人都在重复命运,哪怕已经认命,她内心还是感到很孤独,却无人能诉说。

    终于等到小澄子这个正常人,灵双仙子觉得好受多了。

    等到那二位化神修士分出胜负,灵双仙子又带着小澄子走了。

    “本座带你去看看上古时期的坊市,太一门下就有个坊市,平时都挺热闹的。此次赶上门派大比,一些附近的宗门都会来战,坊市比往日也更热闹些。”好不容易遇到个正常人,憋了七万年都快憋坏了的灵双仙子就想带着小澄子每天出来玩,多和正常人相处,也能让自己变得正常些。

    “上古时期的坊市,我只在古籍上看过。”小澄子不知她的心思,还当她是为了照顾朋友的后人,才会对她那么友好,又是带她去观看门派大比,又要带她来坊市看看。

    灵双仙子走在前面,小澄子对坊市特别感兴趣,一蹦一跳地跟在后面。

    二人都是修士,明明可以飞过去,可灵双仙子偏去,刻意挑了崎岖的山路一步步往下走,走向坊市的过程中,她脸上带着三分笑意,像是极其享受这个过程。

    小澄子也没觉得奇怪。

    就像淮安仙君,越是实力高深,越是向往返璞归真的生活,还自己去担水打柴,烧火做饭,比起淮安仙君那种种田生活,灵双仙子走个山路只是毛毛雨啦,半点都不奇怪。

    俩人各有想法,小澄子表现得还挺乖的。

    灵双仙子走在前面,注意力仍在小澄子身上。

    见她笑容欢快的样子,灵双仙子的心情又好了几分。

    她已经七万年没有这样开心过了。

    若是小澄子可以永远留下,那就更好了。

    这个念头只是一闪而逝,马上又消失了。

    来到坊市,果然比后世的坊市热闹多了。

    灵双仙子先带着小澄子进了丹药铺子,她刚透露身份,这间铺子的主事就请她们上了二楼,又把在售的每种丹药送了一瓶上来,又退了出去,也不打扰她们。

    灵双仙子道:“你看看,这些都是上古时期的丹药。”

    小澄子一个个小玉瓶看过去,“有些丹药在后世可稀罕了。”

    当然,只是对那些没有上古传承的门派而言。

    得了上古传承的门派,这些丹药自家老祖都有预留。

    正好她手里拿到一颗洗灵丹,“像这个,在后世有灵石也买不到!”

    灵双仙子心中了然,“在上古时期,可以灵石买,也可以拿灵植来换。”

    上古时期物资富饶,归元大世界又是所有大世界中数一数二的存在,资源只会比别的大世界更丰富,在后世是稀罕物件的洗灵丹,在这里只是大路货,除非丹药品质极高。

    小澄子问:“前辈,灵石矿是不是也超多的?”

    灵双仙子道:“嗯,大多是中品灵石矿,上品与极品也不少。”

    小澄子秒懂。

    中品以上都多,就是下品灵石矿很少。

    “在后面,下品灵石矿最多了。金丹修士才用得起中品灵石。”

    灵双仙子默默地看了她一眼,“那你们这些后世修士可真穷。”

    小澄子颇为认同地点点头,“包里的下品灵石都是成堆的放在一起。”

    离开了丹药铺子,又去了酒楼吃吃喝喝。

    上古时期灵气充沛,就连食物也比后世灵气更足。

    小澄子吃得饱饱的,灵双仙子好像很高兴一样,还在路过的小摊给她买了一堆小玩具和灵果,上古时期的灵果比后世各类更丰富,玩具什么的……就有点小羞耻了。她又不是真五岁,那些傀儡小玩具看起来挺好玩的,但有个刚认识的前辈买玩具给她玩,小澄子不禁老脸一红。

    开开心心的玩了一会儿,灵双仙子又带着她走回去。

    “先回天宫,本座考考你的丹器符阵四道学得怎么样!”

    小澄子眨巴着一双乌黑的大眼睛,眼神中透着一丝茫然。

    啊喂,这是哪跟哪?!

    玩得好好的,怎么变成考试了?!

    小澄子眼前一黑,她觉得自己肯定不会及格。

    也不知是不是小金树的原因,她在炼丹一道,除了炼气期时有种得心应手感觉,后来在渡苦城被小金树捣乱,炸炉炸多了,后来又少接触,闹得她后来就找不到手感了。

    当然,一些低级丹药还是没问题的,毕竟修为摆在那里。

    那些高阶的,与修为同阶的丹药,小澄子觉得自己还是别浪费材料了。

    炼器一道就更别提了,用那时候的小金树的话来说,它觉得觉然大师才是最棒棒的,既修功德又炼体,自己的肉身比法宝还强大,无需依靠外物,也可以笑傲众生。

    那时候的小金树遇到觉然大师,就跟遇到宝了一样。

    小澄子在炼器一道接触的不多,以前在爹爹的天宫里学过一阵。

    在阵之一道,小澄子没有这个天赋。

    破阵还行,布阵就捉急了,她不擅长推衍。

    不过,她做不到的,她的分身能做到,澄一在阵道上极具天赋。

    小澄子唯一拿得出手的,就是她在符道上的功底了。

    还要感谢淮安仙君的千年栽培,让小澄子有了一门看家本领。

    ………………………………

    回到灵双仙子的天宫,她领着小澄子来到灵植园:“本座的药园子里什么灵药都应有尽有,到了本座这个境界,已无需什么丹药了。你需要什么灵药就自己采。采了再炼丹给我看看。”

    小澄子啃着手指头,内心好纠结。

    她走进灵植园,左瞧瞧,右瞧瞧。

    年份最低也有三千年,她真的下不了手呀!

    灵双仙子见她站着不动,便笑问:“难不成后世的丹药配方不一样?”

    小澄子摇了摇头,“丹药配方我有。”她得过老祖给的丹之一道传承,上古时期的丹药配方都在她脑海里刻着呢,她只是不忍心糟蹋这些年份高的灵药,早知道就在坊市买了。

    灵双仙子催促道:“那就快些采药吧!”

    小澄子狠下心来,采了一份筑基丹的材料,另有一份涤尘丹的材料。

    涤尘丹是金丹修士服用的丹药,小澄子也没有炼制过,她估摸着自己的修为,元后大修士了连金丹期的丹药也搞不定,就有些太丢人了,小澄子决定要试试,看自己行不行。

    只看小澄子采的灵药,灵双仙子便知她想炼制什么丹药。

    她嘴角一抽搐,元后修士只会炼制筑基修士的丹药?!

    看小澄子采涤尘丹的材料,都有些怯怯的,一看便知她没炼制过。

    只能说后世的修仙界是真的没落了,在上古时期,哪个修士不是样样拿得出手?小澄子在宗门还很受重视,都是这个样子,那些不受重视的弟子,估计比她还不如。

    灵双仙子问道:“丹器符阵这四道,你最喜欢哪一道?”

    小澄子想也不想就答道:“符道。之前修炼过许多年,手感还不错。”

    一看她的神色,灵双仙子又沉默了。

    丹器符阵只有符道炼过许多年,也不说精通不精通,灵双仙子已经不抱希望了,她内心止不住的叹息,唉,要是让离渊知道玄天宗后人要啥啥不会,指不定会被气活。

    找好了炼丹材料,灵双仙子道:“先去炼丹房试试吧。”

    二人一前一后来到炼丹房,灵双仙子的炼丹房很朴素,只有中间的一个大大的炼丹炉,还散发着淡淡的药香,炼丹房很大,看起来很空旷,不远处散落着两个蒲团,其余地方皆是一片空白。

    小澄子看了两眼,就把目光放回炼丹炉身上。

    丹炉下还有一簇幽蓝的火焰,散发着灼热的温度。

    小澄子道:“前辈,你的炼丹炉里面有一炉丹药,要不我去坊市另买个小的炼丹炉吧!”

    灵双仙子道:“不必麻烦,就拿这个炼丹炉炼制。”

    她一挥袖,炼丹炉的盖子立刻飞了起来,这炉炼制到一半的丹药被她给摧毁了,化作灵气逸散在空气中,只剩下一些药渣还沉在炉底,不过瞬息,药渣就自动飞了出来,随意的扔在了地上。

    小澄子被她的操作都惊呆了。

    越是高阶的丹药,耗时越久。

    更别说这种主人出去玩了一圈,丹药还只是半成品了。

    灵双仙子半点也不心疼,直接把这炉炼制到一半的丹药给毁了,小澄子只觉得暴殄天物,上古大佬果然财大气粗,半刻钟都不愿意等,说考试宁可废一炉丹药也要马上考她。

    灵双仙子道:“好了,你来试试吧。离渊是本座的好友,你是他的后人,有缘与本座相识,本座也该替你家老祖考考你,若有欠缺,也知道该从何处下手。”

    小澄子忽然心疼起自己来。

    前辈太热心了,她这是要留下学艺的节奏啊!

    要是她一直不及格,灵双仙子就不放她走怎么办?

    小澄子不由庆幸自己用仙气封了矿洞,哪怕神魂出走,她的肉身在仙晶矿内也是安全的,除了澄一和澄小宝,也无人能去打搅她了,她在这里呆久一点也没事。

    小澄子这才开始炼丹,筑基丹耗时不久,不到半个时辰就出炉了,太久没碰过炼丹炉,没什么手感,小澄子一开炉,把炉底的筑基丹抓了出来,从灵植园采的灵药都是高年份的,正常而言千年份的就够用了,小澄子在灵植园还是尽量挑些低年份的,最少也有三千年,炼制的丹药也多了两颗。

    她手里抓着一捧筑基丹,空气中还弥漫着一股药香味。

    小澄子红着小脸,有些不自在。

    “前辈,筑基丹炼制好了!”

    灵双仙子:“……”

    堂堂元后修士,炼制一炉筑基丹居然没有丹纹?

    八枚筑基丹只有两枚还过得去的,另六枚……真的入不了眼。

    灵双仙子不说话,小澄子又道:“我资质平庸,不擅长炼丹。”

    过了良久,才听见幽幽的一声叹息,“本座看你炼丹的手法还不错,按理说你以你的修为再配合这套炼丹手法别说筑基丹了,便是涤尘丹也能炼制出极品丹药。怎么……”

    灵双仙子已经说不下去了。

    极品丹药上面都有丹纹,品质越好的丹药,越是纯正,没有杂质是其一,重点的是没有丹毒,在后世极品丹药一般都不会流落到市场上,有也不会拿出去卖,都是内部消化。

    而在上古时期,极品丹药只是贵一点。

    小澄子低垂着脑袋不说话了,灵双仙子将她手中的筑基丹收进玉瓶中,她又道:“继续吧,把那炉涤尘丹炼制好。你炼丹的手法完全没问题,你缺的是纯熟度。多练习一下,找找手感,勤能补拙,再平庸的资质也能成为出色的炼丹师。本座的灵植园随你挥霍,你无需有任何负担!”

    灵双仙子抬头望着上方,那双通透的眸子透过屋顶,望着碧蓝如洗的天空。

    这片天空,她看了七万年了,从来都没有变过。

    等到夜里,噩梦又该降临了。

    小澄子再次开炉炼丹,这次炼制的是涤尘丹。

    越是高阶的丹药,对火候的把控要求越高,小澄子以为自己没问题的,结果炼制到一半,火候没把握好,“嘭”的一声就炸炉了,黑乎乎的药渣糊在她脸上,她的头发都竖起来了。

    小澄子呛得猛咳了几声,再抬起头,一双黑白分明的大眼睛望着灵双仙子。

    灵双仙子也惊诧地望着她,炼制涤尘丹还会炸炉的元后修士,她真是第一次见。

    上古修士都跟全能的一样,丹器符阵样样精通不说,还会自创神通,哪怕再平庸之辈,也有两样拿得出手的技艺。以灵双仙子对小澄子的认识,不夸张的说随便抓一个上古修士丢到后世,都能被奉为绝世天才!

    灵双仙子道:“算了,今天就这里了。明天继续炼丹!”

    小澄子点点头,“好。那……现在去哪?”

    灵双仙子道:“现在就在天宫里玩,等到天黑,你就去睡觉!”

    小澄子鼓了鼓腮帮子。

    天黑睡觉……这是俗世界的日常吧?

    灵双仙子带她来到花园里,让她把傀儡小玩具拿了出来。

    这些傀儡小玩具特别精巧,有木制的,也有一些不明材料做的。

    灵双仙子特别耐心的陪着她一起玩,小澄子恍然间产生一种错觉,她总觉得灵双仙子比她还玩得开心,特地在花园里挖了个不小的坑,在里面放满水,让龙形傀儡在水上游动。

    小澄子戳了戳龙形傀儡,把龙头按进水底。

    过了几秒再松手,它游得更快了,又放了几条傀儡鱼。

    一大一小两个人蹲在水坑旁边,玩了一个多时辰,直到天黑。

    灵双仙子看了看天色,她道:“天黑了,你该去睡觉了!”

    小澄子起身,朝着不远处的几座宫殿望去,“前辈,我住哪?”

    灵双仙子指在第三座宫殿,“你住凝霜殿,本座就在隔壁那座宫殿。”

    小澄子在凝霜殿二楼的玉榻上滚了几圈,修士可以夜视,天黑真的不算什么,躺了许久,小澄子还是毫无睡意,忽然间,一阵风吹来,小澄子什么都没有发觉,便已沉沉睡去。

    在小澄子陷入沉睡后,一层保护罩笼在她身上,以免她受到外界干扰。

    灵双仙子出现在榻边,定定地看了她许久,又过了许久,她轻声叹息道:“噩梦又要来了……小家伙,好好睡一觉,等你醒来,噩梦又结束了。”那是她的噩梦,与小澄子无关。

    又过了一会儿,一股强势到似要毁灭天地的气息席卷而来,整个世界都陷入了夜色中,凡人们夜间看不见很正常,可今天,所有的修士都跟瞎了一样,眼前黑乎乎的一片。

    哪怕修为高至大乘,也陷入了黑暗中,就像噩梦降临。

    灵双仙子的传讯玉简闪烁了几下,她嗤笑一声,再一手捏碎了传讯玉简,每天都要上演一次,她不用查阅也知道是何人在给她传音,就连对方要说些什么,她都一清二楚。

    传讯玉简化为齑粉,等噩梦结束又会完好如初。

    漫长的七万年都过去了,灵双仙子早就习惯了。

    那股可怕的气息还在酝酿,过了一会儿,天地间都笼罩在死气当中,没有人逃得掉,所有人都要在这个夜里死去,不对,不是所有人,而是这个大陆的所有生灵。

    西极大陆存在于归元大世界,今日,是归元大世界的大劫,也是西极大陆难以逃脱的浩劫,谁都难逃一死,一草一木,每一寸土地,与这个大陆有关的一切,所有的所有,都将在这场噩梦中覆灭。

    ………………………………

    再次恢复意识,灵双仙子已身在炼丹房,她猛然睁开双眼。

    天还未亮,可是噩梦已经醒了,炼丹炉中正在炼制丹药,要是小澄子在这里,闻着药香便能知晓和昨日的那炉丹药是一样的味道,而这次,灵双仙子直接出手毁了这炉丹药。

    她神识扫储物戒指,昨日小澄子炼制的丹药消失了。

    灵植园里,小澄子昨天采的灵药又变成了原来的样子。

    灵双仙子早已见怪不怪,神识再扫过凝霜宫,小澄子睡得正香,昨日的保护罩消失了,她屈指一弹,又是一层保护罩将小澄子笼在其中,以免小澄子被惊醒。

    灵双仙子离开炼丹房,她来到花园里,在昨天的老地方挖了个一模一样的坑,又注满了水,这才离开天宫去了坊市,天未大亮,于修士而言,昼夜的分别不大,坊市的生意仍是红火。

    把昨日里买过傀儡小玩具又买了一遍,又买了些灵果与别的吃的。

    灵双仙子这才飞身回到太一门,广场上的门派大比如火如荼的进行着,今天依然是门派大比第三天,广场上热闹非凡,不仅有太一门弟子,还有一些外来修士前来观战。

    灵双仙子回到天宫,把傀儡小玩具都放在花园里。

    直到天色大亮,她才收回保护罩,叫醒了小澄子。

    “小家伙,天亮了,本座带你去坊市买好吃的!”

    小澄子望着这张陌生的脸,茫然了几秒钟,才想起自己魂回上古了。

    她迷迷糊糊的从榻上爬了起来,整个人都睡蒙了,还有些云里雾里。

    跟着灵双仙子走到坊市,小澄子已经清醒得差不多了。